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標題: 【香港政治制度改革】- 維基百科 [打印本頁]

作者: sparkfit    時間: 9-12-2009 13:45     標題: 【香港政治制度改革】-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zh-hk/香港政治制度改革

香港政治制度改革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香港政治制度改革,一般簡稱為政制改革政改,通常指香港主權移交後的香港特區政府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而制定的一系列政治制度發展的改動。

目錄 [隱藏]
1 相關法律條文
2 政改主要焦點
3 發展進程
3.1 2004年
3.2 2005年
3.3 2006年
4 香港政制發展第五號報告書內建議方案
4.1 建議方案全稱
4.2 2007年香港行政長官產生辦法建議
4.3 2008年香港立法會產生辦法
4.4 是否在2007、2008年的後一輪選舉中實現普選或雙普選
4.5 影響
4.6 爭議
4.6.1 隱藏的陷阱
4.7 各方表述
4.7.1 政府聲音
4.7.2 支持者
4.7.3 反對者
4.7.4 其他意見
4.8 表決結果
5 政制發展綠皮書
6 參考資料
7 參見
8 外部連結


相關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相關條文:

第四十五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行政長官產生的具體辦法由附件一《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規定。

第六十八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由選舉產生。

立法會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目標。立法會產生的具體辦法和法案、議案的表決程序由附件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和表決程序》規定。

附件一: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
第七條
 2007年以後各任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如需修改,須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並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批准。

附件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和表決程序
第三條
 2007年以後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和表決程序

2007年以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和法案、議案的表決程序,如需對本附件的規定進行修改,須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並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備案。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條和附件二第三條的解釋[1]

(節選)(基本法附件一、二的內容)是否需要進行修改,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應向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提出報告,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四十五條和第六十八條規定,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確定。修改行政長官產生辦法和立法會產生辦法及立法會法案、議案表決程序的法案及其修正案,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向立法會提出。


政改主要焦點

現時香港政制改革的最主要的討論為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的產生辨法。
雖然《基本法》45條已列出有關行政長官產生辨法,並於其附件內提供解釋,但是條文內的字眼較為模糊。例如,《基本法》並沒有具體解釋「香港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的意義。另外,雖然人大常委已決定於2017年才可以以普選產生行政長官,但特區政府已將討論轉移到如何修改2012年行政長官的產生辨法,令到產生方法可以循序漸進。
另一方面,《基本法》68條已列出有關立法會產生辨法,但是條文的字眼亦較為模糊。此外,是否或怎樣廢除功能組別亦具爭議性。

發展進程

2004年


1月7日
時任香港行政長官董建華宣佈成立香港政制發展專責小組,在維護一國兩制及恪守《基本法》的前提下,積極推動香港政制的發展。小組主要的工作,主要是深入研究有關政制發展的原則和程序,並徵詢各界的意見。小組先後發表數份報告書,報告草擬政制改革的進度。

1月10日
美國英國再次表態支持香港政改。香港數萬人元旦遊行支持政改。[2]

3月
李柱銘曾前往美國參議院的一個委員會,就香港民主問題作證。他回港的時候,被一些激進親共人士在機場向他示威,指責他是漢奸、走狗。

4月6日
全國人大常委會解釋《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條和附件二第三條當中的4個問題[3],包括:
「2007年以後」是否含2007年;
「如需」修改是否必須修改;
由誰確定需要修改及由誰提出修改法案;
如不修改是否繼續適用現行規定。

4月15日
香港政制發展專責小組發表了《第二號報告》。報告交代在過去兩個多月收集公眾意見後,就《基本法》中關乎香港政制發展的原則問題的看法。[4]

4月26日
人大常委會否定07、08雙普選。[2]

5月11日
香港政制發展專責小組就《基本法》中有關政制發展的法律程序問題,公布了《第三號報告》。當中羅列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產生的現行規定,並且說明可考慮予以修改的地方。[3]

6月23日
45條關注組建議政改必須以擴大選民基礎為原則。

7月25日
政協委員劉迺強認為當中央已經否決零七/零八年的雙普選後,仍然繼續要求普選等於與中央對抗。

12月15日
曾蔭權曾表示希望優先處理兩個選舉產生辦法的修改問題,但不能就普選時間表作出任何決定。他認為社會人士對此意見分歧,問題複雜,為了瞭解市民對有關問題的意見,不排除做全港民意調查。[4] 民主黨主席李永達形容政制專責小組四號報告書是「鳥籠諮詢」,民建聯卻表示支持,民主黨頓感失望。
作者: sparkfit    時間: 9-12-2009 13:45

2005年

4月7日
曾蔭權堅持要通過國務院提請人大常委,就《基本法》53條有關新的行政長官的任期,作出解釋。[5]

4月13日
政府回應《美國-香港政策法報告》,說:「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再次確認按照《基本法》的規定,在香港根據實際情況,循序漸進地發展民主,是中央堅定不移的一貫立場。」

5月13日
政制發展專責小組就「第四號報告:社會人士對二零零七年行政長官和二零零八年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意見和建議」為期五個半月的公眾諮詢正式結束,當局共收到超過四百三十份意見書。[6]

10月19日
香港政制發展專責小組發表《香港政制發展第五號報告書》,就2007年香港行政長官產生辦法及2008年香港立法會產生辦法提出具體的建議改革方案。香港政府打算根據報告的內容,於2005年12月向香港立法會提交正式文件,爭取議會通過政改建議。

10月28日
一名署名「78歲的老伯」刊全版廣告爭取普選後,11月16日商人顧明均刊全版廣告支持政改方案,並質疑「78歲的老伯」是否真有其人。11月8日,這位無名氏以署名「信有明天的七十八歲老人」,再刊登全版廣告,內容指: 「我已盡了一己力量,比我年輕的香港人,普選的希望在你們身上」。
及後香港的民主派、一些民間組織及網站(包括A45網上報、Radio71、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網勢力、民間人權陣線、支聯會、WM6471、RebuildHK、范國威議員網站、網政廿一、Cloudless、Pinocchio、風馬牛棚、戀之谷論壇、反軍國主義新聞網站、我們要民主、香格里拉、民主黨、香港民主發展網絡、女同盟、lovehkradio、香港彩虹、HIRADIO)等各方組織積極籌劃在12月4日舉行要求普選的大遊行。

11月4日
行政長官曾蔭權擔任策略發展委員會轄下的管治及政治發展小組的主席,討論如何在符合《基本法》下實行普選。政務司司長許仕仁出席南區區議會會議,聽取區議員有關政改的意見。

11月13日
香港電台第三台所播出李卓人議員的「給香港的信」表示要求即時定出普選時間表。同日,政制事務局回應,認為這是不切實際的。

11月22日
合和實業主席胡應湘表示,若以遊行去爭取民主就是暴民政治,違反法治精神。

11月29日
李柱銘、單仲偕、陳偉業及張超雄與美國國務卿賴斯會面,討論香港政改及普選問題。

11月30日
香港行政長官曾蔭權於晚上7時30分在香港3間電視台發表預先錄影的電視講話,希望立法會議員及市民支持政改方案。 [7]

12月2日
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喬曉陽、人大法工委副主任李飛和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在深圳舉行座談會,邀請超過100位立法會議員及各界人士出席,直接聽取各黨派對政改問題的意見。被邀人士包括19名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及立法會所有委員會的正、副主席共43人。[8]

12月4日
由泛民主派籌辦的2005年爭取香港普選大遊行,由維多利亞公園遊行至政府總部。泛民主派表示逾25萬人參加。警方表示參加遊行的人數約有六萬三千人。遊行人士包含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女士。[9][10] [11][12][13][14]

12月6日
2005年爭取香港普選大遊行的主辦團體報稱遊行人數有二十五萬人,但根據港大學者及學生的兩項統計,推算出遊行人數約有七萬至九萬人,統計結果相差甚遠。[15]

12月7日
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在一二四遊行結束後,自12月5日至7日進行了民意調查。結果顯示:66%的受訪者認為政改方案應該包括雙普選時間表;49.9%的受訪者表示總體接受現政改方案(比遊行前下降8.9%),28.9%的人表示不接受(比遊行前上升了5.3%);56.3%的人反對否決現政改方案,35%的人支持否決。 [16]

12月19日
陳方安生舉行記者會,公開要求行政長官曾蔭權向中央提議,最遲2012年落實普選。[17] 行政長官曾蔭權在中午宣佈將會分階段減少區議會內委任議席。在2008年減少1/3區議會委任議席,在2012年再減一半或全數取消,至2016年取消委任議席。[18]

12月21日
立法會恢復討論政改方案。在下午5時30分,有關行政長官選舉辦法的修訂案表決,支持的有34票,反對有24票,棄權有1票,因議案得不到全體三分二議員支持,議案被否決。[19] 而2008年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議案則在晚上11時55分表決,亦有34票贊成,24票反對,1票棄權,未能取得三份二議員支持被否決。 [20] 而兩項方案的贊成票比率均為57.6%(34/59),和12月7日民意調查中反對否決的比率(56.3%)大致相同,這準確地反映了香港民意,即第5號政改方案的確沒有獲得三分之二的多數民意支持。

12月22日
許仕仁在凌晨舉行記者會,表示政改方案被否決違背民意,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及立法會議員李柱銘要承擔所有後果,引來教徒反響。[21]

12月22日
曾蔭權說,過去數月我希望立法會議員可以送一份聖誕禮物給香港的民主發展。好可惜,我的願望落空了。他說,理性上,我知道要以平常心去面對,但感性上我難免感到遺憾和失望。遺憾的是香港平白錯失了一個向民主大步邁進的機會,失望的是今日立法會的表決,令市民對早日落實更民主、更開放的選舉的期望落空。 [22]

12月22日
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發言人發表談話表示: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有關解釋,由於特區政府的議案未能在立法會通過,2007年行政長官和2008年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將不作修改,繼續沿用現行的辦法。 [23]

12月28日
中國總理溫家寶在接見香港行政長官曾蔭權時稱,香港仍有深層次的矛盾和問題未得到根本解決。[24]

2006年

1月12日
曾蔭權在立法會回答議員提問時表示,在他剩下的任期內,都不可能提出新的政改方案。[25]

香港政制發展第五號報告書內建議方案

建議方案全稱
政制發展專責小組第五號報告:二零零七年行政長官及二零零八年立法會產生辦法建議方案

2007年香港行政長官產生辦法建議
根據香港政府建議,選舉委員會的選舉委員人數將由800人增加至1600人,增加的選舉委員包括全港十八區區議員。

2008年香港立法會產生辦法
根據香港政府建議,香港立法會議席會由60個增加至70個,其中分區直選和功能組別各增加5席。分區直選方面,五個選區將各自增加1席;功能組別方面,區議會代表將由1席增加至6席。

是否在2007、2008年的後一輪選舉中實現普選或雙普選
香港政府建議中沒有提及。

影響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建議方案配合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的決議,否決了2007年及2008年的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及香港立法會的雙普選。
此外,由於區議員會自動成為可以選出行政長官的選舉委員,加上在立法會中有近六分之一的議席,令香港區議會的重要性和權力大大提升,並由專注地區事務變成可以影響香港整體的發展。

爭議
支持政府建議的人,主要認為有關方案已經增加了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選舉的民主成份。也是符合人大決定之下的最佳方案。支持者認為,如果政改方案不能獲立法會通過而要令政改原地踏步,會令全香港市民成為輸家。普選時間表及路線圖相對上重要性不及通過政改方案所得的好處。

反對政府建議的人,主要有以下三種訴求:
1.
訂立普選時間表(即指定實現普選行政長官的年份)
2.
訂立普選路線圖(不硬性規定時間,但要求有具體走向普選的計劃)
3.
部分區議員由行政長官委任,不應該讓他們參與選舉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議員,以免出現種票現像。

第三種訴求又衍生出兩種不同的反方案,包括:

只讓直選產生之區議員參與上述選舉。

取消委任區議員制度。

有些反對者堅持三項訴求都要得到實現,亦有些反對者只要求其中一項或兩項。
作者: sparkfit    時間: 9-12-2009 13:52

隱藏的陷阱

其實這一套政改方案,對泛民主派來說可算是一個陷阱。 政制事務局長林瑞麟在立法會提交草案時說:
「區議會功能界別採用何種投票制度,例如全票制或比例代表制,政府在現階段並無定案,我們已在小組委員會聽取各位議員的意見,我們樂意繼續聽取議員及公眾人士的意見,並會在處理《立法會(修訂)條例草案》時具體落實。」

憲制性文件「基本法」的修改,需要立法會三分之二多數通過(大約四十席),包括這個政改方案。但《立法會(修訂)條例草案》只需要二分之一(三十席)就可通過。政改方案中表決結果的三十四席,是親建制派的議員。

現在說明一下,何謂全票制,在香港出現全票制比較顯著的是人大代表選舉,例如應選六席,有八百人投票。這八百人之中,每人可投六票(當然只可以投一票給一位候選人,每人最多可投給六個候選人)。

所以,結果總投出來的票是 800人 × 6票 = 4800票。

以立法會現在只有一席的區議會界別選舉結果為例:
劉皇發(自由黨/親建制派):267票
鄺國全(民主派):126票
歐志遠(無黨籍):43票

如果按這個選舉結果去推算,親建制派的區議員獲得壓倒性的優勢,這主要是因為董建華在2003年時委任了102名親政府人士進入區議會,再加上身為為當然議員的數十名親政府的鄉事代表。如果這267人,全把票投給親建制派指定的六位候選人,結果這六席全都由親建制派當選。

