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為了準備學校的功課,閱讀了一些關於詛咒碑的文章,很是有趣,想在此和大家分享。

古希臘和古羅馬有文獻記載,在歐洲中世紀的時候,詛咒碑的作用主要是對他人做成捆綁,痛苦和傷害。他們堅持用鉛片刻劃數字,符號和劃線來製作。


美國德州大學的W.J.Battle教授是當今第一位描寫有關詛咒碑文章的人,當時這些物品只引起考古學家的興趣,其實,這些研究對學習魔法和神秘學的人尤其重要。






文章中volXXV,pp. LIV – LV有提及:

近年,一些用鉛做,刻了魔法符號的詛咒碑已經在世界不同的地方出土。


詛咒本質上是一種宗教型式,是對神的祈禱,但由於詛咒者對受詛者一些仇恨,傷害無法達到目的,於是乎詛咒者就對某些神明祈禱,希望藉著神明的力量來達到他們的目的。因此,單純以這個型式來的話,確實有一鼓不可小看的力量存在。


在古希臘,早期詛咒出現於爸爸對付忤逆子女,或用於當一個人感到對敵人無力作出反抗的時候。這個方法也為當地政府所採用來詛咒不明罪犯或達到預防犯罪的目的,特別是作阻嚇作用。另外,他們會在誓言中加上如果承諾被打破,詛咒就會發生這些話,以增加承諾力度。


古羅馬的詛咒被認為是第一個以宗教的儀式來針對某些類別的罪犯。當然,他們是原沿用希臘的用法;但是,除了這些用途之外,詛咒常常被用於軍事用途,例如,當軍隊被圍困於敵人的城鎮,將軍就會用詛咒儀式,以安撫神靈,並希望藉著神的力量為他帶來勝利。在古希臘和羅馬,為了防止盜墓者,他們都會經常用在石碑上用到詛咒。也有不少個案發現,詛咒是對人造成的英年早逝的藉口。






在希臘和拉丁作家的文章有提及不少有關詛咒巫術的應用,可惜都不是太詳細。最重要的是Tacitus一篇關於Germanicus死亡的文章,當中記載著刻上充滿詛咒的鉛板被發現埋在他墳墓的地板下,或藏在牆壁裡。這是因為舊式宗教垮台,而產生的迷信群眾做法一個好例子。類似的巫術儀式因此便開始普遍使用,這些也許是當時最出眾的是希臘人 katedesmoidevinctionesdevotiones或羅馬人defixiones的所為。

很少文獻提及他們的事,因此,我們對他們的認知確實不多,但一般而言,這些詛咒都離不開同一個公式 - 在牆壁上,或鉛或銅粒和劃在地板下或把詛咒碑藏在一所

房子的牆壁。但普遍相信這些詛咒碑有為敵人帶來死亡,精神失常,患病或其他不幸的力量。


在埃及,一些由古代巫師papyri做的詛咒碑陸續出土,它們的長度不一,其中有一塊,碑文更長達3277行,裡面包含各類型的魔法指向,咒語,奉獻,等等總之,這似乎是一本魔法手冊。當中有在幾個地方甚至列出施咒的公式,並列明管理儀式和管理咒語的方法。例如,在一個案例中提及,詛咒的字符必需要有序地寫在鉛板上,並綁在某些粘土圖像上,於日落時分埋在英年早逝的人的墳墓下,以唱頌和花來供養。此外,考古學家發現,當時被出土的詛咒碑用的文字和埃及巫師papyri用的語言是相同的,這就證明它們是同一年代物。


在世界其他地方,例如英國,意大利,東方,非洲,西班牙,德國等,亦有類似的詛咒板相繼出土,它們的年份大約介乎於公元前四世紀至公元後六世紀;它們大小不一,有些寫在薄鉛板上,亦有些寫在青銅,鉛錫合金,大理石上,甚至有些寫在器皿上。鉛板的應用似乎是因為鉛板上寫作是很難做出來,它價廉,耐用和易於打理。所以我認為使用任何其他物料和使用鉛板是沒有任何區別的。


一般來,詛咒碑被分為二類:公眾用途或私人用途。公眾用途的詛咒碑發現在寺廟或神社中的角落和洞穴;有些則用他們普遍的語言,釘在庇護所的牆壁上,令大家很容易看到。在這些詛咒碑上,沒有提及被詛者和施詛者的名字。很多時候,就算是挑刻者都不知道是施詛者誰。這些詛咒碑的容都離不開恐嚇暴力或盜竊的人,希望把贓物歸還,賠償或停止的傷害,他們把詛咒碑懸掛在公共場所展示,希望犯人可能看到它,如果犯人能作出賠償,這個可怕的詛咒,就不起作用。現今的希臘,人們仍然使用著同一個概念來阻嚇罪犯。






