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森池: Warrant市場係投資銀行既暴利生意

證監港交所無意加強規管 散戶炒輪四成七輸錢

  雖然有意見認為監管機構應加強監管窩輪,但證監會及港交所(388)無意加大力度收緊。證監昨日更發表調查,指逾九成窩輪投資者意識到窩輪乃高風險投資,七成六更表明是希望短炒獲利,可惜事與願違者眾,四成七輸錢。這似為證監提供理據,指投資者並非盲目而是『願賭』,但是否『服輸』,則未必人人接受。」

  對於這類調查一向不敢苟同,如果說四成七的人輸錢,那豈非有超過五成的人有機會贏錢?依我所見,炒輪的人,卻是有九成輸錢。

  窩輪是一種高風險的投資,幾乎是每一個投資者所認同的,可是,為什麼投資者「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這無非也是錢作怪。由於大藍籌股的入場費昂貴,一般的投資者就算預期某大藍籌股會上升,也無法分享到其升幅所帶來的成果,而窩輪則有以小控大的功能,小投資者也因此可以較少的入場費,分享正股上升的利潤。

  窩輪最初的原意,正是提供了以小控大的功能,從而達到「套戥」的功效,可惜發展至今,其原來的功能早已為人所忘,取而代之的則是其炒作的功能。

  窩輪的炒作,其實是一項非常複雜的問題,非一般投資者想像的那麼單純,特別是近年引入了什麼引伸波幅及街貨量的計算,這兩項重要的數據操控在莊家的手上,到底哪一個數據的引伸波幅才算合理?而街貨量,更是難說,發行商可以任意地一發再發,又哪有一個合理的街貨量呢?

  炒窩輪,投資者本來就已經處於吃虧的境地,加上貪婪的心理,幾乎可以說已經處於必敗的地步,而發行商發行窩輪,可以說是一盤必賺的生意,要不然怎麼會越發越多?

  發行商並非慈善家,並不可能把錢眼巴巴地塞進投資者的口袋裡,他們發行窩輪的目的,還不是為了賺錢?然則,錢從何來?還不是那些無知的投資者?

  自以為精於計算什麼引伸波幅或者街貨量者,可能已經墜入了發行商的圈套之內,不信?不妨看看他們在報章及電台上的推介,往往是一些價外的、高溢價的高風險產品,正股一旦上升,當然沒有問題,可是,正股一旦下跌,那就麻煩了,其跌幅可能比其他同類的窩輪更「壯烈」,不幸被綁者可能從此「望鄉」無望。

  「我預期大市會跌,所以買了某認沽輪,大市上升的時候它下跌,我無話可說,可是,大市大跌,它照樣下跌,這豈非對我很不公平?請問,它什麼情況下才會上升?這樣不合理的情況,我該向何處投訴?」這個問題是前幾天晚上在電台上聽見的,而類似的問題以前也聽過不少,由此可見,炒窩輪,縱使看對了大市的方向,也有可能照樣要輸錢。
借鑒外地經驗杜絕窩輪弊端

在本文中,筆者會介紹及比較德國和臺灣窩輪市場的做法和經驗,對比檢討香港窩輪市場,提出香港應如何參考其他市場,完善監管的做法。

香港現在已是全球最大的窩輪市場,但今年8月18日股市在沒有任何消息刺激下,突然大幅下跌了300點,窩輪的投機活動被指爲主凶,而坊間也戲稱之爲‘八一八輪災’。輪災過後,證監會對窩輪市場進行研究,有關的檢討報告書也在11月18日出爐,但報告書對窩輪市場的深層問題根本沒有觸及,只能以‘雷聲大,雨點小’來形容,令人失望。在本文中,筆者會介紹及比較德國和臺灣窩輪市場的做法,從而論證爲什麽全球第一窩輪市場的香港,應參考其他市場的做法。

德國的成功例子

一個成功的窩輪市場所賴以的是完善的監管制度。在德國,由於法蘭克福交易所及斯圖加特交易所兩個交易所不斷的互相競爭,窩輪的各項相關措施相當先進。加上受利於歐盟法律的統一規定,窩輪因此也可以在歐洲迅速發展。歐洲議會提出的各項方案,均希望歐盟的各種標準及政策能更一致,從而提高歐盟的整體競爭力,例如對債券及窩輪的發售文件及上市公司透明度等作出統一的要求。

德國的窩輪首先在斯圖加特交易所的歐洲窩輪交易所發行及交易。直到2003年,法蘭克福交易所修改各有關窩輪交易的條例,除了把斯圖加特交易所的一套引進外,還成立了專爲窩輪及票據交易的聰明交易(Smart Trading)。

