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 我們是爭取自由的同盟軍

王丹: 我們是爭取自由的同盟軍

2013年06月01日    蘋果
各位親愛的香港朋友:
在六四24周年紀念即將到來之際,香港一些本土派提出與支聯會切割,杯葛維園集會的主張,引發各界的討論。因為涉及到如何看待香港與六四的關係,作為當年那場學生運動的參與者,以及長期以來得到香港朋友很多支持和鼓勵的人,我希望公開表示我的看法,嚴格說,是我的憂慮。

首先我要說明,對於陳雲先生提出的主張,我可以理解,也可以尊重。我知道這是自九七香港回歸以後,中共完全不尊重港人的自治權利的結果。很多港人內心的不滿和鬱悶,我完全可以感同身受。

但是我也必須明確地表示,我不能同意杯葛維園集會的主張。我的理由如下:

第一,本土派表示要切割,但是這個切割應當是與中共切割,怎麼會變成與民主派切割了呢?今天妨礙香港的自由的,正是中共的專制統治。一方面說要爭取香港的自由,另一方面又迴避爭取香港自由面臨的最大阻礙,這不是自相矛盾嗎?中共如此龐大,對香港內部事務又是如此積極介入,正需要香港民主陣營的各種力量聯合起來,共同面對,這種危急時刻,香港政治力量之間互相切割,彼此對立,到底誰最得利呢?當然是中共!

我想請問本土派的朋友,難道,與支聯會切割,香港的民主就能夠保住了嗎?難道,不去維園集會了,香港的族群意識就得以建立了嗎?這個邏輯關係的基礎,到底在哪裏?

今天,在對岸的台灣,不僅有公民社會的成員提出《自由人憲章》,民進黨中生代也提出《台海人權決議文》,他們的共同主張,都是要把關心和推進中國的民主化放到兩岸關係的核心地位。他們已經認識到,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我們不分族群和國界,都是利益相關者;在爭取自由的戰場上,我們都是同盟軍。台灣的族群認同的歷史根據,比香港更加深厚,而他們的有識之士,都知道爭取自由不能閉關自守,香港的本土派,難道不應當深思嗎?

第二,這麼多年來,維園集會怎麼會「只是中國的事」呢?24年的堅持,顯現的是港人的良知與堅持,展示的是港人對中共滲透的抗拒。紀念六四,已經超越六四本身的意義,成為香港的認同。六四紀念,背後是對於良知和價值的認同,而不是對於某個族群或者國家的認同,為甚麼一定要拿悼念死難者這件事作為政治上的座標呢?

這個世界上,有一些價值,是超越族群,超越黨派,甚至是超越政治的。那就是人道關懷,那就是對正義的堅持,那就是對那些為了爭取民主而犧牲的人的尊敬與悼念。這些文化,才是真正意義上的民主。而港人應當建立的自我意識,難道不應當以這些普世價值為基礎嗎?如果陳雲先生等為了維護自己的權利,就可能放棄這些普世價值,他們就只是本土派,不是民主派!

各位親愛的香港朋友,多年來,維園的萬千燭光構成了光明的海洋,在我看來,這是香港最美麗的風景。長期以來,我都盼望着有一天,能來到維園,與大家一起舉起蠟燭,一起點綴這一道風景。長期以來,這樣的風景,是支持着我,鼓勵着我,堅持下去,繼續為中國的民主化努力的最重要的精神資源。如果,這樣的風景不再,或者是減色,你們可以想像我會是多麼的悲傷。那不僅是為我自己悲傷,也是為香港悲傷。

在此,我懇切盼望香港的朋友們,包括本土派的朋友們,6月4日晚上,到維園去。讓中共再次看到港人捍衞民主和自由的決心,讓世人永遠記得歷史的傷口!讓香港最美麗的這道風景更加美麗!
謝謝你們!
--------------------------------------------------------------------------------
那些所謂本土派愈來愈偏激封閉,怕會令到香港的民主路走進牛角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