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棋魂》

本帖最後由 林大衛 於 18-3-2012 12:53 編輯


別以為堀田只著重年輕棋士,早前宣佈引退的塔矢行洋也是非常活躍。他並沒有靜在家中等待別人拜訪,而是頻頻外訪,足跡遍布亞洲諸國,連楊海也說在他身上看不到日本的影子了。如果沒有和佐為對弈而有所領悟,怕且他也不會放棄所有頭銜,主動尋找進一步的機緣,否則繼續被名利束縛,最終只會坐困日本抱憾終老。由於父母出外,塔矢亮得以在賽事前,召來光仔和社進行交流特訓。這一段本來可有可無,簡單用一句背景旁述就足以,堀田無非為了討好腐女,證明光仔和塔矢亮的親蜜關係已經去到登堂入室的地步。事實亦證明,漫畫此段劇情而引發的同人界的激烈妄想。


北斗盃賽事第一日,中日韓三國的代表會聚一堂。韓國棋士率先在打招呼時就先來個下馬威,充分表現出他們對日本的愛恨情仇,這點堀田倒是如實反映普遍韓國人的反日情緒。首先領隊的韓國代表安太善馬上嘲諷日本領隊倉田厚。而堀田也沒有忘記中國,當日韓兩國領隊爭執時,中國領隊代表楊海企圖打完場,說什麼就當一場友好比賽吧,結果安太善馬上嘲諷:「中國隊這麼不在乎,那冠軍肯定是韓國」這三個人短短幾句話,卻將現實東亞三國地雖近而心漸遠的關係表露無遺。無疑安太善的挑釁著實惹人反感,但囂張的背後代表著韓國人在現實圍棋界稱雄,故此他先數落倉田,說日本圍棋是過氣的;而倉田只能勉強反駁,說明日本棋士面對韓國棋士的無力,這一點棋院那位報紙編輯亦有略為一提;至於賣弄小聰明的楊海,令人想起現實中的中國不論是官方或者民間,總是說著中庸之道和稀泥的漂亮話,偏偏別國的人根本瞧不起他們鼓吹的以和為貴。到了後來高永夏故意生事刺激光仔,聲稱秀策的棋藝不怎麼樣,更是把表面友善和諧內裡針鋒相對的對立氣氛推至極點。從一宗翻譯產生的誤會,演變成韓國人侮辱日本有名的一代棋聖,堀田的用心,無非借光仔為幫佐為討回公道而向高永夏宣戰,以製造衝突位。筆者固然理解她的用心良苦,然而光仔的表現應對令人非常失望,相信這也是北斗盃篇為人垢病的主要原因。

眾所周知,光仔一直隱瞞佐為的存在,即使自認最了解他的塔矢亮,也只是大概知道光仔認識SAI,以及他身上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因此當光仔想在翌日的比賽與高永夏對弈,而向倉田請求由他擔任大將,眾人的反應是疑惑不解。因為如果想教訓對方,塔矢亮是最具資格和實力的不二人選,怎麼也輪不到棋藝稍遜的光仔。面對這種質疑,光仔支吾以對,根本沒有給予一個有力的答覆。加上以他的性格也說不出一些大義凜然的話,於是在眾人眼中看來,光仔的要求是無禮取鬧。如同海王中學圍棋部的尹老師,倉田也要顧及整體國家利益,他不可能因為賞識光仔而冒然陣前換將。即使最後塔矢亮說服倉田而自願讓位,但當看到幾近喪失理智的光仔,喜愛佐為的讀者,難免覺得他是不爭氣的二世祖。雖則佐為消失的原因,光仔是其中一個因素,可也不能因為傷心而過份自責,繼而將自己逼入死胡同,總想著只要打敗高永夏就可以幫佐為出氣,從而減輕內心的罪惡感。須知,真正的責任感不是將看得自己太重,而是清晰定位自己。當初佐為在夢中把折扇交給光仔,除了傳承,也是希望並祝福光仔最終達致棋神境界。要達到目標,必須全心全意熱愛圍棋,永遠追求不斷自我超越的堅強心態。一個徒具高強棋藝,卻沒有向上之心的人,縱然天份再高,機緣再好,不能解開心結,只顧暗自哀怨,只會落得水中撈月的下場。佐為為了追求棋神境界付出的千年飄蕩的代價,最終只是為他人作嫁衣裳;同樣塔矢行洋為了開寬眼界而退出職業棋壇,視拚搏數十年得來的頭銜為草芥;當初塔矢亮之所以一再向光仔挑戰,就是因為他視圍棋為生命的全部,不容別人輕言踐踏。其他人包括和谷、伊角、越智,都有他們為了圍棋而堅持的原則,光仔一日不參透此點,找到屬於自己的圍棋之道,只會一如之前的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塔矢亮,飽嘗自我強逼帶來痛苦和煩惱之中。在光仔輸棋後,高永夏當眾質問他為什麼要對秀策表現得如此執著。那刻光仔回答是為了連接遙遠的過去和遙遠的未來,這實在是一句廢話,故弄討虛之餘而又不知所謂,明眼人都知他有所欺瞞,而讀者也知道原因為何。堀田以此完結《棋魂》,最後還加上一把疑似某人呼喚的聲音,做法虎頭蛇尾,難怪外界議論紛紛,謠言滿天飛。當《棋魂》的動畫結局為觀眾帶來無限歡樂,憧憬光仔的未來前途無限時,卻在寫實味逼真的北斗盃篇不幸觸礁。若果只是純粹想知道其他漫畫角色的發展,不不妨可以報著輕鬆散漫的心態閱覽北斗盃篇。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要記錄真正的事實,不但要記錄人們的絕望,還應該記錄人們的希望。
本帖最後由 林大衛 於 18-3-2012 13:04 編輯

                                       
後注:本文從2011年10月中開始構思,11月初正式動筆,2012年3月成文。期間不止一次考慮放棄,卻又不捨得已經寫好的近萬字草稿。於是在苦無靈感的情況下,強逼自己每天都要寫上幾句。歷經5個月,終於大功告成,委實歡喜。至於以後怎樣,再看心情吧。

林大衛
2012-03-16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要記錄真正的事實,不但要記錄人們的絕望,還應該記錄人們的希望。
被一個腐女朋友說我寫得太表面了,很幼稚~
明明已經很盡力了。。。
要記錄真正的事實,不但要記錄人們的絕望,還應該記錄人們的希望。
謝謝Mon.Hun.
有你這句話,這篇文總算沒白寫
要記錄真正的事實,不但要記錄人們的絕望,還應該記錄人們的希望。
前者的傳聞瘋傳最廣,因為棋魂的海外銷售對象主要是中韓,北斗盃對韓國人的描寫,記得當時在日本就已經引起哄動,韓國人會怎麼想,可以自行想像.不過我也不認為這是主要的原因,有看過爆漫的讀者都知道,JUMP實行非常嚴格的評分排名制,所有作品想繼續連載,就必須保持評分.而事實上,北斗盃的排名與之前相比,確實低了很多,甚至試過跌出十名以外.作為一個讀者,我喜歡棋魂的原因,正正因為藤原佐為這個因素存在,他代表著一個夢.夢醒了,儘管接著非常寫實,卻失去以往的劇力,這點我想才是棋魂匆匆結束的原因吧.
另一個很明顯的例子,就是死亡筆記,當人氣角色死亡後,它的銷量和評分亦馬上下跌.
各位以為如何?
要記錄真正的事實,不但要記錄人們的絕望,還應該記錄人們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