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事] 政府合法性之我見

[國事] 政府合法性之我見

政府合法性之我見


張三一言


政府合法性可以有兩個標準:一是人的標準;一個是豬的標準。
高越農先生E-mail寄來茅於軾、鞏獻田關於政府合法性問題對談。以下是對他們對談的一些評論。



茅於軾說:共產黨『改革成功了,把中國最窮最窮的一個國家變成世界上中高收入的國家』『這個領導是相當好的,所以現在整個共產黨執政合法性的來源』

張三一言評論:大概可以有兩種政府合法性標準。一是人的標準。人的標準是由我民授權的執政就合法,不是由我民授權的就非法。搞好經濟只是任何政權必盡之責,搞得好是應該,搞不好就是失責,就得問責,甚至問罪。
陸共之改革是甚麼一回事?那是毛劉鄧共失責犯罪把中國搞到絕境、餓死收幾千萬人、政治運動傷害億人,罪惡極大;陸共之所謂改革就是糾正自己曾犯的罪行;改革有成只是贖罪有效,何功之有?一個打家劫舍的盜賊把贓物歸還原主,是立功了?!做強盜就合法了?!

民主要求的只是民主授權的管治者營造一個公平有秩的社會,政府保證不侵犯人民權利、個人主權、尊嚴。能做到這點就是合法政府加上是好政府。好政府是讓人們在這一社會裡自行謀福,不是要餵飽人民。

合法性的另一標準是豬的標準。只要主人給欄好吃好餵飽,就是好主人;主人就有屠豬的合法性。

茅於軾說:『中國老百姓有少數爭論他的執政合法性,大多數包括我在內,我認為他是合法的,他源于他改革成功了。』

張三一言再論論,我尊重茅於軾認為陸共是好政府、陸共統治有合法性的個人選擇自由。但是,茅於軾的“大多數”是從哪裡得來的?民意調查?公民投票?誰給你代表“大多數”的權利?

茅於軾的合法性另一標準是:『世界各國沒有哪個國家懷疑共產黨的執政合法性』。

張三一言評論。這是誤導性說法。某個歷史時期也許曾經存在過世界各國沒有哪個國家懷疑希特勒納粹國、意大利法西斯國、日本軍國主義國蘇聯共產黨國的執政合法性;對人民來說,是不是這些國家就有合法性了?人民就不能視之為非法了?若然,這些國家被國內外人民和外國政府推翻是“推翻合法政府”了,是犯法行為了;二戰結局是不是要顛倒過來?共產陣營的共產黨要大翻身重新上台統治了?



鞏獻田的誤導性更大。鞏獻田說:『一是法律上的合法性,那麼就是不違背憲法,就可以執政,違背了憲法就喪失了合法性,這是從法律上講的。』

張三一言質疑:

鞏獻田的說法若指民主國家,是對的,若指專制國家就未必對,若指極權國家100%錯。把民主國家政府守法即合法的常識硬套到專制獨裁國家裡去,是御用文人的混淆是非黑白的論調,也是他們對主子應盡的救黨責任。

第一,極權國家往往沒有法,毛奠時代紅小書治國、紅頭文件高過任何法律、包括文革在內的歷次政治運動、現在的勞教雙規…有甚麼法律?連法都沒有談甚麼守法?談甚麼守法合法性?

第二,專制、極權統治者自定有利於己的憲法及法律,然後嚴格遵守,這樣一來,專制極權政府就有會法性了?強盜立個強盜憲法,並嚴格遵強盜憲法去姦淫擄掠,變成合法強盜了?希特勒不違背納粹憲法,就有執政合法性了?基地遵守他比憲法更高的伊斯蘭法去轟雙子塔,是合法的?

第三,所有人訂法或憲法,本身可能是合法的,也可能是非法的。遵守合法之法行事是合法;依據非法之法行事就是非法。合法非法有個客觀標準:公義這個普世價值!陸共之法附合普世價值嗎?答案是反普世價值,所以陸共守其自定之法就是非法。

鞏獻田又拿道義來說事,說:『從道義上講,他代表了中國絕大多數公民的利益,那麼他執政就有合法性,那麼代表不了呢,就失去了合法性。』

張三一言評論。陸共過去沒有、現在沒有任何一個時期,任何一件政治大決策是“代表了中國絕大多數公民的利益”;全都是為了一黨私利,為了一黨專政私利!舉個最簡單不過的例子:民主統一中國,陸基寧死不幹!

若鞏先生不服,來個打賭嗎嗎?你舉一件陸共為“絕大多數公民的利益”好事例,我舉一件反例,看看誰舉的例嚴重確鑿,看看最後誰例盡詞窮。

20130914   HK
E-mail: zsyy8964@gmail.com
【張三一言近期全部文章】網址:
博訊博客
http://blog.boxun.com/hero/zsyy  

天易博客:http://home.wolfax.com/home-space-uid-123-do-blog-view-me.html

泥水佬做人過得自己也過得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