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经 新闻 企业“救援”的重庆探索

第一财经 新闻 企业“救援”的重庆探索

  重庆市常务副市长黄奇帆说,当经济困难的时候,政府要拿钱补企业,企业渡过难关就是民生,就是就业,就是社会的安稳

程维

  种种迹象表明,国内的很多行业和企业开始感受到困境。如何突围?不少企业开始进行艰难的调整。而各级政府也试图发挥自身的作用。
  7月12日,几十位身家上百亿的民营企业家在重庆举办了一个论坛,他们在此听到了重庆市为此采取的新举措:当地政府利用政府财政收入等措施帮助当地企业渡过难关。

  几亿元财政储电煤

  “现在电煤紧张,上半年全国所有火电厂都亏损,电煤库存都下降,这个当口我们觉得一个地方政府对地方负责的话不能只拿一些文件要求电厂买煤,政府自己也要有点行动。”重庆市常务副市长黄奇帆7月12日在“2008中国重庆民营经济发展论坛”上说,重庆今年上半年像做粮食、石油储备一样,动用了几亿元地方财政进行电煤储备。
  黄奇帆表示,目前该市全部火电厂一天用4万多吨煤,如果七八月份电煤紧张,届时即使一吨煤也买不到,当地火电厂仍可以顺利度过一个月。
  不过,15日重庆市“煤调办”某主要官员不愿提及此事。该市经委一位相关负责人15日对《第一财经日报》称,不愿提及此事的原因在于担心引起周边省市政府的紧张。
  电煤供应紧张是一个全国性问题,重庆市的火力发电厂自建储煤场大都只有10万~20万吨的容量,这些储煤通常只够正常运营几天所需的用量。
  今年2月,重庆市决定,由地方政府投资,在今年内建成两个50万吨的电煤应急储备基地,同时鼓励火力发电厂自建并扩大储煤场。其目标是在电厂自己储煤100万吨左右的基础上,另有100万吨政府储备煤,届时该市就有200万吨储煤来对付应急时期的电煤需求。
  当然,这些储备煤的作用并不仅是为应急,重庆市政府还期望借此来调节煤价。重庆市的电煤价格自2007年7月1日起上涨20元/吨至261元/吨,涨幅小于全国和周边省市的平均水平。但今年2月底该市涪陵港、万州港等出境煤价已达400元/吨以上。这一价格差导致该市组织外购的难度加大,同时自产煤也大量向外地输出。
  从2月到6月,重庆市共储备100多万吨煤。其实,拿出几亿元财政资金来大规模储备煤炭只是重庆市政府今年上半年的“政府拿钱补企业”六条措施中的一条。
  今年一季度,重庆市的企业与其他省市的企业一样受到冰雪灾害等因素的负面影响,如果没有应对措施,那么该市近年来11%左右的GDP增长率也难以得到保障。因此该市市长王鸿举召开会议,拿出了六条帮助企业渡过难关的措施。

  六措施助企业过难关

  相对于储备电煤的举措,其他五条更直接针对当地企业面临的困难。
  第一条措施是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黄奇帆认为,近期国家银根紧缩,“大企业还没有‘感冒’,小企业已经‘抽筋’,在这当口帮助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解决金融危机是地方政府应该想的一件事。”
  重庆市对此采取了三个应对办法:首先是把中小企业担保公司业务搞好,大规模扩大担保公司的业务量,将在2004年只有2亿的资本金总量快速扩大到60多亿。该市政府几个月前就要求当地几大担保公司要把担保能力用足。
  其次,对“三有产品”(有效益、有市场、有回报)的企业,重庆市不仅组织担保机构对其进行贷款担保,还要配备政府贴息。
  其三,重庆市政府利用控制的信托公司“帮银行转资金”,将银行资金“委托理财”给信托公司,信托公司再对中小企业搞信托融资。
  黄奇帆认为,当地在金融领域内的这三个措施施行后,对缓解当地中小企业贷款流动资金不足起了很重要的作用,“重庆的中小企业借高利贷的比重相对在西部是低的。”
  第二条措施是对出口创汇企业当地政府也给予一定的扶持,给予资金、资本上的一些补助。在这种情况下,重庆的出口企业逆势而上,把沿海做不了的业务转到重庆加工。
  第三条举措是重庆市政府启动免费机制,对当地所有的要素市场、房地产市场、贸促会等各种交易产生的契税、营业税、个税减半,以此促进市场活跃,带动工商企业发展。
  其四是大幅扩充15%的企业所得税的应税面,施行15%的企业所得税“普惠制”。
  不仅如此,重庆市还在近期出台措施稳定并推动房地产市场。其举措是不大量建设拆迁安置房,由地方政府拿出100多亿元现金收购市场上的中低价商品房以及不同类型商品房。此外,该市政府还对这些批量购入的商品房原开发商已经交的各种税收,且政府已经入库的费用,予以退税处理,不是退给房地产开发商,而是给安置对象。

  政府“救助”企业的逻辑

  当然,这六条措施都是需要地方政府出钱,或者减收、少收企业此前应缴纳给地方政府的税费收入。目前还无法确认当地政府一共直接出资、减收、少收的总额为多少。
  “当经济困难的时候,政府要拿钱补企业,不管是国有、民营,甚至是外资都要补,补了这些,这些企业渡过难关就是民生,就是就业,就是社会的安稳。”黄奇帆说,政府有调整经济的责任,经济景气的时候,政府拿的财税可以更多地补助民众,这个是民生,帮助社会事业发展,帮助困难地区发展,帮助老百姓解决困难问题。
  当然,这六条措施是否能发挥积极的作用,取得希望的效果,尚难定论。但是,重庆市本次为地方企业“护盘”有一些师从美国政府在次贷危机中的举动的迹象。
  黄奇帆认为,美国政府在去年底及今年初,断然采取了三项措施。一个是在财政政策上拿出1600亿美元进行补助,实际上就是减税,补助给中小企业,补助给困难家庭,通过免税补助,更多的钱返回银行。这1600亿也帮助银行渡过难关。
  第二是货币政策,美国政府降息,利率从4.9%降到2.5%,银根松动后,从基本面上帮助企业增加流动资金渡过难关。
  第三是在上述两个基本面政策下,对一些有特殊影响的金融机构不可避免要崩盘的案例,由政府机构直接出面“发点球”,把这些要破产的资产抵押给美国政府,政府担保让社会金融企业组成银团,借钱给这些困难的金融机构渡过难关。
  目前,重庆市计划在今年下半年进一步改良当地的金融环境,以求扩大地方金融企业对当地企业的支持能力。2007年下半年和今年上半年,在重庆市的金融机构重组过程中,吸引的社会资金、民营企业投入当地金融企业的资本金高达300亿元人民币。
  黄奇帆说:“重庆一定按市场规律办事,正常的时候一定让看不见的手、市场的手发挥作用,困难的时候不只是一个企业困难,还是整体行业经济形势困难,困难的时候可以找政府,政府总归要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