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區總辭 變相公投】-维基百科(含說帖)

涂謹申好似講過支持既
而且支持應該包括埋范國威任啟邦等新東少壯派
可唔可以改做五區公投 (五區總辭 變相公投)?
1

評分次數

  • sparkfit

13# starter

可以的。待公社聯盟有進一步的決策,會將所有標題文字作修改。
Every line of serious work that I have written since 1936 has been written, directly or indirectly, against totalitarianism and for democratic socialism, as I know it.
- George Orwell, "Why I Write", Gangrel (Summer 1946)
Thanks.........................
本帖最後由 sparkfit 於 9-2-2010 04:18 編輯

(2010年1月29日修訂項目)



序言


五區總辭
、或稱「五區請辭」,其倡議者宣稱為「五區公投」,是香港泛民主派公民黨社民連兩個政黨聯合發起的政治行動,最初由社民連於2009年7月提倡,意思是指五個香港立法會選區,即香港島、九龍東、九龍西、新界東及新界西,每區均有一位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辭職,產生五個空缺席位,然後按照香港《立法會條例》第36條必須進行補選。在補選中,公民黨與社民連以爭取「盡快實現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作為選舉議題,並以「五區公投、全民起義」作選舉口號,將補舉當作為「變相公投」讓市民投票。假如總票數多過對手以及逾五成投票率,即代表提出的普選議題有相當的民意基礎,藉此行動,希望對特區政府中央政府造成壓力,並在國際間引起廣泛的關注。五位立法會議員於2010年1月26日,向立法會秘書處遞交辭職信,五個選區辭職議員包括港島區陳淑莊、九龍東梁家傑、九龍西黃毓民、新界東梁國雄、新界西陳偉業1月29日刊登憲報後生效。


「變相公投」定義與論爭
廣泛而言,公民投票是指公民跨過選舉代表的間接治權,直接透過投票方法,表達全體公民意向。公民投票,可以概分為選舉罷免以及針對政策表達意見兩種。前者選舉,可以是由選民投票決定政府公職人選,或者提早罷免公職人員,皆以選「人」為對象。另外一種比較普遍的公民投票,則是針對公共政策或法案,以「事」為投票對象,兩者不可混淆。五區總辭主催者視五區總辭為「變相公投」,以「普選」一事為投票對象,是選「事」不選「人」,但是,總辭後的補選或「變相公投」,最終以選「人」為投票單位。五區補選與「變相公投」之間的分野與矛盾,在輿論及泛民內部形成一場論爭仍未有定論。黃毓民曾在商業電台節目《左右大局》中曾表示,即使在公投中落敗,一樣繼續在政改投反對票[3];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亦曾表示,政府只有憲制責任安排補選,而基本法中沒有公投安排,政府只會視五區總辭為一次補選。[4]「變相公投」的結果,對參與的議員以及政府,同樣沒有法例或道德上約束性,因此「變相公投」本身的意義以及成效,均受到部分泛民以及學者質疑。
即使辭職議員全部勝出、重奪議會席位,亦要承擔兩種風險。其一是投票率不足五成,將要支持建制的政改方案;其二是浪費納稅人金錢的罵名—這次補選經費達一億五千萬元,等於每席位花掉三千萬元,[5]多個民調顯示,近六成香港市民反對五區總辭,而支持者不足三成,令泛民造成嚴重分裂,最終,只有公民黨、社民連參與今次五區總職,泛民其他黨派民主黨、民協、街工、職工盟均沒有參加。

到港澳辦在《新聞聯播》中批評「五區公投」違反憲法後,「五區公投」的性質更受進一步爭疑,港大法律系教授、《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說,公社兩黨只是單方面聲稱補選是公投,按法律定義並不是公投,雖然不是違法,港府也不能作出檢控,但違反《基本法》精神。[6][7]經過反高鐵運動包圍香港禮賓府以及衝擊立法會後,加上公社兩黨轉用「五區公投,全民起義」作為政治宣傳口號,有評論指這是實則性的「港獨」。林行止在信報林行止專欄中撰文,指「五區公投、全民起義」的宣傳策略是自作聰明者「過猶不及、弄巧反拙」[8]、毛孟靜亦指「起義」用詞有誤,錯就要認。[9]自由黨民建聯因此相繼宣佈杯葛今次選舉。 [10][11]

「變相公投」議題
在普選立場的問題上,社民連最初表示以2012年雙普選為公投議題,但由於2012年雙普選違反人大釋法,公民黨在普選立場上,是以爭取2017/2020真普選為目標。2009年12月9日,在立法會黃毓民動議「五區總辭,全民公決」議案,梁家傑作出修訂,刪去2012年雙普選字眼,改為「落實真普選取消功能組別」。[12]

