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也蕭蕭] 眾生不平等:白老鼠實驗的價值〈深思思〉31-05-2013

[風也蕭蕭] 眾生不平等:白老鼠實驗的價值〈深思思〉31-05-2013

                                       
一零
我必需指出一點,原則上,眾生平等絕對無錯,因此,以白老鼠作實驗,絕對道德有虧,係一個自私行為,但係,喺無可奈何嘅情況之下,唯有接受。而現今社會,最危險嘅事係唔肯承認錯誤,反而美化錯誤,將不道德嘅事指為道德,這個才是道德敗壞的主因!
原則上,是人類的文化、思想價值,不要扭曲成事實(客觀)所見如此。

正是客觀不是如此,價值上更要講平等自由。

如果「純粹」一切苦楚等於不道德,所有手術和器官轉移都帶有不道德的傷害。思考問題細緻些。
于飛老師:

如果根據腦部發展的程度而論,那麼利用腦部有缺陷的人做致命實驗又是否容許?畢竟老鼠、豬的身體跟人的身體有別,用人的身體實驗,效果比較好。而腦部有缺陷的人不會那麼理解痛苦。(他們也許會有原始痛苦的感覺,但老鼠也會有吧。)

另外,如果以可以避免為考慮標準之一,那麼進食肉類可能比做實驗更凸顯問題。因為進食肉類可以避免,而不會危害人類的。就算某些肉類對人類健康是必要的(事實上可能相反),我們是否也應大量減少殺生吃肉,否則是不道德?
我必需指出一點,原則上,眾生平等絕對無錯,因此,以白老鼠作實驗,絕對道德有虧,係一個自私行為,但係,喺無可奈何嘅情況之下,唯有接受。而現今社會,最危險嘅事係唔肯承認錯誤,反而美化錯誤,將不道德嘅事指為 ...
bwch 發表於 31-5-2013 13:48
支持網友的論點!

早陣網友討論過活吃魚既問題,而支持活吃魚的一方舉出一些似乎很科學的論句來證明魚既感觀唔及人類,所以活吃魚無問題也非不道德,因為無人做過魚,根本無從證明魚是否真的痛苦,咁點樣拗得贏佢呢?
本帖最後由 于飛 於 31-5-2013 14:35 編輯

回馬敬東:

你這個問題,是最終訴諸於人類根據理性和自然法則之下,對萬物的對待是否不道德的問題。

因為從進食、實驗、騎乘乃至各種利用,當中並不會將套用「人」身上的價值,同樣套在所有有生命的物種身上(嚴格上,可以由動物乃至植物)。

即使要套,也是分層地套,例如日本將黑猩猩同樣納入「人科」以法律加以保護,但他們不會對白兔也這樣做。

由此可見,你思考的問題,並不是將標準劃一,假如你要衝擊既有標準,你應該是想想如何調整、平衡,而不是上升至同一的層次看,正如連人類本身也未有「大同」社會的出現。

不過,從宇宙的終極關懷、視野,或自決的宗教信仰本身,則可以追求自身的價值取捨。
補充下!于飛老師講或者對白老鼠的傷害性無咁大,但其實哺乳類動物,或者白老鼠的神經反應都是與人類差不遠吧?否則也不會要來當人類的實驗替代品,傷害應該是一樣大的,所以如網友所講,只是因為需要,喺無可奈何嘅情況之下,唯有接受。
7# AH64
你就是講屬於「理性」上的根據,但始終有人想講與「直覺、感受」相關的道德對錯。
回馬敬東:

你這個問題,是最終訴諸於人類根據理性和自然法則之下,對萬物的對待是否不道德的問題。

因為從進食、實驗、騎乘乃至各種利用,當中並不會將套用「人」身上的價值,同樣套在所有有生命的物種身上(嚴格 ...
于飛 發表於 31-5-2013 14:31
于飛老師:

小弟並沒有打算衝擊既有標準等。不過是就你的發言,提出一些問題,希望澄清一下你提到的三大架構。

你說:要以動物的神經結構去評估。(片段1:50)

所以我問以腦有缺陷(例如大腦死亡、或腦退化、或嚴重智障)的人來做實驗,是否可以。

你說:傷害有限,對人類福祉有大意義,而這傷害無可避免(片段6:05)。

所以我問吃肉是否可以。因為起碼大部分的肉食是可以避免的而對人類福祉沒有什麼意義。

× × ×

小弟其實也同意于飛老師的架構,認為眾生平等極端到不能用動物實驗是陳義過高。不過另一方面我又以為道德不可能如數學般公理化,而是多少帶點情感因素的,所以道德的體系不必完美潑水不進的。

謝謝。
于飛老師話眾生平等其實是建基在眾生不平等之上,咁講似通又似不通呢!是否應該要搞清楚那些不平等是環境因素還是什麼的?

例如李財主個仔是天生富人,所以以起跑線來講佢天生就與窮孩子不平等,但這是環境因素吧?雖然本人最憎就是共匪,但其實牠們的理論唔算錯,而牠們的錯是連自己既承諾都唔能夠實行,是講一套做一套囉!

以共匪既講法,人權等於生存權(其他的可隨時剝奪,其實連生存權牠們都會剝奪),生存權引申到所有生命體都是適用的,只是環境因素令到佢地不平等,而不是天生佢地就沒有生存權,而白老鼠之所以是實驗品是人類給予牠們的,而不是牠們天生就應該做實驗品,可能佛家的所謂眾生平等是建基於生存權吧?是勸人非必要就不要殺生免生罪孽,不是什麼上岡上線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