其後,法蘭克福交易所取代了斯圖加特交易所,成爲窩輪成交最高的德國交易所。現時,法蘭克福交易所的窩輪産品除了傳統的窩輪外,還有Exotics、Knock-outs及牛熊證等,多元化的産品爲投資者提供不同程度的投資風險,更能切合成熟市場中投資者的彈性需求。

在法蘭克福交易所交易大堂進行的窩輪買賣,是透過牽頭經紀處理和確定市價,而發行商將擔當報價提供者,須在交易時段中作出持續報價,牽頭經紀買賣窩輪時,必須使用限價控制系統。該系統顯示可跟發行商報價或另一客戶買賣盤配對執行的買賣盤,確保定價過程恰當及規範化。除此以外,交易所亦保證投資者能以最佳價格執行,因爲牽頭經紀只可在不比發行商差的價格執行指令。而交易所亦清楚界定錯誤交易,容許在發生錯誤交易後的2小時內取消該項交易。另外,透過聰明交易,投資者可以檢視發行商的即時報價和交易量,及90天內的各項交易紀錄。交易所亦保證交易指令能在30秒內執行,提供價格保障。

根據上海證券交易所和德意志銀行的聯合研究報告《權證:一個全球成功的産品》,德國對投資者的保障,充分地表現於其資料披露及適合性審查的要求。

報告指出,德國法律要求經紀商爲投資者就一些具有高風險的衍生産品,包括窩輪,提供一份特別的風險說明書,規則亦要求經紀商審查産品是否適合他們的投資者。經紀商要透過投資者的理解,和不同産品的風險類別來評估産品對投資者的風險。這要求雖然難免增加交易成本,但卻能有效地防止投資者進行風險過高的投資,減低市場的投機性,亦避免非理性投資行爲的出現,有助市場的長遠發展。

雖然窩輪及期權互有替代性,但德國的期權市場卻發展不俗。德國的歐洲期貨期權交易所(EUREX)更是全球其中一個最大的期貨期權市場。原因是什麽?這代表了縱使期權和窩輪有替代性,但兩者確實是提供了兩個不同的市場,因此兩者之間的替代性並不導致完全取代的情況。美國情況則與德國不同,因爲美國存在了不利窩輪發展的法例。

臺灣的成功例子

另一個值得比較的是亞洲區第二大窩輪市場——臺灣。臺灣的窩輪市場在這幾年迅速發展,但是其監管模式與香港不同。臺灣並沒有硬性規定發行商必須成爲做市商,但爲了吸引投資者,大多數的發行商也會願意提供報價。爲了保障流通量,臺灣實施配給制,即對窩輪持有人數作出限定,硬性規定窩輪持有人數必須多於80人,且其合計的持有單位必須多於發行單位的20%,而發行商亦不能保留所發行的窩輪的30%。其次,發行商在發行窩輪時的風險管理受到監管,例如發行商須在發行前提出各項可行的避險策略,並須設立避險對沖的專有帳戶。在香港及德國等地,監管機構只在審查發行商時評估他們是否有風險管理的經驗,對其如何進行對沖等則沒有任何特定的規管。

香港與外地比較

除了德國和臺灣市場外,下表也比較了其他各窩輪市場的一些情況:附表所見,其實香港和其他市場在做法上差不多,但爲什麽香港的窩輪市場會問題叢生?筆者以爲是市場監管不嚴,以致歪風四起,其中尤以不當的推銷、誤導最惹人感慨。

現時在報章、雜誌、電臺、電視臺上,我們不難看到很多誤導性質的窩輪廣告,這些窩輪廣告沒有受到嚴格的監管,只要在節目完結時出現‘以上內容純屬嘉賓意見’、‘投資涉及風險’等免責聲明便可以了。就如有一些財經節目,表面上是財經評論,實際上是由衆多利益團體製作的廣告,以買空氣時間(Air Time)、報章專欄,藉以播放和刊登,隨意找一兩個財經演員,即所謂‘名嘴’,加以包裝、吹噓,便以投資明燈的形式出現,但投資者卻不知道他們其實只是演員!城中財經演員衆多,什麽‘X叔’、‘X Sir’、‘X Miss’、‘X哥’、‘X姐’、‘窩輪天皇’、‘窩輪天後’,在彼此利益關聯、串連、呼應式的大合奏下裝作分析一番,又不用負上責任,實在是挺方便的宣傳平臺。可惜的是,一般市民在看畢包裝過的節目後,便被誤導以爲這些演員是專業的分析師,而當他們按照節目內的建議或暗示投資,並蒙受損失後,主持人便以‘要因應自己的能力,並且要見好便收’等等奉勸他們。在龐大的利益背後、言論自由的保護傘下和沒有法律責任的前提下,投資者不成大鱷的點心稀矣!
炒窩輪 散戶任魚肉 (Next Magazine)
一 連 三 星 期 , 三 間 發 行 商 先 後 舉 辦 窩 輪 投 資 講 座 , 為 早 已 撻 的 炒 輪 狂 熱 升 溫 。 據 港 交 所 數 字 , ○ 四 年 香 港 窩 輪 總 成 交 量 高 達 五 千 二 百 多 億 港 元 , 超 越 德 國 躍 升 全 球 第 一 ; 散 戶 參 與 量 亦 急 增 四 成 二 , 年 內 達 一 百 三 十 六 萬 人 次 。 窩 輪 市 場 如 此 暢 旺 , 皆 因 其 入 場 費 低 至 二 、 三 千 元 , 完 全 迎 合 散 戶 以 小 搏 大 的 心 態 , 又 不 用 付 印 花 稅 ; 更 吸 引 的 是 其 槓 桿 效 應 : 正 股 升 幾 個 巴 仙 , 窩 輪 回 報 可 達 十 倍 以 上 。 不 過 , 這 些 美 麗 的 憧 憬 背 後 , 散 戶 跟 發 行 商 對 賭 , 其 實 處 於 極 不 公 平 的 位 置 , 隨 時 贏 粒 糖 , 輸 間 廠 , 奉 勸 入 市 前 三 思 。

