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先生 主講 詩詞文學 全集 (MP3+詩詞全文)

060223

本帖最後由 everyt 於 11-8-2010 17:57 編輯

060223 《南鄉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懷》辛棄疾《浪淘沙令》王安石

                                       

http://www.archive.org/download/ShiuPoetry/20060223c---.mp3

《南鄉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懷》- 辛棄疾,

何處望神州,滿眼風光北固樓。
千古興亡多少事,悠悠。不盡長江滾滾流。
年少萬兜鍪,坐斷東南戰未休。
天下英雄誰敵手?曹?劉?生子當如孫仲謀。



《浪淘沙令》- 王安石

伊呂兩衰翁,歷遍窮通。
一為釣叟一耕傭。若使當時身不遇,老了英雄。
湯武偶相逢,風虎雲龍。
興王祇在笑談中。直至如今千載後,誰與爭功?



作者簡介

辛棄疾(1140-1207),南宋詞人。字幼安,號稼軒,歷城(今山東濟南)人。出生時,山東已為金兵所佔。二十一歲參加抗金義軍,不久歸南宋,歷任湖北、江西、湖南、福建、浙東安撫使等職。任職期間,採取積極措施,招集流亡,訓練軍隊,獎勵耕戰,打擊貪污豪強,注意安定民生。一生堅決主張抗金。在《美芹十論》、《九議》等奏疏中,具體分析當時的政治軍事形勢,對誇大金兵力量、鼓吹妥協投降的謬論,作了有力的駁斥;要求加強作戰準備,鼓勵士氣,以恢復中原。他所提出的抗金建議,均未被採納,並遭到主和派的打擊,曾長期落職閒居江西上饒、鉛山一帶。其詞抒寫力圖恢復國家統一的愛國熱情,傾訴壯志難酬的悲憤,對南宋上層統治集團的屈辱投降進行揭露和批判;也有不少吟詠祖國河山的作品。藝術風格多樣,而以豪放為主。熱情洋溢,慷慨悲壯,筆力雄厚,與蘇軾並稱為「蘇辛」。《破陣子•為陳同甫賦壯詞以寄之》、《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水龍吟•登建康賞心亭》、《菩薩蠻•書江西造口壁》等均有名。


王安石(1021-1086),字介甫,晚號半山,撫州臨川(今屬江西)人。宋仁宗慶曆二年中進士。神宗熙寧年間曾兩次拜相,實行變法,企圖改變宋朝積貧積弱的局面。他的詞只存二十餘首。

051020《短歌行》- 曹操

本帖最後由 joyce3y 於 13-8-2010 17:03 編輯

《短歌行》- 曹操
                                       
                                       

http://www.archive.org/download/ShiuPoetry/20051020c-.mp3

《短歌行》- 曹操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當以慷,憂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鳴,食野之蘋。我有嘉賓,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時可掇?憂從中來,不可斷絕。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闊談讌,心念舊恩;
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厭高,海不厭深;周公吐哺,天下歸心!



曹操生平簡介如下:
曹操 ( 155─220 ),字孟德,小名阿瞞,沛國譙 (今安徽亳縣) 人,出身素族,年二十舉孝廉,以參加鎮壓黃巾起義,進為濟南相,並逐步擴充軍事力量,「唯才是舉」。初平三年(192)佔據兗州,分化、誘降青州黃巾軍的一部份,編為「青州兵」。建安元年(196年)迎獻帝於許都(今河南許昌東),挾天子以令諸侯,先後削平呂布和袁術等割據勢力。官渡之戰大破軍閥袁紹後,逐漸統一了中國北部。建安十三年(209),進位為丞相,率八十萬大軍南下,以為可統一江山,不料在赤壁之戰被孫權和劉備的二十萬聯軍擊敗於赤壁。後封魏王。子曹丕稱帝,追尊為武帝。著作有《魏武帝集》,已佚。

--------------------------------------------------------------------------------
《讓縣明本志令》曹操

孤始舉孝廉,年少,自以本非巖穴知名之士,恐為海內人之所見凡愚,欲為一郡守,好作政教,以建立名譽,使世士明知之;故在濟南,始除殘去穢,平心選舉,違迕諸常侍。以為強豪所忿,恐致家禍,故以病還。

去官之後,年紀尚少,顧視同歲中,年有五十,未名為老。內自圖之,從此卻去二十年,待天下清,乃與同歲中始舉者等耳。故以四時歸鄉里,於譙東五十里築精舍,欲秋夏讀書,冬春射獵,求底下之地,欲以泥水自蔽,絕賓客往來之望。然不能得如意。

後征為都尉,遷典軍校尉,意遂更欲為國家討賊立功,慾望封侯作征西將軍,然後題墓道言「漢故征西將軍曹侯之墓」,此其志也。而遭值董卓之難,興舉義兵。是時合兵能多得耳,然常自損,不欲多之;所以然者,多兵意盛,與強敵爭,倘更為禍始。故汴水之戰數千,後還到揚州更募,亦復不過三千人,此其本志有限也。

後領兗州,破降黃巾三十萬眾。又袁術僭號於九江,下皆稱臣,名門曰建號門,衣被皆為天子之制,兩婦預爭為皇后。志計已定,人有勸術使遂即帝位,露布天下,答言「曹公尚在,未可也」。後孤討禽其四將,獲其人眾,遂使術窮亡解沮,發病而死。及至袁紹據河北,兵勢強盛,孤自度勢,實不敵之;但計投死為國,以義滅身,足垂於後。幸而破紹,梟其二子。又劉表自以為宗室,包藏奸心,乍前乍卻,以觀世事,據有當州,孤復定之,遂平天下。身為宰相,人臣之貴已極,意望已過矣。

