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政評] 丁子霖對香港民主派最珍貴的回饋

[名家政評] 丁子霖對香港民主派最珍貴的回饋

本帖最後由 eyesonworld 於 1-6-2013 07:37 編輯

民調顯示,今年港人支持平反六四的比率創97年以來新高,超過了09年20周年時的61.2%,達至62.8%。問卷是在支持或不支持「平反六四」中作選擇,沒有用「追究屠城責任」等其他提法的選擇,因此未必表示有這麼多的市民同意「平反六四」這口號。而同一調查顯示,市民對支聯會評分和認為不應解散支聯會的比率均下跌。

支持平反六四的比率如此之高,按理說參加六四燭光集會的人數也應該創新高。但照目前的形勢估計,今年人數很可能下降。本土派在網上發起杯葛,他們不是不支持悼念六四,而是反對支聯會提出的「愛國愛民,香港精神」的主題口號,他們另起爐灶,在尖沙嘴鐘樓舉行悼念六四活動。維園燭光有可能較往年黯淡。

近十年支聯會定下的六四主題,都沒有「愛國」字眼,何以今年會獨抱「愛國」琵琶呢?很難讓人不想到這同近年中港矛盾加劇、喬曉陽提出參選特首的條件是「愛國愛港」有關。如果聯繫到在歷年來中港矛盾中,大中華派政治人物,極少站在香港自主立場參與抗爭,而這時候藉六四提出一個「愛國」主題,香港民情會怎麼反應,其實不用評估就知道了。

「國」被黨綁架,在香港已人所共知。反國教,其實反的就是「黨教」。在大陸,還沒有被「愚」的清醒的知識人,也早看清楚了這個「愛國」含義。因此,當支聯會以本土派杯葛燭光集會為由,幾次向天安門母親丁子霖寄郵件和報章,叫她批判本土派的「 歪論」時,丁子霖的回答是反對杯葛燭光晚會,但同時表示對「愛國愛民」的口號不滿,指1989年血腥鎮壓之後,愛國的概念變味了,政權把愛國變成愛黨,她說:「我不了解支聯會出於甚麼考慮,提出這個口號,這麼愚蠢!」丁又說,支聯會應該好好反思一下,丈夫蔣培坤也為此感到很生氣,「他說,怎麼講起『愛國』這個詞,真是莫名其妙,你讓人家抓住了把柄。我不懂那些抓住了把柄,是別有用心,還是善意的提醒。」

支聯會不但沒有對丁的意見作反省,反而由支聯會常委徐漢光回了她一個電郵,丁指該郵件有16點意見,其中第4條提到對該「愛國」口號立場是「撐到底」,第5條就批評她不了解香港形勢,第3條就說泛民本質關心中國的事和發展,這就是愛國,又指丁患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丁說「這簡直是對我人格的侮辱,太過份了」,「我對他今年的燭光晚會提點意見,希望他有所改進,即使不對,也不至於招來如此辱罵啊」。

丁子霖接下來說的話,真是值得支聯會和相關團體、各泛民領導人深刻反省,她說:「這樣一個民主機構,但行事方式卻這麼不民主,以這樣不民主的態度來對待我,我提點意見,你就把我說成這樣子。我看他們轉來的一些東西,我看人家(本土派)提的意見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啊。」她續說:「老子天下第一,以我獨尊,我覺得這是不民主。一個爭取民主的機構,用這種辦法來對待包括我在內,包括香港一些本土派,那也太專制了……。」

老太太發火了,徐漢光深夜致信給丁子霖道歉,信中強調,有關言論純屬個人意見,因為支聯會常委在討論「口號」事件時,他表達了有關意見,他認為有必要將副本給丁觀看,不意帶來冒犯。他並提出引咎辭去支聯會常委職務。李卓人與徐漢光切割,說事前不知道徐給丁子霖那封信。但徐不是說他的意見是在支聯會常委討論時提出的嗎?常委至少沒有反對徐的意見吧。李卓人昨天宣佈,決定更改原訂口號「愛國愛民,香港精神」,改為「平反六四,永不放棄」。但我們也不禁要問:沒有丁子霖的發聲,他們會更改嗎?此外,李也沒有就丁子霖所提出的「不民主」的指摘作出檢討。

同丁子霖的意見一樣,筆者認為,即使支聯會不收回那個倒胃口主題,認同普世人道價值的市民還是應該去六四集會的。

對香港人來說,這場爭論的最大意義,不是看維園有多少人,而是爭論帶來最深刻的丁子霖的話語:一個號稱爭取民主的機構,卻用老子天下第一、以我獨尊的專制態度來對待不同意見,我們怎麼相信他們是真正民主的呢?

這是丁子霖先生對香港民主派最珍貴的回饋。所有爭民主人士,不管是溫和還是激進,是大中華還是本土,是組織是傳媒還是個人,好好想想丁先生的話吧。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601/18279446
李怡@今日蘋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