謠言被揭PK:“秦火火”不敵“李火火”

 謠言被揭PK:“秦火火”不敵“李火火”

本帖最後由 爱疯四 於 16-9-2013 16:27 編輯

       今年8月下旬,瘋狂造謠傳謠的“秦火火”被公安機關抓獲,引起人們對謠言的關注,“火火”成了造謠者的代名詞。有人指出,造謠長達二十年之久的法輪功總頭子李洪志是流竄海外的“秦火火”,也有線民乾脆稱李洪志為“李火火”,以此表達對法輪功謠言的憤怒。為了幫助人們認識謠言特別是法輪功謠言,不妨將“秦火火”與“李火火”PK一番。

  編造謠言PK:“秦火火”不敵“李火火”

  編造謠言、瘋狂炒作、然後謀取非法利益是所有造謠者必經的三個環節。其中,編造謠言是起始環節,是基礎中的基礎,請看“秦火火”與“李火火”的造謠PK


822日,新華網發佈《謠言就這樣被捏造》一文,公佈了
“秦火火”造謠的內幕。“秦火火”自20107月受聘網路推手公司--北京爾瑪互動行銷策劃有限公司,以他表演的“咸蛋超人脫褲秀”為基礎,開始了造謠生涯。離開北京爾瑪互動行銷策劃有限公司後,“秦火火”開始獨立造謠,先後編造出“動車事故賠償”、“張海迪入日本國籍”、“雷鋒奢侈生活”等謠言引起線民關注和質疑,為此線民送他“水軍首領”、“謠翻中國”等綽號,雖然“秦火火”總結出“人們關心的熱點問反復題炒,拿社會名人‘開刀’,以此擴大謠言的影響力”等造謠特點和“謠言越是能貼近當時熱點,越能起到較好的效果,特別是顛覆一些名人的名聲,能夠快速地提高自己的知名度”等造謠訣竅,但真正能拿得上臺面的謠言,數量屈指可數。

  再看李洪志,從1992513日正式“出山”開始,又是“改生日”、又是“拍法像”、又是“吹牛皮”,想方設法包裝自己,為造謠打基礎。隨著時間的變遷,李洪志緊貼受眾的心理,推出了一系列謠言。比如,為了誘人入教,他編造了“圓滿”、“層次”、“業力”等修煉謠言;為了攻擊中國、討好主子,他編造了“三退”、“活摘”、“迫害”等政治謠言;針對反對者,他編造了“惡報”、“地獄”、“除魔”、“惡報”等謠言......李洪志還在造謠實踐中還總結了“不說大點沒人相信”、“人就象一個容器,裝進去什麼就是什麼”等“心得”,形成了“先入為主論”、“資訊依賴論”、“聲譽無用論”等等造謠歪理。論造謠,“秦火火”如何能敵得過“李火火”?

  炒作謠言PK:“秦火火”不敵“李火火”

  造謠是炒謠的基礎,炒謠是造謠的延續,造謠不炒謠,造謠者的目的如何實現呢?炒謠不造謠,他又拿什麼炒呢?炒謠是重要環節,請看“秦火火”與“李火火”的炒謠PK

  《謠言就這樣被捏造》告訴讀者:“秦火火”為了出名,曾在地鐵求粉絲、博關注,為此專門上演“咸蛋超人脫褲秀”,這是他炒作謠言的預演。加入北京爾瑪互動行銷策劃有限公司後,主要依靠該公司進行謠言炒作,但“好景不長”,因與“立二拆四”的炒謠“理念”不和,“秦火火”隨後離開了該公司。隨後,“秦火火”炒作謠言主要通過微博進行,為了擴大影響,他與某些網路“大V”達成了協定,互相幫轉微博。當微博被封堵時,他立即又改頭換面重新申請新微博炒謠。可以說,微博加“大V”,是“秦火火”炒作謠言的主要方式。

  李洪志是如何炒作謠言的呢?首先是依靠網路搞“資訊轟炸”,他在主子的支持下,先後建立了集體網站、報刊、電視臺、廣播電臺於一體的宣傳平臺,形成立體宣傳網路,長年累月地炒作法輪功謠言。其次是教唆弟子採用人海戰術炒作謠言,他編造“講真相”、“助師正法”、“反迫害”等歪理邪說,教唆弟子十年如一日地傳播謠言。為了擴大謠言的影響範圍,李洪志還專門加大投入搞技術開發......可以看出,為了炒作謠言的李洪志花了血本,不僅利用現代科學技術,也利用傳統的人海戰術,凡是能用上的手段都用上了。論炒謠,“秦火火”如何能敵得過“李火火”?

  謠言被揭PK:“秦火火”不敵“李火火”

  謠言決不能在所有的時間裏欺騙所有的人,謠言必定會被揭穿,成為生活垃圾;造謠者要麼淪為罪犯,要麼受到聲討,請看“秦火火”與“李火火”的謠言被揭穿後的表現PK

  今年8月,造謠三年之久的“秦火火”被公安機關抓獲,他交待造謠目的是為了“享受被追捧的滋味”、“儘快提高關注度和知名度,就會有出版社找上門,為出書鋪路,以後失業了也有錢掙”等。“秦火火”對自己的造謠行為表示認罪,“我這兩天都在反思,確實感覺到自己錯了,給社會製造了很多負能量。”同時,“秦火火”還表達坦言內心的悔恨和愧疚,“我明年年底就要結婚了,我必須給自己的孩子積點陰德,我覺得自己有點過分了,以後肯定會被鄙視。”不管“秦火火”是真認罪還是假認罪、是真懺悔還是假懺悔?他的態度至少能得到人們的認可。

  李洪志造謠二十餘年,其謠言屢屢被揭穿,他由此形成了一套抵賴的辦法:一是矢口否認,比如他以《宣揚地球爆炸是中共特務的標籤之一》一文,否認自己編造的“地球爆炸”謠言,但遭到線民有力駁斥。二是死不悔改,比如炒作“蘇家屯”謠言被戳破之後,他聘請“人權律師”大衛·喬高與大衛·麥塔斯撰寫《血腥的活摘》一書,繼續瘋狂炒作。三是反咬一口,20108月盜用照片編造《慘烈大爆炸至少燒死100多人南京人驚魂一天》的謠言被網友頑石揭穿後,李洪志再拋《恐懼南京爆炸案真相曝光中共施假圖片混淆視聽》一文,聲稱照片是中共“特務”所造,是對法輪功的“誣陷”……見過不要臉的,但從未見過這樣不要臉的。論不要臉,“秦火火”如何能敵得過“李火火”?


PK的結果表明,“秦火火”造謠可惡,“李洪志”造謠更可惡。在此提醒人們,在防範“秦火火”的同時,更要注意防範“李火火”,絕不能讓謠言成為空氣中帶毒的灰塵,破壞了我們和諧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