把地區選舉的五席,以民主派得到三席,親建制派得到兩席計算,那立法會的生態就會變成:民主派27席、親建制派42席,這就會大幅拉遠了席次差距。

在這個政改方案中,親建制派已經覺得自己權利受損,在政改方案通過前夕,政務司長許仕仁已經提出,如通過政改,將會在下屆區議會開始,慢慢削減區議會委任議席。

如果現在通過了這個政改,那麼政府就會毫無制約,當年二十三條如果不是激起五十萬人上街,恐怕當時的董建華政府仍會作少量修改,強渡關山通過。當年的二十三條國安法立法,只是本地立法,而非憲制性文件,只需要三十席就可通過了。而二零零三年的立法會中親建制派的席次,比現在至少多數席。

所以到時政府為安撫親建制派,制定選舉制度為全票制,那麼就算社會輿論以及民主派如何抗議也阻止不了政府。

各方表述

]政府聲音
曾蔭權:「香港發展民主政制已經走到十字路口。若立法會通過政改方案,香港的政制就可以朝向普選前進一大步。若立法會不幸否決政改方案,零七、零八年的政制將停滯不前。」「方案得來不易,特區政府已盡了最大努力」,呼籲議員「從香港政制的整體及長遠的發展着想,以民意為重,不會因他們個別黨派的執著,被迫整個政制發展要原地踏步。」 並在回應12月4日萬人大遊行時表示,會儘量完善政改方案,相信在有生之年定能見到香港普選。[26]

林瑞麟(十二月二日):我們依然維持第五號報告書裏關於○七/○八兩個選舉方案的建議。我們一直都說,因為要平衡各界別、各政黨的訴求,我們可以修訂的空間確實是很窄的。[27]

許仕仁:「我們就此議題已討論了一年多……正因方案充分反映民意,到目前為止,我們不認為有更改的需要。」[28]

支持者
鄭耀棠
曾鈺成
曾憲梓
汪明荃:她在為支持政府的廣告中講了這句對白:「雖然《我的野蠻奶奶》很受歡迎,但民意卻一定要聽。」,暗指反對者推動普選的行為是不聽民意的「野蠻」行為。

反對者
劉慧卿表示,「我們在普選目標上立場堅定。若普選不能在2007-08年舉行,我們唯一可以接受是2012年。其他替代方案都是空話。」 [29]

楊森說:「根本沒有妥協的餘地。這是政府對民主訴求採取的拖延政策,所以全部9位民主黨議員將會投反對票。」 [30]

李柱銘:(政改方案)「帶我們繞圈子」,並不是前進。[31]
李永達:方案的每一個內容未能滿足民主黨的要求,故民主黨會堅決反對方案。[32]
余若薇:……(政改方案)「原地踏步」……[33]

其他意見
胡錦濤對曾蔭權曾表示:香港的政治改革要在「穩步、扎實、有序」的基礎上進行。[34]

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鄭宇碩:假如總是拒絕給一個確定的普選時間表,只是不斷地說,最終有一天會允許香港普選的,這說明中央政府沒有誠意。

表決結果
2005年12月21日,2007年行政長官和2008年立法會產生辦法建議方案,因得不到香港立法會全體三分二議員支持,均在立法會上被否決。
作者: sparkfit    時間: 9-12-2009 13:54

政制發展綠皮書

主條目:政制發展綠皮書

2007年7月11日,政府發表《政制發展綠皮書》,就普選行政長官的普選模式、立法會的普選模式、普選行政長官及普選立法會的路線圖及時間表等,分別提出多個方案諮詢市民。諮詢期將於2007年10月10日結束。[5]同年12月11日,行政長官曾蔭權發表長達三分鐘的電視錄影講話,表示已經把《政制發展綠皮書》的報告呈交了給中央人民政府;根據新華社在12月17日發表的新聞稿表示人大常委會會在12月23日至29日會就《政制發展綠皮書》的報告作出討論。人大常委會在12月29日發表聲明,指出:

1. 2012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將不會由普選產生
2. 2017年行政長官可以先由普選產生,之後立法會全體議席就可以由普選產生
3. 2012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選舉辦法可以修改,但立法會選舉中,功能組別和地區直選的比例不會改變

此舉引起泛民主派不滿,發動過多次遊行。
作者: sparkfit    時間: 9-12-2009 13:56

參考資料
[編輯]參見[編輯]外部連結
>>>>>>>>>>>>>>>>>>>>>>>>>>>>>>>>>>>>>>>>>>>>>>>>>>>>>>
編按:
1.(定期更新)
2.(如有錯誤資料,請指示。)

作者: 特派記者    時間: 11-12-2009 19:55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
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政府
關於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政府滿意地回顧了近年來兩國政府和兩國人民之間的友好關係,一致認為通過協商妥善地解決歷史上遺留下來的香港問題,有助於維持香港的繁榮與穩定,並有助於兩國關係在新的基礎上進一步鞏固和發展,為此,經過兩國政府代表團的會談,同意聲明如下:

 

一、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聲明:收回香港地區(包括香港島、九龍和“新界”,以下稱香港)是全中國人民的共同願望,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決定於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

二、聯合王國政府聲明:聯合王國政府於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將香港交還給中華人民共和國。

三、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聲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如下:

(一) 為了維護國家的統一和領土完整,並考慮到香港的歷史和現實情況,中華人民共和國決定在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時,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一條的規定,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

(二) 香港特別行政區直轄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除外交和國防事務屬中央人民政府管理外,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高度的自治權。

(三) 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現行的法律基本不變。

(四)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由當地人組成。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主要官員由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提名,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原在香港各政府部門任職的中外籍公務、警務人員可以留用。香港特別行政區各政府部門可以聘請英籍人士或其他外籍人士擔任顧問或某些公職。

(五) 香港的現行社會、經濟制度不變;生活方式不變。香港特別行政區依法保障人身、言論、出版、集會、結社、旅行、遷徙、通信、罷工、選擇職業和學術研究以及宗教信仰等各項權利和自由。私人財產、企業所有權、合法繼承權以及外來投資均受法律保護。

(六) 香港特別行政區將保持自由港和獨立關稅地區的地位。

(七) 香港特別行政區將保持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繼續開放外匯、黃金、證券、期貨等市場,資金進出自由。港幣繼續流通,自由兌換。

(八) 香港特別行政區將保持財政獨立。中央人民政府不向香港特別行政區徵稅。

(九) 香港特別行政區可同聯合王國和其他國家建立互利的經濟關係。聯合王國和其他國家在香港的經濟利益將得到照顧。

(十) 香港特別行政區可以“中國香港”的名義單獨地同各國、各地區及有關國際組織保持和發展經濟、文化關係,並簽訂有關協定。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可自行簽發出入香港的旅行證件。

(十一)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社會治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負責維持。

(十二) 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的上述基本方針政策和本聯合聲明附件一對上述基本方針政策的具體說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將以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規定之,並在五十年內不變。

四、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聯合王國政府聲明:自本聯合聲明生效之日起至一九九七年六月三十日止的過渡時期內,聯合王國政府負責香港的行政管理,以維護和保持香港的經濟繁榮和社會穩定;對此,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將給予合作。

五、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聯合王國政府聲明:為求本聯合聲明得以有效執行,並保證一九九七年政權的順利交接,在本聯合聲明生效時成立中英聯合聯絡小組;聯合聯絡小組將根據本聯合聲明附件二的規定建立和履行職責。

六、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聯合王國政府聲明:關於香港土地契約和其他有關事項,將根據本聯合聲明附件三的規定處理。

七、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聯合王國政府同意,上述各項聲明和本聯合聲明的附件均將付諸實施。

八、本聯合聲明須經批准,並自互換批准書之日起生效。批准書應於一九八五年六月三十日前在北京互換。本聯合聲明及其附件具有同等約束力。

一九八四年十二月十九日在北京簽訂,共兩份,每份都用中文和英文寫成,兩種文本具有同等效力。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代表

趙紫陽(簽 字)

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政府代表

瑪格麗特‧撒切爾(簽 字)

http://www.octs.org.hk/c_page_JointDeclaration.htm
作者: 特派記者    時間: 11-12-2009 19:56

本帖最後由 特派記者 於 11-12-2009 20:15 編輯

Joint Declaration of the Government
of the United 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and Northern Ireland
and 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on the question of Hong Kong



The Government of the United 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and NorthernIreland and 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have  reviewed with satisfaction the friendly relations existing between the two Governments and peoples in recent years and agreed that a proper negotiated settlement of the question of Hong Kong, which is left overfrom the past, is conducive to the maintenance of the prosperity and stability of Hong Kong and to the further strengthening and development of the relations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 on a new basis. To this end,they have, after talks between the delegations of the two Governments,agreed to declare as follows:

1. 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declares that to  recover the Hong Kong area (including Hong Kong Island, Kowloon and theNew Territories, hereinafter referred to as Hong Kong) is the common aspiration of the entire Chinese people, and that it has decided to resume the exercise of sovereignty over Hong Kong with effect from 1 July 1997.

2. The Government of the United Kingdom declares that it will restore Hong Kong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with effect from 1 July1997.

3. 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declares that thebasic policie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regarding Hong Kong are as follows:

(1) Upholding national unity and territorial integrity and takingaccount of the history of Hong Kong and its realities,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has decided to establish, in accordance with the provisions of Article 31 of the Constitution of the People's Republicof China, a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upon resuming the exercise of sovereignty over Hong Kong.

(2)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will be directly underthe authority of the Central People's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sRepublic of China.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will enjoy a high degree of autonomy, except in foreign and defence affair swhich are the responsibilities of the Central People's Government.

(3)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will be vested withexecutive, legislative and independent judicial power, including thatof final adjudication. The laws currently in force in Hong Kong willremain basically unchanged.

(4) The Government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will be composed of local inhabitants. The chief executive will be appointed by the Central People's Government on the basis of the results ofelections or consultations to be held locally. Principal officials will be nominated by the chief executive of the Hong Kong Administrative Region for appointment by the Central People's Government. Chinese and foreign nationals previously working in the public and police servicesin the government departments of Hong Kong may remain in employment. British and other foreign nationals may also be employed to serve asadvisers or hold certain public posts in government departments of the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5) The current social and economic systems in Hong Kong will remain unchanged, and so will the life-style. Rights and freedoms, including those of the person, of speech, of the press, of assembly, of association, of travel, of movement, of correspondence, of strike, of choice of occupation, of academic research and of religious belief willbe ensured by law in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Private property, ownership of enterprises, legitimate right of inheritance and foreign investment will be protected by law.

(6)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will retain the status of a free port and a separate customs territory.

(7)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will retain the status of an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centre, and its markets for foreign exchange, gold, securities and futures will continue. There will befree flow of capital. The Hong Kong dollar will continue to circulateand remain freely convertible.

(8)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will have independent finances. The Central People's Government will not levy taxes on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9)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may establish mutually beneficial economic relations with the United Kingdom and other countries, whose economic interests in Hong Kong will be given dueregard.

(10) Using the name of "Hong Kong, China",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may on its own maintain and develop economic andcultural relations and conclude relevant agreements with states,regions and relevant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The Government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may onits own issue travel documents for entry into and exit from Hong Kong.

(11) The maintenance of public order in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will be the responsibility of the Government of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12) The above-stated basic policie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regarding Hong Kong and the elaboration of them in Annex I to this Joint Declaration will be stipulated, in a Basic Law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by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nd they will remain unchanged for 50 years.

4. The Government of the United Kingdom and the Government of the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declare that, during the transitional period between the date of the entry into force of this Joint Declaration and 30 June 1997, the Government of the United Kingdom will be responsible  for the administration of Hong Kong with the object of maintaining and preserving its economic prosperity and social stability; and that 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will give its cooperationin this connection.

5. The Government of the United Kingdom and 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declare that, in order to ensure a smoothtransfer of government in 1997, and with a view to the effective implementation of this Joint Declaration, a Sino-British Joint Liaison Group will be set up when this Joint Declaration enters into force; and that it will be established and will function in accordance with theprovisions of Annex II to this Joint Declaration.

6. The Government of the United Kingdom and 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declare that land leases in Hong Kong andother related matters will be dealt with in accordance with the provisions of Annex III to this Joint Declaration.

7. The Government of the United Kingdom and 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gree to implement the preceding declarations and the Annexes to this Joint Declaration.

8. This Joint Declaration is subject to ratification and shall enter into force on the date of the exchange of instruments of ratification,which shall take place in Beijing before 30 June 1985. This Joint Declaration and its Annexes shall be equally binding.

Done in duplicate at Beijing on 19 December 1984 in the English and Chinese languages, both texts being equally authentic.


