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量:辟穀,與身體更連結(二)

能量:辟穀,與身體更連結(二)

繼續分享7天的辟榖之旅,亦同時解答很多朋友來電所提到的疑問。

中國人認為吃得好是福,不浪費食物是美德。很無奈地,我們在這個食物不均與資源過剩的年代,許多時人都不懂分辨是頭腦想吃,還是基於身體需要而想吃。所以在辟穀旅程中,老師要我們學習聆聽身體的需要,而不是被腦袋的多個「以為」主宰食這個行為。

過程中才來到第二天,我已開始面對重大挑戰。走進課室的門口,竟然見到很多充滿美麗鹽花的花生與非常新鮮的車厘茄放在枱面,我望了一陣子,自然反應吞了一下口水,心想誰在整我們,明知辟穀不進食,卻這樣害慘人。原來是老師的安排,一來他是要看我們的信任與定力,二來給一些饞嘴或有狀況出現如流汗太多不夠鹽份的同學吃的。



辟穀過程中,學會了聆聽身體的真正需要與感覺,與身體建立更深的連結



就這樣,我們都與花生和車厘茄天天際肩而過, 卻因為確認了那不是身體的需要,也沒有了那種虛妄的飢餓感。縱使間歇性也會飄出想吃或是時候吃了的概念,而且兩排牙齒會不其然做出咀嚼的動作,做完才驚訝的發現,口內空空如也,我是在做什麼,自己都忍不住笑出來。

最誇張的經驗是,我又移動自己的視線,回到一大盤小碟上,一碟只有三粒的花生一字排開,內心卻充滿無限想像, 一剎那,有出現過可媲美野獸捕獵的衝動,什麼可以放入口的,想求其幹掉一些。

但當人冷靜下來時,潛意識理解那只是口腹之慾,於是回到以水與一些流質飲品的那張枱,乖乖的沖蜜糖水便好了。經過那次,想通了,開始明白什麼為之頭腦想吃,什麼為之身體要吃。頭腦部份是,過了一會,只要給自己思想沈澱的機會,而且一餓,便去採氣與練氣功,如此一來飢餓感很快逐漸消失。

很輕鬆地,一天一天過去,很快便過了頭三天,身體適應下來。到了第五天,老師嚷着要帶我們去行山,我內心由頭到尾都難以置信,「我真的可以做到嗎?」,而且亦生怕會暈倒,後備的藥都攜帶在身。誰不知來到了效野公園,自己非常興奮,而且全身還充滿動力,走了個半小時,亦不覺太累,只是回去還是好好讓身體休息,畢竟仍在辟穀狀態中,還是小心為上。

感謝這個非常有趣的經驗,讓我有更深的體會。完成奇蹟之旅後的頭數天,我都盡可能跟足指示,只吃粥水與清菜,但老師仍以我們聆聽身體的需要為依歸,吃得清淡只是讓關掉了的胃,在重新啟動後,不要負荷過重,可以慢慢適應。

在重新吃頭一餐至今,我對食物的感覺深了很多,每一口都是如久旱逢甘露般鮮味,而且可以調節自己不再吃過多的份量,最重要是,可以放下家族對食物的匱乏恐懼,清除了那個記憶,那不再屬於我的生命了。

氣沖病灶來得快去得快,過程中發燒燒了一晚,一覺醒來又退了燒;一些舊患痛了一會,轉頭又不痛了,然而不停在身體上不妥當的位置游走,最後身體也回復輕盈,感覺良好。
小混混 nel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