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量:辟穀日誌(一)

能量:辟穀日誌(一)

完成了首次7天的辟榖之旅,住在深山,遠離了人群,感覺可像離開了香港一樣,過了神奇的一周。



望住這個美麗的夕陽,與一班為自己身心靈發展而努力的老師與同學們,一同研習氣功一星期,把這個畫面跟隨一呼一吸,印進了內心,記住這份安靜與簡單的滿足





在進入辟穀氣功班之前,聽過不知多少次勸我放棄的聲音,連續7天不可進食只可喝水,配合氣功的綜合調整,大部分經驗過的朋友,都說得好像是世界末日一樣。

我內心是準備好會暈會嘔會頭痛會瀉會發高燒會全身無力會出血,所有傷患處會同一時間痛起來,因過瘦而變得好像埃塞俄比亞的小童一樣,總之已想過所有最差的可能性,卻因為這位氣功老師的強大力量、帶領與協助,加上我們天天勤練功之下,可以這樣輕鬆完成,旅程中行山、搬行李還是睡眠不足,完全不影響日常行動,而且與吃很多的時候,感覺整體行動力、思想與表現差不多,同學中一位八十有三的白髮公公,也行動自如,感覺非常不可思議。

對自己而言,最大的挑戰,是頭腦太習慣於隔一會便會收到「是時候要吃了」這個訊息。吃,是慾,是掩飾情緒的把戲,還是身體真正的需要,根本已經分不清。平日零食不離口的人,正餐也因為若菜合我心意時,可以誇張得多吃幾碗飯,胃也因此而吃大了。最攞命的是,以往有「不吃便會死」這個概念。

在辟穀之旅中,我終於想起來那個致命源頭,便是來自童年在貧窮的家庭中長大,所有祖父母、姑媽到父母,都不停告訴我們最慘是他們當年打仗或經濟環境不夠好而沒有吃的,又或太多小孩落得永遠不夠分的下場,所以不要我們再受他們經歷過的那些苦,有得吃我們要盡量吃,而且要吃得快,才可以吃到你最想吃的。

從小到大,母親表面上是勸勉所有人別吃剩,那是沒有禮貌與浪費食物的表現,但極端的她,明明已經很飽,也強迫自己完全幹掉枱面上剩下的任何一樣食物,弄得身體各方失衡,變成「三高」人仕。其實那個動能是來自她童年很多對於生存不易的恐懼作怪,於是家中我們幾位小孩便有樣學樣。


Sina微搏:夢妮妲Monita
小混混 nelson
先別論氣功那部份.

但文章上說的.
跟小弟家中的文化也有部份相似.

小弟以前也覺得多吃才好,
多吃才有褔氣的.

但試行了每星期持素.
開頭也覺困難.
實行了之後,又沒有想像果難.

自己也有想禁食的可行性.
但自己的工作比較勞動.

要慢慢試行才可以呢.
也是多得了博士,

才學到了正确的保健智識.
也感謝大哥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