For the Government of the United 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and Northern Ireland

Margrat Thatcher


For 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Zhao Ziyang

http://www.octs.org.hk/e_page_JointDeclaration.htm
作者: 特派記者    時間: 11-12-2009 20:19

新中國成立後中共「暫時不動香港」戰略出台始末
[文匯報:2009-09-12]

「長期打算,充分利用」

  以毛澤東為代表的中共第一代領導集體是在「中國人民將在偉大的解放戰爭中獲得最後勝利」的前夕醞釀產生新中國的外交政策的過程中,開始思考如何處理中英兩國之間的「歷史遺留問題」——香港問題的。

  新中國「外交方針政策的形成大致在1949年1月至7月間」,其中一項重要內容就是毛澤東用形象化的語言所闡釋的「另起爐灶」和「打掃乾淨屋子再請客」。「我們採取這種態度,可以使我們在外交上立於主動地位,不受過去任何屈辱的外交傳統所束縛。」可以使新中國的外交關係「建立在平等、互利、互相尊重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基礎上」。因此,中國共產黨人態度非常明確:新中國將不「繼承」舊中國的外交「遺產」--「喪權辱國的不平等條約」,宣佈「廢除賣國條約」,宣佈對於舊中國「所訂立的各項條約和協定,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應加以審查,按其內容,分別予以承認,或廢除,或修改,或重訂」。這裡,自然也包括「割」、「租」香港的中英《南京條約》、《北京條約》和《展拓香港界址專條》三個不平等條約。正是在「樹立新中國獨立自主的外交形象,營造新中國和平建設的國際環境」的原則指導下,新中國外交政策的重要組成部分--對於香港問題的特殊政策也開始有了「腹案」,即後來所歸納的「長期打算,充分利用」八字方針。形象化的說法就是「暫時維持現狀不變」。

  據周恩來1951年回憶:「我們在全國解放之前已決定不去解放香港」。這是一項從維護新中國的國家利益出發超越了「簡單化」的意識形態束縛的「現實主義」的戰略決策。也就是說,一方面,中國共產黨人絕不放棄對於中國「不可分割的領土」香港的主權要求,堅持徹底洗刷殖民主義的恥辱以實現中華民族的「獨立、自由和領土主權的完整」的立場和奮鬥目標,在這一點上,沒有也不允許有「絲毫的動搖和妥協」;但是同時,中國共產黨人強調在具體解決香港問題時要「尊重歷史、尊重現實」,要「謹慎從事」,要避免在條件不具備、時機不成熟的情況下從「單純的革命熱情」出發「犯冒險主義的錯誤」,主張在國內、國際形勢對我們有利的情況下「一攬子」地解決這一「歷史遺留問題」。在條件不具備、時機不成熟時,「暫時維持現狀不變」。

  1949年1月,中共中央向全黨發出由周恩來起草、毛澤東修改的關於外交工作的指示,曾經非常透徹地闡釋了這一戰略決策的思想背景:「在原則上,帝國主義在華的特權必須取消,中華民族的獨立解放必須實現,這種立場是堅定不移的。但是,在執行的步驟上,則應按問題的性質及情況,分別處理。凡問題對於中國人民有利而又可能解決者,應提出解決,其尚不可能解決者,則應暫緩解決。凡問題對於中國人民無害或無大害者,即使易於解決,也不必忙於去解決。凡問題尚未研究清楚或解決的時機尚未成熟者,更不可急於去解決。總之,在外交工作方面,我們對於原則性與靈活性應掌握得很恰當,方能站穩立場,靈活機動。」

  1949年2月,米高揚代表斯大林來當時中共中央的所在地西柏坡瞭解已經醞釀成型的新中國對內、對外政策時,毛澤東也向他耐心地說明過中國共產黨人的這一立場:「目前,還有一半的領土尚未解放。大陸上的事情比較好辦,把軍隊開去就行了。海島上的事情就比較複雜,須要採取另一種靈活的方式去解決,或者採用和平過渡的方式,這就要花較多的時間了。在這種情況下,急於解決香港、澳門的問題,也就沒有多大意義了。相反,恐怕利用這兩地的原來地位,特別是香港,對我們發展海外關係、進出口貿易更為有利些。總之,要看形勢的發展再作最後決定。」

  事實上,早在中國內戰剛剛爆發的1946年12月,毛澤東就已經非常明確地闡釋過「解決香港問題可以從緩」的戰略思考。當時,毛澤東會見哈默、羅德裡克、陳依范三位西方記者,哈默問毛澤東:「在香港問題上中共的態度如何?」毛澤東回答:「我們現在不提出立即歸還的要求,中國那麼大,許多地方都沒有管理好,先急於要這塊小地方幹嗎?將來可按協商辦法解決。」

中英雙方在香港問題上的「默契」

  在新中國成立前夕,中國共產黨內對於香港問題最早提出「暫時維持現狀不變」具體建議的是「負責對外貿易和港澳工作」的潘漢年和廖承志。潘漢年向中央建議說:「軍隊不宜進駐香港。理由是:美國執行杜勒斯的封鎖政策,上海、天津、青島等港口城市與國外的貿易往來幾乎斷絕,如再收回香港,則這惟一通向國際社會的貿易渠道將會被封閉。共和國初建,急需的軍事物資和惟一的外匯收入渠道也必然斷絕。對於香港而言,也必將成為死港。因此,在一定時期保留香港自由港的地位,由英國人暫時管轄。

  廖承志向中央建議說:「要武力解放香港,對中國人民解放軍來說,只是一聲衝鋒號,就能把紅旗插上香港太平山。……香港是世界最大的自由貿易港口之一,如果香港暫時留在英國人手中,為了英國自己的利益,它也不會放棄大陸這個巨大的市場。這就等於把美國對中國的立體封鎖線撕開一個缺口:我們能從香港進口我國亟需的物資;也可以利用香港作為我們與世界交往的通道,世界各國兄弟黨同志可以從這裡進來,各國的民間友好人士也可以從這裡入境;另外,香港還可以成為我們瞭解世界各國情況的窗口,這些深遠的戰略意義,會隨著似箭的光陰,越往以後,越為大家所接受和看清楚。」毛澤東、周恩來對於他們的意見非常讚賞。

(一)
作者: 特派記者    時間: 11-12-2009 20:21

本帖最後由 特派記者 於 11-12-2009 20:24 編輯

在新中國成立前夕,中國共產黨人對於香港問題作出「暫時維持現狀不變」的戰略決策,主要是出於「必要性」和「可能性」的雙重考慮。

  一方面,為了打破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資本主義陣營對新中國的全面封鎖,中國共產黨人有必要保留香港這一「傳統」的「國際通道」,對外開放,而不是「閉關鎖國」;自力更生為主,同時也不放棄爭取外援。這是中國共產黨人的「既定方針」。毛澤東十分明確地講:「我們是願意按照平等原則同一切國家建立外交關係的。……我們必須盡可能地首先同社會主義國家和人民民主國家做生意,同時也要同資本主義國家做生意。」「蘇聯當然是第一位,但同時要準備和波捷德英日美等國做生意。」「建國大憲章」--《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也明確規定:「凡與國民黨反動派斷絕關係,並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採取友好態度的外國政府,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可在平等、互利及互相尊重領土主權的基礎上,與之談判,建立外交關係。中華人民共和國可在平等和互利的基礎上,與各外國的政府和人民恢復並發展通商貿易關係。」但是同時,中國共產黨人也清醒地認識到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資本主義陣營對於「共產黨在中國的勝利」是「十分不滿」、「十分不安的」,「從來敵視中國人民的帝國主義,決不能很快地就以平等的態度對待我們。」他們不會輕易放棄「反對中國人民的陰謀計劃」。

  事實上也正是如此,新中國一成立,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資本主義陣營就「三管齊下」--政治孤立、經濟封鎖和軍事包圍,企圖「將新中國扼殺在搖籃之中」。在這種情況下,「中國政府為了鞏固年輕的共和國,為了保衛新生的社會主義制度,在國際外交關係上採取了堅定的原則性和高度的靈活性相結合的政策,把香港問題放在新的國際形勢下考慮,」作出了「暫時維持現狀不變」的戰略決策,以保留香港這一「傳統」的「國際通道」作為新中國與國際社會尤其是西方資本主義世界聯繫的「橋樑」。

  關於這一點,英國人有比較客觀的評論:「共產黨領導人或許預見到把英國管理的香港作為朝向西方的『窗口』所具有的戰略價值。例如,從早期的中日戰爭中,他們已經發現香港可作為一個重要的供應基地,九龍到廣州鐵路在此期間所發揮的作用已可對此作出明證。他們也很可能認識到,若香港一直由一個英國殖民政府管治,它便將可作為日後處理與英國關係的一種政治籌碼,甚至是一張與美國--一個與共產黨勢不兩立的國家--保持聯繫的皇牌。不管是什麼因素影響了毛澤東的行動,他得到回報的速度卻比預期中快。1950年,中國要求香港成為朝鮮戰爭中供應石油、化學品、橡膠、汽車和機械儲備的基地。而當朝鮮戰爭導致聯合國和美國對中國實行貿易禁運時,香港和澳門的同胞在百感交集下為中國提供了躲避制裁的主要通道。此秘密一直維持了三十年之久。」

  當然,中國共產黨人保留香港這一「傳統」的「國際通道」作為新中國與國際社會尤其是西方資本主義世界聯繫的「橋樑」,也不能排除還有對蘇聯一貫的「大國」、「大黨」之「霸權主義」保持必要的警惕和預防措施的深遠考慮。新中國成立之時,嚴峻的國際環境,決定了「中國人民不是倒向帝國主義一邊,就是倒向社會主義一邊,絕無例外。騎牆是不行的,第三條道路是沒有的」。但是,「一邊倒」外交政策的前提是不能「犧牲」新中國的「獨立自主」,對於這一點,以毛澤東為代表的中共第一代領導集體是有高度共識的。因此,香港學者所言--「斯大林在解放軍渡過長江之前,曾向中共領導人提出『劃江而治』的主張,被中共領導人毛澤東拒絕了。毛澤東開始警惕中國會不會成為蘇聯衛星國的危險,他始終對大鼻子的意圖存有戒心。保留香港,是為了向蘇聯表示可以得到別的援助來源,以幫助恢復受戰爭蹂躪的中國經濟,以加強同莫斯科討價還價的實力。」--雖有偏頗,卻不無道理。

  另一方面,英國對待「共產黨在中國的勝利」所執之與美國「公開的敵視」有別的「現實主義」或曰「機會主義」的外交立場,為香港問題的「彈性」處理提供了「政治空間」。由於英國在中國內戰中基本上保持了「不干涉」的「中立」,沒有像美國那樣「深深陷入中國事務的泥潭」,「失去與中國共產黨改善關係的機會」;由於英國「最關心的是保護在華利益和香港的地位」,「英國在華有超過三億英鎊價值的貿易利益,因此英國絕對不願意失去中國市場。」因此,英國也絕對不願意失去香港這一苦心經營了一百年的「遠東最大和最重要的殖民地」。

  所以,英國在1949年「共產黨在中國的勝利」已經明朗化的情況下,沒有跟「中國人民的頭號敵人」美國亦步亦趨,採取「自斷其路」的「拒不承認」和「經濟封鎖」的極端政策,而是「保持一個立足點……原地不動,以尋求和中共建立不可避免的事實上的關係」。包括「政治承認」和「經濟往來」。他們認為:「拒不承認一個有效地控制了中國大部分地區的政府,不僅在『法律上是講不通的』,而且還會『對西方在華利益的保護造成嚴重的實際困難』。」他們認為:「美國人所傾向的用經濟制裁達到政治目的的企圖」是很難實現的,雖然新中國「需要援助,也不會屈服於西方的經濟壓力」。而且,「英國企業占外國在華企業的多數。……若實行經濟制裁,勢必遭到共產黨的報復,並勢必使這些企業遭受沉重的損失。」尤為重要的是,英國還有一個必須「挽留」的「借來的時間」與「借來的空間」——香港。「因為它在華的投資不僅比美國多得多,而且香港的經濟地位也仰仗和中國大陸的積極的轉口貿易。」「在制約英國對華貿易政策的諸因素中,保持香港及與之毗鄰的新界的原有商業地位的願望,不能不是一個重要的因素,因為香港和新界的生存,有賴於與中國大陸的持續不斷的貿易。」最後,他們得出結論說:「英國在華和香港的利益要求盡早承認中國的共產黨政府」;英國在華和香港的利益要求「必須無條件而且不惜任何代價地與在很大程度上尚很陌生的中國進行貿易。」

  正是因為英國首先意識到必須向新中國「示好」,與新中國建立「正常」的政治與經濟聯繫,使新中國對外開放,而不是相反,然後才有可能在「不損害中華民族的根本利益和尊嚴」的前提下與新中國「坐下來討論」如何處理英國在華的特殊利益——香港問題。「英國人希望香港免遭共產黨控制,方法是強調香港在對華貿易中的重要地位,並表示願意就香港的政治前途問題與共產黨進行討論。」因此,英國從「現實主義」或曰「機會主義」的外交立場而非意識形態出發,成為西方資本主義世界中第一個與中國共產黨的新政權發生「事實上的政治與經濟關係」並正式承認新中國的資本主義大國。在這個過程中,英國為了避免「剌激中國」,還主動擱置了已經設計完成的讓香港逐步走向「地方自治」的所謂「楊慕琦計劃」。「如果香港走向獨立式的自治,反而會刺激中國,提早收回。」「英國人搞外交富有現實主義精神,也頗為老練圓滑。……如果英國欲得到中國許諾,香港地位暫時不變,楊慕琦計劃反而變成絆腳石,英國的策略是通過外交渠道行事,而不是兵戎相見。

  1949年10月,英國下議院宣佈楊慕琦計劃壽終正寢。」這樣,中英兩國「靈活」地處理香港問題的合作契機就凸現出來了。以毛澤東為代表的中共第一代領導集體正是鑒於英國從「在華和香港的利益」出發對新中國「示好」之「現實主義」或曰「機會主義」的態度,認為可以「利用」香港問題「拉住」英國,從而在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資本主義陣營對新中國的戰略包圍圈中打開一個缺口,因此才有「暫時維持現狀不變」之戰略決策以「長期打算、充分利用」。

