春江水暖

春江水暖

梁粉一號張震遠出事,背後政治含義可大可小,同一時間行政會議例會取消,而特首辦新聞統籌專員鄧惠鈞(June Teng)以健康理由請辭,你話梁營政府冇事,有冇人信!
商品交易所被閂水喉,直接關係到張政治後台梁特首地位。張出身港英系統栽培,早年獲魔僧顧汝德賞識,九七後又得林鄭寵信,並向煲呔推薦。佢原本與梁冇乜瓜葛,與張志剛及邵善波等鐵桿梁粉有別。佢之所以埋梁振英堆,為選舉擔大旗,同煲呔及舊港英系統擘面,無非係希望一鋪扑中,挽救早已得番半條命之商交所。張成為king maker後,內地及本土商界富豪要巴結新特首,實要搵張震遠做中間人,因CY乃毒男宅男冇朋友,而張又係king maker自己友,商交所自然可化危為機,大家畀面派對,再集資時總會科水「認」多少,數就係咁計,但點解唔work?
商交所係食內地條水,點解內地資金唔畀面CY,呢個先係重點。首先,北京政策冇變,支持香港搞商品交易,只不過唔信梁與張。梁在金融方面一心「大展拳腳」,本來要搞港版淡馬錫投資公司,最後downgrade成為一個吹水諮詢組織「金發局」,兼由北京信任的查史美倫掌舵。北京最重視香港金融穩定,早早安排前朝財金系統官員集體留任,金管局陳德霖、財經事務局陳家強、梁鳳儀、財政司曾俊華,全部不受梁指揮,目的係為北京睇場,贒實有冇蠱惑嘢。梁之淡馬錫概念被打沉,而發展商品期貨政策則交予港交所(388)執行,CEO李小加成功用天價收購倫敦LME,其實呢一刻已宣告了商交所死刑。
梁根本無力影響本地財金政策,按計劃梁原本安排梁粉陳茂波或張震遠出任副財政司一職,但架構重組被否決,再想借金發局奪權,又部署不周,一宣佈就打柴,在此形勢下,張要發圍談何容易。SFC高層早已受命贒實商交所資金,反映了財金系統官員正忠誠地執行中央交託任務。





June Teng跳船 下一個是誰?在習李上場後,梁地位更差,兩會期間中聯辦主任張曉明開火炮轟佢只為自己,冇換位思考,北京述職受冷待。內地大孖沙對梁政治走勢一樣收到風,若CY萬千寵愛在一身,試問大孖沙點會對張震遠撲水反應冷淡,打狗至少要睇主人,張陷財困,梁之政治前景大家心中有數!
當年埋堆為梁出謀獻策誅殺唐英年之人,背後均有private agenda,劉夢熊正受ICAC調查、張震遠商交所陷財困,大家希望博一鋪番身,的而且確博到了,但到頭來真係分唔清是福定是禍?梁之近身幕僚June Teng第一個跳船,下一個會係?





添馬男


Buy when there's blood in the streets, even if the blood is your 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