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頸」處處通脹勢危

「瓶頸」處處通脹勢危

「瓶頸」處處通脹勢危

2008年02月19日(星期二)

  陳彥博士對科索沃政局的分析,清晰中肯,然而,他說〈科索沃獨立木已成舟〉,卻不如說〈米已成炊〉較恰切,當然,「成炊」不是「熟飯」,而是意大利半生不熟的「夾生飯」(rissotto,加洋裢、芝士、肉類、清湯的雜燴半生飯)。科索沃共和國成立了,不僅俄羅斯和塞爾維亞「不能下嚥」,全力反對,不少歐盟成員國(二十七國)亦表示不會承認,本身有分離主義分子搞事的西班牙和塞浦路斯固不認同,希臘、斯洛伐克、葡萄牙、馬爾他、保加利亞和羅馬尼亞,則因和塞爾維亞族人有「深厚友誼」或和應莫斯科的立場而不同意科索沃「片面宣布獨立」。地處巴爾幹半島要衝,科索沃正式投入西方懷抱,會使區內向來在俄羅斯掌控中的天然資源產銷情況生變,因此,在美國和英法德支持下獨立的科索沃,形同撩撥已慍怒的北極熊……。歐洲是否因此「多事」,按下不提;筆者知道的是,科索沃的獨立必然刺激能源及多種商品期貨價格進一步上揚。

  去周六本報「投資網聞」的三則網聞,分別為〈農品步入通脹時代〉、〈避險三寶債券黃金貨幣〉及〈藝術投資可小本經營〉,皆與通脹有關。第一則絕對正確,第二則,以筆者的看法,唯黃金可以「避險」,而第三則什麼時候都如此,在通脹肆虐時尤然,因為在這種情形下,人們興藝術品有價的聯想,紙幣貶值所有物品包括藝術品有價,是理所當然的,但從長期觀點看,藝術品的欣賞價值大於投資價值,作為一門生意,經營有術(不論資本大小)可獲厚利,惟藝術品收藏則非獲利的保證。

  物價(需求)推動的通貨膨脹捲土重來,前年底已見端倪,啟其端的是石油及農作物價格齊飛(去年一月三十日本欄〈玉米取代石油?兩者價格齊升!〉),聯合國環球糧價上升指數(The United Nations Globe Food-Inflation Index)去年增幅約百分之四十,且升勢並無放緩之象,迄去周五為止,今年來玉米價升百分之八點四、大豆百分之九點九二、小麥百分之十一點六四、大米百分之十五點三一、椰油百分之十點四;值得注意是,以歐羅和日圓定價的糧食亦有明顯升幅。事實上,農作物價格的升勢早已蔓延至所有供不應求即出現所謂「瓶頸」現象的商品。各國大事建設(先進國必須更新用了百餘年的基本設施、發展中國家從次級工業產品及天然資源出口上累積巨額財富後,為了經濟升級必須在基本設施上投下巨資),令工程人員身價倍增,與「建設」有關的工具、機械及材料價格亦相應大漲。顯而易見,上面簡單的陳述,顯示民生食用品以至農工生產成本均進入上升循環!

  令人感到特別憂慮的是「人才荒」,在對物資需求不斷增長的條件下,勘探開發天然資源的技術工人愈形短缺,而培訓(尤其是經驗累積)這類人才需要時間,那意味這方面的「瓶頸」短期內無法疏通,除非來一次世界性經濟大蕭條,不然天然資源─商品期貨─價格易升難跌趨勢仍會持續。

  在自由市場,價格升降由消費者行為決定,但大有為政府莫不希望透過物價管制把價格壓下去,全能政府以及控制商品(如石油)供應的政府,當然有這種能耐,問題是壓低物價等於刺激需求,在未至實施糧食(及其他商品)限額配給的情形下,人為地壓低物價必然令供不應求愈形惡化─低價令消費者盡情消費之餘,生產商因無利可圖而減少投資,結果不問可知。

  一月中旬南非全國大停電,迫使數以十計金礦及煤礦停產,其後果是一方面強化相關產品價格升勢,一方面則彰顯基本設施投資不足的弊端。

  由於經濟發展消耗大量電力,令世界電力供應大大落後於需求,南非僅是冰山一角而已;據顧問公司布茲.阿倫.咸米頓(Booz Alen Hamilton)去年底的估計,全球短缺的電力達四百億瓦(GW),十年內此數字可能升至二千億瓦;該公司認為從今年至二○三○年,世界各國一共要在發電設備上投入九萬億美元,缺電問題才能基本解決;對於發電設備不足而電力輸送系統殘舊必須更新的美國,由於擁有世上獨一無二的印鈔機,資金籌措不是問題,然而,百分之四十左右電力工程人員在二○○九年屆退休之齡(這些人最理想出路是赴發展中國家工作),卻是其致命傷。

  交通運輸包括海港、公路、鐵路甚至機場的「瓶頸」情況亦非常嚴重,令世界物資供應鏈並不順暢,各類需要通過運輸網才能送達市場的商品,其價格因而有上升壓力。物資大國澳洲的有關問題惡劣,「澳洲基建協會」(Infrastructure Partnership Australia)去年年報指出因為「瓶頸」引致擠塞的經濟損失,去年每個工作天為六千三百萬澳元;貨運上漲的成本完全轉嫁到商品上,百物騰貴便多了一項內在因素。公噸煤價本月初升破紀錄性百美元大關,便是南非「電力管制」及澳洲海運阻塞令現市場突然缺貨有以致之。

  如同對石油和農作物價格一樣,讀者對淡水短缺情況應該有相當了解;淡水供不應求,除人口日眾的「自然需求」之外,還有在大部分國家,食水價格遠在成本價之下,因為供應廉價─人人能夠負擔的食水,政府責無旁貸,但低價令食水消耗量大增以至浪費情況普遍。更有效地利用、開發水源及把城市供水系統現代化以減少食水流失的損耗,「布茲」估計在二○○五至二○三○年間,各國必需投入二十二萬六千億美元……。

  「網聞」的訊息顯示通脹期帶來不少投資機會,其未提及的是包括水電供應及交通運輸等基建公司的股票;非常明顯,那些有長期規劃、經營有道及財政穩健的公司,將是未來一段不短期間的最大得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