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唔俾譚博士講嘢??

[quote]原帖由 英殖子民 於 6-8-2008 19:42 發表


多謝   閣下用心聽我發嗡風,而且重聽得入心!

我確信,人網重係一個有言論自由既地方,如果肯擺事實,講道理,冇理由得唔到大部份聽眾同網友支持!

同意,支持!
英殖子民師兄, Tarty. 師兄, 已被ban的Beanie師兄,

幾位師兄的回應, 在下全看過了, 多謝你們, 我一直等待的就是這種高水平的回覆(其他質疑我又針對陶傑的所謂回覆, 不提也罷).  雖然我對陶傑的觀感與幾位師兄不同, 但如果大家也像幾位師兄般, 能夠深入並且詳細地討論每個議題 (而不是一見到唔啱睇的言論就一味鬧, 或者搵埋啲垃圾理論來反駁), 人網將來, 一定會是一個高質素的討論區.

回復 32# 的帖子

仁人兄,我檢視過 Beanie & Tarty  的帖。離噬題。
現補答番:
我以前有聽光明頂,現在無,無想過點解現在無聽,怕且聽厭了。所以對你現在問的問題(陶傑唔俾譚博士講嘢?)無權答咀。Sorry.
Ask 街貓 any Q. If he doesn't know the A, he'll boot you out.
tarty.schulerlab.com 街貓竇浴之歌
原帖由 ithomas73 於 1-8-2008 23:41 發表
邊個講多d,邊個講少d,明顯有晒默契。因為個節目是以陶生為賣點!
100%.......agree
變靚D
變woman-D;變正D;變大D;變FIT-D;變真D;變勁D;變窄D;變索D;
變man-D;變好D;變長D;變PK-D;變壯D;變硬D;變勁D;變×街D;變on9-D; 變政治D;
無聊     
 
原帖由 dd2 於 2-8-2008 03:43 發表
咁又唔錯得晒, 不過, 如果係嘉賓主持又另當別論, 阿陶的確係唔係好尊重譚博, 渠對倪匡伯伯就好好多.
拿 譚博 和 倪匡 來比較,唔多恰當。一個(譚博)是  嘉賓主持;一個(倪匡)是 嘉賓。兩者待遇 應該 有所分別。

我無話  嘉賓主持 就唔使尊重。只是話: 讓 嘉賓 多發言,是理所當然的。

[ 本帖最後由 Tarty. 於 7-8-2008 22:07 編輯 ]
Ask 街貓 any Q. If he doesn't know the A, he'll boot you out.
tarty.schulerlab.com 街貓竇浴之歌
原帖由 Tarty. 於 7-8-2008 19:11 發表
仁人兄,我檢視過 Beanie & Tarty  的帖。離噬題。
現補答番:
我以前有聽光明頂,現在無,無想過點解現在無聽,怕且聽厭了。所以對你現在問的問題(陶傑唔俾譚博士講嘢?)無權答咀。Sorry.
...
不用說sorry. 其實, 像這類高水平的文章, 號稱要攪好質素的人網, 也買少見少. 我在這方面的立場很寬容, 所以, 我是不會埋怨閣下離了題的.

回Tarty帖

原本冇打算喺呢度講新詩,原因都講過,而且自問三十年嚟寄情書畫,同新詩逾行逾越,但見你對《揮春之二》點出咁多意見,就試吓略回應,算係少少交流,亦都希望對你學詩有實際幫助.

1.你覺得"春歸何處/ 瘦立的街燈下,地凍天寒遺老一書生"比較好,點解?因為唔夠濃縮?陶用"向路邉"三個字,係想回應上句"春歸何處",就好似一齣電影,開場,想點題,就由遠鏡慢慢推前,拉近畫面,就見到一個清晰既急景殘年景象: 天寒地凍 /一柱瘦立街燈/街燈下面一個老書生.如果冇咗"向路邊",就缺咗一個漸進過程,少咗一分張力,就會變得屹突,唔自然.

2."揮之則來,不景的新春 / 則去,散落的歲月去了"呢句其實係好難得而語帶相關既妙句,脫胎自呼之則來,呼之則來,係要帶出老書生被隨意揮之呼之既無奈處境,但同時又表逹到佢既書法唔係等閒,而係可以隨意一揮而就,送走不景新春.當然,係咪真係可以送走呢?當然唔係,只係老書生既良好願望,所以作者就好機智咁加咗"散落的歲月去了",新春(一年)固然去咗,老書生既黃金歲月亦都去咗,而且好刻意喺同一行用兩個去字,加強佢已經時日無多.至於用散落的歲月,係配合下面既"寫一張,晾一張/汗書張張飄飄在風中",象徵佢每寫一張揮春,每晾一張揮春,其實都係不斷咁虛耗佢既生命,歲月就咁隨風散落咗.而佢用"寫一張,晾一張",而每張都隨住風飄,係一張好鮮活既電影畫面,好明顯,少年陶傑對影像好敏感.

3."飛霞是除夕的黃昏/ 黃昏的城巿,啊,揮春/ 如今都作頁頁血/ 就手橫財,討個彩吧",第一句"飛霞..."係呼應上段末句"係紅著臉兒對映花燈的飛霞",兩片"飛霞"分屬唔同天空,唔同環境,一實一虛,但對比巧妙:虛揮春當年有過無論高門貧居,都必需張貼既好日子,而實揮春今日己經淪落為眼前黃昏城巿無人問津既貨物,"如今都作頁頁血".為咗"討個彩吧"搞到要寫"就手橫財"本來己經係老書生對巿場既讓步,但係就始終拍冇生意,賣唔出.
至於"啊"字,當然可以避免,因為用廣東話讀起好似有少少礙耳.但如果閱詩人進入閱讀狀態,好似我咁,就唔覺咩問題.