從 事 小 生 意 的 散 戶 黃 先 生 , 年 多 前 開 始 炒 輪 : 「 我 以 前 都 有 玩 股 票 , 不 過 股 票 上 落 唔 大 , 賺 得 唔 夠 多 又 唔 夠 快 。 」 起 初 他 只 是 小 試 牛 刀 落 注 萬 多 元 , 結 果 日 賺 幾 千 元 , 於 是 便 慢 慢 加 碼 , 現 在 一 鋪 最 少 下 注 十 萬 元 。 輸 錢 皆 因 贏 錢 起 , 黃 先 生 坦 然 承 認 自 己 其 實 輸 多 過 贏 : 「 早 排 我 見 指 連 升 六 日 , 諗 住 會 跌 番 落 , 咪 用 二 十 萬 買 入 法 興 指 認 沽 輪 ( 4662 ) , 結 果 一 買 入 , 指 就 一 路 升 。 」 最 後 他 忍 痛 止 蝕 , 損 手 五 萬 元 離 場 。 黃 先 生 願 意 跳 車 , 皆 因 窩 輪 壽 命 有 限 , 其 買 入 的 認 沽 輪 於 五 月 底 便 到 期 , 如 果 指 一 路 不 跌 , 找 不 到 人 接 貨 , 到 期 時 便 渣 都 無 。

先 天 蝕 章   供 應 無 限
窩 輪 不 同 於 股 票 , 股 票 跌 價 仍 可 長 , 望 有 日 反 彈 回 升 ; 窩 輪 卻 不 能 死 守 , 窩 輪 價 值 只 會 隨 時 間 流 逝 而 陰 乾 。 以 德 銀 的 國 壽 認 購 輪 ( 4607 ) 為 例 , 該 輪 於 去 年 十 月 中 以 二 毫 一 仙 發 行 , 至 本 週 一 到 期 。 該 輪 早 段 追 隨 正 股 上 落 , 惟 隨 到 期 日 迫 近 , 輪 價 十 二 月 尾 已 開 始 大 幅 度 下 跌 。 十 二 月 底 至 三 月 中 , 國 壽 正 股 於 五 元 四 角 至 五 元 三 角 之 間 窄 幅 上 落 , 但 輪 價 已 由 兩 毫 半 急 跌 至 六 仙 , 跌 幅 達 七 成 六 。 其 後 更 跌 至 一 仙 , 又 長 時 間 無 成 交 , 沽 不 出 貨 的 散 戶 , 手 上 的 窩 輪 現 已 成 廢 紙 。 除 先 天 不 足 外 , 窩 輪 市 場 後 天 亦 失 調 , 因 輪 價 容 易 被 舞 高 弄 低 。 本 刊 揀 選 了 最 受 散 戶 歡 迎 的 豐 輪 作 為 研 究 對 象 , 發 現 現 時 掛 牌 交 易 的 八 十 七 隻 豐 認 購 輪 中 , 有 十 隻 曾 於 上 市 後 作 進 一 步 發 行 。 舉 例 說 , 一 波 ( 4441 ) 去 年 八 月 底 以 四 毫 六 二 發 行 一 億 份 認 股 證 , 個 多 月 後 , 輪 價 便 升 至 五 毫 四 ; 但 發 行 商 偏 偏 就 在 此 時 再 以 四 毫 九 進 一 步 發 行 二 十 五 億 份 。 豐 正 股 升 百 分 之 零 點 四 , 理 論 上 該 輪 至 少 都 有 百 分 之 四 的 升 幅 。 然 而 市 場 上 突 然 充 斥 大 量 新 輪 , 所 以 第 二 次 發 行 後 翌 日 , 即 使 豐 股 價 一 日 升 了 五 毫 , 輪 價 卻 一 點 反 應 也 沒 有 。