今孤言此,若為自大,欲人言盡,故無諱耳。設使國家無有孤,不知當幾人稱帝,幾人稱王!或者人見孤強盛,又性不信天命之事,恐私心相評,言有不遜之志,妄相忖度,每用耿耿。齊桓、晉文所以垂稱至今日者,以其兵勢廣大,猶能奉事周室也。《論語》云:「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可謂至德矣。」夫能以大事小也。昔樂毅走趙,趙王欲與之圖燕。樂毅伏而垂泣,對曰:「臣事昭王,猶事大王;臣若獲戾,放在他國,沒世然後已,不忍謀趙之徒隸,況燕後嗣乎!」胡亥之殺蒙恬也,恬曰:「自吾先人及至子孫,積信於秦三世矣;今臣將兵三十餘萬,其勢足以背叛,然自知必死而守義者,不敢辱先人之教以忘先王也。」孤每讀此二人書,未嘗不愴然流涕也。孤祖、父以至孤身,皆當親重之任,可謂見信者矣,以及子桓兄弟,過於三世矣。

孤非徒對諸君說此也,常以語妻妾,皆令深知此意。孤謂之言:「顧我萬年之後,汝曹皆當出嫁,欲令傳道我心,使他人皆知之。」孤此言皆肝鬲之要也。所以勤勤懇懇敘心腹者,見周公有《金縢》之書以自明,恐人不信之故。然欲孤便爾委捐所典兵眾,以還執事,歸就武平侯國,實不可也。何者?誠恐己離兵為人所禍也。既為子孫計,又己敗則國家傾危,是以不得慕虛名而處實禍,此所不得為也。前,朝恩封三子為侯,固辭不受,今更欲受之,非欲復以為榮,欲以為外援,為萬安計。

孤聞介推之避晉封,申胥之逃楚賞,未嘗不捨書而嘆,有以自省也。奉國威靈,仗鉞征伐,推弱以克強,處小而禽大。意之所圖,動無違事,心之所慮,何向不濟,遂蕩平天下,不辱主命。可謂天助漢室,非人力也。然封兼四縣,食戶三萬,何德堪之!江湖未靜,不可讓位;至於邑土,可得而辭。今上還陽夏、柘、苦三縣戶二萬,但食武平萬戶,且以分損謗議,少減孤之責也。



《魏武求才詔令》

昔伊摯、傅說出於賤人,管仲,桓公賊也,皆用之以興。蕭何、曹參,縣吏也,韓、陳平負污辱之名,有見笑之恥,卒能成就王業,聲著千載。吳起貪將,殺妻自信,散金求官,母死不歸,然在魏,奏人不敢東向,在楚則三晉不敢南謀。今天下得無有至德之人放在民間,及果勇不顧,臨敵力戰;若文俗之吏,高才異質,或堪為將守;負污辱之名,見笑之行,或不仁不孝而有治國用兵之術:其各舉所知,勿有所遺。


詩經﹒國風﹒鄭風

子衿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縱我不往,子寧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縱我不往,子寧不來?
挑兮達兮,在城闕兮。一日不見,如三月兮。

〈龜雖壽〉曹操

神龜雖壽,猷有竟時。
騰蛇乘霧,終為土灰。
老驥伏櫪,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壯心不已。
盈縮之期,不但在天;
養怡之福,可得永年。
幸甚至哉,歌以詠志。
--------------------------------------------------------------------------------
馬致遠.天淨沙·秋思

枯籐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
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


馬致遠.夜行船·秋思

百歲光陰一夢蝶,重回首往事堪嗟。今日春來,明朝花謝。急罰盞夜闌燈滅。
[喬木查]想秦宮漢闕,都做了衷草牛羊野。不恁麼漁樵沒話說。縱荒墳橫斷碑,不辯龍蛇。
[慶宣和]投至狐蹤與兔穴,多少豪傑。鼎足雖堅半腰折。魏耶晉耶?
[落梅風]天教你富,莫太奢。沒多時好天良夜。富家兒更做道你心似鐵,爭辜負了錦堂風月。
[風入松]眼前紅日又西斜,疾似下坡車。不爭鏡裡添白雪,上床與鞋履相別。莫笑巢鳩計拙,葫蘆提一向裝呆。
[撥不斷]利名竭,是非絕。紅塵不向門前惹,綠樹偏宜屋角遮,青山正補牆頭缺。更那堪竹籬茅舍。
[離亭宴煞]蛩吟罷一覺才寧貼,雞鳴時萬事無休歇。何年是徹?看密匝匝蟻排兵,亂紛紛蜂釀蜜,急攘攘蠅爭血。裴公綠野堂,陶令白蓮社,愛秋來時那些:和露摘黃花,帶霜分紫蟹,煮酒燒紅葉。想人生有限杯,渾幾個重陽節?人問我頑童記者:便北海探吾來,道東籬醉了也。


清.孔尚任.桃花扇(見餘韻.離亭宴.帶歇拍煞)

俺曾見金陵玉殿鶯啼曉,秦淮水榭花開早;
誰知道容冰消?
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宴賓客,
眼看他樓塌了!
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風流覺,
把五十年興亡看飽。
那烏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
鳳凰臺棲梟鳥。
殘山夢最真,舊境丟難掉,
不信這輿圖換稿。
謅一套哀江南,放悲聲,唱到老!