4.而家睇番呢首新詩,雖然己經冇咗以前既震撼(後來陸續見識咗其他名家新詩,尤其鍾衛民天份更高,感人更深),但依然不失為係一首精彩既新詩,字字用心,句句連貫,段段呼應,用字用典都好精準.舉番我為例,我臨池習字逾三十年,都好佩服,亦都難想像少年陶傑會將"柔柔的狼毫筆挾早春" ,竟然"種在" "一方凍土的殘紅上",寫書法,佢用種字嚟形容;而蘭亭喺杭州會稽,書聖王羲之就喺呢度寫出天下第一行書<<蘭亭序>>,而真卿書法人盡皆知,佢當然姓顏,但陶傑竟然活用兩個文化典故,可以用一句"蘭亭傾塌,真卿無顏"就寫出老書生天地同悲既憤慨心情,而且想象到蘭亭有靈,激到要傾塌,顏真卿亦都自覺冇哂"顏"面,冇眼睇!

今日嘗試記番李天命既新詩,但都係記得呢首情詩:

"我在沙上寫了一首詩,又在沙上抹去那首詩,只讓海知道;

我在空中寫了一首詩,又在空中抹去那首詩,只讓雲知道;

我在心中寫了一首詩,又在心中寫了一首詩,只讓你知道."

呢首詩其實係李詩既代表作,亦都好代表佢寫詩好靈感化,至緊要係捕捉到個感覺,有感覺但就唔難去寫.但係呢首己經係佢最感我既詩.
原帖由 Tarty. 於 7-8-2008 22:06 發表

拿 譚博 和 倪匡 來比較,唔多恰當。一個(譚博)是  嘉賓主持;一個(倪匡)是 嘉賓。兩者待遇 應該 有所分別。

我無話  嘉賓主持 就唔使尊重。只是話: 讓 嘉賓 多發言,是理所當然的。 ...
照四樓Hayashi兄所講, 鮑偉聰同健吾伊的係配角, 我認為嘉賓住持就應該多的禮遇, 我又唔識點分"嘉賓" 同"嘉賓主持"喎, 我聽嘅係CM66兄嘅LINK來, 幾時話邊個係主持; 邊個唔係呀?
我係一隻wide-open-beaver
平生一事無齮齕 去留肝膽兩崑崙
懷鄉書訊

回復 37# 的帖子

我(Beanie)的帖已被刪,幸好在 browser 尋回部份 cached copy,我論《揮二》一帖已 重貼上 文哲史地(原貼 文哲史地自由講,版主 > 移至 文哲史地 <。)

讀完 英民兄 評我《揮二》詩論,重讀《揮二》,自有另番玩味(會再細讀你評,看有否不同意的地方,如有,會再討教。)讀你評 我獲益良多,不枉我"偷偷"潛回來,在此衷心多謝 英民兄。

如你說,此非論詩之地。懇情 英民兄 考慮將 你帖 移至 文哲史地,好讓 如我者 有幾會受教得益。
網客移(自己的)帖,可先將帖 copy & post 上別版,再回原版刪帖。
刪帖 可先 click "編輯",後 check "!刪除本帖",最後 click "編輯帖子"。

[ 本帖最後由 Tarty. 於 8-8-2008 12:06 編輯 ]
Ask 街貓 any Q. If he doesn't know the A, he'll boot you out.
tarty.schulerlab.com 街貓竇浴之歌
原帖由 dd2 於 8-8-2008 06:17 發表


照四樓Hayashi兄所講, 鮑偉聰同健吾伊的係配角, 我認為嘉賓住持就應該多的禮遇, 我又唔識點分"嘉賓" 同"嘉賓主持"喎, 我聽嘅係CM66兄嘅LINK來, 幾時話邊個係主持; 邊個唔係呀? ...
(1)

http://beta.881903.com/Page/ZH-TW/Pro881_13.aspx

光明頂 星期一至五 23:00 - 00:00
(賽馬夜暫停)
  

陶傑

嘉賓主持


以世界時事為工具,把地球上每一個角落的人與
事,帶給聽眾,擴闊國際視野,令香港這個國際
城市,更加名副其實。

(2)

http://beta.881903.com/Page/ZH-TW/TagSearch.aspx?tagid=48202&resourcetype=5

光明頂  25.04.2008 19:44   

  國際城市需要國際視野。香港人可以享受到差
不多世界各地的商品。它們可以成為名牌,各有
前因、政治、經濟、文化、藝術背境、民族特性
等,一切皆是製造這些產品的元素。要成為國際
城市,不能只懂得國際消費。所以「香港第一才
子」陶傑聯同眾嘉賓主持,以世界時事為工具,
把地球上每一個角落的人與事,帶給聽眾,擴闊
國際視野,令香港這個國際城市,更加名副其實。  


(3)

嘉賓同嘉賓主持應該好易分。上過光明頂既嘉賓
有周梁淑怡、曾蔭權、鄭經翰、汪明荃、李我、
許冠文、林燕妮等等。嘉賓主持包括魯思、洪松
蔭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