  以上事實說明,中國共產黨人在新中國成立前夕作出「暫時維持現狀不變」以「長期打算、充分利用」的戰略決策,主要是出於政治而非軍事上的考慮。毛澤東講:「至於香港,英國人沒有多少軍事力量,我們要占是可以的。」海外曾經有一種聲音——新中國之所以「容忍英國人在香港、容忍資本主義在香港」,是因為「沒有接管這一地區的實際能力」,「以戰爭的地理位置和一般的數學邏輯來推算,人民解放軍可能……需要打一場血流成河及耗費時日的戰鬥才可以佔領香港,而不是一場代價輕微的『閃電戰』」,「他們要攻佔香港,將付出一百萬人傷亡的代價」——純屬臆測。

(二)
作者: 特派記者    時間: 11-12-2009 20:22

(三)

  1951年春,當時的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黃作梅到北京請示工作,周恩來曾經向他全面而系統地闡釋了「中央『特殊』處理香港問題的『思路』」。周恩來講:「我們對香港的政策是東西方鬥爭全局的戰略部署的一部分。不收回香港,維持其資本主義英國佔領不變,是不能用狹隘的領土主權原則來衡量的,來作決定的。……在長期的全球戰略上講,不是軟弱,不是妥協,而是一種更積極主動的進攻和鬥爭。1949年建國後,英國很快承認我們,那是一種半承認,我們也收下了。艾德禮政府主要是為了保全在香港的利益,保存大英帝國在遠東的殖民地。香港是大英帝國在遠東政治經濟勢力範圍的象徵。在這個範圍內,美國和英國存在著矛盾和鬥爭。因此,在對華政策上也有極大的分歧和矛盾。美國要蠶食英國在遠東的政治經濟勢力範圍,英國要力保大英帝國的餘輝。那麼,保住香港,維持對中國的外交關係是英國在遠東的戰略要招。所以,可以這樣說,我們把香港留在英國人手上比收回來好、也比落入美國人的手上好。香港留在英國人手上,我們反而主動。我們抓住了英國一條辮子,我們就拉住了英國,使它不能也不敢對美國的對華政策和遠東戰略部署跟得太緊,靠得太攏。這樣我們就可以擴大和利用英美在對華政策上的矛盾。在這個情況下,香港對我們大有好處,大有用處。我們可以最大限度地開展最廣泛的愛國統一戰線工作,團結一切可能團結的人,支持我們的反美鬥爭,支持我們的國內經濟建設。在這種情況下,香港是我們通往東南亞、亞非拉和西方世界的窗口。它將是我們的瞭望臺、氣象台和橋頭堡。它將是我們突破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對我國實行封鎖禁運的前沿陣地。近兩年的發展證明,我們在解放全國時留下個香港是正確的。」

冷靜、慎重、低調地處理香港問題

  在新中國成立以後相當長的一個時間段裡,以毛澤東為代表的中共第一代領導集體對於處理香港問題的態度,始終保持低調,十分冷靜、十分慎重,堅持只要「暫時維持現狀不變」對新中國還「有用、有利」,只要「時機不成熟、條件不具備」,「這一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我們就「暫時不去觸及它」。1954年,周恩來在一次為接待英國工黨訪華代表團而進行的幹部準備會上明確指示:「不成熟的問題,也不要去談,例如香港問題。……至於我們是否要收復香港,如何收復,政府還沒有考慮過,我們就不要談。」周恩來曾經對來中國訪問的英國客人直接講:對於香港問題,「如果我們需要解決,也得和你們談判,我們不會採取突然行動。」

  1959年,毛澤東針對中國共產黨內少數人在香港問題上的急躁情緒,耐心地解釋:「香港還是暫時不收回來好,我們不急,目前對我還有用處。」其後,他在同來訪的英國蒙哥馬利元帥的談話中又說:「我們現在不談香港問題。」1963年,中蘇論戰正酣,美國共產黨發表聲明責難「中國人民在香港、澳門問題上的正確政策」——「社會主義國家竟然容許殖民地存在」。因此,中國共產黨不得不打破沉默,第一次公開對外闡釋新中國對於處理香港問題的戰略思考和基本原則:「在國際鬥爭中,我們既反對冒險主義,也反對投降主義。這兩頂帽子,無論如何是安不到我們頭上來的。」用「中國對香港、澳門的政策」來「證明中國人是膽小鬼」,「在香港、澳門問題上嘲笑我們」,是「愚蠢的」、「可悲的」。「老實說,中國人民並不需要在香港、澳門問題上顯示武力,來證明自己反對帝國主義的勇氣和堅定性。我們的勇氣和堅定性是帝國主義特別是美帝國主義領教過的。」

  時隔不久,毛澤東在會見外國客人談到反對帝國主義、反對殖民主義問題時再次就新中國對於香港問題的態度發表意見:香港「小部分是割讓的,大部分是租的,租期是九十九年,還有三十四年才滿期。這是特殊情況,我們暫時不準備動它。……香港人就是我們中國人。香港是通商要道,如果我們現在就控制它,對世界貿易、對我們同世界的貿易關係都不利。」直到1972年中英外交關係完全正常化之後,以毛澤東為代表的中共第一代領導集體審時度勢,認為「改變」或「放棄」對於香港問題的「暫時維持現狀不變」之特殊政策的「適當時機」仍然沒有出現。

  1972年10月,周恩來分別會見來中國訪問的英國《泰晤士報》記者路易絲•海倫(LouisHeren)和英國國會上議院議員湯姆森(Thomson)時都曾經指出:「這個問題一定要解決,但現在還不必考慮。……中國的政策是不會在這些事情上倉促行事。」「中國有個政策,就是不要急急忙忙搞這個事。」1974年5月,毛澤東會見來訪的英國前首相、保守黨領袖希思談到香港問題時也明確表示:「香港作為英國管理下的亞洲貿易和金融中心,其地位是安全的,最少在目前如此。」在毛澤東、周恩來的有生之年,他們始終從中華民族的根本利益和長遠利益出發,從新中國社會主義建設的戰略全局出發,堅定不移地維護對於我們「有用」、「有利」的「暫時維持現狀不變」的戰略決策的穩定和嚴肅性。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07年08月29日)

http://news.wenweipo.com/2009/09/12/HO0909120001.htm
作者: 特派記者    時間: 11-12-2009 20:26

清理五毛系列:英國人不給香港人民主

在上周一香港電台《講東講西》,小弟故意提到楊慕琦計劃,呢個計劃不單係功能組別嘅發明基礎,而且仲係暴露咗中共拒絕給予香港民主嘅真正原因。

要篤爆老共,永遠都要研究中國共產黨黨史。而《文匯報》轉載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一篇報導,就成為中共不給予香港民主嘅證據。

新中國成立後中共「暫時不動香港」戰略出台始末

唔知《文匯報》係唔係有老一輩高手喺度倒緊屎,但呢篇正係老共走數嘅確鑒證據,請睇以下摘錄:

「在這個過程中,英國為了避免「剌激中國」,還主動擱置了已經設計完成的讓香港逐步走向「地方自治」的所謂「楊慕琦計劃」。「如果香港走向獨立式的自治,反而會刺激中國,提早收回。」「英國人搞外交富有現實主義精神,也頗為老練圓滑。……如果英國欲得到中國許諾,香港地位暫時不變,楊慕琦計劃反而變成絆腳石,英國的策略是通過外交渠道行事,而不是兵戎相見。」

點解英國要避免「刺激中國」被迫放棄楊慕琦計劃,若非中共向英國講明,英國怎會不得不放棄楊慕琦計劃,很明顯不是如土共教科書所講,當時中國政局混亂,不知有多少移民南來才放棄楊慕琦計劃(小弟也遭誤導),而是老共不想香港民主自治,才會令楊慕琦計劃難產。

因此,中共欠香港人民主自治的數,欠了六十年,不知老共什麼時候才會還?不想給香港民主不是英國,而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人,醒吧!

http://martinoei.wordpress.com/2 ... %E6%B0%91%E4%B8%BB/
作者: 特派記者    時間: 11-12-2009 20:29

1990年3月28日在第七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上

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主任委員姬鵬飛

各位代表:

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經過四年零八個月的工作,業已完成起草基本法的任務。全國人大常委會已將《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草案)》包括三個附件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區旗、區徽圖案(草案),連同為全國人大代擬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一屆政府和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定(草案)》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關於設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的建議》等文件提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審議。現在,我受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的委托就這部法律文件作如下說明。

根據《第六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關於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的決定》,第六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一次會議任命了起草委員。1985年7月1日,起草委員會正式成立並開始工作。在制定了工作規劃,確定了基本法結構之後,起草委員會設立了五個由內地和香港委員共同組成的專題小組,即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關係專題小組,居民的基本權利和義務專題小組,政治體制專題小組,經濟專題小組,教育、科學、技術、文化、體育和宗教專題小組,負責具體起草工作。在各專題小組完成條文的初稿之後,成立了總體工作小組,從總體上對條文進行調整和修改。1988年4月,起草委員會第七次全體會議公佈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草案)》徵求意見稿,用五個月的時間在香港和內地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及有關部門廣泛徵求了意見,並在這個基礎上對草案徵求意見稿作了一百多處修改。1989年1月,起草委員會第八次全體會議採取無記名投票方式,對準備提交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基本法(草案)以及附件和有關文件逐條逐件地進行了表決,除草案第十九條外,所有條文、附件和有關文件均以全體委員三分之二多數贊成獲得通過。同年2月,第七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六次會議決定公佈基本法(草案)包括附件及其有關文件,在香港和內地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以及中央各部門,各民主黨派、人民團體和有關專家,人民解放軍各總部中廣泛徵求意見。經過八個月的徵詢期,起草委員會各專題小組在研究了各方面的意見後,共提出了專題小組的修改提案二十四個,其中包括對第十九條的修正案。在今年2月舉行的起草委員會第九次全體會議上,對這些提案採取無記名投票的方式逐案進行了表決,均以全體委員三分之二以上多數贊成獲得通過,並以此取代了原條文。至此,基本法(草案)包括附件及其有關文件的起草工作全部完成。

香港特別行政區區旗、區徽圖案的徵集、評選工作,由起草委員五人以及內地和香港的專家六人共同組成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區旗區徽圖案評選委員會負責。在評委會對7147件應徵稿進行初選和複選後,起草委員會對入選的圖案進行了審議、評選,由於未能選出上報全國人大審議的圖案,又由評委會在應徵圖案的基礎上,集體修改出三套區旗、區徽圖案,經起草委員會第九次全體會議以無記名投票的方式表決,從中選出了提交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審議的區旗區徽圖案(草案),同時通過了基本法(草案)中關於區旗、區徽的第十條第二、三款。

四年多來,起草委員會先後舉行全體會議九次,主任委員會議二十五次,主任委員擴大會議兩次,總體工作小組會議三次,專題小組會議七十三次,香港特別行政區區旗區徽評選委員會也先後召開會議五次。

回顧四年多來的工作,應該說這部法律文件的起草是很民主,很開放的。在起草過程中,委員們和衷共濟,群策群力,每項條文的起草都是在經過了調查研究和充分討論後完成的,做到了既服從大多數人的意見,又尊重少數人的意見。每當召開各種會議,隨時向採訪會議的記者吹風,會後及時向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諮詢委員會通報情況。基本法起草工作是在全國,特別是在香港廣大同胞和各方面人士的密切關注和廣泛參與下完成的。尤其需要指出的是,由香港各界人士組成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諮詢委員會對基本法的起草工作一直給予了積極有效的協助,他們在香港收集了大量有關基本法的意見和建議並及時向起草委員會作了反映。諮詢委員會的工作得到了起草委員會們的好評。

各位代表,提請本次大會審議的基本法(草案),包括序言,第一章總則,第二章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關係,第三章居民的基本權利和義務,第四章政治體制,第五章經濟,第六章教育、科學、文化、體育、宗教、勞工和社會服務,第七章對外事務,第八章本法的解釋和修改,第九章附則,共有條文一百六十條。還有三個附件,即:附件一《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附件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和表決程序》,附件三《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的全國性法律》。

一、關於起草基本法的指導方針“一個國家,兩種制度”是我國政府為實現祖國統一提出的基本國策。按照這一基本國策,我國政府制定了對香港的一系列方針、政策,主要是國家在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時,設立特別行政區,直豁於中央人民政府,除國防、外交由中央負責管理外,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高度自治;在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原有的資本主義社會、經濟制度不變,生活方式不變,法律基本不變;保持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和自由港的地位;並照顧英國和其他國家在香港的經濟利益。我國政府將上述方針政策載入了英國政府共同簽署的關於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並宣佈國家對香港的各項方針政策五十年不變,以基本法加以規定。“一國兩制”的構想及在此基礎上產生的對香港的各項方針政策,是實現國家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同時保持香港的穩定繁榮的根本保證,是符合我國人民,特別是香港同胞的根本利益的。

我國憲法第三十一條規定,“國家在必要時得設立特別行政區。在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按照具體情況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法律規定。”我國是社會主義國家,社會主義制度是我國的根本制度,但為了實現祖國的統一,在我國的個別地區可以實行另外一種社會制度,即資本主義制度。現在提交的基本法(草案)就是以憲法為依據,以“一國兩制”為指導方針,把國家對香港的各項方針、政策用基本法律的形式規定下來。

