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之聲:哪有未談判先讓步之理-黃毓民 (2013-5-29)

香港之聲:哪有未談判先讓步之理-黃毓民 (2013-5-29)

越戰至一九六八年,南北越在巴黎和談。開始時雙方就談判桌的形狀各不相讓:北越堅持要用一張大圓桌,令「民族解放陣線」(即是一般俗稱的「越共游擊隊」)擁有對等的法定地位;南越則堅持用一張大方桌,兩大陣營各坐一邊,象徵南北雙方壁壘分明,「漢賊不兩立」。結果美方建議南北越對坐於一張大圓桌,美國和「越共」代表在旁邊各據一張小方桌。雙方在各自表述的情況下正式談判,「談談打打」了五年才在一九七三年簽署和平協約。


談判開始時各不相讓,在國際政治上乃平常不過之事。偏偏在香港,談判未開始,泛民已經迫不及待,拋出五花八門的「讓步方案」。真普選聯盟學者顧問盧兆興,以「個人名義」提出了另一個妥協方案,當中包括把功能組別轉型為「上議院」,為其否決權設下一年五次的上限。另外,接受提名委員會沿用一千二百人選舉委員會組成辦法,再要求候選人在未當選前,先宣誓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基本法》,同時將可被提名特首候選人數,由李柱銘建議的五人減為三人。


盧又說,民主派倡議佔領中環、將政改談判「拉到最盡」之時,應另有人提出最溫和的妥協方案。他預期有人指摘其妥協方案,但預告中共若連溫和意見亦拒絕接受,令民主派被迫否決政改方案,港人與政府勢將徹底失去互信云云。


這種論調,不久前甚至連進步民主派內也有人提出:拉布戰進入尾段,有人主張「釋出善意」,在財委會撥款一億元予四川賑災的議案停止拉布,令議案可表決通過;另外,在審議預算案期間減少「數人頭」次數。他們認為,如果「釋出善意」後政府仍舊剪布,則更失民心。結果政府向立法會主席施壓,再次剪布,毓民看不出民意有多少變動。


毓民已被迫走上單打獨鬥之路,與真普選聯盟再無關係,自然可以放膽批評。對仍在聯盟內的人民力量諸君,我只能善意提醒一句:港島、新界東及新界西十萬名人民力量選民,其選票是期望代議士企硬還是妥協呢?這是他們需要深思的。


黃毓民 立法會議員
1

評分次數

ahmou<0_0>uom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