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面“照妖鏡”

好一面“照妖鏡”

      今年6月,法輪功炮製“青島酷刑迫害案”曝光網路,立即引起境內外媒體轉載,人們在關注之餘紛紛譴責法輪功。事實上,李洪志教唆弟子炮製“酷刑迫害”由來以久,此前還炮製了轟動一時的“魏星豔被強姦”和“廖元華受迫害案”,都受到民眾強烈的“炮轟”。筆者以為,“酷刑迫害”如同一面“照妖鏡”,照出法輪功特別是李洪志的真面目。

  照出李洪志齷齪的目的

  李洪志炮製“酷刑迫害”等等醜劇,然後憑藉自家媒體瘋狂炒作,這樣做的目的究竟是什麼?有評論員分析,李洪志不斷炮製“酷刑迫害”其目的是為撈好處,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一是法輪功被取締,為了激發弟子悲情,煽動弟子對中國政府的仇恨,使一盤散沙的弟子再次聚攏到“李大師”的身邊來,以鞏固其岌岌可危的教主地位;二是法輪功被取締後失去了大陸市場,在西方社會推銷“中國式法輪功”難於上青天,生存空間日漸萎縮,逃竄海外的李洪志企圖通過“酷刑迫害”的方式吸引民眾眼球,騙取人們同情,擴展生存空間;三是頭戴邪教“帽子”的李洪志在海外討生活,缺輿論支持、缺技術支持、缺資金支持,做夢都希望反華勢力“幫一把”,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李洪志以“酷刑迫害”抹黑中國作為資本,向背後的金主討賞,等等。

  李洪志傳播邪教,造成嚴重的社會危害,理應受到法律制裁。但是,貪婪的李洪志不以為恥,反以為榮,通過“酷刑迫害”的方式繼續蠱惑弟子、世人、謀取私利。如此目的誰能接受?難怪李洪志炒作“迫害”近十年,現在仍是一處難以看下去的“獨角戲”。

  照出李洪志卑劣的手段

  李洪志炮製“酷刑迫害”的絕技是“騙”,步驟為“編故事”、“制場景”和“技術合成”,然後憑藉法輪功媒體瘋狂炒作。在一系列的造假環節中,又以現場炮製“酷刑迫害”照片讓人感到臉紅,李洪志教唆弟子造假竟然無恥到這般地步!據組織策劃
“青島酷刑迫害案”的弟子袁紹華介紹,“52日號我就拉著我老婆接了陸雪琴上東女姑山村去了,買了兩瓶可樂,一小瓶番茄醬,還有兩小袋番茄醬……這些材料都是用來調製假血漿的,抹在另一人身上……陸雪琴讓我站起來,然後叫我拿著木板往(那人)後背上打——假打”(《青島破獲法輪功人員偽造“酷刑迫害”圖片案》);又據組織策劃“廖元華受迫害案”的弟子余韶軍介紹,“其中空床兩張,廖元華被兩頭固定懸空的身體是用頭部、腿部、和身子中間3張照片拼接的,最後5張照片合成1張,腳鐐的套子則是餘韶軍用圖片編輯軟體在電腦上‘畫’出來的。”
(《湖北破獲法輪功造謠污蔑案文章及照片都是捏造》)可見李洪志為了證實無中生有的“迫害”,把什麼手段都使上了,到了饑不擇食的地步。

  假“故事”、假“場景”、假“照片”,這就是李洪志精心炮製的“酷刑迫害”。騙弟子、騙世人、騙主子,只為那維繫苟延殘喘的“教主利益”。造假歷來被人們斥為惡行,如果一個人長期堅持作惡就是魔鬼,何況“李大仙”作惡幾十年!屢屢炮製“酷刑迫害”表明:李洪志不過是一個只求目的,不擇手段的江湖惡棍。

  照出李洪志骯髒的靈魂

  靈魂反映在觀念上即為認知。查找李洪志炮製“酷刑迫害”的認知,有兩個方面為人們提供了視角,一個李洪志對法輪功媒體的看法,另一個是李洪志對普通民眾的看法。關於法輪功媒體,李洪志說,“媒體的聲譽沒什麼可影響的,媒體就是媒體,它不是什麼真理,倒是大法弟子對這些事情別太執著。”(《2005年三藩市講法》)在李洪志眼中,法輪功媒體只是一個獲利的工具,只要能夠帶來實實在在的利益,根本不用講什麼“道德”、顧及什麼“信譽”、也不在乎真假,只要能夠騙人就行。關於對民眾,李洪志說,“我這裏說的意思就是告訴大家,宣傳這個東西它是能夠帶動人的,它是能夠起到人對資訊依賴時產生的作用。有些人就是不加分析,人家說什麼他就相信什麼。”(《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在李洪志眼中,民眾是沒有腦子的人,因此法輪功奉行“謊言說一百遍也就成了真理”的宣傳法則。正是這種骯髒的認知,才使李洪志在炮製“酷刑迫害”上死不悔改,把一條錯誤的道路堅持走到黑。

  行為常常是認知的外在反映,有什麼樣的認知就有什麼樣的行為,扭曲的認知催生扭曲的行為。只要看看李洪志骯髒的靈魂,不難發現李洪志為何要炮製“酷刑迫害”,因為他把別人都當成傻子。筆者在此奉勸一句,把別人當成傻子的人才是真正的傻子,炮製“迫害案”的弟子廖元華站出來反戈一擊便是最好的例證。

  李洪志把炮製“酷刑迫害”當成救命稻草,撲通撲通抓個不停,卻無意中為人們提供了一面鏡子,讓人們看清李洪志齷齪的目的、卑劣的手段以及骯髒的靈魂。這可能是自稱“了悟宇宙真理,洞察人生,預知人類過去、未來”的李洪志所沒算到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