港 交 所   放 任 市 價 受 控
只 要 街 貨 逾 八 成 , 輪 商 便 可 任 意 增 減 窩 輪 發 行 量 , 從 而 控 制 價 格 , 這 是 簡 單 的 供 求 道 理 。 而 賦 予 輪 商 此 大 權 的 , 竟 是 港 交 所 。 話 說 窩 輪 市 場 自 金 融 風 暴 後 便 萎 靡 不 振 , 港 交 所 遂 於 ○ 二 年 設 立 庄 家 制 度 , 並 放 寬 條 例 救 市 , 如 允 許 無 限 增 發 新 輪 、 零 街 貨 量 上 市 ( 股 票 流 通 量 須 保 持 百 分 之 二 十 五 ) 等 。 但 此 例 對 投 資 者 毫 無 保 障 , 輪 商 只 消 增 加 窩 輪 供 應 , 推 低 價 格 , 便 可 令 睇 準 後 市 的 散 戶 由 贏 變 輸 。 質 問 發 行 商 , 他 們 卻 搬 出 大 堆 冠 冕 堂 皇 的 「 理 由 」 , 譬 如 德 銀 投 資 產 品 部 副 總 裁 孫 明 哲 便 辯 稱 , 假 若 窩 輪 的 街 貨 太 多 , 發 行 商 只 有 再 發 行 , 才 可 掌 握 足 夠 控 制 權 以 維 持 市 場 秩 序 。 由 他 們 說 來 , 輪 價 被 炒 高 , 發 行 商 增 發 以 推 低 輪 價 , 是 保 障 投 資 者 免 入 貴 貨 的 好 事 。 然 而 , 之 前 已 高 位 購 入 該 輪 的 投 資 者 , 難 道 就 可 以 任 意 魚 肉 ? 中 大 財 務 學 系 副 教 授 蘇 偉 文 狠 批 發 行 商 所 言 其 實 是 歪 論 , 因 為 輪 價 過 高 或 過 低 , 市 場 會 自 行 決 定 及 調 整 , 根 本 不 需 要 發 行 商 動 手 。 而 香 港 投 資 者 學 會 會 長 譚 紹 興 亦 批 評 道 : 「 上 市 公 司 發 新 股 , 都 規 定 要 通 知 所 有 股 東 。 不 過 輪 商 增 發 窩 輪 就 只 須 向 港 交 所 申 請 , 然 後 出 張 公 告 就 得 , 邊 個 會 知 ? 」

親 身 落 場   再 挖 一 筆
發 行 商 興 之 所 至 , 還 可 以 直 接 落 場 與 散 戶 埋 身 肉 搏 。 資 深 證 券 分 析 師 林 森 池 說 , 發 行 商 的 交 投 往 往 佔 認 股 證 九 成 的 成 交 量 , 令 他 想 起 一 個 畫 面 : 「 少 年 行 過 街 邊 見 人 賣 藥 , 地 下 仲 放 埋 毒 蛇 , 說 什 麼 以 毒 攻 毒 、 醫 治 無 名 腫 痛 , 又 好 多 人 幫 襯 。 回 家 同 媽 媽 講 , 老 一 輩 人 就 知 係 做 媒 。 」

續上文

本 刊 在 上 市 的 豐 認 購 輪 中 , 挑 選 了 同 於 一 月 發 行 的 法 興 ( 3777 ) 、 比 聯 ( 3791 ) 、 匯 理 ( 3809 ) 、 法 巴 ( 3811 ) 、 麥 銀 ( 3821 ) 、 摩 通 ( 3840 ) 、 一 波 ( 3843 ) 及 德 銀 ( 3852 ) , 作 詳 細 觀 察 。 由 於 一 般 散 戶 喜 炒 豐 業 績 , 理 論 上 二 月 時 股 價 會 上 揚 、 交 投 亦 較 活 躍 , 故 觀 察 它 們 的 當 月 走 勢 會 較 公 平 。 結 果 發 現 , 八 隻 窩 輪 均 曾 於 豐 股 價 升 值 或 不 變 時 , 出 現 不 升 反 跌 的 情 況 。 箇 中 原 因 , 從 法 興 ( 3777 ) 可 窺 一 斑 。

法 興 ( 3777 ) 的 上 市 日 為 一 月 十 三 日 , 上 市 價 五 毫 三 , 當 日 豐 股 價 為 一 百 二 十 八 元 , 行 使 價 為 一 百 三 十 元 五 角 。 二 月 起 , 豐 股 價 展 開 升 勢 , 曾 高 見 一 百 三 十 三 元 五 角 , 比 法 興 ( 3777 ) 上 市 時 升 了 五 元 , 但 該 輪 卻 從 未 曾 升 逾 上 市 價 。