(一)
作者: 特派記者    時間: 11-12-2009 20:30

二、關於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關係

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關係,是基本法的主要內容之一,不僅在第二章,而且在第一、第七、第八章以及其他各章中均有涉及。

草案第十二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這條規定明確了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地位,是草案規定特別行政區的職權範圍及其同中央的關係的基礎。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是中央人民政府直轄的地方行政區域,同時又是一個實行與內地不同的制度和政策、享有高度自治權的特別行政區。因此,在基本法中既要規定體現國家統一和主權的內容,又要照顧到香港的特殊情況,賦予特別行政區高度的自治權。

草案所規定的由全國人大常委會或中央人民政府行使的職權或負責管理的事務,都是體現國家主權所必不可少的。如特別行政區的國防和外交事務由中央人民政府負責管理,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少數有關國防、外交和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全國性法律要在特別行政區公佈或成立實施,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宣佈戰爭狀態或因特別行政區發生其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而決定特別行政區進入緊急狀態,中央人民政府可發佈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實施。除此以外,草案還規定,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這對於維護國家的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維護香港的長期穩定和繁榮也是非常必要的。

草案所規定的特別行政區的高度自治權包括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此外,經中央人民政府授權還可以自行處理一些有關的對外事務。應該說,特別行政區所享有的自治權是十分廣泛的。

在行政管理權方面,草案在規定特別行政區依照基本法的規定自行處理香港的行政事務的同時,還具體規定了特別行政區在諸如財政經濟、工商貿易、交通運輸、土地和自然資源的開發和管理、教育科技、文化體育、社會治安、出入境管制等各個方面的自治權。如規定特別行政區保持財政獨立,財政收入不上繳中央,中央不在特別行政區徵稅;自行制定貨幣金融政策,港幣為特別行政區的法定貨幣,其發行權屬於特別行政區政府。又如,規定特別行政區政府的代表可作為中國政府代表團的成員,參加同香港有關的外交談判;特別行政區可在經濟、貿易、金融、航運、通訊、旅遊、文化、體育等領域以“中國香港”的名義,單獨地同世界各國、各地區及有關國際組織保持和發展關係,簽定和履行有關協議。

在立法權方面,草案規定特別行政區立法機關制定的法律經行政長官簽署、公佈即生效,這些法律雖然須報全國人大常委會備案,但備案並不影響生效。同時草案還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只是在認為特別行政區立法機關制定的任何法律不符合基本法關於中央管理的事務及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關係的條款時,才將有關法律發回,但不作修改。法律一經全國人大常委會發回,立即失效。這樣規定,符合“一國兩制”的原則,既符合憲法的規定又充份考慮了香港實行高度自治的需要。

根據憲法規定,解釋法律是全國人大常委會的職權。為了照顧香港的特殊情況,草案在規定基本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同時,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本法關於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的條款可自行解釋。這樣規定既保證了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權力,又有利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行使其自治權。草案還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本法的其他條款也可解釋,只是在特別行政區法院對本法關於中央人民政府管理的事務或中央和特別行政區的關係的條款進行解釋,而該條款的解釋又影響到終局判決時,才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解釋。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引用該條款時,應以全國人大常委會的解釋為準。這樣規定可使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涉及中央管理的事務或中央和特別行政區的關係的條款的理解有所依循,不致由於不準確的理解而作出錯誤的判決。

草案規定特別行政區法院享有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作為一個地方行政區域的法院而享有終審權,這無疑是一種很特殊的例外,考慮到香港實行與內地不同的社會制度和法律體系,這樣規定是必需的。香港現行的司法制度和原則一向對有關國防、外交等國家行為無管轄權,草案保留了這一原則,而且規定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中遇到涉及國防、外交等國家行為的事實問題,應取得行政長官就此發出的證明文件,上述文件對法院有約束力。行政長官在發出證明文件前,須取得中央人民政府的證明書。這就妥善解決了有關國家行為的司法管轄問題,也保證了特別行政區法院正常行使其職能。

此外,為使全國人大常委會在就特別行政區立法機關制定的任何法律是否符合基本法關於中央管理的事務及中央和特別行政區的關係的條款、對附件三所列適用於香港的全國性法律的增減以及基本法的解釋或修改等問題作出決定時,能充分反映香港各界人士的意見,起草委員們建議,在基本法實施時,全國人大常委會應設立一個工作機構,這個機構由內地和香港人士共同組成,就上述問題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供意見。為此起草了《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關於設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的建議》。

三、關於居民的基本權利和義務

草案第三章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和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境內的其他人享有的廣泛權利和自由,包括政治、人身、經濟、文化、社會和家庭等各個方面。草案關於香港居民的權利和自由的規定,有以下兩個基本特點。

(一)草案對香港居民的權利和自由賦予了多層次的保障。針對香港居民組成的特點,不僅規定了香港居民所一般享有的權利和自由,也規定了其中的永久性居民和中國公民的權利,還專門規定了香港居民以外的其他人依法享有香港居民的權利和自由。此外,在明文規定香港居民的各項基本權利和自由的同時,還規定香港居民享有特別行政區法律保障的其他權利和自由。根據《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和國際勞工公約在香港適用的情況,草案規定這些公約適用於香港的有關規定繼續有效,通過特別行政區的法律予以實施。草案除仁設專章規定香港居民的權利和自由外,還有其他有關章節中作了一些規定。通過這幾個層次的規定,廣泛和全面地保障了香港居民的權利和自由。

(二)草案所規定的香港居民的權利、自由和義務,是按照“一國兩制”的原則,從香港的實際情況出發的,如保護私有財產權、遷徙和出入境的自由、自願生育的權利和對保護私人和法人財產的具體規定等等。草案還明確規定,有關保障香港居民的基本權利和自由的制度,均以基本法為依據。


(二)
作者: 特派記者    時間: 11-12-2009 20:32

四、關於政治體制

第四章政治體制主要規定了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行政、立法以及司法機關的組成、職權和相互關係,規定了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和立法會成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及公務人員的資格、職權及有關政策,還規定了香港特別行政區可設立非政權性的區域組織等等。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體制,要符合“一國兩制”的原則,要從香港的法律地位和實際情況出發,以保障香港的穩定繁榮為目的。為此,必須兼顧社會各階層的利益,有利於資本主義經濟的發展;既保持原政治體制中行之有效的部分,又要循序漸進地逐步發展適合香港情況的民主制度。根據這一原則,本章以及附件一、附件二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政治體制有以下一些主要規定:

(一)關於行政機關和立法機關的關係。行政機關和立法機關之間的關係應該是既互相配合;為了保持香港的穩定和行政效率,行政長官應有實權,但同時也要受到制約。草案規定,行政長官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首長,對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特別行政區負責。行政長官領導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簽署法案並公佈法律,簽署財政預算案;行政長官如認為立法會通過的法案不符合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整體利益,可將法案發回立法會重議,如行政長官拒絕簽署立法會再次通過的法案,或立法會拒絕通過政府提出的預算案或其他重要法案,經協調仍不能取得一致意見,行政長官可解散立法會。草案又規定,政府必須遵守法律,向立法會負責:執行立法會制定並已生效的法律,定期向立法會作施政報告,答覆有關質詢,徵稅和公共開支需經立法會批准;行政長官在作出重要決策、向立法會提交法案、制定附屬法規和解散立法會前,必須徵詢行政會議的意見。同時又規定,如立法會以不少於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再次通過被行政長官發回的法案,行政長官必須在一個月內簽署公佈,除非行政長官解散立法會;如被解散後重選的立法會仍以三分之二多數通過有爭議的原法案或繼續拒絕通過政府提出的預算案或其他重要法案,行政長官必須辭職;如行政長官有嚴重違法或瀆職行為而不辭職,立法會通過一定程序可提出彈劾案,報請中央人民政府決定。上述這些規定體現了行政和立法之間相互制衡、相互配合的關係。

(二)關於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草案規定,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要根據香港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到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的目標。據此,附件一對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作了具體規定,在1997年至 2007年的十年內由有廣泛代表性的選舉委員會選舉產生,此後如要改變選舉辦法,由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並報全國人大常委會批准。行政長官的具體產生辦法由附件規定比較靈活,方便在必要時作出修改。

(三)關於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和立法會對法案和議案的表決程序。草案規定,立法會由選舉產生,其產生辦法要根據香港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到全體議員由普選產生的目標。據此,附件二對立法會的產生辦法作了具體規定,第一、二屆立法會由功能團體選舉、選舉委員會選舉和分區直接選舉等三種方式產生的議員組成。在特別行政區成立的頭十年內,逐屆增加分區直選的議員席位,減少選舉委員會選舉的議員席位,到第三屆立法會,功能團體選舉和分區直選的議員各佔一半。這樣規定符合循序漸進地發展選舉制度的原則。附件二還規定,立法會對政府提出的法案和議員個人提出的法案、議案採取不同的表決程序。政府提出的法案獲出席會議的議員過半數票即為通過;議員個人提出的法案、議案和對政府法案的修正案須分別獲功能團體選舉的議員和分區直接選舉、選舉委員會選舉的議員兩部分出席會議的議員各過半數票,方為通過。這樣規定,有利於兼顧各階層的利益,同時又不至於使政府的法案陷入無休止的爭論,有利於政府施政的高效率。在特別行政區成立十年以後,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和對法案、議案的表決程序如需改進,由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並報全國人大常委會備案。立法會的具體產生辦法和對法案、議案的表決程序由附年規定,也是考慮到這樣比較靈活,方便必要時作出修改。

(四)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主席、政府主要官員、終審法院和高等法院首席法官以及基本法委員會香港委員的資格。草案的有關條文規定,擔任上述職務的人必須是在外國無居留權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國公民。這是體現國家主權的需要,也是體現由香港當地人管理香港的原則的需要,只有這樣才能使擔任上述職務的人切實對國家、對香港特別行政區以及香港居民負起責任。也正是基於這一考慮,有關條文還規定,特別行政區立法會必須由在外國無居留權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國公民組成。但照顧到香港的具體情況,允許非中國籍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和在外國有居留權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可以當選為立法會議員,但其所佔比例不得超過立法會全體議員的20%。

(五)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一屆政府和立法會的產生辦法。根據體現國家主權、有利平穩過渡的原則,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成立須由全國人大設立的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負責主持。考慮到籌備工作須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一屆政府和立法會成立之前進行,而基本法要到1997年7月1日才開始實施,起草委員會建議,全國人大對第一屆政府和立法會的產生辦法作出專門決定,此項決定與基本法同時公佈。起草委員會為此起草了有關決定的代擬稿。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一任行政長官,由香港人組成的推選委員會負責產生,報請中央人民政府任命;原香港最後一屆立法局的組成如符合全國人大關於特別行政區第一屆政府和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定中的規定,其議員擁護基本法,願意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並符合基本法規定條件者,經籌委會確認後可成為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一屆立法會議員。這樣安排,是為了保證香港在整個過渡時期的穩定以及政權的平穩銜接。

此外,還規定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和立法會成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在就職時必須宣誓擁護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

(三)
作者: 特派記者    時間: 11-12-2009 20:33

(四)

五、關於經濟和教育、科學、文化、體育、宗教、勞工和社會服務。

第五章主要從財政、金融、貿易、工商業、土地契約、航運、民用航空等八個方面,就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經濟制度和政策作了規定,這些規定對於保障香港的資本主義經濟機制的正常運行,保持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和自由港地位很有必要。如在金融貨幣方面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外匯管制政策,繼續開放外匯、黃金、證券、期貨等市場;保障一切資金的流動和進出自由;保障金融企業和金融市場的經營自由;確定港幣為特別行政區法定貨幣,可自由兌換,其發行權在特別行政區政府等等。又如在對外貿易方面規定,一切外來投資受法律保護;保障貨物、無形財產和資本的流動自由;除法律另有規定外,不徵收關稅;香港特別行政區為單獨的關稅地區,可以“中國香港”的名義參加關稅和貿易總協定、關於國際紡織品貿易安排等有關國際組織和國際貿易協定,包括優惠貿易安排;香港特別行政區所取得的各類出口配額、關稅優惠和達成的其他類似安排全由香港特別行政區享用。同時還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財政預算要力求收支平衡,避免赤字;參照現行的低稅政策,自行立法規定稅制。此外對主要行業、土地契約、航運、民用航空等各方面作了比較詳盡的規定。

第六章就保持或發展香港現行的教育、科學、文化、體育、宗教、勞工和社會服務等方面的制度和政策作出了規定。這些規定涉及香港居民在社會生活多方面的利益,對於社會的穩定和發展是重要的。

第五、六兩章的政策性條款較多,考慮到我國政府在中英聯合聲明中已承諾把我國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和中英聯合聲明附件一對上述基本方針政策的具體說明寫入基本法,加之香港各界人士要求在基本法裏反映和保護其各自利益的願望比較迫切,因此儘管在起草過程中曾對條文的繁簡有不同意見,但最終還是把政策性條款保留下來。

最後,我就香港特別行政區區旗、區徽圖案(草案)作一點說明。區旗是一面中間配有五顆星的動態紫荊花圖案的紅旗。紅旗代表祖國,紫荊花代表香港,寓意香港是中國不可分離的部分,在祖國的懷抱中興旺發達。花蕊上的五顆星象徵著香港同胞心中熱愛祖國,紅、白兩色體現了“一國兩制”的精神。區徽呈圓形,其外圈寫有“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和英文“香港”字樣,其中間的五顆星動態紫荊花圖案的構思及其象徵意義與區旗相同,也是以紅、白兩色體現“一國兩制” 的精神。

