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哪些職位?

創造哪些職位?

失業人多之後,社會直接要求是政府要多創造職位。但假如政府創造了大量車衣工人職位,可否能解港人失業之困?又假如政府創造了大量大學教授職位,又是否失業了的人能去擔當?今時港人再不是五、六十年代的港人,在就業方面,適應性是低了。怎辦?

創造新職位要有針對性

在五、六十年代,港人可以靠出賣勞力來賺錢,擔泥又得,抬米又得,但今時你想擔泥,抬米都唔得,因為摩登擔泥要用挖斗,摩登抬米要用鏟車,兩者都要考牌,已專業化了。筆者在學生時代參加工作營,為公廁裝校水喉。近日筆者家中又改裝水喉,雖然技術上仍可以自己來,但法例上不准,要找有牌的水喉師傅來校。更無奈的是筆者老爸是正牌電工學師出身,參與過擴建啟德機場,興建石壁水塘,及在滙豐銀行做電工。退休後,港府實行電工牌制度,我老爸退休後自然冇牌,故家中電路他不能搞。

筆者提出這兩個例子旨在說明,由於今時較五、六十年代多了不少制度,政府在創造職位時,未能照顧到目前一些制度的制約性時,創造職位的成效可能事倍功半。

當然,港府可以用職業培訓來幫助工人轉型,然培訓需時,又或者工人已年屆五十八,培訓完已屆退休年齡,亦屬嘥氣。

港府在創造職位時應有個方針,要將今次金融海嘯危機轉化為提升港人工作能力,視協助香港經濟轉型為一次契機,才可以使到港人在金融海嘯後再站起來,或更上層樓。

講創造職位,先要了解有哪些人失業了。

1.本港大中小企所裁出來的員工;

2.自澳門回流的建築工,服務業工;

3.自內地回流的製造業管理層工,相關服務業工,IT業工,物流業工;

4.來年大、中學的畢業生。

本港大中小企所裁出來的員工,工種各式各樣,零售、文書等工種最值得關注,因為他們屬中下層員工,亦多無太多隔夜之糧。政府的小型工程計劃對他們幫助不大,因為他們唔擔得、唔抬得、又冇牌更唔得。對於他們,政府可以考慮對中小企老闆提供較多援助,例如減收牌照費,不用交今年的預繳稅,以及在政府管轄的商場免收兩、三個月租金,讓零售小企業有較大的生存空間,可以不用裁員。又或免中小企老闆過於騰雞,裁員過多,政府可以安排些稅務優惠以讓僱主可以留多一兩個人手。

至於金融業界所裁出來的人手,怕要由政府跟北京談搞個商品交易中心,這點筆者周前已有文討論過,不贅。

過去兩年,隨着澳門眾多賭場、新建築物落成,一直有建築、裝修、水電工人到澳門謀生。第一批去的是建築工,他們在年多前已回流,屋宇封頂後,便是裝修、安裝水電。今時回流的,怕是以這些工種為主。以他們的專業牌照及工種,應該不可以受惠於政府的港珠澳、河套發展等大型工程。能使他們最受惠的,應是郵輪碼頭上蓋落成,又或添馬艦政府總部落成後的內部裝修,拉電駁水工程。但這類工種怕要到2010以至2012年後才有,這批裝修水電工在期內何以維生?相信要賴政府策動的樓宇維修工程才可濟燃眉之急,一直等到經濟好景為止。

自澳門回流來的服務業工如是跟賭場、酒店業有關時,就認真頭大,由有關方面去諗好了。

自內地回流來的工種怕亦難在港搵食。政府可以盡快跟廣東省方面協商怎去幫港商,其中一個可能方案是怎樣將在港的六、七百億人民幣存款轉為可向國內廠家貸款。以前外滙局不歡迎海外資金過多流入中國,為人民幣帶來升值壓力,但今時應不再一樣。況且這已是人民幣在港,滙回入國內應對人民幣的滙價無大影響。國內工種要在國內環境解決,才有望有較好效益。雖然這個過程要段時間,但如國內港企不請人,就真是下崗工人難有救。

助畢業生再培訓增出路

明年學生哥可能又要面對畢業便失業之苦。由於他們尚年輕,就算政府花多些錢去協助他們培訓,長遠這也可有划算,故最好便是讓部分讀得上者再進修,又或要學門專業。學院是失業生收容所,由來已久,今時又再做多次而已。不過今時要跟以往的有不同,一方面不要亂開課程,最好是針對昨日所列出的粵港23個可合作項目來協助學生轉型,其次是考慮金融業定然要有個新篇章,風險監管將是個重要課題。此外汽車業要改組,要做環保車。這點香港是可以出點力,理工就設計過電動車,巴菲特投資於比亞迪(01211)亦是看中其在電動車上的研發。當然還少不了環保,綠色奧運之後,北京、中國,香港還是要藍天的,這方面應是香港產業未來的一條出路。而這出路是靠不得今時的老工人,還是要靠後生的。打通這條路,香港仍可賺這方面的錢,賺多二十年三十年,未來的畢業生才可有較長久的就業。

總之一句,時移世易,要創造職位也是要因時制宜,要長短棍兼施,才可以有個有效的創造就業方案,而不是口惠而實不至。
撰文:石鏡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