更 奇 怪 的 是 , 在 二 月 二 十 二 日 , 豐 股 價 維 持 一 百 三 十 三 元 水 平 , 輪 價 卻 無 故 由 五 毫 三 跌 至 四 毫 九 五 , 跌 幅 達 百 分 之 七 。 據 當 天 的 成 交 紀 錄 , 發 行 商 除 曾 以 四 毫 九 六 買 入 約 九 百 萬 份 認 股 證 外 , 同 日 亦 以 四 毫 九 八 賣 出 二 千 萬 份 ; 一 來 一 回 , 發 行 商 實 際 上 賣 出 逾 千 萬 份 認 股 證 ( 俗 稱 派 貨 ) 。 有 時 , 輪 商 還 能 透 過 買 賣 差 價 賺 錢 。 如 法 巴 ( 3811 ) 於 二 月 一 日 曾 分 別 以 六 毫 二 八 買 入 及 六 毫 四 賣 出 一 千 萬 份 認 股 證 , 些 微 的 差 價 , 已 輕 易 賺 取 十 二 萬 元 。

輪 商 造 市   有 前 科
發 行 商 左 手 交 右 手 的 買 賣 成 交 , 更 可 營 造 交 投 活 躍 的 假 象 , 吸 引 散 戶 追 入 。 如 ○ ○ 年 , 美 資 大 行 美 林 集 團 便 因 配 售 新 輪 於 證 券 行 的 人 頭 倉 , 協 議 上 市 後 回 購 , 製 造 虛 假 市 場 , 而 被 證 監 會 及 港 交 所 公 開 譴 責 監 管 失 當 , 自 此 該 行 幾 乎 絕 跡 本 地 的 窩 輪 市 場 。 胡 亂 炒 輪 , 其 實 贏 面 甚 低 。 因 為 窩 輪 的 所 有 條 款 皆 由 輪 商 決 定 , 小 投 資 者 半 點 話 事 權 都 沒 有 。 一 旦 睇 錯 市 , 固 然 無 望 長 翻 身 ; 即 使 睇 市 , 發 行 商 一 樣 有 計 扭 轉 乾 坤 。 據 比 聯 金 融 產 品 估 計 , 去 年 炒 賣 認 股 證 的 散 戶 , 合 共 輸 掉 一 億 五 千 萬 元 。 無 怪 乎 身 為 財 務 學 系 副 教 授 的 蘇 偉 文 , 亦 對 投 資 窩 輪 耍 手 擰 頭 : 「 發 行 商 話 唔 係 同 你 對 賭 , 梗 係 唔 係 賭 啦 , 因 為 佢 贏 硬 你 嘛 ! 」

發 行 商   暴 利 生 意
發 行 窩 輪 , 毋 須 任 何 抵 押 , 是 一 門 印 銀 紙 的 生 意 。 發 行 商 賣 輪 收 錢 後 , 理 論 上 要 買 回 相 關 股 份 以 對 沖 風 險 , 其 間 所 有 派 息 , 發 行 商 都 可 袋 袋 平 安 。 以 認 購 輪 為 例 , 如 果 股 價 升 , 持 有 股 份 的 發 行 商 和 買 輪 的 投 資 者 便 齊 齊 賺 錢 ; 萬 一 股 價 跌 , 發 行 商 又 可 以 發 行 ELN 找 其 他 投 資 者 接 貨 , 總 之 穩 賺 無 賠 。 更 何 況 , 現 時 的 窩 輪 全 以 現 金 結 算 , 發 行 商 其 實 不 一 定 要 購 入 實 股 ; 若 能 肯 定 投 資 者 手 上 的 窩 輪 將 成 廢 紙 , 不 做 任 何 對 沖 , 將 資 金 另 行 投 資 亦 可 。 此 外 , 發 行 商 還 可 以 透 過 派 貨 及 拉 闊 買 賣 差 價 來 賺 錢 。 本 刊 於 五 月 四 日 的 上 午 交 易 時 段 , 比 較 了 七 隻 四 至 五 個 月 後 到 期 的 豐 認 購 輪 , 結 果 以 麥 銀 ( 4716 ) 的 買 賣 差 價 最 窄 , 只 有 1.2% ; 一 波 ( 4778 ) 則 明 顯 食 水 較 深 , 買 賣 差 價 高 達 6.45% 。 合 計 起 來 , 發 輪 的 毛 利 可 高 逾 一 成 半 。
[壹週刊] 大錢題:窩輪五招 夾死散戶

