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事] 有壓迫就有反抗的道理

[國事] 有壓迫就有反抗的道理

有壓迫就有反抗的道理


張三一言



是不是有壓力就有反抗?

在物質、人、社會中,“有壓迫就有反抗”(或有壓力就有反彈,下同),是普遍的事實還是個別事實?是不是規律?

我的答案是:是普遍的事實,是規律。

先從事實來看,人們很容易找到相當普遍的“有壓迫就有反抗”的實例(省例)。同樣,人們也很容易找到相當普遍的“有壓迫就沒有反抗”的事實;例如,彈性疲勞、擠壓濕泥團沒有反彈、施壓力於奴隸沒有反抗、皇帝打殺屬臣沒有反抗、毛澤東高壓下餓死幾千萬人沒有反抗…

界定清楚一些。加壓力到具有彈性的物質或人會有反彈;例如,拉壓彈簧必有反彈,迫狗入窮巷會遭反撲,遭受到別人欺負會反抗,共產黨現在壓制人民,受到普遍反抗…

但是,只要施加超強度、超時限壓力,弹簧也會失去了反弹的能力,這叫做彈性疲勞。上面舉的奴隸沒有反抗、毛澤東高壓下沒有反抗就是人性彈性疲勞的表現(另外還有人性扭曲的原因)。

既然如上所舉有足夠強大壓力、壓力超越時限就沒有反抗,即是存在有壓迫沒有反抗的事實;即使這事實是例外,但是人們的認識是有例外就不成其為規律。這不就是推翻了“有壓迫就有反抗”的規律了嗎?答案是否定的;我的理解如下。

其一,人的彈性疲勞是例外事實;物理上有例外就不成定律,人文社會的例外不妨礙規律。

人被壓至彈性疲勞是人被壓後眾多反應中的一個極小、不尋常、事屬例外的一小部分。在這一同時期普遍存在沒有被壓至彈性疲勞的另一大部分;大多數情況還是有壓力有反抗。反抗程度有強有弱;一般會相對穩定於一個平衡點上;但是,維持這一平衡點本身就是雙方或多方對抗持繼狀態,即是一種對壓力反抗狀態。

物理化學有例外就不成為定理,人文社會有例外不妨礙成為規律。例如,“人往高處水向低流”,自然物理的水向低流,沒有例外,若有水向高流的例外事實,水向低流就不成其為定律。然而,在人往高處的同時,人持中流、人往低處者不乏其人;但是,這些例外,不影響人往高處是規律。同理,有彈性疲勞的不反抗的人,不妨礙有壓力就有反抗這個人的規律。這是物理學(物質世界)和和社會(人的世界)學不同的地方。

其二,人的彈性疲勞是過度性的時段存在現象;不是本質。

即使某一時期的人們全被壓至彈性疲勞了,但是過了這個時期,人們會消除疲勞、恢復反抗;就是說,人的彈性疲勞是過度性的時段存在現象;不是長期存在的本質。物質彈性疲勞後不能復原,人能;這是人與物在彈性疲勞方面不同表現。更重要的是彈性疲勞沒有遺傳能力,這一代人被完全壓至彈性疲勞了,但下一代二代三代人不可能因為遺傳而出現同樣狀態。同時,統治者不可能有保持長期高壓的能源;施壓一鬆,反抗就現(這個問題是托克維爾研究法國大革命重點之一)。這一點,人類權力史給了很好的證明:世界上沒有不衰竭的強權。

其三,人,沒有被壓至思想意願彈性疲勞。

沒有實際反抗行動不等於沒有反抗意願和思想。即是被壓至彈性疲勞而失去反抗意志和勇氣的人,心裡也不都是誠服的。彈性疲勞讓人們失去現時反抗能力和勇氣,但是沒有可能消除人的反抗意願、思想。有反抗之心無反抗言行是常見現象;反抗火種永遠保留着。人是思想動物,在壓力下人總是保存反抗思想,足證有壓力就有反抗是人的規律。托克維爾發現的環境好轉壓力放鬆時出現反抗就是這個規律的表現。

其四,洗腦產品:內在化奴隸。

如果經過長期間高壓、恐怖統治、謊言、單導向訊息灌輸等等洗腦,人性會被扭曲:變成奴隸,且是內在化奴隸。這種人性扭曲,我們可以從一些極左派和五毛中看到。這種情況不會出現在一般專制社會,僅見於奴隸社會和極權社會;毛共社會就是典型。有內在化奴隸,是中國民主進程艱鉅的原因之一。但是,與“其二”中說的理由相同。內在化奴隸是沒有遺傳性的(奴隸經過鬥爭會成為自由人),而有壓迫力就有反抗的人性則是永恆的。所以,社會上有壓迫就有反抗是常態,被壓至彈性疲勞無反抗是例外。

從上面分析看來,我們可以這樣說:有壓迫就有反抗是普遍的事實,是規律。

為甚麼出現有壓力沒有反抗論?

出現有壓力沒有反抗理論,究其原因,可能有二。

一是,害怕鄙視敵視底層民眾思想心態的一些精英,尤其是上層政治、知識精英編造出來的反民眾理論。二是,統治者包養的二奶御用文人寫手們的杰作。

很明顯,有壓迫沒有反抗理論是專制極權統治者的御用理論;有壓迫沒有反抗只有馴服,是統治者最美好、最理想的狀態。有壓迫就有反抗論是民眾的理論;民眾需要這一思想理論去改變不平等命運。

20130918   HK

E-mail:zsyy8964@gmail.com
【張三一言近期全部文章】網址:
博訊博客
http://blog.boxun.com/hero/zsyy  

天易博客:http://home.wolfax.com/home-space-uid-123-do-blog-view-me.html

泥水佬做人過得自己也過得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