勝敗準則
五區公投聯合委員會定出以50%投票率作為「公投」目標,投票率低於50%,則只能算是公投未達標,不會視為公投失敗。公投成敗,則以泛民候選人所得票數總和是否多過建制派最強候選人的得票總和作論斷,最極端例子,有可能是出現公社聯盟整體得票率不足50%,5個議席中輸4席,也有贏的機會。公民黨陳家洛指,兩黨同意要全力取得五成的投票率,並定出勝負準則,如果兩黨候選人所得總票數,低於建制派最強候選人得票總和,兩黨將承認公投失敗,議題不獲選民支持。陶君行則強調爭取五成投票率是目標,並非門檻,但兩黨共識若投票率最終不達五成,公投可算是未達標,屆時兩黨要再討論投票意向。[13]


(2010年1月29日 修訂項目)

各泛民成員立場由於泛民議員在五區總辭上的立場不一,形成自從泛民主派成立以來,內部分裂情況最嚴重的一次,在港大12月14日發表的民調中,有超過五成市民反對泛民議員總辭,贊成不足三成。[14]湯家驊昨在一個電台節目中表示,五區請辭,分裂了泛民與民意,以及令公眾未能聚焦討論政改方案。[15]

倡導及參與
  • 社民連 - 最早提出議案的黨派,將派出全黨三位立法會議員參加。

  • 公民黨 - 梁家傑、余若薇、吳靄儀、陳淑莊表示支持,但湯家驊持相反意見,在公民黨拋出雙辭方案,建議23名立法會議員最終總辭抗議,對此湯家驊明言曾考慮退黨。公民黨將派出兩位議員參加。[16]

反對黨派
  • 民主黨 - 主流派反對,但有部份少壯派議員支持總辭。反對理由包括建制派議員可能杯葛未必參選、恐怕泛民議員辭職後無法在補選中取回議席,喪失20席政制否決權[17]。由於特區政府不承認是次選舉為公投,即使全數贏回議席,亦不代表可以成功爭取2012年雙普選,假如泛民輸掉其中一個議席,更會喪失爭取普選的話語權、另外,民主黨認為運動應視為持久抗爭,而不是背水一戰,而選舉中選票亦以投人投黨較多,將投票行為簡化為全民公投難以成立;而且,議員辭職補選,即時沒有了議員收入以及津貼,議員助理需要離職,地區辦事處也會被迫關閉,假如選舉失敗,議員薪金、津貼、任滿酬金等,泛民總數將會損失近三千萬,而五人補選競選所需要投入資源,亦要超過一千萬的費用。12月13日,民主黨會員大會表決不參加五區總辭。在「5區總辭,全民公決」議案投棄權票。

  • 民協 - 前主席馮檢基表明不會參與辭職,因為對於原則及技術上因素,仍然存有疑慮,認為「現在的老人家對總辭方案都很了解,一百多人中沒有一個人贊成總辭方案」,早期曾承諾會協助辭職的泛民議員參與補選。[18]在「5區總辭,全民公決」投棄權票。「公投」以及「全民起義」的爭議後,民協決定不會具名支持亦不會為兩黨站台,其中委會最後通過不會參與五區辭職,亦不會助選。[19]

  • 街工 - 梁耀忠在人網節目家豪會客室中質疑五區總辭成效,認為輸掉議席,更難向政府解釋民意取向,認為「選民不會單純看候選人政綱就投票,同樣會以是否熟悉候選人、工作表現及政治立場等作投票,結果不一定就是變相公投。」只承諾有限度支持協助辭職的泛民議員參與補選,在「5區總辭,全民公決」投棄權票。[20][21]

支持但不參與
  • 李國麟「五區總辭,全民公決」議案投贊成票。

  • 張國柱「五區總辭,全民公決」議案投贊成票。

  • 李卓人 - 在立法會會議中,表示凡是泛民提出的動議都應該支持,對公民黨與社民連派員總辭及參與補選時,也表態支持會進行拉票工作。[22]「五區總辭,全民公決」議案投贊成票。

  • 公民起動何秀蘭 - 「5區總辭,全民公決」議案投贊成票,但由於公社兩黨公投的題目,沒提及2012年雙普選,何秀蘭批評題目「不清晰、不達我的標準,我難以支持」。[23]何秀蘭曾承諾支持協助辭職的泛民議員參與補選,以及辭職議員一旦輸掉議席,要為該候選人在2012年贏回議席。[24]何秀蘭解釋當時變相公投題目還未落實,所以支持,但料不到題目竟沒有2012年雙普選,這樣不符她的選舉政綱。有出席公投起動大會。
(2010年2月 修訂項目)
反對及阻撓