窩輪五招 夾死散戶  

上週一,窩輪成交金額衝破一百億元,佔大市總成交兩成八,漸有妹仔大過主人婆之勢。四日後,又見三十八隻招商銀行(3968)的窩輪齊發,吸水近十三億元,更打破了中行首日發三十三隻窩輪的紀錄,愈玩愈大。
散戶炒輪,一心搏刀仔鋸大樹,有時卻遭庄家用盡超闊的買賣差價、神秘的引伸波幅,甚至延遲開價等招數暗算。負責監察市場的港交所及證監會,上週卻掉轉槍口,落實放寬增發窩輪的要求,為庄家魚肉散戶大開方便之門。



上週五早上,未到十點開市,一班炒輪常客已在觀塘一家證券行打躉,熟練地按著股票機,七嘴八舌地討論著窩輪走勢。
甫開市,恒生指數高開二十九點,照道理與恒指掛的窩輪應跟隨上升,散戶鄭先生卻大嘆:「我又中伏啦!買隻恒指call輪(3867),買中方向,都唔升。窩輪就係咁,應該升時候,佢唔一定會升;但應該跌時候,佢一定會跌。」
散戶邊罵邊買,造就香港成為全球最大的窩輪市場。截至今年六月底,市場上有近一千五百隻窩輪掛牌,總市值約一千六百億元,上半年總成交額逾七千五百億元。窩輪發行商每年手握過萬億元生意額、過千億元盈利,卻仍然要賺到最盡,千方百計的魚肉散戶。


第一招
開價歎慢板
窩輪市場奉行庄家制,跟股票的玩法有別。輪商須委任集團旗下或相熟的證券行擔任庄家(流通量提供者,LiquidityProvider)一職,每天負責開出窩輪的買入價及賣出價。
自從港交所收窄細價股的買賣差價後,很多以前玩即日鮮的散戶,都轉而炒輪。他們買賣分秒必爭,輪商卻以慢板應對,甚至遲遲不肯開出買賣價格。若窩輪交投暢旺,投資者還可以自行對盤,搵買家接貨。最慘是窩輪乏人問津,甚至出現零成交時,市場上唯一買家便只有發行商,對方不開價,投資者只能乾著急。
全職投資者阿浩說:「好似上週四咁,隻比聯恒指call輪(3435)過十點三都唔開價,我睇住個市係咁升,但佢就係唔開,叫我點沽貨呀?」
當日恒指高開四十四點,阿浩本來打算見好即收,但他想賣也不知市價。「我咪打電話俾佢(比聯),問佢醒未,做咩唔開價?點知打完俾佢之後過成五分鐘,都係唔開!」
手持五百萬份恒指認購輪的阿浩,原本可賺兩、三萬元,等到輪商終肯出價時,恒指升幅已經收窄,回報只餘數千元。一旦遇上市況急轉,輪商的慢動作足以累死街坊。
香港投資者學會主席譚紹興踢爆:「有D發行商計到自己要蝕錢,又或見到勢色唔對,就會側側膊話自己反應唔夠快,開唔切盤。」
有證券行經紀教路,遇上此情況,一定要投訴:「不斷打去熱線,嘈到佢開價為止。」


第二招:
超闊買賣差價
散戶損手,有人或歸咎其道行未夠。可是,最近連熟悉遊戲規則、金股匯什麼也炒的申銀萬國基金經理黃國英,也被輪商弄得無名火起。
上週三,黃國英打算替客戶沽出中銀認購輪,市值約三十多萬元,開市後卻一直未見開價。「打去問價,佢竟然問我想沽定想買。我覺得佢想睇住開價,有冇搞錯!」他氣道。
有業內人士直言:「問個客想買定想沽,其實想開個衰價俾你歎!」如花旗的恒指認購輪(2121),明年三月底才到期,上週五開出的買入價為三角六仙,賣出價為四角一仙,相差十個價位。即是說,輪商以四角一仙賣輪予投資者後,只肯以三角六仙收回,就算股市沒有任何變動,投資者無端端都要硬蝕一成三。
質問輪商,他們大都聲稱,因正股流通量不足,無法對沖風險,故有必要擴闊買賣差價云云。不過,有輪商私下對記者說:「恒指冇流通量問題,恒指輪差價通常只係一格(價位),十格就真係誇張D!」


第三招:
谷大成交誘落疊
當然,要賺到盡,必先引君入甕。聘請財經演員上報刊、電台及電視台宣傳推銷,是最常見的攻勢。
譚紹興坦言看不過眼:「依家電視、電台講窩輪,好似促銷咁。成日話睇好匯豐就買呢隻,睇跌就買個隻啦!證監會對輪商監管,做得唔足。」
本刊搜集了七至八月期間,報章上重點推介過的四十隻窩輪,發現足足半數在見報後,成交量會大幅增加至過百億元。但不到兩週,成交便會銳減至數十萬元,甚至零成交。
最極端的例子要數法興的中行認購輪(9553),該輪於七月十三日上市後,法興曾登報宣傳,「提醒」投資者該輪買盤踴躍,可多加留意。廣告一出,成交金額果然活躍起來,最高單日達二百七十萬元。不過如此盛況只持續了九日,之後就如軟腳蟹般,持續錄得零成交。
接著的兩個月內,法興另外新推七隻中行輪,行使價等條款更貼市,成為新寵,9553即被打入冷宮。


