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经 新闻 证监会:大小非减持并非股市下跌主因

第一财经 新闻 证监会:大小非减持并非股市下跌主因

证监会将“堵漏”大小非借助中介机构化整为零减持行为,解禁和减持数据将定期公布

陆媛

  大小非解禁后的减持行为给证券市场到底带来了多大冲击?证监会昨天首次以明确的数据统计称,大小非并非想象中的洪水猛兽,真正改变市场走势的关键原因,在于市场内在规律和国内外经济环境改变所带来的估值变化。
  证监会表示,自2006年6月1日至今,沪深股市因股改而产生的限售股总计4572亿股,已经解禁的有842亿股,占18%,其中已经减持的股份有250亿股,占已解禁股份的29.67%。从绝对数量和总体占比来看,减持行为并不如市场所想的成为突出矛盾。
  基于上述数据分析,证监会称,大小非减持行为并非导致市场下跌的主要原因,也不是股改后遗症;股改是成功的,市场各方应抛弃股权分置旧思维,重新理解资本市场规则。证监会并反驳了一些学者要求继续锁定大小非限售期10年、给大小非“加第二把锁”等观点。
  实际减持量较小
  从昨天开始,股改形成的限售股解禁和减持数据将每月上旬定期公布一次,投资者可到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网站的统计月报一项中查询。
  值得注意的是,此项披露为事后披露而非预先披露,即大小非减持后一段时间内将披露数据。证监会表示,目前很难要求限售股股东作更为详细的预披露。处于大宗交易平台上的减持行为将作更多的透明性披露,对于大小非借助中介机构化整为零减持的这一漏洞,证监会人士昨日公开表示将会“堵漏洞”。对于以前针对大小非出台的《上市公司解除限售存量股份转让指导意见》,证监会表示要评估、梳理一下,看看有何需要修改完善之处。
  此前有许多金融机构各自统计了股改限售股的数据。
  证监会人士昨日表示,市场上各家机构的统计口径都不一致,从现在开始,监管部门将增强大小非减持数据的透明度,意在统一认识,消除分歧,把握主流思路,“正口径以正视听”。
  8月份和10月份将迎来大小非解禁的高峰期,大小非获得解禁后是否会真正实施减持行为?谁跑得更快?证监会上述人士从大小非的心理层面和实际行为特征方面作了分析。
  首先对于大小非减持的行为特征,他认为:“前几个月的数据,大非已经减持的约占解禁比例的20%,小非约占40%。当市场上涨的时候,减持意愿会稍微地增加,当市场下跌的时候,减持意愿会稍微地降低。控股股东减持较少,而减持欲望最强的是小非。”
  接下来他从实际减持数据作了分析。“6月份当月大小非减持4.51亿股,按照平均股价10元钱算,交易量约为50亿元,而每天市场平均成交量1000亿元,总体来说,当月减持市值也就不到市场总交易量的1%,所以实际冲击力是不大的,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大。”
  如果进一步将大小非实际减持数据放到整个限售股层面上看,会发现总体比例将越来越小,上述人士表示,迄今有250亿股股改限售股减持,而包括新股首发、增发形成的各类限售股总计有1.4万亿股。
  股市下跌主因是基本面
  根据上述量化分析,证监会官员认为大小非减持行为导致股市下跌这一观点是不成立的,真正的下跌原因在于市场内在规律和国内外经济基本面的影响,“市场去年涨了这么多,从证券市场运行内在规律来看是有回调的要求,另外,境内外经济的趋势也影响了基本面不明朗,市场估值随之发生了变化。”
  瑞银证券研究部主管梁忠上周二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也表示,真正导致中国股市下跌的原因在于近一轮宏观经济周期高峰已过,美国次贷危机使得我国内外部经济环境不乐观并存在诸多不确定性,而大小非减持并非主要原因。
  对于供求平衡问题对市场的影响有多大,证监会人士表示这不是第一位的,估值的变化才是第一位的。“国多财则远者来,市场治理好了,估值有吸引力,无论多遥远,国际投资者也会来A股投资。”上述人士引用管子的《牧民》篇中名言说道。
  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吴晓求、刘纪鹏等当年参与股改制度设计的学者认为股改总体成功,但存在大小非“锁一爬二”制度设计上的后遗症。
  有些学者进一步反思股改说,当时非流通股应立即流通,或者应要求延长锁定期到10年,也有学者认为大小非历史持股成本低,因此要求征收大小非所减持股份获利部分的高额资本利得税,以制约大小非流通速度,减弱其减持行为对股市的压力。
  对于上述观点,证监会人士昨日反驳说,这些都是错误的看法,都是股权分置时代的旧思维,应予以抛弃。
  “千辛万苦地把股改搞定了,怎么又要锁定10年呢,这难道不是历史的倒退吗?明明通过对价的形式两类股东协商方案投票决定都承诺流通了,现在还要再给大小非加第二把锁、拆了墙还要建个篱笆挡一挡,如此管理层说话还可算数?仅对大小非获利征收资本利得税,不对其他股东征收,请问依据何在,市场的公平性又何在呢?”他表示,“我们应该往前看,市场发展给我们提出了新问题,还有很多不适合全流通时代的制度等待我们去改革,我们不要再倒退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