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政評] 媚共梁粉教授開腔怨狼英龜縮

[名家政評] 媚共梁粉教授開腔怨狼英龜縮

本帖最後由 sct4994 於 27-5-2013 15:34 編輯

行政會議星期二例會因無議程而休會本不是大事,可是,當我們看到提出「穩中求變」的梁振英上台後,穩是沒錯,卻看不到變在哪裏。
房屋政策當是急務,卻不過是恢復舊觀,且因土地限制,恢復有限。香港近年殺校眾多,閒置校舍不少,卻白白荒棄,不改用途,從中可見土地限制屬於體制因素多於實際土地數量。為甚麼體制不可變以救燃眉?
房屋政策以外,我們看不到甚麼由梁振英政府策動的新變。長者津貼無新意,十五年免費教育還未到位,也沒有去檢討學券的毛病。醫療服務還是受制於資源不足,病者輪候長期,梁振英政府仍沒有急病人及其家庭之急,增撥資源,挽救公營醫療免陷於資源不足帶來的癱瘓。內政不變,外交亦不濟,相比於新加坡乃至澳門,香港是呆坐不動,虛耗儲備的機會成本。
穩中求變沒有變,這個穩與唐英年當權便差不多。我們當時為甚麼要反對唐英年、支持梁振英呢?執政近一年,雖說政治爭拗纏身,其中卻有不少是自惹出來的。到今天,我們還看不到梁振英政府的香港願景,是如曾俊華那樣的守株待兔,抑或是中央表態支持後,萬事大安,可穩坐釣魚船,且看下屆?
施政報告屬大失策,我們卻聽不到政府的反思,只有林鄭和個別勤力負責的局長如張炳良在前線努力。莫非經歷大半年紛爭,梁寧躲在背後,不敢強勢承擔,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行會休會,令人感覺不佳!
陳文鴻 (Oriental daily)

+++++++++++++++++++
亞里士多德有句名言:"Man is by nature a political animal",換句話說,當 "人" 不再political的時候,便已經不再算是" 人 ",而只是停留在animal的層次了。
遲下到佢入行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