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區總辭 變相公投】-维基百科(含說帖)

【五區總辭 變相公投】-维基百科(含說帖)

本帖最後由 sparkfit 於 8-12-2009 11:44 編輯

http://zh.wikipedia.org/wiki/五區總辭

五區總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五區總辭是最初由屬香港泛民主派的社民連提出的政治行動,意思是指香港的五個選區即香港島、九龍東、九龍西、新界東及新界西,每區有一位泛民立法會議員辭職,產生五個空缺席位,然後按香港法規必須進行補選。由泛民設定一個議題,即是否要實行2012雙普選,當選民投票予泛民參選者,便是支持二零一二年雙普選。也就是說,對二零一二年是否雙普選作變相公投。當五區泛民議員再次當選,即代表二零一二雙普選具有相當的民意基礎。希望以此對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造成政治壓力,並在國際間引起廣泛的關注。如果做到「五區總辭」的話,最早2010年中將實行補選。[1][2]

目录
1 背景
2 事態發展
3 公投與補選之爭
4 補選/公投議題
5 各泛民成員立場
5.1 支持者
5.2 異見者
5.3 其他泛民議員態度
5.4 辭職公投的必要性
6 五區總辭--政治說帖
7 參見條目
8 相關人物
9 參考文獻
10 外部連結

背景
中國在1997年收回香港主權後,簽訂基本法在港實行一國兩制,讓香港地區享有高度自治。在一國兩制的初步構想中,意為台灣作出示範,將一國兩制推向台灣而鋪路。但在台灣民進黨執政八年後,台灣主權意識漸濃,中國已經差不多放棄以一國兩制的制度招攬台灣民心。 而在香港實施的〈基本法〉,第45條及68條分別規定:等條件成熟後,最終將在香港進行特首以及立法議員的普選。[3],但是根據《基本法》附件一第7段:「2007 年以後各任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如需修改,須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並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在2003年香港政府宣佈將自行立法落實〈基本法〉23條,引發了超過了50萬人的大遊行,從而導致了董建華提前下台。部份香港人追求民主的願望日益強烈,早日落實特首與立法會議員的雙普選遂成為訴求。但在人大釋法後,香港民主進程完全停滯。2004年底,時為社福界議員的張超雄動議提出就07/08年雙普選,進行「全民公投」,其後梁國雄更提交私人草案。當時親北京報章曾出現文章指摘公投是煽動港獨。被視為「護法」的清華大學法學院副院長王振民亦批評公投不符《基本法》。

事態發展
在2009年10月14日香港施政報告未有提出政制雙普選路線圖之前,就爭取雙普選政制改革,較早前社民連已提出有關理念[4][5],起初泛民各黨派對「五區總辭」都顯得抗拒,提出各種原因,指「五區總辭」不可行。

2009年9月,民主黨對方案持開放態度,認為可以研究,公民黨黨魁余若薇更曾質疑有關方案的成效,態度保留。但在黨內集思會後召開記者會,提出先談判-5區補選-23議員總辭的策略;如果5區補選後民意基礎支持泛民,而特首未能於一年內交出普選路線圖,所有泛民名立法會議員將於2011年7月1日集體總辭,不再參加補選,同時要求曾蔭權下台謝罪。[6]
2009年11月19日,社民連及公民黨宣佈合作五區總辭。[7]11月25日,民主黨元老李柱銘在香港電台節目中表示,有關五區總辭之事令泛民分裂,呼籲支持者要多「停一停,想一想」。

2009年11月29日,社民連主席黃毓民提出先否決後公投,公投可延至2010年尾辭職[8],,民主黨黨鞭司徒華贊成黃毓民的提議,認為爭取民主的行動要逐步升級[9],其後社民連梁國雄、陳偉業表示黃毓民的意見不代表社民連立場,黃毓民就解釋[10],「先否決,後總辭」,是回應,揶揄民主黨擔心失去政改表決權,而非新建議。黃毓民表示收回公投可延至2010年尾的言論,將如期12月24日宣布何時總辭。

公投與補選之爭
社民連的口號是「5區總辭,變相公投」,視總辭後的選舉為公投,公民黨的宣言則是 - 先談判,後補選,再總辭[11],其中的補選視為變相公投,而民主黨的張文光認為投票理由複雜,投人投黨較多,投單一議題較少,將投票行為簡化為全民公投,名實不符。

補選/公投議題
社民連提議的是2012雙普選,公民黨則是2017/2020雙普選路線圖。
各泛民成員立場

支持者
社民連
香港公民黨 - 梁家傑、余若薇、吳靄儀、陳淑莊表示支持,但湯家驊持相反意見,在公民黨拋出雙辭方案,建議23名立法會議員最終總辭抗議,對此湯家驊明言曾考慮退黨,而且五區總辭這方案亦會令泛民分裂。[12]