--------------------------------------------------------------------------------
滕王閣序 王勃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軫。地接衡廬。襟三江而帶五湖,控蠻荊而引甌越。物華天寶,龍光射牛斗之墟;人傑地靈,徐孺(或稚)下陳蕃之榻。雄州霧列,俊彩星馳。臺隍枕夷夏之交,賓主盡東南之美。都督閻公之雅望,棨戟遙臨;宇文新州之懿範,襜帷暫駐。十旬休暇,勝友如雲。千里逢迎,高朋滿座。騰蛟起鳳,孟學士之詞宗;紫電青霜,王將軍之武庫。家君作宰,路出名區。童子何知?躬逢勝餞。

時維九月,序屬三秋。潦水盡而寒潭清,煙光凝而暮山紫。儼驂騑於上路,訪風景於崇阿。臨帝子之長洲,得仙人之舊館。層巒聳翠,上出重霄;飛閣流丹,下臨無地。鶴汀鳧渚,窮島嶼之縈迴;桂殿蘭宮,即岡巒之體勢。

披繡闥,俯雕甍。山原曠其盈視,川澤紆其駭矚。閭閻撲地,鍾鳴鼎食之家;舸艦迷津,青雀黃龍之舳。虹銷雨霽,彩徹區明。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

漁舟唱晚,響窮彭蠡之濱;雁陣驚寒,聲斷衡陽之浦。

遙襟甫暢(或遙吟俯唱),逸興遄飛。爽籟發而清風生,纖歌凝而白雲遏。睢園綠竹,氣凌彭澤之樽;鄴水朱華,光照臨川之筆。四美具,二難並。窮睇眄於中天,極娛遊於暇日。天高地迥,覺宇宙之無窮;興盡悲來,識盈虛之有數。望長安於日下,指吳會於雲間。地勢極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遠。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儘是他鄉之客。懷帝閽而不見,奉宣室以何年?

嗟乎!時運不齊,命途多舛。馮唐易老,李廣難封。屈賈誼於長沙,非無聖主;竄梁鴻於海曲,豈乏明時?所賴君子安貧,達人知命。老當益壯,寧移白首之心;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酌貪泉而覺爽,處涸轍而猶懽。北海雖賒,夫搖可接;東隅已逝,桑榆非晚。孟嘗高潔,空懷報國之情;阮籍猖狂,豈效窮途之哭?

勃三尺微命,一介書生,無路請纓,等終軍之弱冠;有懷投筆,慕宗愨之長風。

舍簪笏於百齡,奉晨昏於萬里。非謝家之寶樹,接孟氏之芳鄰。他日趨庭,叨陪鯉對;今晨捧袂,喜托龍門。楊意不逢,撫凌雲而自惜;鍾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慚?

鳴呼!勝地不常,盛筵難再。蘭亭已矣,梓澤邱墟。臨別贈言,幸承恩於偉餞;登高作賦,是所望於群公!敢竭鄙誠,恭疏短引。一言均賦,四韻俱成。請灑潘江,各傾陸海云爾。

滕王高閣臨江渚,佩玉鳴鸞罷歌舞。
畫棟朝飛南浦雲,珠簾暮捲西山雨。
閒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
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

051027《圓圓曲》- 吳偉業

本帖最後由 joyce3y 於 13-8-2010 17:05 編輯

《圓圓曲》- 吳偉業
                                       

http://www.archive.org/download/ShiuPoetry/20051027c-.mp3

                                       
http://www.archive.org/download/ShiuPoetry/20051110c-.mp3

                                       
http://www.archive.org/download/ShiuPoetry/20051117c-.mp3



《圓圓曲》 吳偉業

鼎湖當日棄人間,破敵收京下玉關,
慟哭六軍俱縞素,衝冠一怒為紅顏!
紅顏流落非吾戀,逆賊天亡自荒讌;
電掃黃巾定黑山,哭罷君親再相見!
相見初經田竇家,侯門歌舞出如花。
許將戚裡箜篌伎,等取將軍油壁車。
家本姑蘇浣花裡,圓圓小字嬌羅綺。
夢向夫差苑裡遊,宮娥擁入君王起。
前身合是採蓮人,門前一片橫塘水。
橫塘雙槳去如飛,何處豪家強載歸。
此際豈知非薄命,此時只有淚沾衣。

熏天意氣連官掖,明眸皓齒無人惜。
奪歸永巷閉良家,教就新聲傾座客。
座客飛觴紅日暮,一曲哀絃向誰訴﹖
白晰通侯最少年,揀取花枝屢回顧。
早攜嬌鳥出樊籠,待得銀河幾時渡﹖
恨殺軍書底死催,苦留後約將人誤!
相約恩深相見難,一朝蟻賊滿長安。
可憐思婦樓頭柳,認作天邊粉絮看!
偏索綠珠圍內第,強呼絳樹出雕闌。
若非壯士全師勝,爭得蛾眉匹馬還﹖
蛾眉馬上傳呼進,雲鬟不整驚魂定。
蠟炬迎來在戰場,啼妝滿面殘紅印!
專征簫鼓向秦川,金牛道上車千乘。
斜谷雲深起畫樓,散關月落開妝鏡。

傳來消息滿江鄉,烏臼紅經十度霜。
教曲技師憐尚在,浣紗女伴憶同行。
舊巢共是啣泥燕,飛上枝頭變鳳凰。
長向樽前悲老大,有人夫婿擅侯王。
當時只受聲名累,貴戚名豪競延致。
一斛明珠萬斛愁,關山漂泊腰肢細!
錯怨狂風颺落花,無邊春色來天地。
嘗聞傾國與傾城,翻使周郎受重名。
妻子豈應關大計﹖英雄無奈是多情!
全家白骨成灰土,一代紅妝照汗青!
君不見館娃宮起鴛鴦宿,越女如花看不足。
香徑塵生鳥自啼,屧廊人去苔空綠!
換羽移官萬里愁,珠歌翠舞古涼州。
為君別唱吳官曲,漢水東南日夜流!


