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輪功的狂妄與吹噓,可以休矣

香港法輪功的狂妄與吹噓,可以休矣

眾所周知,香港是一個多元文化的地區,以包容民主自由而聞名,近十年來,法輪功組織就是利用這一點,一方面把自已打扮成被“迫害”的正義人士,博取同情,另一方面又擺出“超常人”的姿態“救度世人”。他們佔據香港多個內地旅客旅遊熱點和交通樞紐,違規展示大量橫額及宣傳板,喋喋不休地宣揚著他們執著的所謂信仰,仿佛他們是正義和公理的化身。更有所謂的民意領袖以及自我標榜的法律界人士為其鼓吹,稱之為法輪功人員在街頭十餘年體現香港人的良心、是“一國兩制”精神的體現。此話甚是荒唐至極。歷數法輪功在香港所作所為已是劣跡斑斑,他們在香港擾惑人心、製造噪音、與外國反華勢力勾結已是路人皆知的不爭實事。一時間,法輪功的偽裝和欺騙可能讓香港市民難分仲伯,其實正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就像魔術一樣,不拆穿耐人尋味,一說穿就恍然大悟。試問:

  一、如果沒有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層層許諾,會有今天香港街頭法輪功人員烈日酷暑,頂風冒雨的堅持嗎?縱觀《轉法輪》篇篇都是誘惑,從最初給你“清理身體達到無病狀態”到“開天眼”“通周天”“法身保護”“細胞逐漸被高能量物質代替”,到最後“要什麼有什麼”“想玩什麼就玩什麼,伸手就來”,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這天底下打著燈籠都難找的好事讓你給撞上了,你不會捨命一搏嗎?只可惜事實證明這一切如同空花水月,徒勞身心。

  二、如果沒有李洪志的重重鼓惑,撐腰壯膽,會有今天法輪功學員無視香港法律,唯我獨尊,猖獗一時的表現嗎?自稱“主佛”的李洪志,不斷煽動弟子“走出來”,“走上天安門了不起”“不按我說的做就不是大法弟子”“就無法圓滿”“常人法律管不了超常人”,這些話如同瀕臨死亡被注射了強心針,讓法輪功人員欲罷不能,硬著頭皮也得堅持。

  三、如果沒有李洪志的威脅恐嚇,香港的法輪功人員又怎會動手行兇,忍無可忍,原形畢露呢?長期以來,李洪志用“淘汰”“銷毀”“你一旦走向反面,千萬年的等待毀於一旦”,恐嚇法輪功人員,讓他們去完成“講真相、救世人”的歷史使命,誰要是阻攔,“可以採取不同層次的各種方式進行制止剷除”,“主佛”開了口,所以才有今天香港街頭法輪功人員暴力打傷臺灣愛國同心會成員,“青關會”有關人員(包括2名女性)也被拳打腳踢的暴力行徑,

  說到最後,那些死守街頭為法輪功賣命的人,不是被李志精神控制,就是為了一已的圓滿私利,他本根本就不會理會香港的利益、民族的大義、國家的利益。時至今日,法輪功故作神秘的面紗可以揭開了,其組織的虛偽面孔也已暴露無遺,一向以法治文明著稱的香港市民怎能不警覺驚醒呢?因此有香港民眾組織,強烈要求香港當局嚴格執法,清除這些害人的精神垃圾,還香港一個文明的市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