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憐,香港法輪功“站街者”

可憐,香港法輪功“站街者”

香港執法單位對“法輪功”在鬧市的宣傳一天不取諦,那些常年為“法輪功”宣傳而站街的人一天就不得脫身。從某種意義上講,依法對法輪功利用弟子在街頭違法搞事進行處理,反而把這部分長期忍受炎熱、颳風、下雨以及廢氣之苦的“站街示威”者從遙遙無期的痛苦中解放出來。
  俗話說,面由心生。因為這群人早已被法輪功組織過度消費了,讓他們無法正常的思維和生活。在他們的意識中,已經被植入了強烈的反社會和憎恨特定的組織和人員的負性情緒,而表現在其面部就是兩眼要麼黯淡無光,要麼凶光畢露。再進一步觀察,他們情感單一、表情木訥,面色不是蠟黃就是黢黑。語言系統單調到除了要“滅”這個就是“打倒”那個或是淘汰、圓滿等法輪功特有的語言。在他們充滿被灌輸仇恨的心中,其意識和語言完全定格在一個特定而封閉的語境中,已經容不下任何美好的事物和美好的東西。更吝談追求時尚和美好的東西了,也因此與崇尚流行、時尚的香港格格不入。

  這些被“圓滿”綁架的法輪功弟子們,硬著頭皮沒完沒了地站街、打坐,已經耗去了他們的人生和精力。他們中很多人因為從事法輪功活動,早已丟棄了工作,荒廢了學業、放棄了家庭,成為遊走在社會的邊緣人群。他們對自己的人身權力沒有意識去保護,也無能力去保護。

  就在今年5月份,李洪志繼續發“經文”火上澆油,對法輪功弟子進行要脅,告訴弟子“誰能修煉如初,那必定圓滿”,搞得弟子覺得堅持了這麼久,放棄是多麼的不甘。無獨有偶,最近,香港竟然跳出個小學女教師林慧思,以聲援法輪功為名辱駡正當執法的香港警員。她是出了風頭,卻讓法輪功弟子產生錯覺,以為自己的行為受到市民“恩寵”。法輪功組織就是採取各種欺騙、撒謊手段,讓站街的法輪功弟子象打雞血一樣堅持錯誤,使弟子們把違法當成正當,把街頭政治當成習慣,更加無法回到正常人的軌道了。這些拿法輪功弟子做政治籌碼的別有用心的人,難道不是以另一種不可告人的手法侵犯人權嗎?法輪功組織就是用不斷的號施和製造事端,上演一出出苦情的戲碼,將其弟子推上並綁死街頭,讓他們沒有回頭路可走。

  港府如果作出相應有效的行動,不任由法輪功弟子在街頭損害他人利益的同時讓自己身心飽受痛苦的話,才體現了法制精神和人道精神。否則這種沒有盡頭可言的、人鬼顛倒的生活對他們來說是最無情的最沒有人權可言的。

  因此,越早將這些被法輪功組織、特別是其所謂的主佛李洪志所謂“經文”的歪理邪說“裹挾”在香港街頭的“站街者”解救出來,就越體現香港尊重人權。

  沒有強有力的外部正能量介入,這些“站街者”恐怕無法回頭的。這個外力,就是香港政府和香港各個執法單位的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