此詩為明末清初詩人吳偉業所作。吳偉業(1609-1672),字駿公,號梅村,江蘇大倉人。明崇禎四年進士,會試第一,殿試第二,官左庶子。入清後,變節屈仕順治,官至國子監祭酒,但悔恨不已,以母喪告假歸里,然仕清使他一生鬱鬱。作品風格可分為兩個時期,早期作品風華絢麗,明亡後多激楚蒼涼之音,尤擅歌行,其中以《圓圓曲》最傳頌於世。著有《梅村集》。《清史稿》卷484有傳。



北京三大凶宅
1. 西單小石虎胡同: 曹雪芹
2. 西安門禮王府
3. 鐵獅子胡同:吳三桂,周延儒,吳應熊,徐志摩,孫中山


吳三桂舉事時,謝四新 詩:

李陵心事久風塵,三十年來詎臥薪?
復楚未能先覆楚,帝秦何必又亡秦。
丹心早為紅顏改,青史難寬白髮人。
永夜角聲應不寐,那堪思子又思親。


《楓橋夜泊》張繼
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
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鍾聲到客船。


<烏臼小檔案>
目名:Euphorbiales(大戟目)
科名:Euphorbiaceae(大戟科),故葉片基部(靠近葉柄的地方)有一對腺體(突起物,可分泌蜜汁吸引蚜蟲、螞蟻等)。
屬名:Sapium(烏臼屬)
學名:Sapium sebiferum (L.) Roxb.
別名:木油樹; 烏油; 烏樹果
屬性:喬木; 原生; 普遍

每年1、2月時,柴山有一種會因應一年四季的變葉植物,是柴山裡唯一會整棵葉子變紅的植物,就是烏臼,也因其樹老時則根部黑爛成臼,故得此名。
烏臼是早期漢人的經濟樹種,自古以來中國的土地政策規定土地是國家的,田地的收成都要繳納高額租金,因此造成一般農民生活窮困,農民為了生存只好在田邊種植比較有經濟價值的樹種(不必納稅),又以烏臼為最。它具有高度經濟價值的因素:第一是種子,其中白色的部份含有蠟油可以做成蠟燭,黑色的部分油炸後可以取得透明的清油,當成肥皂的原料或食用;第二是葉子,是漢人的黑色染料;第三是樹幹,可當成材薪使用,樹根為中藥材之用,幾乎整棵樹都有用處。尤其臺灣人最引以為傲的果樹嫁接及催花技術,在一千多年前,為了提高烏臼子的產量,就相當的進步。
烏臼可以從溫帶長到熱帶,從中國大陸山東到廣東雲南都有它的芳蹤。日本人就從此地引進烏臼。在整個花序裡,垂下來的前段是雌花、後段才是雄花,為了避免自花授粉,所以在開花過程中是雌花先開、雄花後開。
詩人總是會對景生情、吟詩作對一番,尤其是在蕭瑟的季節裡,特別引人感傷,若又見到江邊的紅葉片片,就成了「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鍾聲到客船」的佳句。但據考證的結果,姑蘇城當地並沒有栽植楓樹,而是成排的烏臼,因此推論應該是詩人誤把紅葉的烏臼當作楓葉的緣故。


《佳人歌》李延年
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
一笑傾人城,再笑傾人國,
寧不知傾城與傾國,佳人難再得

《漢書·外戚傳》曰:「李延年,性知音,善歌舞,武帝愛之。嘗侍上起舞而歌。延年後為協律都尉。」



《古意》六首 吳偉業

爭傳婺女嫁天孫,才過銀河拭淚痕。
但得大家千萬歲,此生那得恨長門。

荳蔻梢頭二月紅,十三初入萬年宮。
可憐同望西陵哭,不在分香賣履中。

從獵陳倉怯馬蹄,玉鞍扶上卻東西。
一經輦道生秋草,說著長楊路總迷。

玉顏憔悴幾經秋,薄命無言只淚流。
手把定情金合子,九原相見尚低頭。

銀海居然妒女津,南山仍錮慎夫人。
君王自有他生約,此去惟應禮玉真。

珍珠十斛買琵琶,金谷堂深護絳紗。
掌上珊瑚憐不得,卻教移作上陽花。


《清涼山贊佛詩》 吳偉業
西北有高山,雲是文殊台。台上明月池,乾葉金蓮開。
花花相映發,葉葉同根栽。王母攜雙成,綠蓋雲中來。
漢王坐法宮,一見光徘徊。結以同心合,授以九子釵。
翠裝雕玉輦,丹髹沉香齋。護置琉璃屏,立在文石階。
長恐乘風去,捨我歸蓬萊。從獵往上林,小隊城南隈。
雪鷹異凡羽,果馬殊群材。言過樂游苑,進及長楊街。
張宴奏絲桐,新月穿宮槐,攜手忽太息,樂極生微哀。
千秋終寂寞,此日誰追陪。陛下壽萬年,妾命如塵埃。
願共南山槨,長奉西宮杯。披香淖博士,側聽私驚猜:
今日樂方樂,斯語胡為哉?待詔東方生,執戟前詼諧。
熏爐拂黼帳,白露零蒼苔。吾王慎玉體,對酒毋傷懷。

傷懷驚涼風,深宮鳴蟋蟀。嚴霜被瓊樹,芙蓉凋素質。
可憐千里草,萎落無顏色。孔雀蒲桃錦,親自紅女織。
殊方初雲獻,知破萬家室。瑟瑟大秦珠,珊瑚高八尺。
割之施精藍,干佛莊嚴飾。持來付一炬,泉路誰能識!
紅顏尚焦土,百萬無容惜。小臣助長號,賜衣或一襲。
只愁許史輩,急淚難時得。從官進哀誄,黃紙抄名入。
流涕盧郎才,咨嗟謝生筆。尚方列珍膳,天廚供玉粒。
官家未解菜,對案不能食。黑衣召志公,白馬馱羅什。
焚香內道場,廣坐楞伽譯。資彼象教恩,輕我人王力。
微聞金雞詔,亦由玉妃出。高原營寢廟,近野開陵邑。
甫望倉舒墳,掩面添淒側。戒言秣我馬,遨遊凌八極。

