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事] 61歲老翁娶21歲少婦懷孕生子 其子越長越不像

[國事] 61歲老翁娶21歲少婦懷孕生子 其子越長越不像

重慶武隆一對老夫少妻相差40歲。丈夫做過結紮手術,不過在他62歲時妻子仍然為他生了個老幺兒,他一直以為結紮後有可能生育,離婚時還爭來撫養權。誰知這個老幺兒越長越不像他。親子鑒定後,他才發現前妻給他戴了頂“綠帽子”。一怒之下,68歲的他起訴前妻索賠。重慶市武隆縣法院近日發布了這起“欺詐性撫養”案。法院判決孩子母親賠償原告從孩子出生之日起的撫養費8萬餘元及精神撫慰金1萬元。目前,該判決已生效。
老夫少妻離婚 夫爭撫養權
錢弘曾是廣州某貿易公司的CEO。2003年,他和武隆籍打工女高靜相識戀愛。兩年後,高靜21歲,錢弘61歲,盡管相差整整40歲,但兩人不顧世俗眼光登記結婚。
結婚第二年,高靜生了一個兒子。這年,錢弘62歲。老年得子,錢弘對這個老幺兒就像心肝一樣嗬護。2010年,高靜以夫妻年齡差距太大,沒有共同語言和感情破裂為由,向廣東增城市人民法院起訴離婚,並要求撫養兒子。
庭審時,錢弘表示,他月入2萬元,重要的是與兒子感情好,相處非常融洽,無論從感情上還是經濟上,他都適合撫養孩子。
法院考慮到錢弘的經濟能力以及和孩子的感情,並從有利於孩子健康和成長的角度考慮,認為錢弘撫養孩子比較合適。最後判決準許離婚、孩子由錢弘撫養。
兒越來越不像他 鑒定非親生
錢弘稱,自從法院判決孩子歸他撫養後,他一直和兒子相依為命。後來,朋友的幾次玩笑似的提醒打破了他平靜的生活。朋友說,“你兒子怎麼長得越來越不像你”。他才反複揣摩,發現孩子無論從性格還是外貌,都不像他。於是開始懷疑孩子是不是自己親生的。   為了弄個水落石出,2012年4月23日,錢弘委托廣東太太法醫物證司法鑒定所做親子鑒定。鑒定結果是排除原告與“兒子”存在親子關係。
事情至此真相大白。“六年多來,我一直被蒙在鼓裏,一直冤枉當爹冤枉花錢。”錢弘說,前妻高靜對婚姻如此不忠,惡意欺騙,給錢弘造成了極其嚴重的精神打擊。在谘詢律師後,他將高靜起訴到廣州花都區人民法院,要求賠償撫養費和精神損失費。
前妻稱前夫知曉婚外懷孕
接到傳票後,高靜提出了管轄權異議,廣州市一、二審法院均裁定此案由重慶武隆縣人民法院審理。2013年2月5日,武隆法院立案受理此案。
法庭上,高靜曝出了驚人“內幕”。她稱,錢弘說他一直被蒙騙不屬實。她是錢弘的第二任妻子,錢弘和第一任妻子育有4個孩子,在第4個孩子出生後,錢弘就做了結紮手術,已無生育能力。
錢弘和她結婚後,她非常想要自己的孩子,便要求錢弘接通輸精管恢複生育功能。但錢弘以年齡甚高、生育有風險為由,拒絕了她的要求。
高靜稱,畢竟自己年輕,很想當媽媽。之後,便在一次朋友聚會中意外懷孕。事後,她將懷孕之事如實相告。在得到錢弘同意後,孩子才順利出生。
高靜辯稱孩子與錢共同生活六年已經形成事實上的養父子關係,應認定為婚生子,錢應當承擔撫養義務,不存在賠償。此外,她曾經如實告知婚外懷孕,不應當賠償精神損失。
老夫稱以為結紮後仍可能生育
庭審中,錢弘一直堅稱自己被蒙在鼓裏,直到親子鑒定後才真相大白。而高靜始終說是錢弘同意她生下這個孩子的。
法院認為,要證明老夫同意少妻生下別人的孩子,舉證責任主要在高靜。但在審理中,高靜沒有向法院提交任何證據,證明其在懷孕時向錢弘如實告知、且錢弘接受該婚外受孕之子的事實,應當承擔舉證不能的責任。
高靜稱,錢弘結紮手術的避孕成功率非常高,她婚外懷孕後不可能不告知對方。
錢弘反駁稱,做過結紮手術仍有生育的可能,且當時結婚一個月,根本沒有想過妻子會對婚姻不忠,他一度堅信孩子是自己的,“如果早知孩子不是自己的,當初在離婚官司時就不會爭奪撫養權。”

法院最後認定,不能認定高靜婚外懷孕時告知了錢弘,也不能認定高靜生育小孩得到了錢弘的同意。   最終,法院認為,高靜隱瞞真相,使錢弘承擔了不應當承擔的撫養義務,遭受了經濟損失,高靜的行為還侵犯了錢弘的知情權及親權,給錢弘造成了嚴重的精神損害。高靜的行為構成欺詐性撫養侵權,應當向錢弘返還撫養費8萬餘元並支付精神撫慰金1萬元。並由高靜承擔4600元訴訟費。
審理該案的法官稱,法學界將丈夫冤枉當爹並與有婚外性行為的妻子共同撫養第三者的子女的行為,稱為欺詐性撫養。近年來此類案例越來越多,但對於婚姻存續期間欺詐性撫養的賠償問題,目前尚屬法律空白。隨着一些不良社會風氣盛行,這類案件還將不斷出現。法官為此呼籲相關部門完善相關立法。(當事人均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