各位代表,以上是我對《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草案)》包括附件及有關文件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區旗、區徽圖案(草案)的說明,請大會審議。

http://www.hkhrm.org.hk/CR/19900328Ji_Peng_Fei_c.htm
作者: 特派記者    時間: 11-12-2009 20:33

本帖最後由 特派記者 於 11-12-2009 20:34 編輯

蘋果日報
E15 |  蘋果論壇 |  李怡專欄 |  By 李怡         2004-01-20
今昔對照        

儘管在當年《基本法》草委主任委員姬鵬飛向人大提交《基本法》審議時的「說明」中,筆者左找右找都找不到政制專責小組所引的「中央政府有其憲制上的權責審視特區的政制發展」這句話,但仔細閱讀當年的「說明」,以及收在《基本法的誕生》這本書中其他要人的講話,發現不少文字可以用來對照今天蕭護法的言詞。

一、當年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副主任《基本法》草委項淳一,在接受訪問時談到香港政制,他說《基本法》「只是比較具體地規定了頭十年過渡期的發展,將來就是香港人自己的事」。

頭十年,即九七年到○六年,也就是說,《基本法》附件說的「二○○七年以後」是包括○七年的。另外,頭十年以後的發展,「是香港人自己的事」,意思也非常清楚,政制發展由香港立法會三分之二通過,就是「香港人自己的事」,中央是不應像蕭護法所言,「一管到底」的。

二、姬鵬飛的「說明」表示,香港立法機關通過的法律,「雖然須報全國人大常委會備案,但備案並不影響生效」。只有人大常委認為香港立法會通過的法律「不符合《基本法》關於中央管理的事務及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關係的條款時,才將有關法律發回,但不作修改」。

香港本地政制發展,不涉中央管理的事務──外交與國防,也不涉中央與香港關係(除非通過法律說「不須人大常委會批准或備案」),因此不存在蕭護法所說的中央「可以備案,也可以不備案」的問題。姬老說「備案並不影響生效」,也點出了「備案」與決定權不一樣。

三、姬老在「說明」中稱,《基本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同時,亦「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本法關於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的條款可自行解釋」。

所謂解釋,自然就是對本地法律是否符合《基本法》的解釋。否則何謂解釋?其實這就是對本地法律是否違憲的審查權。蕭護法說香港法院沒有這種「違憲審查權」,事實上就是否定了《基本法》授予香港法院的解釋權。而他說的根據《基本法》第十七和第一百六十條,「審查權應在人大常委會」,筆者也找不到這句話,只是說有關國防、外交等中央管理的事務的解釋權在人大常委而已。

四、姬老既有「說明」《基本法》也有規定,就是倘若立法會內三分二議員通過的法案,若行政長官拒絕簽署,可解散立法會,但倘若解散後重選的立法會仍以三分二多數通過有爭議的法案,「行政長官必須辭職」,此外,「如行政長官有嚴重違法或瀆職行為而不辭職,立法會通過一定程序可提出彈劾案,報請中央人民政府決定」。姬老在「說明」中稱,「上述這些規定體現了行政和立法之間相互制衡、相互配合的關係」。

立法會連行政長官都可以彈劾,更不要說向官員提出不信任動議了。蕭護法是「投不信任票不符合《基本法》」,事實上是他這句話才不符合《基本法》。他說的「行政主導」未見於《基本法》,也未見於姬老的「說明」,相反在「說明」中強調了「相互制衡」的關係。

倘若蕭護法所言,代表了中央的意思,那是否意味着中央對過去說過的話都不認帳了呢?
作者: 特派記者    時間: 11-12-2009 20:36

蘋果日報
E17 |  蘋果論壇 |  By 秦家驄(Frank Ching)         2004-02-03
北京曾承諾2007可普選         

大陸兩大護法,《基本法》起草委員蕭蔚雲,以及法律專家夏勇訪港,毋庸諱言給民主陣營帶來很大挫折。看來北京現在最不願意做的事情,便是同意港人在二○○七年普選行政長官,以及在二○○八年直選立法會全體議員。

當然,兩大護法的言論之所以具有份量,只是據信他們代表了中央政府。然而,他們代表中央到底代表到何種程度?而且,中央的觀點不是時有改變嗎?況且,中央內部難道不存在不同的派別嗎?

蕭蔚雲說,中央有權「決定香港政制的發展」,因為這牽涉到中央與特區之間的關係,也與香港的長期繁榮有關。

多數人知道,爭取二○○七年直選行政長官,與爭取二○○八年普選立法會全體議員之間,有很大區別。畢竟,「《基本法》附件一」寫道,如果特區要改變選舉行政長官的方法,「須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批准」。然而,「《基本法》附件二」寫道,如特區要普選立法會全體議員,須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但不是請求批准,只是「備案」。

但蕭蔚雲說,即使是改變選舉立法會的方法,都必須經由中央批准,因為這種改變將影響特區與中央之間的關係,和香港的經濟繁榮。令人驚訝的是,他還說人大常委會可以拒絕「備案」。

這令人非常震驚,因為這似乎與《基本法》的說法不符。此外,這也與中央過去對香港、英國和世界各國所說的不同。蕭蔚雲出於需要,已經忘記了這些話,或許中國的一些官員也可能忘記了。

中國政府在一九九四年公開而明確地宣布,二○○七年之後香港如果希望選擇普選立法會全體議員,毋須經中央政府批准。

事緣末代港督彭定康推出政改方案,中英磋商九四至九五年的選舉安排,談判於九三年破裂。但在談判期間,英方提出了許多議題,要與中方討論。

一九九四年二月二十八日,中國外交部發布一篇很長的聲明透露內幕。次日,英文《中國日報》以整整兩頁刊登了該篇聲明,中國指控英國堅持要求討論那些中國認為是主權的事情,因此英國是多管閒事。

聲明指出,英國曾提問:如果特區意欲在二○○七年普選立法會,中國政府是否支持。

中國外交部宣稱,關於在二○○七年之後普選香港立法會全體議員的問題,《基本法》第68條以及附件二的第三段包含了這方面的條款。這是一個由特區自己決定的問題,毋須由中方作出保證。
中方的意思顯然是,特區如果想在二○○七年後普選立法會全體議員,那就可以去做。中央不會反對,這是因為在二○○七年如何選舉立法會,是由特區自己決定的事。

蕭蔚雲提出的其他論點,諸如對於香港與中央的關係的影響、對經濟的影響,和人大常委會拒「備案」的可能性等問題,聲明中隻字未提。

希望特區的官員也記得中央這些話。當然,政務司司長曾蔭權作為工作組組長前去北京,諮詢中央政府時,他應該提醒中央這些話,並詢問這些話是否還適用。

中國身為主要大國一向慎言,一旦公開作出承諾,不會輕易食言。曾蔭權應該找出,中國政府今天是否還遵守十年前所作的承諾,然後再向港人報告。
作者: 特派記者    時間: 11-12-2009 20:37

東方日報
A23 |  港聞         2004-02-08
又一護法反駁07 可普選         

政務司司長曾蔭權領導的政制發展專責小組首次訪京前夕,中國官方新華社昨發表「四大護法」之一、原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邵天任的訪問文章,反駁有關「北京曾承諾2007 年可普選」的論點,不點名直斥發表此言論者是「斷章取義、混淆視聽」。他亦不點名批評部分立法會議員,至今仍參加旨在推翻中央政府的組織及發表支持台獨言論,皆有違《基本法》。今次是繼早前訪港的蕭蔚雲後,另一名「護法」就本港政改問題發言。

本報翻查資料,平等機會委員會前主席胡紅玉的丈夫、資深新聞工作者秦家驄上周在本港一份報章發表題為「北京曾承諾2007 年可普選」的評論文章,引述了一段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於一九九四年二月二十八日發表的聲明作佐證,當時的聲明指,關於本港在○七年之後普選立法會全體議員的問題,《基本法》第六十八條及附件二的第三段已包含這方面的條款;這是一個由特區自己決定的問題,毋須由中方作出保證,秦以此得出中央不反對本港○七年進行普選立法會的結論。

邵天任:英方節外生枝

但身兼外交部法律顧問的邵天任,在新華社的訪問中解說九四年聲明的始末時指出,當時中英雙方就本港九四、九五年選舉安排進行了長達七個月的十七輪談判,英方卻節外生枝,要中央政府保證支持特區在2007 年普選立會的要求。他指,英方的要求完全有損中國主權、蔑視中國法律。

邵特別澄清,決定香港特區的政制是中國政府行使主權的行為,不存在向誰做出保證的問題,何況屆時香港的實際情況仍是未知之數,不可能預先作出保證。因此,有關的說話毫不意味中央政府放棄了對香港政治體制的權責,更不能由此段談話推定○七年後香港如希望普選議員,毋須經中央批准。

斥部分議員違基本法

此外,邵天任在訪問中又主動不點名地提到有部分立會議員,回歸至今仍參加旨在推翻中央政府的組織,部分更公開宣稱反對《基本法》及公開發表支持台獨言論,均有違《基本法》,令人遺憾。

因此,他認為必須認真回顧《基本法》在港落實情況,只有全面貫徹實施「一國兩制」方針及《基本法》,香港的政制發展才不會偏離正確方向。
作者: 特派記者    時間: 11-12-2009 20:41

南華早報
EDT14 |  EDT |  By FRANK CHING         2004-03-19
In wonderland?         

The debate over the pace of democratisation in Hong Kong seems to get more muddled each time the so-called guardians of the Basic Law display the extent of their erudition. Thus, we were told by legal expert Xiao Wei yun, during his first visit to Hong Kong to discuss the subject, that direct election of the chief executive in 2007 is out of the question because, if the drafters of the Basic Law had intended that to happen, they would have written it into the law.

Of course, the drafters did not write into the law anything to indicate that they did not intend the chief executive to be directly elected in 2007, either. But that, it seems, is beside the point. Since the Basic Law is silent, it is up to the guardians of the Basic Law to interpret that silence.

After the guardians declared that all those in positions of importance in the government and the legislature have to be patriots, many scoured the Basic Law looking for some indication that this is a legal requirement. Now, we are told, of course it is a requirement. We did not write it in, but that does not mean it's not there. It is in the spirit of the Basic Law. And we will tell you what the spirit is.

Hong Kong people are also receiving an education in democracy. There is real democracy, we are told, and fake democracy, and we must not mistake one for the other. Only the guardians can tell the difference. When it was pointed out t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n 1994, had unambiguously declared that the legislature from 2007 on could be elected any way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desired, the ever-vigilant guardians declared that certain people were using quotations selectively and giving the words meanings that were not intended.

As it happens, I have uncovered another quotation, this one from Lu Ping, director of the Hong Kong and Macau Affairs Office and published in the People's Daily on March 18, 1993. Speaking of the election of the legislature, Mr Lu said: As for how the legislature will be constituted after its third term [2008], all that is needed is for two-thirds of legislators to approve, the chief executive to give his consent, and then report to the standing committee of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for the record. There is no need for central government approval. How Hong Kong develops democracy in the future is entirely within the autonomy of Hong Kong. Perhaps the experts will enlighten us as to the real meaning of these words.

These legal experts are really something to behold. They can tell you not only what the written word means, but also what unwritten words mean. And they can tell you that words that meant something a decade ago now mean something entirely different. All this brings to mind Through the Looking-Glass, and the wonderful conversation between Alice and Humpty Dumpty.

Humpty Dumpty pointed out to Alice that it was far better to receive non-birthday presents because there are 364 occasions for this a year.

And only one for birthday presents, you know. There's glory for you! he said.

I don't know what you mean by `glory', Alice said.

Humpty Dumpty smiled contemptuously. Of course you don't - till I tell you. I meant `there's a nice knock-down argument for you!'

But `glory' doesn't mean `a nice knock-down argument', Alice objected.

When I use a word, it means just what I choose it to mean - neither more nor less, Humpty Dumpty said in a rather scornful tone.

The question is, said Alice, whether you can make words mean so many different things.

The question is, said Humpty Dumpty, which is to be master - that's all.
作者: 特派記者    時間: 11-12-2009 20:44

蘋果日報
E19|
蘋果論壇 |
By
李怡專欄
2004-03-29

魯平何在?


