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分子虎視眈眈 劫船「生意」恐釀大禍

恐怖分子虎視眈眈 劫船「生意」恐釀大禍

林行止

索馬里海盜劫持超巨型油輪「天狼星」,至今已超過十天;十一月十五日,該油輪被騎劫後,海盜發言人對半島電視記者表明要求贖金二千五百萬(美元.下同),此為這艘今年三月才落水的油輪造價一億五千萬加所載三十萬噸原油時價一億的百分之十,船東有十天的「冷靜期」;一如以往多宗同類事故,贖金是可以商量的,到了二十四日,贖金已降至一千五百萬(運載坦克的烏克蘭貨船的贖金叫價則由三千萬降至去周日的八百萬)。可是,如今「冷靜期」已屆滿,商盜的交易仍未成事!

今年迄今,索馬里海盜攻擊的商船達九十餘艘,比去年多三倍;今年被成功劫持的,包括貨船、油輪及捕魚船,共三十九艘,其中十四艘因贖金談判未達協議,仍被扣押在索馬里沿海三個海盜港。那些被船公司收回的二十五艘船舶,海盜一共收到三千一百萬現鈔贖金,這對一窮二白的索馬里來說,是天文數字,它不僅養肥了數以百計的海盜,帶動了這幾個海盜港的「經濟發展」,過炫耀性消費(包括建大屋和包二奶)生活的海盜,在不知道德為何物的蠻荒之地,竟成青少年的典範,亦是他們紛紛爭取加入海盜行列的最大誘因。

海盜頻頻劫船,令聯合國和各海洋國家頻密召開會議,共商對策,但終無妥善的「妙計」。每年通過紅海南端所謂「眼淚門」(Gate of Tears)海峽的商船達一萬六千多艘,它們輕易成為海盜的獵物,這不僅為船公司帶來經濟損失,亦會影響國際貿易尤其是糧食和原油供應,掃蕩海盜因此是當務之急;可是,和十八世紀海盜盛世的海盜一樣,現代海盜亦非一群魯莽衝動的烏合之眾,與荷里活電影塑造的或故意在記者鏡頭前耀武揚威的海盜不同,他們都受過嚴格的劫船「在職訓練」,在口嚼非洲特產迷幻草藥的影響下,長時間處於興奮狀態,行動快捷,長達一千零八十呎載重三倍於航空母艦的「天狼星」號亦手到擒來。面對這樣的海盜,加上船上若載貴重或危險貨品,現代海軍亦因鞭長莫及及因投鼠忌器而無法有效把海盜趕盡殺絕。

海盜的作業其實頗簡單,當他們接獲比如來自杜拜港的情報後,通常以一艘配備雷達(一千八百七十五元)和導航系統(一百二十五元)的普通捕魚艇為母船,載送海盜及拖數快艇出海,到達目的海域確定獵物後,海盜分批乘搭快艇駛近目標船舶,他們配備的武器,最常見是AK-47及射程一千六百四十呎可射穿二吋厚鋼板的俄製肩式火箭發射器(RPG─7),遇襲時船長當然會用盡一切辦法(圍鐵絲網、強力水炮及強光射燈)嚇走來敵,但那些運載化學物及石油的船舶,船東必會提醒船長勿輕舉妄動,因為海盜若因無法登船而出動「重武器」,別說人命傷亡,船公司的經濟損失將更慘重!基於這種理由,商船一旦被劫持,海軍亦愛莫能助,因為任何動武的行動都會造成雙輸之局。十九日印度新型驅逐艦「塔巴號」截獲海盜母船,海盜乘快艇逃去時被殺。印度官方強調印艦是「自衞開炮」;如果當時海盜已經上船,海軍便動不得。

迴避危險水域,船隻當然可繞道而行,但這樣做會大增成本,從波斯灣至荷蘭鹿特丹港,航程六千五百多浬,若經好望角,航程達一萬一千浬,兩者的雙程燃料費差距約一百萬。考慮風險比率(六百分之一的船舶被劫持),船公司寧可冒險。當然,高風險航線的保險費相應昂貴,倫敦勞合保險徵收單程「海盜附加費」(Pirate surcharge)是船價的百分之零點二五,以「天狼星」為例,其造價一億五千萬,僅這項附加費便達三十八萬!

劫船頻仍,「海盜業」成為利潤深厚但關係複雜的大生意。出人意外的是,倫敦竟然是「海盜交易中心」,有數間律師行成為海盜專家,贖金談判雖大多由保安(護衞)公司擔當中間人角色,但提供談判策略的則是律師。一位西班牙船東說從談判過程中,他以為海盜根據地是倫敦而非索馬里,可見自由放任的倫敦已深深捲入這種非法活動。

海盜蓬勃還為美國獨有的「私人軍事公司」(Private Military Co.)開闢財路(英國的只稱保安公司),為商船護航便是一門正在開拓的新業務,美國的黑水環球(Blackwater Worldwide,僱傭兵公司;有三千多僱傭兵在伊朗接替正規美軍的工作)公司便有一艘配備二架直升機的快艇「阿瑟號」,目前正努力接洽護船生意;和海軍不同,「黑水」的武裝快艇可護送商船通過危險水域,這本是安全的保證,可是,和出動海軍一樣,護航船隻亦有投鼠忌器顧忌,船公司尚不敢僱用。英國的山脊資源公司(Drum Resources Ltd.)則專事派攜械的護衞員上船(從埃及塞伊德港至肯雅蒙巴塞港四名護衞員不包雜支的每天收費五千英鎊),用槍是最後手段,他們通常以「其他手段」嚇退海盜,但收效並不顯著,因他們亦不敢惹怒海盜,他們一旦動粗,後果誰都不願見。

迄今為止,海盜劫船目的在求財,問題不大,但如果回教恐怖組織介入,麻煩愈甚。恐怖分子的其中一項目的是擾亂世界經濟,因此不排除日後有恐怖組織「委託」海盜劫持化學品油輪,把之開往諸如紐約、倫敦、新加坡甚至香港,然後在海港中引爆。二○○三年,一艘運載化學物的船舶在印尼海域被騎劫,海盜上船學習駕駛這種特殊船隻的技術後逃逸,此舉令海盜專家憂心忡忡,不難理解。

如何根絕海盜,最佳辦法莫若設法替索馬里改朝換代,俄羅斯便有此意,但這談何容易,一來政府可能換湯不換藥,二來一九九四年美國因此捲入軍閥、回教組織和土族之間的武鬥,不數月便落海而遁。

海盜猖獗,看似小事一樁,但回教恐怖組織一旦介入,便可能釀成世界性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