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毓民的忽然本土派,才是老千!

本帖最後由 aswda 於 28-5-2013 17:00 編輯
YM好少公開講自己唔同意陳雲D咩野咩野,但這次幾乎是明講陳雲在紀念6.4問題上痴撚左線。現在YM講到明是要反共,要棟支旗出黎搞鑊金。如果陳雲在這些環節上繼續唔肯遷就YM,我估佢真係遲早會被踢出街。看來,陳雲真 ...
citibk 發表於 28-5-2013 16:34
黃毓民封陳雲為大師,
皆因[本土]及[勇武]岩用來矮化佔中,抹黑對手,
陳生以為真是大師,
連六四這坐道德光環都要棄之,
這就不岩黃毓民用了,
因為黃毓民核心價值是要[包攬香港政治道德光環],
而非真的同你攞碌棍去勇武!
.我永遠站在雞蛋一方!
我認為毓民未至於被批評到老千地步
毓民在議會工作絕對稱職無人能及
最多只能話佢糊塗
本帖最後由 aswda 於 28-5-2013 17:25 編輯
我認為毓民未至於被批評到老千地步
毓民在議會工作絕對稱職無人能及
最多只能話佢糊塗
18v18v 發表於 28-5-2013 17:10
曾鈺成在議會都是稱職的主席,
民建聯在議會都是絕對稱職的建制派,都是無黨能及,
如果有人相信黃毓民純是糊塗,就真是被老千搞糊塗了!
我只可說他的[糊塗],是以為人皆白癡,人人都是盲目教徒.
.我永遠站在雞蛋一方!
YM好少公開講自己唔同意陳雲D咩野咩野,但這次幾乎是明講陳雲在紀念6.4問題上痴撚左線。現在YM講到明是要反共,要棟支旗出黎搞鑊金。如果陳雲在這些環節上繼續唔肯遷就YM,我估佢真係遲早會被踢出街。看來,陳雲真 ...
citibk 發表於 28-5-2013 16:34
分手幾乎係必然的,二百多萬個点擊,有十分一人捐錢比佢,身家一定多個老千。而且陳雲既最大成就係城邦論,点會因為YM而自打嘴巴,書生總會有点傲骨罷!依YM邏輯,佢同陳雲分手,只會令本土抗爭力量更壯大,只要有銀揾,死都可以講翻生,香港地M血儍仔多呀!
好多人真係唔太認識毓民
如果佢要用「千」去食政治飯
佢之前就唔可能得罪咁多權貴
以佢頭腦同人默
就算唔搞政治一樣可以安安樂樂過日子
另外,曾鈺成在議會偏幫
並不是一個稱職的主席
讀幾多書都無用
1

評分次數

我認為毓民未至於被批評到老千地步
毓民在議會工作絕對稱職無人能及
最多只能話佢糊塗
18v18v 發表於 28-5-2013 17:10
糊塗?在議會裡除了曾鈺成有佢咁醒之外,都恐怕沒有邊個可以跟得貼佢老人家的的屁股了。
aaaaaaaaa
毓民確係有領導力
有論術.腦轉數又快
口才被公認
但.而家為私心
已走火入魔中
本帖最後由 citibk 於 28-5-2013 18:21 編輯
好多人真係唔太認識毓民
如果佢要用「千」去食政治飯
佢之前就唔可能得罪咁多權貴
以佢頭腦同人默
就算唔搞政治一樣可以安安樂樂過日子
另外,曾鈺成在議會偏幫
並不是一個稱職的主席
讀幾多書都無用 ...
18v18v 發表於 28-5-2013 17:34
唔該你搞清楚,YM是哪一年開始從政,和在從政前佢有沒利用佢的人脈關係去吃過商場裡的飯?

佢以前做龍門陣,紅了,跟著就憑著人脈關係,在科網熱潮撈過一大筆。咁如果你這番說話用在當天,一樣可以改寫成.."就算唔再涉足政治評論工作,一樣可以安安樂樂過日子"..啊。咁點解佢當時撈了一筆之後又要再做番老本行啊? 理由係佢根本就唔鐘意過你所講o既安安樂樂日子,佢本身就是鐘意做同政治相關的工作。


佢以前做政治評論,如果唔得罪人,你以為佢會紅得起來咩?佢之所以紅,係因為當年拍住鄭大班在龍門陣以夠膽剷人打響個朵。直接D講,佢自知"夠膽剷人"係佢o既搵食招牌,所以佢不得不剷。大班做傳媒啊,算是在商界裡混,比YM更沒有理由去得罪政府或權貴,咁點解鄭大班又要經常去挖苦政府和嘲諷某些商家啊?


你知唔知嚮呢個貼裡的人話佢"老千",係"老千"在邊方面啊?如果唔用"老千" 這兩個字,我一樣可以話佢係政界化裝師。



仲有,曾鈺成是憲制派的頭號人物,佢之所以能坐和要坐主席這個位,就是中共需要佢在某些情況或問題出現時可以發揮到左右大局的作用,譬如碰上有人拉布。佢擺到明就係會偏幫,且偏幫是佢的份內事。這個跟讀書多少有何關係啊?
aaaaaaaaa
好多人真係唔太認識毓民
如果佢要用「千」去食政治飯
佢之前就唔可能得罪咁多權貴
以佢頭腦同人默
就算唔搞政治一樣可以安安樂樂過日子
另外,曾鈺成在議會偏幫
並不是一個稱職的主席
讀幾多書都無用 ...
18v18v 發表於 28-5-2013 17:34
毓民性格点會甘於平淡,話佢係老千巳經係比面佢,老千只為錢,而不在乎名,佢要做教主,仲要係教皇個隻,開拓財源是少不免,否則点會思想混亂,癡埋陳雲同鳩達個邊,依家我肯定佢係100%政棍,以為靠議政演藝化就可光環不滅,可惜佢既支持者大多理性,你看今次分裂,普羅五個代表只有一個跟佢走,今次佢嘅算盤打吾响啦!有排發神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