人大常委會突然宣告,將主動就《基本法》有關本港普選產生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的條文,交下月二日召開的人大常委會進行解釋。根據過去中央高官及幾位護法所表達的中央意向,釋法的用意就是通過對《基本法》附件一及二的解釋,箝制香港不能在○七及○八年實現普選。曾參與起草《基本法》的內地護法蕭蔚雲、許崇德等自然大談釋法的必要性,香港的一些跟屁蟲也隨聲應和。

在這時候,筆者想到的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秘書長李後到哪况去了?尤其是草委副秘書長及其後擔任國務院港澳辦主任的魯平,何以沒有了聲音?按道理,李後與魯平在整個起草《基本法》過程中,代表中央所起的主導作用及參與程度都最大。在目前這樣被中央認為是關鍵的時刻,他們應該站出來為中央釋法的做法講講話才對。李後在《基本法》起草完後就退下來了,但魯平則繼續擔任港澳辦主任直到九七回歸。魯平參與香港《基本法》起草及回歸交接工作的時間最長,他是最有資格代表那時候的中央就香港問題講話的人。尤其是,鄧小平、姬鵬飛都已作古,魯平更應講講話了。

資深新聞工作者秦家驄(FrankChing),上月三日在《蘋果日報》「論壇」版,提及中國外交部在一九九四年二月二十八日,曾發表聲明,指○七年普選立法會全體議員的問題是「一個由特區自己決定的問題」。在本月十九日的《南華早報》,秦家驄又發表了一篇文章,引述魯平一九九三年的有關說法。

秦家驄引述的魯平談話,見於一九九三年三月十八日的《人民日報》,當時因彭定康提出政改方案,而引起中英雙方的激烈爭論,魯平並指彭定康為「千古罪人」。

在《人民日報》發表的魯平談話中,他回答記者問及香港民主發展時說,「我們一貫主張在香港發展民主,但由於香港一百多年來在英國統治下根本沒有民主可言,因此,我國主張香港的民主應該按循序漸進的原則逐步發展」。「《基本法》對前三屆立法會直選議席作了明確規定……至於第三屆以後(二○○七年以後)立法機關怎樣組成,將來完全由香港自己決定,只要有三分二立法會議員通過,行政長官同意,報全國人大常委會備案就可以,不必要中央同意。將來香港如何發展民主,完全是香港自治權範圍內的事,中央政府不會干涉。」

秦家驄把魯平這段話找出來,使我們看到了當初設計香港政制的「立法原意」,絕對不是現在的中央高官及內地護法們所胡謅及將會通過釋法加以歪曲解釋的。《基本法》條文很清楚,魯平的談話也很明白。九四年外交部聲明也說普選立法會是「一個由特區自己決定的問題」。《基本法》頒布時,人大法律委員會副主任項淳一說,《基本法》就政制問題「只是比較具體地規定了頭十年過渡期的發展,將來就是香港人自己的事」。

現在,中央似乎要自毀承諾了,連《基本法》的白紙黑字的明定的條文,也要另加解釋了。魯平何在?李後何在?《基本法》起草委員會主任、副主任中,還生存的有許家屯、王漢斌、李國寶,他們的意見又如何?

蘋果日報
E07|
蘋果論壇 |
By
李怡專欄
2004-04-09

必蒙其害


香港要改變行政長官或立法會的產生辦法,是一個政治問題還是法律問題?只要翻閱《基本法》看看,就知道這絕不是法律問題,因為《基本法》第四十五條及第六十八條已定明這兩種產生辦法的最終目標是普選,而《基本法》附件一及二,又訂明要改變頭十年的產生辦法,應有的法律程序。因此,並無《基本法》的任何條文需要補充或解釋。

一九九○年三月廿八日,《基本法》起草委員會主任委員姬鵬飛向全國人大提交《基本法》草案審議時,所作的立法原意的說明,提到兩個附件,特別指出對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改變,所作的法律規定「比較靈活,方便必要時作出修改」。其含意是只需因應實際情況,按照兩個附件所提的三個法律程序(三分二立法會議員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人大常委批准或備案)辦理即可。也就是說,法律問題已經解決。而改變特首和立法會產生辦法,是否符合實際情況,是否循序漸進等等,都要看社會及政治發展而定,這些都是政治問題。

當時的人大法律委員會副主任項淳一表示,《基本法》「只是比較具體地規定了頭十年過渡期的發展,將來就是香港人自己的事情,……希望由香港人自己去完善。」由始至終主導《基本法》起草的前港澳辦主任魯平說,「將來香港如何發展民主,完全是香港自治範圍內的事,中央政府不會干涉。」九七年九月剛就任香港特首的董建華在訪美時表示,「有十年時間邁向最終普選,快慢剛合適。」這表明,這幾位理應不會錯讀《基本法》法律條文的人,都理解兩個選舉辦法的改變,已有法律條文規限,是否要改純為政治問題。

人大釋法,將這個政治問題,作為法律問題處理。儘管人大副秘書長喬曉陽知道實行普通法的地區,不應由立法機關去解釋法律,因為西方制度中「立法者是最差的法律解釋者」,但他表示人大的體制特別,集立法和釋法於一身,更可作出政治性決定。因此,在政治考慮之下,遂決定以人大釋法這個解決法律問題的辦法,來介入香港兩個選舉辦法改變這種純屬政治的問題。

人大釋法,由於在原有的附件一及二之上,強加中央在啟動香港立法會討論之前,有一個啟動的決定權,從而不僅是解釋法律,而是大律師公會主席陳景生所說的「立法」,或大律師余若薇所說的「修法」。這是將一個政治問題,納入新定的法律框架中。

這一做法,確實可以減少港人對政改的爭議。因為香港人普遍守法,並遵循「惡法亦法」的原則。人大常委既訂出新法,對不少香港人就有了新的約束力。

人大釋法,更以極高的效率進行。由三月廿六日提出,不出十日即完成並通過。更由於黑箱作業,使香港市民及輿論均沒有討論的空間。可謂迅雷不及掩耳,避免了香港廿三條立法曠日持久而造成的社會動盪。

但這種「大石壓死蟹」的行動,首先就踐踏了中國自訂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法律體制;其次則廣泛地削弱了香港人參與政治、要當家作主的積極性,使港人對香港的歸屬感大步減退,對香港的經濟及社會的進步至為不利;其三,若對香港的政治前景仍抱希望的香港人,則肯定會在未來的政治活動中,增加與中央對抗的意識。

中央暫時或會獲益,長遠而言則必因這「搬起石頭打自己腳」的行動而蒙受其害。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草案)》及其有關文件的說明。
作者: 特派記者    時間: 11-12-2009 20:48

Ming Pao Instant News
港聞     2007-12-29
喬曉陽政制座談會講話全文(20:19)     

人大常委副秘書長喬曉陽出席本港的座談會,介紹及解釋人大常委就本港政制發展的決定。齊心協力邁向香港民主發展新歷程──在香港各界人士座談會上的講話(2007年12月29日)

女士們,先生們,朋友們:大家好!今天上午,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一次會議通過了《香港特別行政區2012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及有關普選問題的決定》,這是本屆全國人大常委會依法對香港政制發展問題作出的又一個重要決定。這個《決定》是在常委會組成人員認真審議行政長官報告和各方面意見的基礎上,嚴格按照基本法規定和法定程序作出的,具有不容質疑的法律效力。

《決定》通過後,我和李飛、張曉明即受委員長會議的委托,趕來香港參加各界人士的座談會。我們這次來,一是通報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的內容,二是介紹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的情況,三是談談對人大決定內容的理解和體會,四是回答有關這次《決定》的問題。一句話就是溝通交流,加深理解。只有正確理解了人大的決定,才能正確貫徹人大的決定。在開講之前,我想有必要先明確一個問題,就是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對香港特區的政制發展問題作決定,是中央的憲制權力。

香港特別行政區是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的地方行政區域,地方行政區域政治體制的決定權在中央,這是單一制國家的應有之義,已經體現在國家憲法和香港基本法的有關規定中。為什麼要先明確這個問題?因為這是溝通交流的平台。只有大家站在同一個平台上,才有溝通的條件,如果大家站在不同的平台上,就像著名相聲“關公戰秦瓊”一樣,既無法溝通,也無法交流。我很高興地看到,在綠皮書咨詢期間,有兩組民意調查數據顯示,有接近70%的受訪市民認為,要尊重中央政府的憲制權力,香港政制發展方案的最終決定權在中央。

現在向大家通報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的內容。這個決定剛公布不久,也許在座的有些人還沒有看到。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可以概括為五個“明確”:

一是明確了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普選時間表,這就是:2017年行政長官可以由普選產生;在行政長官由普選產生以後,立法會的全部議員可以由普選產生,也就是說,立法會可以普選的最早時間是2020年。

二是在明確2017年這個普選時間表的前提下,明確了2012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具體產生辦法,可以作出循序漸進的適當修改,但是立法會功能團體和分區直選產生的議員各佔半數的比例維持不變,立法會對法案、議案的表決程序維持不變。

三是明確了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在實行普選前的適當時候,行政長官須按照基本法的有關規定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解釋,就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的修改問題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出報告,由全國人大常委會確定,然後由特區政府向立法會提出兩個產生辦法修改的法案及其修正案,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報全國人大常委會批準或者備案。

四是明確了行政長官普選時提名委員會可參照基本法附件一有關選舉委員會的現行規定組成。

五是明確了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和法案、議案表決程序如果未能按照法定程序作出修改,都繼續適用原有辦法。上述五個“明確”,最核心、最重要的,也是廣大香港市民最關注的,是明確了普選時間表。

全國人大常委會組成人員在審議時,普遍認同行政長官報告中下面這段話:“市民對按照《基本法》達至普選的目標,是殷切期待的。市民、政黨、立法會議員、區議會、不同界別均認同應早日訂出落實普選的方案,特別是普選時間表,這有助於減少社會內耗,亦有利於香港的長期穩定和長遠發展。”全國人大常委會對普選時間表作出明確,既是履行憲制責任,表明中央不僅把最終達至普選目標鄭重寫進基本法,而且以實際行動堅決落實基本法,也是對香港社會這一期盼的積極回應,充分體現了中央聽取港人意願和訴求的誠意,也充分表明了中央對廣大港人的信任,相信我們香港人不僅能夠創造出令世界矚目的經濟奇跡,在經濟發展上譜寫了一個令人稱讚的香港故事,也一定有智慧、有能力落實好、實行好普選,在民主發展上再譜寫一個令人稱讚的香港故事。

(上)
作者: 特派記者    時間: 11-12-2009 20:49

下面,我著重就如何正確理解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談幾點認識和大家交流。

一、   為什麼把可以開始普選的時間表確定在2017年?第一,這是按照基本法立法原意所能做到的最積極的安排。根據基本法規定,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全部議員實行普選產生,是最終所要達至的目標,而不是回歸後必須很快達至的目標。政治制度的相對穩定,是一個社會穩定的重要保証。1988年6月鄧小平先生在一次公開談話中深刻指出:“香港要穩定。在過渡時期要穩定,中國恢復行使主權以後,香港人執政,香港也應該穩定。這是個關鍵。香港的穩定,除了經濟的發展以外,還要有個穩定的政治制度。”基本法關於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要循序漸進最終達至普選的規定、兩個產生辦法的修改法案都要獲得立法會三分之二多數通過的規定等,可以說就是鄧小平這位“一國兩制”總設計師這一思想的重要體現。再從基本法的字面上看,附件一第七條規定,2007年以後“各任”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如需修改,可以按照法定程序進行修改。這裡的“各任行政長官”表明,2007年以後行政長官產生辦法可以進行多次修改,至少不是在2007年那一任就要達至普選這一最終目標。如果普選是在2007年以後很快就要達至的最終目標,基本法就不會寫“各任”可以修改,也不會原則寫“最終達至”。至於“最終”是什麼時間?雖然基本法沒有明確規定,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這就是在香港回歸後的頭十幾年?

二、   第二,這是在2007/08年兩個產生辦法未能修改的情況下所能做到的最積極的安排。循序漸進地推進香港民主向前發展,是基本法關於香港政制發展的一項基本原則。早在1987年4月鄧小平先生在會見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時就明確提出:“要循序漸進,我看這個看法比較實際。即使搞普選,也要有一個逐步的過渡,要一步一步來。”所謂“循序漸進”、“最終達至”,就是遵循著一定的步驟,分階段、有秩序地逐步向普選的目標推進。循序漸進不僅是香港回歸後頭十年政制發展所要遵循的基本原則,也是十年後向最終達至普選目標所要遵循的基本原則。這就是為什麼2004年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07/08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不實行普選而只能作循序漸進修改的根本原因。這也是為什麼2005年12月2日在深圳與香港各界人士座談時,我力挺特區政府循序漸進的07/08年政改方案,我當時說:“特區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符合基本法的規定,符合多數香港市民的意願,是朝著最終達至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目標邁出的重要的、具有實質意義的一大步。走出了這一步,實際上離最終達至普選的目標也就更近了。”只可惜,終因未能獲得立法會全體議員法定的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致使兩個產生辦法原地踏步,循序漸進未能起步,?

三、   第三,這是香港社會各界所能接受的最大公約數。在香港這樣一個利益多元、訴求多元的社會裡,不論是制定法律,還是作政治決定,都必須廣泛聽取各方面的意見,平衡考慮各種不同甚至相互對立的主張和訴求,從中找出最大公約數,這樣才能使所制定的法律或者所作出的政治決定得到最大多數人的讚同,才能具有最大程度的認受性。全國人大常委會深切體會到香港各界對普選的期望,同時也充分注意到各界對什麼時間實行普選意見並不完全一致。行政長官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交的報告,提供了兩組數據:一組是民意調查顯示,有過半數的受訪市民支持2012年實行行政長官和立法會普選;在約18300份書面意見中,約12600件內容相同的意見書支持2012年達至普選。同時,也有另一組數據告訴我們,1.在立法會內支持2012年普選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的議員不足一半。有半數立法會議員支持在不遲於2017年或2017年或之後,先落實行政長官普選,立法會普選隨後。這個數據很重要,因為兩個產生辦法修改法案需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得不到立法會絕大多數議員支持,任何修改法案都無法獲得通過。2.在全港18個區議會中,有超過三分之二區議會通過動議,支持在不遲於2017年或在2017年先普選行政長官,立法會隨後。這個數據也很重全國人大常委會組成人員審議時一致認為,香港回歸祖國10年來,香港的民主政制按照基本法的規定逐步發展,這幾年香港社會圍繞普選路線圖、時間表展開了廣泛討論,意見分歧逐步收窄,相信再經過10年,到2017年,香港回歸祖國已經20年,已經處於“五十年不變”的中期,隨著香港民主政制發展的經驗進一步積累,社會共識進一步凝聚,屆時先後實行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全部議員普選,應當是具備條件的。

全國人大常委會在《決定》中訂出普選時間表是十分嚴肅的,是必須加以貫徹落實的。在全國人大常委會確定的時間實現普選,是我們共同努力的目標。為什麼要先普選行政長官,立法會隨後?