第四招:
狂發新輪質低價格
窩輪成交疏落,就怕輪商開衰價、無人接貨;成交活躍、街貨多的窩輪,投資者卻一樣要擔心輪商隨時增發,推低市價。
理論上,窩輪的價格是由特定的算式(如Black-ScholesPricingModel)計算出來。因此發行商一向自辯,謂當窩輪街貨太多,偏離合理價時,若他們不增發便無貨在手,難以維持市場秩序。惟窩輪供應一多,輪價自然大跌,故進邦匯理理財分析部總監姚遷斥道:「呢條係好簡單供求定律,無端端俾人質低輪價,之前高位入貴貨投資者點算?」
偏偏港交所卻站在輪商一方,於上週五宣布,窩輪發行商申請增發的條件,由以往要求街貨量達八成才可增發,降至五成。
姚遷續道:「上市公司發新股,要發通告通知所有股東,等投資者有心理準備。但係窩輪只需四日向港交所申請、出張公告,就可以無限量增發,資訊透明度不足。」


第五招:
自導自演引伸波幅
表面上,投資者只要不買價格偏離合理價的窩輪便安全。但實情是,有關的計價算式中有大堆既艱澀又難查證的變數,如「引伸波幅」,輪價合不合理,輪商始終是一言堂。
本身就讀會計及財務學出身的散戶韓先生表示,去年六月,他曾購入一百二十萬份比聯思捷認購輪(4718),當時思捷股價報五十四元五角,輪價則為六角一仙。半小時後,思捷升了二角五仙,輪價反跌了一角,令他賬面蝕掉四十萬元。「我打電話投訴比聯,佢答我引伸波幅升。打去港交所,就俾人話我『唔識玩,就唔好玩!』」
所謂引伸波幅,簡單點說,就是反映場外期權表現,再經輪商調整得出的數字。中大決策科學及企業經濟學系兼任講師徐燦傑表示:「現時港交所並未發出指引,規管引伸波幅的一致性。」
譚紹興說得更坦白:「場外期權好神秘。」皆因尋常散戶根本不可能知道場外交易的市況,輪商說引伸波幅改變令輪價下跌,根本就是自說自話。
輪商如此肆無忌憚,證監會卻謂輪商角色中立,不存在與散戶對賭的問題,反把所有責任歸咎於投資者的短炒心態。而每年收取可觀的窩輪上市費及交易徵費的港交所,亦未有為散戶主持公道。


什麼是窩輪?
窩輪,是英文Warrant的譯音,即認股權證,分看好的認購輪(Call)和睇淡的認沽輪(Put)。
投資窩輪,其實就是買入一個權利:可在到期日,以預定的價錢,買入或沽出相關股份。以麥銀匯豐認購輪(2206)為例:
行使價:$145
到期日:明年三月底
窩輪價格:$4(以十輪換一股匯豐計)
換言之,投資者以$4買入一個權利:在明年三月底,可以$145的價錢買匯豐。屆時匯豐市價如高於$149(行使價加窩輪成本),便有利可圖;若低於此價,則窩輪成廢紙。


大測試開盤等足一句鐘
上週四收市後,本刊揀選了十二隻零成交的恒指認購輪,並於翌日測試各輪商開價。

開價最慢
記者於10:04am,發現摩根士丹利的恒指認購輪(9639)未有開價,即致電該輪的開價熱線,要求報價。職員只回應:「哦,好啦!」便掛線。
當日恒指高開不久,約10:20am即掉頭下跌,但9639還未有市價。記者再次致電熱線,職員又敷衍道:「我地會開架喇!」
等到10:53am,9639還是無動靜,恒指卻已跌近一百三十點。記者忍不住大發雷霆:「我等成個鐘喇!」職員才唯唯諾諾地說:「我地五分鐘內會有。」卒之等到10:59am,始見出價。假若有投資者持有此窩輪,眼見恒指不斷跌,卻無從知道自己損失多少,肯定要吃驚風散。

你急佢唔急
另外,本刊於早上十時左右,亦曾致電麥格理及東方匯理的熱線,要求開價,但兩行熱線均無人接聽,轉駁至留言信箱。結果,前者職員在將近五小時後才回電;給東方匯理的留言,更是石沉大海。
其實,每隻窩輪的上市文件,均列明流通量提供者須持續報價(在開市後五分鐘起)或回應報價要求。若屬後者,一般要在十五分鐘內回應。如投資者遇到開價問題,應準確記低日期及時間,向港交所投訴,交由上市科調查(電話:28403895)。
續上文