八極何茫茫,曰往清涼山。此山蓄靈異.浩氣共屈盤。
能蓄太古雪,一洗天地顏。日馭有不到,縹緲風雲寒。
世尊昔示現,說法同阿難。講樹聳千尺,搖落青琅玕。
諸天過峰頭,絳節乘銀鸞。一笑偶下謫,脫卻芙蓉冠。
遊戲登瓊樓,窈窕垂雲鬟。三世俄去來,任作優曇看。
名山初望幸,銜命釋道安。預從最高頂,灑掃七佛壇。
靈境乃杳絕,捫葛勞躋攀。路盡逢一峰,傑閣圍朱闌。
中坐一天人,吐氣如栴檀。寄語漢皇帝,何苦留人間。
煙嵐倏滅沒,流水空潺湲。回首長安城,緇素慘不歡。
房星竟未動,天降白玉棺。惜哉善財洞,未得誇迎鑾。
惟有大道心,與石永不刊。以此護金輪,法海無波瀾。

嘗聞穆天子,六飛騁萬里。仙人觴瑤池,白雲出杯底。
遠駕求長生,逐日過濛汜。盛姬病不救,揮鞭哭弱水。
漢皇好神仙,妻於思脫屣。東巡並西幸,離宮宿羅綺。
寵奪長門陳,恩盛傾城李。穠華即修夜,痛入哀蟬誄。
苦無不死方,得令昭陽起。晚抱甘泉病,遽下輪台悔。
蕭蕭茂陵樹,殘碑泣風雨。天地有此山,蒼崖閱興毀。
我佛施津粱,層台簇蓮蕊。龍象居虛空,下界聞斗蟻。
乘時方救物,生民難其已。淡泊心無為,怡神在玉幾。
長以兢業心,了彼清淨理。羊車稀復幸,牛山竊所鄙。
縱灑蒼梧淚,莫賣西陵履。持此禮覺王,賢聖總一軌。
道參無生妙,功謝有為恥。色空兩不住,收拾宗風裡。


《影梅蓭憶語》 冒襄(辟疆)
http://www.balas.idv.tw/plum.htm

050929《破陣子‧為陳同甫酬壯志以寄》- 辛棄疾

本帖最後由 joyce3y 於 13-8-2010 17:08 編輯

《破陣子‧為陳同甫酬壯志以寄》- 辛棄疾

                                       
http://www.archive.org/download/ShiuPoetry/20050929c-.mp3

〈破陣子‧為陳同甫酬壯志以寄〉 辛棄疾
醉裡挑燈看劍,夢迴吹角連營。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絃翻塞外聲。
沙場秋點兵。
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
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
可憐白髮生!

〈青玉案〉 辛棄疾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
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
笑語盈盈暗香去。
眾裡尋他千百度。
驀然迴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西江月〉 辛棄疾
醉裡且貪歡笑,要愁那得功夫。
近來始覺古人書,信著全無是處。
昨夜松邊醉倒,問松我醉如何?
只疑鬆動要來扶,以手推松曰去!



簡介稼軒的生平:
辛棄疾(1140-1207),字幼安,號稼軒,歷城(今山東省濟南市)人。出生在金人佔領區,少有壯志,曾深入金人腹地燕山觀察形勢,預備將來有所作為。金完顏亮侵宋,華北地區人民起義抗爭,辛棄疾組織過兩千人的抗金隊伍,併入耿京的抗金義軍天平軍,任掌書記,時年僅二十一歲。後耿京被叛徒張安國殺害,辛棄疾率領五十人衝入五萬人的金營,活捉張安國,投歸南宋,將張安國斬首示眾。二十八歲開始作詞,並歷任湖北、湖南、江西等地安撫使和鎮江等地的知府等地方官。任官四年後罷職,退居上饒城郊「帶湖」的「稼軒」新居,從此以稼軒為號,將滿腔愛國激情和壯志難酬的感慨和義憤,全部寓寄在詞中,現存詞630多首。

060216 《藤王閣序》- 王勃

本帖最後由 everyt 於 11-8-2010 17:58 編輯

060216 《藤王閣序》- 王勃

                                       

http://www.archive.org/download/ShiuPoetry/20060216c-.mp3

《藤王閣序》- 王勃(唐)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軫,地接衡廬。襟三江而帶五湖,控蠻荊而引甌越。物華天寶,龍光射牛鬥之墟;人傑地靈,徐孺下陳蕃之榻。雄州霧列,俊采星馳,台隍枕夷夏之交,賓主盡東南之美。都督閻公之雅望,棨戟遙臨;宇文新州之懿範,襜帷暫駐。十旬休假,勝友如雲;千里逢迎,高朋滿座。騰蛟起鳳,孟學士之詞宗;紫電青霜,王將軍之武庫。家君作宰,路出名區;童子何知,躬逢勝餞。

時維九月,序屬三秋。潦水盡而寒潭清,煙光凝而暮山紫。儼驂騑於上路,訪風景於崇阿。臨帝子之長洲,得仙人之舊館。層台聳翠,上出重霄;飛閣流丹,下臨無地。鶴汀鳧渚,窮島嶼之縈迴;桂殿蘭宮,列岡巒之體勢。披繡闥,俯雕甍,山原曠其盈視,川澤盱其駭矚。閭閻撲地,鍾鳴鼎食之家;舸艦迷津,青雀黃龍之軸。虹銷雨霽,彩徹區明。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漁舟唱晚,響窮彭蠡之濱;雁陣驚寒,聲斷衡陽之浦。

遙襟俯暢,逸興遄飛。爽籟發而清風生,纖歌凝而白雲遏。睢園綠竹,氣淩彭澤之樽;鄴水朱華,光照臨川之筆。四美具,二難並。窮睇眄於中天,極娛遊於暇日。天高地迥,覺宇宙之無窮;興盡悲來,識盈虛之有數。望長安於日下,指吳會於雲間。地勢極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遠。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儘是他鄉之客。

懷帝閽而不見,奉宣室以何年?嗟乎!時運不濟,命運多舛。馮唐易老,李廣難封。屈賈誼於長沙,非無聖主;竄梁鴻於海曲,豈乏明時。所賴君子安貧,達人知命。老當益壯,甯移白首之心?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酌貪泉而覺爽,處涸轍以猶歡。北海雖賒,扶搖可接;東隅已逝,桑榆非晚。孟嘗高潔,空懷報國之心;阮藉倡狂,豈效窮途之哭!