異見者
香港民主黨 - 反對,理由包括如果議員辭了職,沒有了津貼和收入,再競選又要投入資源,五個人的補選,要超過一千萬的費用。而且恐怕議員辭職後無法在補選中取回議席,喪失20席政制否決權。[13]副主席劉慧卿表示該黨是否參與五區公投,要待12月13日會員大會決定。[14]

民協 - 前主席馮檢基表明不會參與辭職,因為對於原則及技術上因素,仍然存有疑慮,認為「現在的老人家對總辭方案都很了解,一百多人中沒有一個人贊成總辭方案」。但承諾會協助辭職的泛民議員參與補選。[15]
街工 - 在人網節目家豪會客室中質疑五區總辭成效,認為輸掉議席,更難向政府解釋民意取向,認為「選民不會單純看候選人政綱就投票,同樣會以是否熟悉候選人、工作表現及政治立場等作投票,結果不一定就是變相公投。」只承諾有限度支持協助辭職的泛民議員參與補選。[16][17]

其他泛民議員態度
何秀蘭 - 社民連早前曾表示,會聯絡泛民飯盒會召集人何秀蘭參與辭職,但何秀蘭表示自己沒有既定立場,只希望民主派可以團結,任何計劃都應有大部分人支持。承諾支持協助辭職的泛民議員參與補選,以及辭職議員一旦輸掉議席,要為該候選人在2012年贏回議席。[18]

李卓人 - 未表態支持或反對5區總辭,但對公民黨與社民連派員總辭及參與補選時,也表態支持會進行拉票工作,不會唱反調。[19]

辭職公投的必要性
[20] 香港並沒有公投法,所以需利用辭職補選的手段, 來製造變相公投 ( de facto referendum )的事實。

陳雲在 <<困局之內爭民主>> 中 指出:

香港的民主進程,不能總是靠英美的照顧及中共投鼠忌器式的放權,香港要離開特權的護蔭,如世上最終爭取到民主的人群一樣,自己付出努力,付出代價。
頂得住北京的威嚇、頂得住親共爪牙的辱罵,頂得住本地部分變成鷹犬的警察和特務的滋擾,要視香港為家,便要要以沉靜的、柔韌的、有時要犧牲或 支持人家犧牲抗爭。
有激進的人願意出面 承受犧牲的代價,是勞苦民眾的福氣,勞苦大眾不應背棄或 戲謔出來抗爭的義人。
五區總辭--政治說帖2009 年9月21日 社民連發表 《五區總辭.全民公決.2012年雙普選》政治說帖。[21]文中指出 :
. . . . . . 「五區總辭,全民公決」將開創香港直接民主實踐的先河。我們不必過分擔心全民公決的結果,即使結果是支持政府的民意佔上風,問題也不大;縱使民主的理想表面上落空了,雙普選的政治目標短期內不能實現,但本港社會的民主化其實向前邁進了一大步。
因為全民公決得以確立為最直接的民主政治模式,日後便可成為民主運動的利器,直接影響香港未來的政治發展。由是觀之,這至少也是民主派在政治上退一步、進兩步的妙著。
我們必需向歷史,向人民,向自己有所交待,以「五區總辭,全民公決」,將人民響亮的聲音帶給中央與特區政府

社民連 , 《五區總辭.全民公決.2012年雙普選》政治說帖


. . . . . . Q4) 「五區總辭,全民公決」是浪費公帑之舉嗎?故意以五區總辭迫出補選,是「勞民傷財、愧對選民」嗎?
「反全民公決論」論者批評「五區總辭,全民公決」浪費公帑,估計是次補選花費1億,因此必然是勞民傷財了。
這種輪調可以說是可笑的,因為照這種邏輯,民主先進國家的全民公決都是浪費!試問,參照什麼樣的特區開支浪費,可以將五區總辭形容為「浪費」?
對比政府近期的副局長和政治助理委任制度、廣深港高鐵、迪士尼擴建所花掉的公帑?搞五區總辭全民公決,難道還能比特區政府本年底已經預設答案的「2012政改諮詢」更加浪費?

社民連 , 《五區總辭.全民公決.2012年雙普選》政治說帖


. . . . . . . . .Q7) 中央政府最樂見的並非全民公決,而是民主派間的分裂。現今「五區總辭,全民公決」尚未成事,民主派的內部矛盾已不斷暴露。若繼續勉強搞下去,豈非正中「阿爺」下懷?民主運動豈不是長遠受損?
的而且確,民主派間存在內部分歧。但是,所有民主派從政者,對爭取2012 雙普選的大方向是一致。分歧只屬於技術操作的細節。而且,民主派人士一定要認識到,中央除樂見民主派分裂外,就是民主派不再搞任何抗爭行動。
而真正有效的抗爭行動,其實是任何獲取民意,動員民意的行動。基於此,民主派各黨派應就彼此的顧慮作誠懇溝通,理解市民希望民主派各黨派團結一致行動的期望,避免意氣之爭;只要就事實而作出的討論,就算是批評,也不會影響團結。

社民連 , 《五區總辭.全民公決.2012年雙普選》政治說帖


. . . . . . 現在中央又再拖延十年有多至2017年及2020年,香港人還有幾多個十年?
事實擺在眼前,若無法在爭取 2012雙普選方面有突破口,港人只會 被陰乾同化成一群順民;若無法找到突破口,香港的民主派只會遲早 被中和掉 (neutralized) ,雙普選只會不斷 被拖延戰術玩弄,香港永無普選的日子。. . . . . .

