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廣州羊城網主編小勞文章-我們捍衛的,更是權利

【轉載】廣州羊城網主編小勞文章-我們捍衛的,更是權利

我們捍衛的,更是權利

本帖最後由 小勞 於 2010-7-27 09:43 編輯

  關於捍衛粵語的一些看法

  第一點要說的是,捍衛粵語不是要否定普通話,語言是交流的工具,這樣一個大國確實需要一種大家都掌握的交流工具。沒有必要糾結在普通話的歷史來源上,反正不管怎樣它現在確實是這個國家的官方語言。想當初英語在英國只是下等人說的,貴族是絕不會說的呢。事實上,雖然大多數廣州人都希望保存粵語,可40歲以下的廣州人基本都懂普通話,可以與外地人溝通。因此說廣州人排外是不成立的。那麽我們為什麽還要站起來保衛我們的母語呢?因為語言是交流的工具,但也不止是交流的工具,更加是文化的載體,一種方言消失了,其承載的鄉土文化自然也就難以存在了。

  第二點要說的是,要小心某些別有用心的人將爭論引向“粵語是優是劣”的錯誤方向上。語言之間比較難分個高低優劣,就如比較饅頭和面包一樣。是不是說,那些看起來不那麽優秀的語言,就可以消滅呢?我們捍衛它主要不是因為它多優秀而是它是我們的母語,代表著我們的地方文化。選擇說母語保護區域文化是人類天然的權利。那些企圖消滅地區語言的行為無論目的如何高尚都是錯誤的,新西蘭和澳洲在歷史上,曾經發生過將土著的孩子搶過來讓其脫離原來的文化接受所謂“先進文化和語言”,應該說這樣的行為出發點並不壞,但卻是剝奪了這些孩子天然的權利,這段歷史已經成為這些國家的恥辱。

  第三點,捍衛粵語的行動最危險的是陷入地域歧視當中。我們之所以要反對某些文化語言要一統江湖取代我們的文化和語言,是因為我們相信就如人有貧富差別但生而平等一樣,語言和文化應該也是平等的。我們絕不能一邊在追求平等的權利一邊在制造不平等。我們捍衛的是人與生俱來的基本人權,因此我們的行動有天然的正義性。而且事實上,在我周圍的外來人,無論能力還是品質,都跟廣州人差別不大,大多數都是值得尊敬的。那天的行動,不但廣州人站出來了,很多外地的朋友也是站在我們這邊的,通知我的朋友,就是個潮汕人,一些不會廣州話的外地朋友也是通過各種方式來支持。所以如果對本土語言的保護和支持變成對其他地區文化的否定,我們的行為將失去正當性而陷入孤獨。令人欣慰的是,那天雖然大家都很激動,周圍也有很多說著各種語言的店員跟行為,但沒有發生任何針對外來人的滋擾,我們廣州人是很理性的。

  我想絕大多數人,都會不由自主的愛自己出生的地方愛自己聽到的第一種語言。這是人類最樸素的情感之一。而且這種情感已經上升為受聯合國《人權公約》保護的和受《憲法》保護的基本的人權。因此我們捍衛粵語的行為,是在爭取我們正當的權利不受侵犯。

  有人跟我說,不就是有個政協提出將廣州電視臺改成普通話節目,而且已經被擱置了嘛,犯得著這麽小題大做?如果孤立的看待這宗事,或者可以這麽說。但這事件其實僅僅起了導火索的作用,是長期以來我們的語言文化受壓制導致的不滿情緒的爆發。現在不少學校給孩子灌輸“廣州話低等”的觀念甚至強制禁止孩子在課外說廣州話,使不少孩子回家都不願意跟父母說廣州話。少數外地人來我們這個地方賺錢,卻抱著某種莫名其妙的優越感,認為我們是蠻夷說的是鳥語。不止一次我們老廣在用廣州話聊天卻被人打斷:“不許說鳥語!”此君來廣州超過10年卻基本一句粵語都聽不懂,只有一種解釋,他不屑學。我們出去吃飯買東西打的士,有時候一開口才說半個字粵語,對方就很粗魯的一句扔過來:“說普通話!”仿佛我們在廣州說廣州的方言倒是錯誤的。廣州人其實很遷就人的啦,40歲以下的基本發現對方說普通話的,都會馬上轉頻道說起普通話來,但這樣的傲慢的沙文主義態度,卻是一次次的刺痛著我們的神經。而不少學校用消滅粵語的方式來推普,更讓我們感到了危機。廣州人不是沖動的一群人,他們大多數時候都喜歡默默的賺錢生活,不喜歡搞什麽運動。這次運動,實在是因為我們的底線已經被踩到。

  為自己爭取權利,也就是為我們的民族爭取權利,同道們,共勉吧。

  這次行動確實令人振奮,但前途還是未知的。如果當局從善如流,那自然是個雙贏的局面。其實廣東人雖然語言和生活方式與其他地方有比較大的差別,但廣東人和廣東文化,從來不存在民族認同感的問題,也從來沒有任何分離主義的傾向。可如果當局一定要打壓,則是在人為的制造族群矛盾,歷史上這樣愚蠢的行為,可是不少的。
最喜愛的主持人:陶傑、譚志強、蕭若元、梁錦祥、長毛、傑斯仔
對於共產專制獨裁政府容忍人民有獨立思想
和自發行為,我是不抱任何幻想的。
雖然廣東一向比較〝開放〞,但今次挑戰人
大的權威,而且消滅廣東話是國策,不會因
一萬幾千人而改變,我相信經過今次中央會
更堅定執行,消滅廣東話的行動會更深化,
只是成效如何要看市民的抗爭,同胞們不可
大意!
廣東人好嘢!!
個人感覺共狗一定會將粵語禁左:
第一,呢件係豐功偉業-統一語言!
第二,唔禁好難對上海佬交代,因為佢出現既上海話斷層,共狗好難向群眾道歉!
銘記在心呀!

今日廣州撐唔到,
他朝香港也相同。


丟那媽!
廣東話,一齊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