這是因為:第一,普選是政治體制的一個重大變化,必然會對香港社會帶來許多影響,如果行政長官與立法會普選同時進行,則政治體制在短期內變化過快,不利於保持香港的繁榮穩定。將行政長官和立法會普選分步進行,有利於最大限度地降低普選對社會各方面所帶來的影響,有利於普選的穩妥實施,有利於香港政治制度的穩定。

第二,按照基本法規定,香港特區的政治體制是以行政為主導。如果立法會普選先於行政長官普選,勢必對基本法規定的以行政為主導的政治體制造成沖擊。行政長官先普選產生,使行政長官及其領導的特區政府在普選的條件下運作一段時間,處理好行政與立法關系,有利於維護以行政為主導的政治體制。

第三,基本法對行政長官普選辦法的框架已經作了規定,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經過討論,目前香港社會對行政長官的普選辦法已有較大共識。而對立法會普選辦法,基本法沒有明確規定。香港各界對立法會普選模式,分歧意見較大,缺乏基本共識,還需要較多時間進一步深入討論。行政長官歸納公眾咨詢意見時得出的結論是:“對於循‘特首先行、立法會普選隨後’的方向推動普選,已開始凝聚共識。”

“訂定行政長官和立法會普選的時間表,有助於推動這些問題的最三、為什麼在行政長官和立法會普選前的適當時候,行政長官要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交報告?有的人可能會問,既然《決定》已經明確了普選時間表,為什麼普選前行政長官還要提交報告。《決定》的這一規定,是重申修改兩個產生辦法的法定程序。按照香港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的規定及其解釋,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的修改需要經過五個步驟:一是行政長官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出報告;二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對是否需要修改作出決定;三是特區政府向立法會提出修改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法案,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四是經行政長官同意;五是行政長官將有關法案報全國人大常委會批準或者備案。

按照上面所述的規定,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每一次修改都要經過這五個步驟。這次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決定後,2012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的修改已經完成了五個步驟的前兩個步驟,接下來還有三個步驟需要走。而對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實行普選,這次決定只是明確了普選時間表,盡管這個時間表是由全國人大常委會明確的,其權威性和法律效力毋庸置疑,但明確普選時間表,還不能代替兩個產生辦法每一次修改的五個法定步驟,這是兩回事。因此,《決定》在明確普選時間表的同時,規定在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全部議員實行普選前的適當時候,行政長官還要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出報告,由全國人大常委會確定,確定後,修改法案及其修正案由特區政府向立法會提出,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報全國人大常委會批準或者備案。

(中)
作者: 特派記者    時間: 11-12-2009 20:49

(下)

為什麼行政長官普選時提名委員會可參照基本法有關選舉委員會的現行規定組成?主要有以下幾點考慮:第一,1988年4月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公布的《香港基本法(草案)征求意見稿》附件一對行政長官產生辦法列舉了五個方案,其中有兩個方案主張行政長官人選由普選產生。在這兩個主張普選的方案中,對如何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問題,一個主張由不少於十分之一的立法機關成員提名;一個主張由提名委員會提名,並主張提名委員會的組成為工商、金融界代表25%,專業團體代表25%,勞工、基層、宗教團體代表25%,立法機關成員、區域組織成員、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代表25%。基本法否定了由立法機關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的方案,而採納了由提名委員會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的方案。

對照基本法附件一關於選舉委員會的組成就可以清楚看出,這個提名委員會的組成方案與選舉委員會的組成是一致的。第二,正因為如此,基本法附件一第一條規定:“行政長官由一個具有廣泛代表性的選舉委員會根據本法選出,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基本法第四十五條第二款規定,行政長官“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

可見,“廣泛代表性”是選舉委員會和提名委員會組成所必須遵循的共同原則,兩者是有共性和相通的。第三,選舉委員會的組成是基本法起草時經過廣泛咨詢和討論所形成?這裡,我再講一下“參照”一詞的法律含義。在我國現行有效的230部法律中,共有56部法律85處使用了“參照”一詞。在這85處 “參照”中,最通常使用的含義是,法律對一種情況作了具體規定,對另一種類似情況沒有作具體規定,在這種情況下,法律通常規定參照適用。“參照”既有約束力,又可以根據具體情況作適當調整。這次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中明確提名委員會可參照選舉委員會組成,就是既要保持選舉委員會由四大界別組成的基本要素,又可以在提名委員會的具體組成和規模上繼續討論,有適當的調整空間。

為什麼2012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只能作循序漸進的修改和維持“兩個不變”?全國人大常委會組成人員審議時很理解香港市民期盼盡快實現普選的願望,所以一致建議全國人大常委會在決定中回應這一願望。同時,也一致認為,香港的民主發展必須按照基本法的規定辦,必須根據香港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必須要有一個逐步發展的過程,因此也幾乎一致地認為普選的時間應放在2017年,個中的考慮我在前面已經作了詳細介紹,大家說,2017年已經是最積極的安排,不能再早了。

既然2017年是可以開始實行普選的最早時間,那麼, 2012年理所當然只能作循序漸進的適當修改,不能實行“雙普選”。至於為什麼要明確立法會功能團體和分區直選產生的議員各佔半數的比例維持不變,主要是考慮功能團體選舉是基本法根據香港實際情況而作出的一項制度安排,至今已進行了三次立法會選舉,實踐証明,它對保証各階層、各界別的均衡參與起到了積極作用。全國人大常委會了解到香港社會對功能團體選舉制度提出了一些意見,但究竟如何改進功能團體選舉制度,意見紛紜,還沒有基本共識。

全國人大常委會在決定中明確2012年功能團體與分區直選各佔一半維持不變,有利於減少爭拗,有利於2012年立法會產生辦法的修改。立法會對法案、議案表決程序的規定,是與功能團體選舉制度相適應的,在功能團體選舉制度2012? 六、為什麼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如果不作修改繼續適用現行規定?這個問題我想不需要再說明了,如果新的法律沒有獲得通過,繼續適用原來的法律規定,這是法制的一般原則。

女士們,先生們,朋友們!香港回歸以來,中央始終堅定不移地貫徹“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針,嚴格按照基本法辦事,全力支持特別行政區政府依法施政,千方百計維護香港的繁榮穩定。特別是2003年以來,中央先後出台了CEPA及其4個補充協議、開放個人遊、推動泛珠三角洲經濟合作、允許香港銀行試辦人民幣業務、推出QDII等一系列支持香港經濟發展、社會繁榮的重大舉措。

國家“十一五”規劃綱要已明確把香港納入其中,提出了促進香港經濟發展的目標和重點。與此同時,中央政府在統籌國家整體發展、調整內地經濟政策的時候,也都慎重地評估並盡量避免對香港可能產生的影響。中央這些決策的出發點和落腳點都是為了香港好。在中央政府和祖國內地的大力支持下,經過特區政府、香港社會各界人士和全體市民的共同努力,香港實現了經濟發展、社會穩定、民生改善。2003年下半年香港經濟復蘇以來,一直保持較好的發展勢頭。香港繼續保持自由港和國際大都市的特色,繼續保持國際金融、貿易和航運中心的地位,繼續是全球最自由開放的經濟體和最具發展活力的地區之一。

可以說,目前是香港歷史上發展最好的時期。在這種情況下,中央更加關注和重視香港社會長期在政制發展問題上紛爭不已的情況。為了解決好?女士們,先生們,朋友們!胡錦濤主席幾次會見特首都強調,發展經濟是第一要務。現在,政制發展的方向、目標、步驟都已經明確,真誠地希望持有各種不同的意見的人,在香港廣大市民對政制發展問題日趨理性務實的氛圍下,都能夠相互包容,停止紛爭,齊心協力,共同朝著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的普選目標邁進,這樣,大家才能真正把注意力和精力集中到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上來。

香港必須全力保持國際金融、貿易、物流、航運等中心地位,這是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需要和重要標志。中央提出,本世紀頭二十年是加快國家發展的重要戰略機遇期,它同樣也是加快香港發展的重要戰略機遇期。香港是一個高度商業化的社會,對“機不可失,時不再來”有著更加深刻的體會。希望廣大香港同胞深刻領會《決定》的現實意義和長遠意義,緊緊抓住經濟全球化趨勢和內地發展給香港帶來的機遇,如果錯過這個重要的發展機遇期,貽誤發展時機,這是廣大香港同胞所不願意看到的,也是中央所不願看到的。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開啟了香港民主發展的新歷程。讓我用吳邦國委員長今天上午在全國人大常委會閉幕時的講話作為結束語:“我們相信,香港特區政府一定能夠高舉基本法的旗幟,團結香港各界人士和廣大市民,按照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妥善處理香港政制發展問題,順利實現基本法規定的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目標。”再過兩天就是元旦了,借此機會,祝大家新年愉快,萬事如意,合家歡樂。謝謝大家。
作者: 特派記者    時間: 11-12-2009 20:54

立法局會議過程正式紀錄
一九九四年六月二十九日星期三
1994 年立法局(選舉規定)(修訂)條例草案
恢復於一九九四年三月九日提出二讀的辯論
p.3466(28) - 3639(201)


錢其琛談香港回歸(以下內容節選自中國前副總理錢其琛《外交十記》一書中的第十記——港澳回歸)
作者: 一樹    時間: 12-12-2009 17:11

非官方議員條例草案
條例草案二讀
1994 年選舉規定(雜項修訂)(第3 號)條例草案
恢復於一九九四年六月一日提出二讀的辯論

節錄
李華明議員致辭:
主席先生,我代表匯點就劉慧卿議員的私㆟條例草案發言。
 匯點㆒向堅持追求民主政改這個理想,自從在八㆕年代議政制綠皮書展開辯論,八八直
選的爭取,到基本法起草期間,匯點和民主派的朋友㆒直共同努力。匯點支持政制邁向全
面普選和決策機制由選舉產生,立場始終如㆒。
 雖然如此,匯點今日對劉慧卿議員的私㆟條例草案有所保留,原因包括:(1)基本法是香
港將來的憲制文件,這是㆒個現實。如果我們明白到㆒些法例顯然與基本法違背而仍要通
過,倒不如集㆗精神全力爭取修訂基本法;(2)㆗英政制談判破裂,並不表示九七前我們可
以任意通過與基本法不符的法例;(3)彭定康方案的民主程度並非絕對理想,但匯點認為可
以接受,民主政制發展的長遠目標也不獨眼於立法局全面直選,更重要的是行政長官要
由直選產生。如果完全罔顧現實的限制,我們甚至可以提出直選總督的非官方議員條例草
案。從此可見,㆓分㆒民主、㆔分㆒民主這些字眼只是煽情的字眼,在行政主導和總督是
由英國委任的情況㆘,我們可以說立法局直選其實也只是有限度的民主。這樣的煽情辯論,
實在於事無補。我覺得大家應心平氣和、互相尊重。

 我想談談蟻聯在星期㆓刊登了㆒份廣告抨擊匯點的立場,呼籲市民致電及傳真給我們的
議員,要求我們支持劉慧卿議員。我收了兩個電話和㆒份傳真,我與那兩位市民詳細討論
我們的立場為何會是棄權而非支持。原來那兩位市民完全不知基本法寫了20 個直選議席,
當我說到這個消息後,他們便體諒我們的立場,也很明白這件事。我十分強調,我們這個
立場㆒定仍會被很多㆟抨擊,但我們仍堅持我們的看法,我覺得我們是有原則㆞看民主的
發展。民主在香港的發展並不爭於朝夕,也不是今㆝或這年半我們爭取到,九七後我們不
理會有甚麼事發生。我覺得這樣是不負責任的,我們是要把目光放遠。香港民主發展的道
路㆒直是崎嶇的,剛才李永達議員提及以往的社會行動,我也曾參與,起碼有十多年歷史。
但到今㆝為何我們會有分歧?這些分歧是否便可以讓㆟說我們不是民主派?說我們轉,
說我們投誠,而且投誠失敗了?我覺得這種指控不能接受,所以我在此順帶回應蟻聯這㆒
小撮㆟的意見,我覺得這會傷害民主派本身的團結。如果他們花了這麼多精神去針對民主
派,倒不如共同努力想想怎樣爭取修改基本法。
 主席先生,我謹此陳辭,匯點會對這個議案投棄權票。
作者: 靳民知    時間: 28-12-2009 16:10

余若薇:《基本法》確要取消功能組別
作者: 靳民知    時間: 2-1-2010 13:22

羅永生:功能主義的殖民 法西斯回魂記
作者: eddychow    時間: 19-10-2010 19:28

Why do you post all the contents here? Do you want to invite volunteers to write it?




歡迎光臨 香港人網 線上討論區 (http://hkreporter.memehk.com/talks/) Powered by Discuz!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