輪商玩殘散戶四部曲
Step1:虛張聲勢
新輪上市,輪商先刻意安排交叉盤,即自己同自己買賣,以谷大成交,引散戶上釣,再配合旗下的代言人及財經演員合作促銷。
Step2:賤價開盤
散戶落疊後,輪商將窩輪打入冷宮。窩輪成交淡靜,輪商開出賤價,掛低五至十個價位,散戶被迫沽貨平賣。
Step3:質低輪價
若窩輪街貨量超過五成,輪商可以輪價偏貴為由,向港交所申請增發窩輪,名正言順地質低輪價。加上輪商代言人及財經演員敦促散貨換馬,即引發拋售潮。
Step4:平價回收
輪價大跌後,輪商平價收貨,再將買賣差價拉闊,成功高賣低買。


發窩輪賺到笑
發行商賣輪,理論上要買回相關的股份對沖風險。事實上,輪商為節省成本,卻多會購買場外期權,甚至其他輪商的窩輪,對沖風險便了事。
由於毋須買正股,也不一定要做足對沖,賣輪所得的資金可以用來另行投資賺錢。萬一睇錯市,輪商也可以發行ELN之類的票據,將風險轉嫁出去,是一盤穩賺的生意。據業內人士估計,輪商的毛利率可高逾一成。
曾 淵 滄 專 欄 : 成 績 迥 異   兩 個 炒 輪 的 故 事

有 位 讀 者 來 信 , 稱 自 己 在 今 年 3 月 的 調 整 期 , 因 為 炒 中 移 動 Call 輪 而 損 失 慘 重 , 19 萬 的 資 金 虧 掉 12 萬 元 , 問 我 怎 麼 辦 ?
我 也 大 吃 一 驚 , 我 不 反 對 炒 輪 , 但 是 , 炒 輪 的 最 基 本 原 則 是 刀 仔 鋸 大 樹 , 只 應 動 用 資 金 中 的 一 小 部 份 來 炒 , 輸 光 也 無 所 謂 。 但 是 , 這 位 讀 者 很 明 顯 的 是 想 用 許 多 刀 仔 來 鋸 整 個 森 林 , 而 不 是 用 刀 仔 鋸 一 棵 樹 。
另 外 , 我 也 接 到 另 一 位 讀 者 來 信 , 向 我 道 謝 的 同 時 也 向 我 誇 耀 他 的 成 就 , 他 說 他 根 據 我 的 建 議 炒 賣 , 不 同 的 是 , 我 買 正 股 他 買 窩 輪 , 因 此 他 賺 的 錢 比 我 更 多 。 兩 位 讀 者 , 結 果 不 一 樣 。
當 然 , 我 不 會 眼 紅 賺 大 錢 的 人 , 十 多 年 前 , 我 也 炒 輪 , 現 在 已 不 再 碰 了 , 分 別 在 於 十 多 年 前 我 正 在 大 海 中 游 泳 , 向  海 岸 的 目 標 游 , 今 日 我 已 游 到 岸 邊 , 沒 理 由 再 向 大 海 方 向 游 出 去 。 錢 財 之 事 , 夠 用 就 夠 了 , 長 期 留 在 大 海 中 , 遲 早 會 被 一 個 大 浪 蓋 掉 。
炒 輪 是 很 吸 引 人 的 事 , 就 像 不 久 前 , 中 石 油 ( 857 ) 突 然 宣 佈 發 現 渤 海 灣 的 大 油 田 , 當 日 就 有 些 中 石 油 Call 輪 一 日 之 內 急 升 20 倍 , 這 樣 的 回 報 率 怎 不 令 人 欣 喜 若 狂 ? 一 般 上 , 末 日 輪 最 有 可 能 出 現 這 種 戲 劇 性 的 結 果 , 但 是 , 更 多 的 末 日 輪 最 終 結 果 是 輸 個 精 光 。

對 這 位 輸 掉 12 萬 的 讀 者 來 說 , 我 實 在 沒 有 更 好 的 方 法 來 幫 他 賺 回 這 12 萬 , 越 是 急  賺 回 , 就 越 有 機 會 把 手 上 僅 餘 的 7 萬 也 輸 掉 , 最 穩 健 可 靠 賺 回 12 萬 的 方 法 , 是 重 新 儲 蓄 , 讓 時 間 來 幫 自 己 。 1987 年 全 球 大 股 災 , 我 幾 乎 輸 光 所 有 的 資 金 , 也 是 靠 儲 蓄 再 重 新 開 始 。
Thanks a lot!
嘩,rxrx 兄好有心.
謝謝.慢慢睇.
極之詳盡,rxrx兄好有心啊!
啲輪商真係禽獸嚟o架!
Life is short! Live simple, live happ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