勃三尺微命,一介書生。無路請纓,等終軍之弱冠;有懷投筆,慕宗愨之長風。

舍簪笏於百齡,奉晨昏於萬里。非謝家之寶樹,接孟氏之芳鄰。他日趨庭,叨陪鯉對;今晨捧袂,喜托龍門。楊意不逢,撫淩雲而自惜;鍾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慚?

鳴呼!勝地不常,盛筵難再。蘭亭已矣,梓澤丘墟。臨別贈言,幸承恩於偉餞;登高作賦,是所望於群公。敢竭鄙誠,恭疏短引。一言均賦,四韻俱成。請灑潘江,各傾陸海云爾。


王勃生平簡介:
王勃,字子安,初唐四傑之一。六歲便善寫文章。人稱神童。據說 約十五歲時被薦於朝任職。後因寫文章得罪權貴而被革職。約二十六歲時前往交趾探望家父,路過南昌,赴都督閻某在滕王閣的宴會,賦詩並作序。後在赴探親途中渡海溺水,驚悸而死。《滕王閣序》遂成為他的「絕唱」。

補:王勃簡介
  (650-676),出身望族,隋末大儒王通子孫。少聰慧,世人目為神童。詩多抒個人情志,亦有抨擊時弊之作,工五律五絕,清新自然,初踐革新詩歌之意。合楊炯、盧照鄰、駱賓王稱「初唐四傑」。以王成就最高。據說當時鎮守南昌都督閆某,重飾滕王閣後,重九大會賓客,著婿備文以裝即興創作衒耀賓客。及讌會,閆請客作,知情者皆知趣推辭,王不知天高地厚,接筆自寫,閆大怒。惟唐人胸襟不窄,及王寫就「落霞與孤騖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閆驚服。《滕王閣序》雖不為詩,實為詩味醇厚之散文詩。文末以詩收尾:
滕王高閣臨江渚,佩玉鳴鸞罷歌舞。
畫棟朝飛南浦雲,珠簾暮卷西山雨。

閒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
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

有論王常行走李唐王族間,該熟知滕王其實未死,加滕文不太可能出自青年之手,疑後人作。實「閣中帝子今何在」並不實指滕王已逝。而王早慧加少年老成,加其前因文被革,文氣若曾經滄海之老者亦無不可。




逍遙遊 莊子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大,不知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是鳥也,海運則將徙於南冥。南冥者,天池也。齊諧者,志怪者也。諧之言曰:「鵬之徙於南冥也,水擊三千里,摶扶搖而上者九萬里,去以六月息者也。」野馬也,塵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天之蒼蒼,其正色邪?其遠而無所至極邪?其視下也,亦若是則已矣。....


孟嘗字伯周,東漢會稽上虞人。曾任合浦太守,以廉潔奉公著稱,為民興利除弊,百姓稱為神明。但由於志趣高尚,潔身自好,長期不得陞遷,後來隱居耕田。桓帝時,雖有人多次舉薦他,但終不見用。年七十,死於家。事見《後漢書·孟嘗傳》。關於孟嘗,有著名的成語「合浦珠還」,說的是合浦不產穀物,沿海出產珍珠,由於前任太守貪污受賄,珍珠紛紛運往相鄰的交阯郡內。孟嘗到任,革除敝端,遷離的珍珠又回到合浦。後遂用「合浦珠還」比喻人去而復還或物失而復得,對其人或其物有稱美之意。



百行孝為先,論心不論事,論事貧家無孝子;
萬惡淫為首,論事不論心,論心終古少完人。

060202 《弔古戰場文》- 李華

本帖最後由 everyt 於 11-8-2010 17:59 編輯

060202 《弔古戰場文》- 李華

                                       

http://www.archive.org/download/ShiuPoetry/20060202c-.mp3

李華 – 弔古戰場文

浩浩乎!平沙無垠,敻不見人,河水縈帶,群山糾紛。
黯兮慘悴,風悲日曛。蓬斷草枯,凜若霜晨。
鳥飛不下,獸鋌亡群。
亭長告餘曰:「此古戰場也。常覆三軍,往往鬼哭,天陰則聞。」

傷心哉!秦歟?漢歟?將近代歟?
吾聞夫齊魏徭戌,荊韓召募,萬里奔走,連年暴露。
沙草晨牧,河冰夜渡;地闊天長,不知歸路。

寄身鋒刃,腷臆誰訴?
秦漢而還,多事四夷;中州耗斁,無世無之。
古稱戎夏,不抗王師。
文教失宣,武臣用奇;奇兵有異於仁義,王道迂闊而莫?。

嗚呼噫嘻!吾想夫北風振漠,胡兵伺便。主將驕敵,期門受戰。
野豎旄旗,川回組練。法重心駭,威尊命賤。
利鏃穿骨,驚沙入面。主客相搏,山川震眩。聲析江河,勢崩雷電。

至若窮陰凝閉,凜冽海隅;積雪沒脛,堅冰在鬚。
鷙鳥休巢,征馬踟躕,繒纊無溫,墮指裂膚。
當此苦寒,天假強胡,憑陵殺氣,以相剪屠。
徑截輜重,橫攻士卒;都尉新降,將軍覆沒。
屍填巨港之岸,血滿長城之窟。無貴無賤,同為枯骨,可勝言哉!

