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事] 731部隊在野外做活人實驗 參與者發誓永不泄密(圖)

[國事] 731部隊在野外做活人實驗 參與者發誓永不泄密(圖)



  類型:HA炸彈 產量:於1938年生產約300枚 重量:40 公斤






  “A報告”中的彩色圖片

哈市社科院731問題國際研究中心近日公布了“美國解密日本細菌戰檔案資料集”。根據已翻譯整理的美國解密日本細菌戰檔案,研究人員發現七三一部隊共研製了十餘種細菌炸彈,1937年至1942年共生產了1700餘枚。
  10日,哈市社科院731問題國際研究中心負責人楊彥君說,依據美國解密的二戰期間日本細菌戰檔案《湯瑪斯·英格利斯報告》和《阿爾沃·湯姆森報告》,參考其中翔實的設計圖紙和實驗數據,可以證實七三一部隊以進行細菌戰為目的開展了長期的細菌武器研究、實驗和生產的曆史事實。
  兩份美軍報告
  揭開七三一部隊細菌炸彈類型

  哈市社科院731問題國際研究中心研究人員楊彥君和宮文婧在對《湯瑪斯·英格利斯報告》和《阿爾沃·湯姆森報告》進行初步研究的基礎上,揭開了七三一部隊研製的細菌炸彈的類型。
  哈市社科院“美國解密日本細菌戰檔案調查研究”課題組成員於2011年赴美國國家檔案館和國會圖書館開展調研,查找到了大量珍貴的第一手資料。10日,記者在731問題國際研究中心看到,已被翻譯整理的資料被裝訂成多本綠色封皮的冊子。
  美國國家檔案館保存的《湯瑪斯·英格利斯報告》和《阿爾沃·湯姆森報告》是美軍調查人員撰寫的報告。
  《湯瑪斯·英格利斯報告》是關於日本細菌戰的總結性報告,介紹了七三一部隊對細菌武器的研發及針對不同的細菌種類進行的人體實驗,進而對日本細菌戰總體效果做出評價。
  《阿爾沃·湯姆森報告》是二戰後駐日美軍中校阿爾沃·湯姆森對七三一部隊首任部隊長石井四郎和次任部隊長北野政次進行問訊後形成的總結性報告,報告對細菌炸彈的研製、實驗、生產進行了詳細介紹,同時繪製了不同型號細菌炸彈的圖紙。
  宮文婧說,細菌炸彈共分為石井式陶瓷細菌彈、HA型炸彈、I型炸彈、RO型炸彈、SI型炸彈、U型炸彈、老型UJI型炸彈、GA型炸彈、100UJI型炸彈、母女彈等十種類型。
  “石井式陶瓷細菌彈是老式UJI係列細菌彈的改良型 ,是由石井四郎直接參與研發設計的。它是專為填裝帶鼠疫菌的跳蚤而設計的。” 楊彥君說,“這也是七三一部隊生產最多的細菌炸彈。”
  在研究進攻性細菌武器的同時,七三一部隊也進行了防禦性細菌武器的研究。關於細菌武器彈藥的潛在防禦能力問題,石井四郎向美軍調查人員提供的防禦措施包括,使用鐵盔和防彈衣,用塗有柿子汁的高強度玻璃紙包裹全身,穿戴塗有橡膠的薄防護服和防毒麵具,使用保護軟膏,現場消毒車等。
  1937至1942年
  共生產1700餘枚細菌彈
  根據課題組成員的研究,七三一部隊於1937年至1942年間共生產了1700餘枚細菌炸彈,其中包括用於汙染土壤的炸彈,用於播散細菌雲霧的炸彈,以及通過創口感染造成傷亡的碎片彈藥等。
  楊彥君說:“根據美軍的調查,僅石井式陶瓷細菌彈在1940至1942年間,七三一部隊就生產了約500枚。這與國內保存的遺址的資料相互印證。”從戰後七三一部隊本部舊址殘留的大量破碎陶瓷彈殼,以及位於哈市王崗鎮一帶的細菌彈殼製造廠舊址的規模即可斷定石井式細菌炸彈的生產規劃非常大、數量非常多。
  《阿爾沃·湯姆森報告》中根據石井四郎的供述,炸彈是在哈市南崗和平房區的七三一部隊和實驗室裏,由其機構的工作人員研製並生產的,並沒有受到正式軍械署人員的協助。他承認,如果得到彈藥專家的合作,他們可能會解決細菌炸彈普遍存在的引信故障問題,從而在軍需品研發方麵取得更大進展。
  在我省安達等多地
  曾設置細菌炸彈野外實驗場
  從1937年至1942年5月,七三一部隊進行了至少十種細菌炸彈的研究和實驗,對於炸彈類型、裝載菌液的種類、不同天氣下的攻擊效果等問題進行了研究。平房城子溝、牡丹江、扶餘、海拉爾、安達等地都曾設有實驗場地。
  楊彥君說,1940年以後,為配合日軍對外侵略戰爭,七三一部隊加快了研製細菌炸彈的步伐,同時加大了使用活人進行細菌實驗的規模。《湯瑪斯·英格利斯報告》記載了七三一部隊曾將炭疽菌、鼠疫菌、傷寒菌等裝入炸彈內在我省安達等地設置的野外實驗場進行實驗。
  1941年至1942年間七三一部隊對石井式陶瓷細菌彈進行了大量實驗。炸彈在15米高的靜止狀態下引爆,讓動物在下風向啃食被汙染的草地1-2小時,接近70%的馬匹和90%的羊死亡。在風速為5米/秒的飛機投擲細菌彈實驗中,炸彈在200-300米的高空爆炸,擴散麵積為600-800平方米。
  七三一部隊研究人員將穿戴頭盔和防彈衣的被實驗者綁在木樁上,以靜止和投彈的方式引爆石井式陶瓷細菌彈,一次實驗中使用了15名活人為實驗對象,其中6 人被炸彈炸死,4人被炸彈碎片炸傷並感染炭疽細菌,這4個人中有3人死亡。在另一個使用石井式陶瓷細菌彈的實驗中,10個人中有4個人經呼吸道感染死亡,這4個人距離炸彈爆破地點最近距離是25米。
  七三一部隊專為填裝染鼠疫菌的跳蚤而設計了石井式陶瓷細菌彈,實驗證明通過染鼠疫菌的跳蚤傳播病毒比直接投放鼠疫更有效。染鼠疫菌的跳蚤一旦咬傷人就會導致感染,如果將被實驗者關在一個每平方米有20隻染鼠疫菌跳蚤的房間內,那麼10個人中的6個人會因感染鼠疫死亡。將這些跳蚤與10個實驗對象一起放在10平方米的房間,其中8個人會被跳蚤咬傷,8個人中的6個人會因感染鼠疫死亡。
  楊彥君說,七三一部隊通過進行多種類型細菌炸彈的研究,並通過野外實驗驗證其攻擊效果和殺傷力,逐步改進炸彈類型,最終確定了以鼠疫菌和炭疽菌為主要菌種,以石井式陶瓷細菌彈、HA型細菌彈為主要類型的細菌炸彈。

