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愈大愈重尊嚴,不想麻煩人……(轉)

人愈大愈重尊嚴,不想麻煩人……(轉)

80後升呢新聞-(明報)2010年3月18日 星期四 05:10



鍾學騰曾月入逾萬,家住居屋;現在身無分文,寄居祖母名下公屋。他解釋為何犯案,言語間流露倔強一面﹕「人愈大,尊嚴愈重,身無分文,不想麻煩任何人,於是想出愚蠢方法。」中五畢業 愛上繪圖由低做起
「案發前[url=]破產管理署
[/url]代我取消戶口,身上沒有錢。」阿騰說不想「攤大手板」求人,但事發時已兩天沒吃飯,「不敢偷,不敢吃完不付款,所以用愚蠢方法,(希望)買飯盒買飲品。」他坦承已撰寫道歉信予天星小輪。同住的祖母和親人得知此事,反應各異,「阿女麻先責罵後關心,親戚則說我『諗埋一面』,堅持要做回本行」。
    阿騰曾是專業人士,更曾升至助理工程師,「中五畢業當學徒,到分判商學習機電工程,及後當上繪圖員,繪製樓層佈局圖,電線、喉管、冷氣槽,一目了然。其後公司出一半學費,讓我到IVE(香港[url=]專業教育學院
[/url])讀機電文憑。2003年月入萬五、六。」行外人看不懂黑線密佈的圖,卻是阿騰的心頭好,「佈局圖放在電機房讓工人參考,圖上有繪圖者名字,成功感買不了」。
不敵[url=]SARS
[/url] 公司倒閉
可惜,略有所成的事業,不敵SARS,「公司倒閉,失去工作,文憑讀了一半便停」。
阿騰自此脫離本行,做過倉務員及辦公室工作。薪金銳減,生活逼人,原本家住小西灣居屋,每月供款6000多元,捱不住終要賣樓。無力支付家用,與母親關係轉差。阿騰曾向銀行和朋友借貸,06年申請破產,最快到本年9月才可脫離破產行列。
阿騰現與年逾八旬祖母相依為命,得親人接濟毋須為兩餐煩惱。他希望盡快覓得工作,供養祖母,但現實不如人意。「失業半年,找了十數份倉務員工作皆無回音。」但他堅持不領[url=]綜援
[/url],「有手有腳,只是不停見工不停失敗,消極才犯案」。除了生計,還有家人,「最希望修好家人關係,因為一旦出事,最終在你左右的,始終是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