鼓衰兮力盡,矢竭兮弦絕。白刃交兮寶刀折,兩軍蹙兮生死決。
降矣哉,終身夷狄;戰矣哉,骨暴沙礫。
鳥無聲兮山寂寂,夜正長兮風淅淅。
魂魄結兮天沈沈,鬼神聚兮雲冪冪。
日光寒兮草短,月色苦兮霜白。傷心慘目,有如是耶?


吾聞之:牧用趙卒,大破林胡,開地千里,遁逃匈奴。
漢傾天下,財殫力痡。任人而已,其在多乎?
周逐獫狁,北至太原,既城朔方,全師而還。
飲至策勳,和樂且閒。穆穆棣棣,君臣之間。
秦起長城,竟海為關,荼毒生靈,萬里朱殷。
漢擊匈奴,雖得陰山,枕骸遍野,功不補患。

蒼蒼蒸民,誰無父母?提攜捧負,畏其不壽。
誰無兄弟,如手如足?誰無夫婦,如賓如友?
生也何恩,殺之何咎?其存其沒,家莫聞知。
人或有言,將信將疑。悁悁心目,寢寐見之。
布奠傾觴,哭望天涯。天地為愁,草木淒悲。
弔祭不至,精魂何依?必有凶年,人其流離。鳴呼噫嘻!
時耶命耶?從古如斯。為之奈何,守在四夷。


李華生平簡介:
字遐叔,趙郡人。開元二十三年進士擢第。天寶中,登朝為監察御史。累轉侍御史,禮部、吏部二員外郎。



香港電台-古文觀止-陳耀南
弔古戰場文:
http://www.rthk.org.hk/chiculture/chilit/dy04_0201.htm

050915〈蘇武廟〉 溫庭筠

本帖最後由 joyce3y 於 13-8-2010 17:09 編輯

《蘇武廟》- 溫庭筠
                                       
http://www.archive.org/download/ShiuPoetry/20050915c-.mp3
〈蘇武廟〉 溫庭筠

蘇武魂銷漢使前,古祠高樹兩茫然;
雲邊雁斷胡天月,隴上羊歸塞草煙。
迴日樓臺非甲帳,去時冠劍是丁年;
茂陵不見封侯印,空向秋波哭逝川。


溫庭筠的生平:
溫庭筠,字飛卿,太原人。生於晚唐,約比白居易晚50年。詩與李商隱齊名,世稱「溫李」,詞與韋莊並駕齊驅,並稱「溫韋」。初至京師,為人推重,可是有感當時政治衰敗,故為人不修邊幅,能逐絃吹之音,為側艷之詞。每依新興曲調作歌詞,開五代宋詞之盛,《花間集》收溫詞六十六首。



答蘇武書--- 李陵

子卿足下:勤宣令德,策名清時,榮問休暢,幸甚幸甚!遠託異國,昔人所悲,望風懷想,能不依依!昔者不遺,遠辱還答,慰誨懃懃,有踰骨肉。陵雖不敏,能不慨然!自從初降,以至今日,身之窮困,獨坐愁苦,終日無睹,但見異類。韋韝毳幙,以禦風雨。

羶肉酪漿,以充飢渴。舉目言笑,誰與為歡?胡地玄冰,邊土慘裂,但聞悲風蕭條之聲。涼秋九月,塞外草衰。夜不能寐,側耳遠聽,胡笳互動,牧馬悲鳴,吟嘯成群,邊聲四起。晨坐聽之,不覺淚下。嗟乎子卿!陵獨何心,能不悲哉!

與子別後,益復無聊。上念老母,臨年被戮;妻子無辜,並為鯨鯢。身負國恩,為世所悲。子歸受榮,我留受辱,命也如何!身出禮義之鄉,而入無知之俗,違棄君親之恩,長為蠻夷之域,傷已!令先君之嗣,更成戎狄之族,又自悲矣!功大罪小,不蒙明察,孤負陵心,區區之意,每一念至,忽然忘生。陵不難刺心以自明,刎頸以見志,顧國家於我已矣。殺身無益,適足增羞,故每攘臂忍辱,輒復苟活。左右之人,見陵如此,以為不入耳之歡,來相勸勉。異方之樂,秖令人悲,增忉怛耳。

嗟呼!子卿!人之相知,貴相知心。前書倉卒,未盡所懷,故復略而言之:昔先帝授陵步卒五千,出征絕域,五將失道,陵獨遇戰。而裹萬里之糧,帥徒步之師,出天漢之外,入強胡之域。以五千之眾,對十萬之軍,策疲乏之兵,當新羈之馬。然猶斬將搴旗,追奔逐北,滅跡掃塵,斬其梟帥。使三軍之士,視死如歸。陵也不才,希當大任,意謂此時,功難堪矣。

匈奴既敗,舉國興師,更練精兵,強踰十萬。單于臨陣,親自合圍。客主之形,既不相如步馬之勢,又甚懸絕。疲兵再戰,一以當千,然猶扶乘創痛,決命爭首,死傷積野,餘不滿百,而皆扶病,不任干戈。然陵振臂一呼,創病皆起,舉刃指虜,胡馬奔走;兵盡矢窮,人無尺鐵,猶復徒首奮呼,爭為先登。當此時也,天地為陵震怒,戰士為陵飲血。

單于謂陵不可復得,便欲引還。而賊臣教之,遂便復戰。故陵不免耳。

昔高皇帝以三十萬眾,困於平城,當此之時,猛將如雲,謀臣如雨,然猶七日不食,僅乃得免。況當陵者,豈易為力哉?而執事者云雲,苟怨陵以不死。然陵不死,罪也;子卿視陵,豈偷生之士,而惜死之人哉?寧有背君親,捐妻子,而反為利者乎?然陵不死,有所為也,故欲如前書之言,報恩於國主耳。誠以虛死不如立節,滅名不如報德也。昔范蠡不殉會稽之恥,曹沬不死三敗之辱,卒復勾踐之讎,報魯國之羞。區區之心,切慕此耳。何圖志未立而怨已成,計未從而骨肉受刑?此陵所以仰天椎心而泣血也!

