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功申辦奧運 賭牌奉送上門

有功申辦奧運 賭牌奉送上門

有功申辦奧運 賭牌奉送上門

2008年07月08日(星期二)

二○○一年七月,謝爾登.阿德爾森在中南海紫光閣會見了副總理錢其琛,和他同行的有拉斯維加斯金沙機構總裁及與中國政府高層關係密切的港商Richard Suen,孫氏是謝爾登的弟弟寧年的朋友;據法庭文件顯示,孫氏在二○○○年夏季主動詢問阿德爾森對澳門賭牌是否有興趣,後者大為雀躍,不在話下。

錢其琛會見阿德爾森一行時,先談抗戰期間中國政府曾接濟救援二萬名滯留上海的猶太人,打「感情牌」,拉近雙方距離,而曾被孫氏勸說別主動提出賭牌事(在一 封信函上孫氏指中共禁賭的原因不限於有違黨的原則,且是因為賭博如鴉片會令中國人沉迷不拔)的阿德爾森,遂大談他於一九七九年創辦的「電腦經銷商博覽會」 (Comdex),其時已成為世上最大規模的同類博覽會,又細說其經營商務會議及商品展覽的成功史。一九八九年,阿德爾森收購拉斯維加斯舊金沙酒店後,興 建一座美國最大的私營會議中心;九七年他於拉斯維加斯興建威尼斯人酒店,目的在招徠商務旅行日益頻仍的商人。「賭場」一詞,無人提及。至此,錢氏說他希望 阿德爾森在澳門「照辦煮碗」。

錢其琛的說法,好像是中國只對主辦商品博覽會及商務會議的會議中心有興趣,哪知出乎與會者意外,錢氏劍及屨及,直指賭場;他一再問阿德爾森會在澳門興建多 少房間的酒店,阿德爾森措手不及,無法具體回答,反問「你希望多少?」錢氏說「你能建多少?」阿德爾森以「要看有多少人客而定。」錢氏反問「你要多少?」 至此,阿德爾森只說事後他對其總裁說:「你聽見嗎?他(指錢氏)有可能為此(在澳門興建博彩及博覽酒店)讓更多人進入澳門嗎?」對此阿德爾森雖然心存疑 慮,但二○○四年投資二億六千萬的澳門金沙開業,替他帶來巨額財富(一年便回本),令他對在澳門投資信心大增。

錢氏為什麼對當年尚不能稱世界賭王的阿德爾森如此慷慨,這得從他們抵京後會見北京市長(是否孫氏引介,文中並無說明)談起。北京市長要求阿德爾森協助打通 關節,令美國國會不會因中國的人權紀錄不佳而通過阻止北京主辦二○○八年奧運的議案;他二話不說,即以手機致電大多數黨黨鞭狄萊(T. DeLay),後者是「以色列之友」,曾接受阿德爾森巨額政治捐款,雙方關係甚佳,然而,狄萊說他已表明支持該議案,但表示會設法;阿德爾森收線後即向市 長說他將盡力;大約三小時後,狄萊來電,說形勢有變,該議案將無法通過。阿德爾森馬上回報市長,同時指示金沙駐華府的說客,通報中國駐華府大使,說他全力 阻止國會通過該議案。排除來自美國的阻力,國際奧委會迅即批准北京主辦奧運的申請!

金沙橫財廣進,阿德爾森對澳門的「錢途」有無限憧憬,事實上,中國大開方便之門,內地官紳名流湧進澳門豪賭,至二○○六年澳門已成為世界賭都,是年賭業收 益六十九億,超逾拉斯維加斯;○七年的數額更達一百零三億……,是年投資二十四億的威尼斯人酒店開業,內地賭客絡繹於途。阿德爾森雄心愈盛,計劃投下百億 以上資金,把佔地二百公頃的新填地建成包括七家共二千間房的頂級度假(包括賭場)酒店及「薈萃數以百計一流時裝品牌的高級名店、雲集歐美亞頂尖表演藝人」 的所謂「路氹金光大道」;第一家賭場酒店已於○七年三月破土動工─香港的「西九文化區」要怎樣規劃才能與之競爭,煞費思量。

阿德爾森這次被R. Suen告將官裏,原因是孫氏介紹阿德爾森會見中國政府領導人,條件除了金沙在澳門的酒店動工時孫氏可得五百萬元之外,尚獲阿德爾森答應每年可分酒店純利 百分之二;但事成之後,孫氏未得分文,他遂把阿德爾森告將官裏。經過六周的聆訊,克拉克地方法庭判阿德爾森一方應賠償孫氏四千三百八十萬,但被告的律師聲 言要上訴;與此同時,另一宗已定今年十二月在洛杉磯開審的官司正等待阿德爾森,三個原告指他們是金沙獲得澳門賭牌的中間人,狀詞指他們應佔「澳門賭場」百 分之五營收,因此要求阿德爾森賠款四億五千萬!

阿德爾森二○○一年患神經末梢失調症,不良於行;另一位大亨永利則已成瞎子。賭業巨子雖然腰纏萬貫,卻很少因賭業而享盛名,他們只能透過捐款揚名立萬。阿 德爾森的慈善及政治捐獻甚多,因此成為「名流」(對猶太人組織及共和黨,且是舉足輕重的名流);澳門永利的老闆史蒂芬.永利(Steve Wynn, 1944-)亦是「知名人士」,捐款之外,其「成名」則是高價買賣藝術品。永利一早發達,惟社會上藉藉無名,直至一九九六年一擲數千萬在拍賣會購進藝術 品,才一舉成名;六月四日本欄提及那本《藝術的價值》一書,指出現在已「全盲」的永利於九七年以當年的天價四千八百四十萬購進畢加索的名作《夢》(Le Rêve),○六年擬以一億三千五百萬賣給對沖基金巨子科恩(S. Cohen);交易前永利意氣風發向友人及記者最後一次以主人身份展示這幅畫,哪知一不小心把它弄破,交易當然告吹。此畫經修補(代價九萬元)後,目前估 值八千萬,永利向保險公司索償,打官司,○七年底以一筆數目未透露的款項「庭外和解」;經此一役,永利聲名更噪。 澳門賭業叫停的政治因素.二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