五區總辭涉及現任議員辭職後隨即參與補選,被反對者認為是一個漏洞。專業會議梁美芬議員將會提出一項私人草案條例,要求禁止立法會議員辭職再補選,並刪除「任何議員可隨時以書面辭職通知而辭去議員席位」的字眼。民建聯的譚耀宗認為議員在無特別原因下辭職再選是浪費公帑,當局應該考慮是否需要修例。工聯會黃國健亦表示同意修例,擔心議員日後遇到新議題時會再次辭職再補選。前律政司司長香港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亦建議政府提出修例,禁止議員辭職再補選。[27]
本帖最後由 sparkfit 於 9-2-2010 04:26 編輯

(2010年1月 修訂項目)

事態發展

2010年1月



香港2010年元旦示威,社民連主張五區總辭




2010年1月1日,元旦遊行社民連與公民黨在遊行期間宣傳五區總辭。
1月11日,公民黨和社民連宣布,在1月27日發動五區請辭,並把補選定調為公投,議題是「 盡快實現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5區公投運動聯合委員會」副召集人陳家洛稱,「變相公投」訂下投票率過五成方為有效,但是低過五成亦不代表輸,假如公民黨和社民連在選舉中敗陣,不排除投票支持政改方案,但會諮詢泛民盟友的意見。[50]有學者表示,若依兩黨所訂的勝負標準,即使補選最後總投票率僅得四成,他們的得票率又得四成,他們也算贏,兩黨既將補選定性為公投,最少亦應爭取全港總得票率超過五成,他們總得票亦應超過投票選民的一半,才可公開說獲足夠投票選民授權,更有力地去爭取他們下一步的政治目的,將門檻訂得較低,是反映他們對爭取選民支持的信心不足。[51]

1月14日,新界西的陳偉業擔心輸掉議席曾找李柱銘參加補選,但被對方婉拒[52]

1月15日
中國中央電視台破天荒在晚上七時全國廣播的新聞節目《新聞聯播》中,用了約三分鐘時間,報道國務院港澳辦指公投運動違反《基本法》聲明。

[53][54]練乙錚撰文反駁,港澳辦指摘「一些人…公然挑戰…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是站不住腳,因為五區公投的議題,「儘快實現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並沒有指明年份,並不違反人大常委會的任何決定。[55]然而,社五區公投運動聯合委員會副發言人陶君行曾表示,「變相公投」除了定立「儘快實現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還將會公佈一系列聲明,當中包括「爭取2012年實現雙普選,萬一未能成事,中央應該交代明確的普選路線圖,以及在不遲於 2017年實行普選行政長官,以及在2020年前實行普選立法會。」

[56]同日,曾鈺成表示,參選主席時承諾不參與投票、不表決,但若遇到重要議題,他又認為表決重要過繼續擔任立法會主席一職,或會考慮辭職參與表決,暗示假如公民黨、社民連在補選中失利,而建制派票數可達三分之二,曾鈺成將會辭去立法會主席一職,投票支持政改通過。

[57]
1月18日,《港大民意網站》發表五區總辭調查結果,表示支持立法會議員以辭職促使五區補選,變相公投,支持者有24%,一半半12%,反對50%,唔知/難講14%。

1月21日,公民黨及社民連公布五區請辭名單,五位辭職議員分別是:陳偉業、梁家傑、陳淑莊、梁國雄及黃毓民。翌日,在報章刊登全版廣告,以「五區公投、全民起義」作口號,有評論表示「起義」太惹火,根據《辭源》解釋,「仗義起兵。《宋書.殷琰傳》:『時綏戎將軍、汝南新蔡二郡太守周矜起義於懸瓠,收兵得千餘人。』」 ,有全民起義武裝推翻現政權的意涵。 [58]。親北京人士認為「全民起義」有推翻現政權的意思,認為這是港獨行動。[59]

1月23日,自由黨召開緊急會議,主席劉健儀會後表示,由於公民黨及社民連提出「全民起義」,而「起義」的字眼有反動及推翻政府的意味,自由黨不能接受,假如自由黨參與補選,有機會被外界扭曲為自由黨贊同有關「起義」的活動,因此不會派人參選。同日,民協中委會通過,不會協助推動社民連及公民黨發起的五區請辭行動,不會具名支持亦不會為兩黨站台。[60]

1月25日,民主黨、街工、教協、民協、職工盟和民主動力等十一個團體組成「終極普選聯盟」,爭取具體的2017及2020終極普選方案,希望成為溫和民主派主流。但聯盟未有邀請公民黨和社民連。[61]

2月3日,民建聯主席譚耀宗表示,該黨宣布不會參加補選。[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