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德明 : 寧作亂世犬

古德明 : 寧作亂世犬

2013/6/6  apple

六四屠城二十四週年降臨,中共繼續武力御國,天安門廣場一帶軍警四布,劍拔弩張。八十歲老嫗丁子霖、張先鈴等等都被禁足,不得往木樨地路祭當年遭剿殺的兒子。有香港記者想到木樨地看看,也遭驅逐,待要理論,軍警冷冷的說:「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討價還價?快滾!你來這裏,為的是什麼,你我心裏都明白。」

新中國人民,對中共來說,簡直狗彘不如;而舊中國君主,和中共相比,更是望塵莫及,連暴君朱元璋都不例外。有青史可證。

《國初群雄事畧》卷四載:元朝末年,滄海橫流,群雄並起。陳友諒據武昌稱帝,手下李明道兵敗,投降朱元璋,卻覓機叛逃,重投陳友諒。後來陳友諒敗亡,李明道割鬚剪髮,逃入武寧山,不料被一茶客認出,縛送武昌,遭朱元璋處死。他生前愛犬「嘷鳴不已」,用口銜起他斷開的肢體,堆在一處,「跑沙瘞之(用腳扒沙掩埋)」。朱元璋「義此犬,命衾葬(依禮埋葬)明道」。然則這個暴君還懂得仁義可敬,人性未有完全泯滅。

唐朝天寶年間,御史中丞王鉷得罪伏法。當時姦相李林甫當國,天下畏懼,王鉷生前賓客、僚屬幾百人,都不敢再到王家。王鉷故人裴冕卻「獨收鉷屍,親自護喪,瘞於近郊」。他因此大獲時譽,河西節度使哥舒翰上表朝廷,委任為行軍司馬。《舊唐書》卷一一七稱讚說:「冕奉公抱義,可以致身(委身事國)。」當時,口蜜腹劍如李林甫,竟然都奈何裴冕不得。

唐朝的裴冕,元末李明道的義犬,假如生於今天,會有什麼遭遇,「你我心裏都明白」。這個時代,統治者所作所為,百姓「心裏明白」之外,完全說不得,否則要問「陰謀顛覆國家」罪。

在大陸,民權運動者胡佳、李金成、楊霆劍、邱華等等,六四期間或被軟禁家中,或被公安拘捕;互聯網上,悼念六四言論一律遭刪除,有心人只得借電影臺詞,隱隱約約說:「六子,四哥一定給你報仇。」總之,李林甫做不到的事,中共都做到了。
同時,六四漢子李旺陽的妹妹也遭警告說:「李旺陽墓穴所在,你向人透露半點風聲,我們就把他的墳扒掉,教他死無葬身之地。」總之,朱元璋以禮改葬李明道的故事,今天只可以見於舊中國史。

古人說:「寧為太平犬,莫作亂離人。」古人實在沒有見識。做元朝末年李明道遺下的亂世狗,分明勝過做今天新中國的太平盛世人。至少,那隻狗可以自由嘷鳴,表達對死者的哀思,而不會遭毆打,不會遭監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