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彤文博士的三大遺憾

王彤文博士的三大遺憾

      對法輪功鞠躬盡瘁的王彤文(美國名路特斯·金·維斯)博士,被法輪功熱捧為“科學家”,突然被李洪志“棒殺”逐出了師門,法輪弟子議論紛紛,就是作為外人的筆者,也替王博士深感遺憾。

  ——遺憾一:孝子博士竟成逆子邪徒

  王博士因外祖母死于肝癌,你從小就立志學醫,希望“找到根除癌症的方法”。你孜孜以求,畢業于上海醫科大學,獲得美國博士學位,擔任哈佛醫學院副教授以及華盛頓大學免疫研究所副教授,擁有自己獨立的研究室和研究經費,堪稱醫學界的後起之秀,前途無量。然而,長期埋首書齋而不諳世事的你,一念之差,竟為法輪功邪教蠱惑,放棄了救死扶傷的天職,荒唐到要用“科學實驗”來證實法輪功的“神奇”,十幾年來一無所獲。同時,師父修煉必“去情”的戒律又迫使你做出了痛苦的抉擇,父母哥哥堅決反對你修煉法輪功,你竟然與他們決裂,視親人如路人;美國丈夫艾倫也因屢勸不止而帶著孩子與你分居進而離婚;接著又因你執著修煉和宣傳邪教被華盛頓大學免疫研究所辭退。接二連三打擊下你噩夢連連,精神崩潰,患上了躁鬱症,流落法拉盛街頭,自曝“在痛苦中神智不清”,幾次割脈自殺,可你仍不顧親人們的苦勸而拒醫拒藥,還發“聲明”向師父懺悔,自責“為親情所困”,執迷如斯令人歎惋。回頭看看你國內國外的同學和同事,很多已在醫學界嶄露頭角,風光無限。一顆醫學之星就這樣黯然隕落,殊為可惜。

  科學與迷信、親人和師父是兩道是非題,你偏偏完全選錯了,本該救死扶傷的醫學精英變成了貽誤生命的邪教癡迷者;你又拋棄了人間至愛大不孝,棄親毀家苦痛淒涼。遺憾啊,王博士。

  ——遺憾二:法輪精英驟成特務

  你痛定思痛,腦袋還是一根筋,決心緊跟師父走到底。你創辦全象學院,剛剛振作起來,可三月八日法輪功第一媒體的一則通告又給了你一記悶棍,對師父忠心耿耿的你竟然是“破壞法輪功聲譽的人”,“不是法輪功學員”!這簡直是晴天霹靂。你是同修公認的精英,被法輪功冠以“法輪功學員科學家”的美譽,法輪功的功勞簿上,你成績斐然:受法輪功首席醫學博士封莉莉賞識二人聯手研究“法輪功神奇治病的功效”,你發文《治療癌症的靈丹妙藥》為師父大吹法螺,毅然與反對大法的親人恩斷義絕,率先公開聲明“三退”,多次走上街頭弘法,參加“美國未來科學論壇”、籌辦“全象學院”大力宣揚法輪功思想。如此嘔心瀝血業績驕人的法輪功骨幹,只憑一則通告短短幾個字,突然就被師父掃地出門,不明不白“莫須有”。可歎,你頭上閃閃的光環戛然而止,頃刻消失。

  一步走錯終身恨,竭忠盡智十幾年只落得淒涼收場,以致有家難奔有國難投,遺憾啊,王博士。

  ——遺憾三:脫離苦海反要申辯

  被李洪志開除,本是因禍得福,從此可以脫離苦海重新做人,可是,你竟然執迷不悟喊冤申辯,撞得頭破血流仍然盼望重回師父門下。你叫板法輪功第一媒體,指責它並不能代表“師父”,要求編輯部公開道歉,聲稱將跟著師父“堂堂正正走到底”。天真可憐的你忘了,第一媒體是師父欽點的法輪功喉舌:“重大問題看××網的態度”,你再喊冤叫屈也是白費,鳥擇良木而棲,何苦愚忠如此?揭開蓋子看清真相,都是你的忠心耿直惹的禍:美國正在嚴查偽難民事件,你還熱心地反復申請開辦全象特許小學接收難民子弟,法輪功開除你是丟卒保帥;為了培養小弟子,你還申請開辦6所孔子曰特許學校,法輪功飛天藝術學院認定你搶生源搶財源動它的乳酪;師父托庇于美國,曲意承歡,你兩次辦學申請被否決竟然公開抱怨美國“歧視”法輪功,犯了師父的大忌。你看你,忠心可嘉,可心直口快,捅了馬蜂窩,被視為害群之馬,輪內輪外都喊打,師父如何容得下你?

  師父昏庸不辨忠奸,是非之地不宜久留,明知不可為你偏要鑽牛角尖,本可借此轉身你偏睜眼跳崖,遺憾啊,王博士。

  人生最怕遺憾多,王博士,慘痛遭遇勝過醍醐灌頂,別在一棵樹上吊死,撞了南牆理性回頭,你的人生才不會再有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