有時候,施咒者有特定的對象,但礙於恐懼或其他原因,他們不願意寫出受詛者的姓名,他們只會寫出籠統的詛咒,但明眼人一看就看出那是誰。又有些詛咒碑上的容是毫不留情的,直接了當,置人於死地。


至於第二種作為私人用途的詛咒碑,一般來,施咒者都希望儘快對敵人作出一定程度的傷害(不是要命的),他們會把詛咒碑放在墓穴下,因為他們相信亡者是人類和神的橋樑,能自由穿梭靈界和現實界,他們會幫施咒者的信息帶給神。


詛咒碑的處理各有不同,很多時候,他們會用一至兩塊布包裹然後用線捆綁或用釘釘好,當然中間加上一些巫術儀式。之後,他們會把這些詛咒碑釘在墳墓的牆上或直接釘在棺木上。有時候,他們也會把詛咒碑放在屍體或骸骨上。但很多時候,施咒者都會把詛咒碑放在一個較方便他們的地方,以便容易取出來把詛咒碑的力量加持。當然,萬一詛咒碑被其他人發現,無論在法律上或報應上,施咒者就會有即時危險。


大部分作為私人用途的詛咒碑都在墓穴發現,雖然少數詛咒碑的埋藏地方存疑,例如有二宗個案是在發現,但是我們有理由相信它們原本都是放在墓穴的,可能由於其他原因,例如有人想利用泉的力量做加持儀式,所以才把它們移至那裏。巫師一旦採用那個墓穴,通常都不會改變,他們會定期打開那個墓穴作法。


我們雖然暫時沒有任何證據顯示,當時進行詛咒儀式是用甚麼用品,但是我們常常見到有公雞或公雞的頭,因此有人相信,公雞是必需的用品。可能各地儀式有異,但是原理是一樣的。另外,埃及巫師的詩歌有提及蠟或粘土圖像,針,等等,有些卻提到的骨頭,草藥和血腥的骨灰。


施行詛咒的原因有很多,雖然有小部分原因不明,但是往往都是因為盜竊,不付費,嫉妒,婚姻不忠,望勝利,在馬戰車賽中攻擊某位對手,法院訴訟,失物,被人毒害,使用假的重量做生意,攻擊和毆打,逆境,對其他宗教的攻擊。


詛咒碑的容可以是五花八門。有時上面的圖案直接和詛咒本身有關,例如公雞頭或馬戲團,類似撒旦的圖案或巫術符號,總之,他們會用上任何另人聯想到擁有巨大力量的圖案。我們起碼找到四塊倒轉寫的詛咒碑,有些把名字畫上圓圈,又有些把字由外寫到,並且字與字中間並無任何空位,意無路可走,無可否認,他們的目的是要增加詛咒力量。






無論從語言,文法和名字,碑文或多或小都反映出施咒者的教育和社會地位,詛咒碑如此普及,我們不難發現有很多都是由文盲寫出來的。至於施咒者的性別,只有三十八個是明確的,其中十六塊是女性,三十二塊是男性。施咒者經常和詛咒力量聯上,他們相信詛咒力量可以反射,是危險的。因此,我們發現有幾塊碑文寫了類似的禱告:我已經與這個詛咒連結,無論是在同一屋簷下,或在同浴,或在進餐,祈求賜我平安。

寫詛咒碑都有一套發則,首先,被咒者必需仍然再世,雖然我們可以詛咒任何人,但不能同時在同一塊詛咒碑詛咒超過一個人,因為儀式都是針對一個人的。如果要同時詛咒兩個或以上的人,那就必須一個一個地,把詛咒驟重覆。有時候,甚至連被咒者父母的名字也要寫在上面。


在詛咒儀式所召喚的神以Pluto, Demeter, Persephone, Hecate Hermes最為盛行,到了期,有些人會召喚所有埃及神明,甚至沒有指明召喚那位神明。


一般來,詛咒開始時會用具約束力或奉獻的字。有時候,整個詛咒都用一些具約束力,奉獻,或讚揚的句子。更多時候,施咒者會加入其他特別的懲罰。容種類繁多,幾乎所有及人身傷害的字眼都會用上。從置諸死地到歸還款項,各式其色。有些施咒者只希望,敵人於第三者面前成為可恨的一個。刑罰聲明都會形容得非常細微,讓被咒者沒有逃生的漏洞,也有很多重複的情況出現。有時處罰要求是不一致的,而且往往會留一線曙光。施咒者會把最想要的先寫,然後順序,但是如果神明不給予,他可能會寫另一個,直至詛咒成功。


現今於世界各地發現大量詛咒碑就可證明當時這些活動是如何普及。有趣地,我們還發現,後期有人用詛咒碑來感謝處理交貨的人,也有人用詛咒碑來感謝神明令他的詛咒法術成功,亦有人用詛咒碑來表示對先人的深切哀悼。

換言之,無論詛咒碑的力量是否存在,當時的人對此深信不疑。
http://hk.myblog.yahoo.com/pomeranian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