社民連 , 《五區總辭.全民公決.2012年雙普選》政治說帖



2009年10月30日, 社民連主席黃毓民, 在立法會會議中指出 :
. . . . . . ' 「五區總辭,全民公決」如能實施,將重挫 特區政府的合法性 (legitimacy)。五名立法會議員代表 全體民主派辭職,是在體制內的不合作運動,對特區政府 拒絕落實雙普選的嚴重控訴,其目標的正當性毋容質疑。
. . . . . .
我們斷不能坐以待斃。只有當我們敢於 作出有創意的大膽行動,敢於不怕得罪權勢,為了真理甚至敢於得罪中央,才能真正立於不敗之地,得以發出先知的有力聲音,打破歷史的規律、破除歷史的宿命,在中華民族 全體邁向真正民主政治上,走前一步,向歷史 及人民作出應有的交待. . . . . .

黃毓民 , 2009年10月30日立法會會議[22]


[编辑]
參見條目[编辑]相關人物[编辑]參考文獻
[编辑]外部連結
係咪應該做番個redirection去個全稱【五區總辭,全民公決】?

Anyway,好詳盡,thanks!
1

評分次數

Never forget what you are, for surely the world will not. Make it your strength. Then it can never be your weakness.
Armour yourself in it, and it will never be used to hurt you.
有冇人有 wisenews,「變相公投」一字最早幾時見報的?
1

評分次數

  • sparkfit

6# wai_hk

毓民未進議會前,長毛上屆、即04年那一屆也有提出過。所以是幾年前開始討論的議題。
【五區總辭 變相公投】之我見


【五區總辭 變相公投】的目的,就是透過單一議題,利用市民的公民投票權來向香港政府、向中央表達香港市民對普選的訴求。利用『變相公投』的方式,令香港市民有機會清楚地表示自己的意願並體驗民主,享受真正的公民權利。

而已,現有的建制內的既得利益者戀棧權位,為個人的私慾而企圖將市民權利扼殺。

這是香港的未來,為保持公眾知情權,我必須列出現時泛民中反對五區總辭的名單:

民主黨
何俊仁、李永達、李華明、涂謹申、
劉慧卿、黃成智 、鄭家富、張文光

公民黨
湯家驊

民協
馮檢基

街工
梁耀忠

(*建制派並未全面反對)

只要一次的變相公投得到成功,懾於民意!香港政府及中央以後也會有所顧忌。在日後的施政上,不得不改變以往手法順從民意。如最近的高鐵問題,也是引起極大的反對聲音。

回歸12年以來,香港政府每況愈下,人民的生活質素下降,正是因為老董時代過份偏袒李氏家族,而煲呔的管治也是『大市場 小政府』放任資本家,讓它們無限擴張。這樣的政治、經濟模式是極不健康的,香港人是必須作出對抗的。

從歷史上,我們可以見到,一個未經民意授權的政府最懼怕的,就是群眾的力量,如『八九六四』香港有一百萬人上街、03年的七一遊行,五十萬人『倒董』、又例如西藏及新疆事件等。

香港作為中國境內最自由的地方,是國際聚焦的城市,最具言論自由的社會。同樣地,也是最有機會先實行民主政制的城市。
【功能組別】之我見

另外,我想提出的是關於功能組別的問題。

現今,全世界的議會中只有香港仍然有功能組別的存在。歷史上,只有墨索里尼治下的意大利和佛朗哥治下的西班牙用過類似制度。
(即是可以說,只有法西斯政權用過這個制度-從1922年至1943年為止。)

愛爾蘭上議院有部分議席是留給專業人士的「功能」議席,但卻是由普選產生的下議院內的各政黨,按照下議院議席比例委派專業背景的代表進上議院,而且上議院只有拖延法案的權力,和香港的功能議席大不相同。

可見『功能組別』在現今世界各個民主社會中,根本是個怪圈,是封建遺毒。而且,功能組別的原意是為弱勢社群,如農民、工人、婦女等人士,也能透過選舉人表達訴求。惜香港特色的功能組別卻是為既得利益者維持他們的強勢霸權,豈非可笑?

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批評香港的功能組別選舉,以及整體的選舉制度,違反了多項《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公約》) 條文[3] ,要求採取即時有效的措施,以作改善;但是今天的政府方案卻交了白卷,並無落實有關建議,人權監察對此表示失望和遺憾。
【五區總辭 全民公決】政治說帖
http://issuu.com/wongyukman/docs/bookl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