足下又云:『漢與功臣不薄。』子為漢臣,安得不云爾乎?昔蕭樊囚縶,韓彭葅醢,晁錯受戮,周魏見辜,其餘佐命立功之士,賈誼亞夫之徒,皆信命世之才,抱將相之具,而受小人之讒,並受禍敗之辱,卒使懷才受謗,能不得展。彼二子之遐舉,誰不為之痛心哉!陵先將軍,功略蓋天地,義勇冠三軍,徒失貴臣之意,剄身絕域之表。此功臣義士所以負戟而長嘆者也!何謂不薄哉?

且足下昔以單車之使,適萬乘之虜,遭時不遇,至於伏劍不顧,流離辛苦,幾死朔北之野。丁年奉使,皓首而歸。老母終堂,生妻去帷。此天下所希聞,古今所未有也。蠻貊之人,尚猶嘉子之節,況為天下之主乎?陵謂足下,當享茅土之薦,受千乘之賞。聞子之歸,賜不過二百萬,位不過典屬國,無尺土之封,加子之勤。而妨功害能之臣,盡為萬戶侯,親戚貪佞之類,悉為廊廟宰。子尚如此,陵復何望哉?

且漢厚誅陵以不死,薄賞子以守節,欲使遠聽之臣,望風馳命,此實難矣。所以每顧而不悔者也。陵雖孤恩,漢亦負德。昔人有言:『雖忠不烈,視死如歸。』陵誠能安,言陵忠誠能安於死事。而主豈復能眷眷乎?男兒生以不成名,死則葬蠻夷中,誰復能屈身稽顙,還向北闕,使刀筆之吏,弄其文墨邪?願足下勿復望陵!

嗟乎!子卿!夫復何言!相去萬里,人絕路殊。生為別世之人,死為異域之鬼,長與足下生死辭矣!幸謝故人,勉事聖君。足下胤子無恙,勿以為念,努力自愛!時因北風,復惠德音!
李陵頓首。

050922〈六醜〉周邦彥

本帖最後由 joyce3y 於 13-8-2010 17:10 編輯

〈六醜〉周邦彥
                                       
http://www.archive.org/download/ShiuPoetry/20050922b-.mp3

〈六醜〉周邦彥
正單衣試酒,帳客裡,光陰虛擲。
願春暫留,春歸如過翼。一去無跡。
為問花何在,夜來風雨,葬楚宮傾國。
釵鈿墮處遺香澤。亂點桃蹊,輕翻柳陌。多情為誰追惜。
但蜂媒蝶使,時叩窗隔。

東園岑寂。漸蒙籠暗碧。靜繞珍叢底,成嘆息。
長條故惹行客。似牽衣待話,別情無極。
殘英小、強簪巾幘。終不似一朵釵頭顫嫋,向人欹側。
漂流處、莫趁潮汐。
恐斷紅、尚有相思字,何由見得?


〈少年遊〉周邦彥
並刀如水,吳鹽勝雪,纖指破新橙。
錦幄初溫,獸香不斷,相對坐調笙。
低聲問:向誰行宿?城上已三更。
馬滑霜濃,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周邦彥(1056年-1121年),字美成,號清真居士,錢塘(今浙江省杭州市)人。精通音律,能自度曲,豐富了詞的音樂牌調,而且所填的詞嚴格講究平仄,因此在詞方面成就最大。〈六醜〉一詞,便是他自度曲的作品。在徽宗朝官至大晟府提舉,替朝廷管理音樂。著有《片玉集》,也稱《清真集》。

050811《雨霖鈴》- 柳永

本帖最後由 joyce3y 於 13-8-2010 17:12 編輯

《雨霖鈴》- 柳永
                                       
http://www.archive.org/download/ShiuPoetry/20050811c-.mp3
《雨霖鈴》柳永

寒蟬淒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
都門帳飲無緒,留戀處,蘭舟摧發.
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
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
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
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切;
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定風波》柳永

自春來、慘綠愁紅,芳心是事可可。
日上花梢,鶯穿柳帶,猶壓香衾臥。
暖酥消,膩雲嚲。
終日厭厭倦梳裹。無那。
恨薄情一去,音書無個。

早知恁麼。悔當初、不把雕鞍鎖。
向雞窗、只與蠻箋象管,拘束教吟課。
鎮相隨,莫拋躲。
針線閒拈伴伊坐。和我。
免使年少,光陰虛過。


《鶴衝天》柳永

黃金榜上。偶失龍頭望。
明代暫遺賢,如何向。
未遂風雲便,爭不恣狂蕩。何須論得喪。
才子詞人,自是白衣卿相。

煙花巷陌,依約丹青屏障。
幸有意中人,堪尋訪。
且恁偎紅翠,風流事、平生暢。青春都一餉。
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

050728《鵲橋仙‧七夕》- 秦觀

本帖最後由 joyce3y 於 13-8-2010 17:13 編輯

《鵲橋仙‧七夕》- 秦觀

                                       


http://www.archive.org/download/ShiuPoetry/20050728c-.mp3
《鵲橋仙‧七夕》秦觀

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