  參與人體實驗的人 曾發誓永不泄密

  被實驗者感染細菌後器官和感染路徑被記錄在七三一部隊的人體實驗的報告書中。美軍對七三一部隊重要成員問訊時,內藤良一說:“我們發誓永不泄露人體實驗的秘密。”
  10日,在哈市社科院731問題國際研究中心,記者翻看“A報告”,翻開黑色的封皮,全是外文和一些圖片。記者驚訝地發現,一些圖片居然是“彩色照片”。用筆畫出的人體結構圖上,不同的區域注有紅色標識。
  “A報告”《炭疽菌實驗報告》、“G報告”《鼻疽菌實驗報告》和“Q報告”《鼠疫菌實驗報告》是七三一部隊在日本侵華期間進行人體實驗的報告書,曾是七三一部隊的核心機密。三個報告共計1522頁,已被哈市社科院課題組成員裝訂成黑色封麵的冊子,每份報告為兩本。
  “上世紀三四十年代隻有黑白照片,這些用紅色標識的是人體感染鼠疫後器官的感染部位。當時七三一部隊配有專門的攝影師和畫師,當進行人體解剖時,畫師和攝影師都會在現場觀看,在圖紙上相應位置準確地標識感染部位以及感染路徑等。”楊彥君說。
  七三一部隊參與人體實驗的人曾發誓永不泄密。在已被哈市社科院研究人員整理出來的“美國解密檔案·原隊員證言(一)”中,有美軍對七三一部隊重要成員增田知貞、金子順一、內藤良一的問訊。內藤良一說:“我們發誓永不泄露人體實驗的秘密。”增田知貞的一份書麵說明中稱,“從1938年(實施人體實驗計劃伊始)起,所有參與人體實驗的人都曾發誓永不泄密……參與進攻性細菌武器研究的人以醫生身份作為掩護,以此受到國際盟約的保護。” 在二戰後美軍對日本細菌戰的秘密調查中,內藤良一最早向美方披露七三一部隊用活人進行細菌實驗的曆史事實,並提供了細菌戰研究資料。
  楊彥君說,石井四郎為逃脫戰犯審判向美軍供述了七三一部隊的組織結構、人體實驗、細菌戰、細菌武器研究與實驗等情報信息,而這些情報信息在60餘年後成了解密檔案,客觀上揭露了此前不為外界所知的關於七三一部隊的曆史事實,回擊了日本否認侵華的曆史。(B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