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區總辭 變相公投】-维基百科(含說帖)

【五區總辭 變相公投】-维基百科(含說帖)

本帖最後由 sparkfit 於 8-12-2009 11:44 編輯

http://zh.wikipedia.org/wiki/五區總辭

五區總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五區總辭是最初由屬香港泛民主派的社民連提出的政治行動,意思是指香港的五個選區即香港島、九龍東、九龍西、新界東及新界西,每區有一位泛民立法會議員辭職,產生五個空缺席位,然後按香港法規必須進行補選。由泛民設定一個議題,即是否要實行2012雙普選,當選民投票予泛民參選者,便是支持二零一二年雙普選。也就是說,對二零一二年是否雙普選作變相公投。當五區泛民議員再次當選,即代表二零一二雙普選具有相當的民意基礎。希望以此對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造成政治壓力,並在國際間引起廣泛的關注。如果做到「五區總辭」的話,最早2010年中將實行補選。[1][2]

目录
1 背景
2 事態發展
3 公投與補選之爭
4 補選/公投議題
5 各泛民成員立場
5.1 支持者
5.2 異見者
5.3 其他泛民議員態度
5.4 辭職公投的必要性
6 五區總辭--政治說帖
7 參見條目
8 相關人物
9 參考文獻
10 外部連結

背景
中國在1997年收回香港主權後,簽訂基本法在港實行一國兩制,讓香港地區享有高度自治。在一國兩制的初步構想中,意為台灣作出示範,將一國兩制推向台灣而鋪路。但在台灣民進黨執政八年後,台灣主權意識漸濃,中國已經差不多放棄以一國兩制的制度招攬台灣民心。 而在香港實施的〈基本法〉,第45條及68條分別規定:等條件成熟後,最終將在香港進行特首以及立法議員的普選。[3],但是根據《基本法》附件一第7段:「2007 年以後各任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如需修改,須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並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在2003年香港政府宣佈將自行立法落實〈基本法〉23條,引發了超過了50萬人的大遊行,從而導致了董建華提前下台。部份香港人追求民主的願望日益強烈,早日落實特首與立法會議員的雙普選遂成為訴求。但在人大釋法後,香港民主進程完全停滯。2004年底,時為社福界議員的張超雄動議提出就07/08年雙普選,進行「全民公投」,其後梁國雄更提交私人草案。當時親北京報章曾出現文章指摘公投是煽動港獨。被視為「護法」的清華大學法學院副院長王振民亦批評公投不符《基本法》。

事態發展
在2009年10月14日香港施政報告未有提出政制雙普選路線圖之前,就爭取雙普選政制改革,較早前社民連已提出有關理念[4][5],起初泛民各黨派對「五區總辭」都顯得抗拒,提出各種原因,指「五區總辭」不可行。

2009年9月,民主黨對方案持開放態度,認為可以研究,公民黨黨魁余若薇更曾質疑有關方案的成效,態度保留。但在黨內集思會後召開記者會,提出先談判-5區補選-23議員總辭的策略;如果5區補選後民意基礎支持泛民,而特首未能於一年內交出普選路線圖,所有泛民名立法會議員將於2011年7月1日集體總辭,不再參加補選,同時要求曾蔭權下台謝罪。[6]
2009年11月19日,社民連及公民黨宣佈合作五區總辭。[7]11月25日,民主黨元老李柱銘在香港電台節目中表示,有關五區總辭之事令泛民分裂,呼籲支持者要多「停一停,想一想」。

2009年11月29日,社民連主席黃毓民提出先否決後公投,公投可延至2010年尾辭職[8],,民主黨黨鞭司徒華贊成黃毓民的提議,認為爭取民主的行動要逐步升級[9],其後社民連梁國雄、陳偉業表示黃毓民的意見不代表社民連立場,黃毓民就解釋[10],「先否決,後總辭」,是回應,揶揄民主黨擔心失去政改表決權,而非新建議。黃毓民表示收回公投可延至2010年尾的言論,將如期12月24日宣布何時總辭。

公投與補選之爭
社民連的口號是「5區總辭,變相公投」,視總辭後的選舉為公投,公民黨的宣言則是 - 先談判,後補選,再總辭[11],其中的補選視為變相公投,而民主黨的張文光認為投票理由複雜,投人投黨較多,投單一議題較少,將投票行為簡化為全民公投,名實不符。

補選/公投議題
社民連提議的是2012雙普選,公民黨則是2017/2020雙普選路線圖。
各泛民成員立場

支持者
社民連
香港公民黨 - 梁家傑、余若薇、吳靄儀、陳淑莊表示支持,但湯家驊持相反意見,在公民黨拋出雙辭方案,建議23名立法會議員最終總辭抗議,對此湯家驊明言曾考慮退黨,而且五區總辭這方案亦會令泛民分裂。[12]

異見者
香港民主黨 - 反對,理由包括如果議員辭了職,沒有了津貼和收入,再競選又要投入資源,五個人的補選,要超過一千萬的費用。而且恐怕議員辭職後無法在補選中取回議席,喪失20席政制否決權。[13]副主席劉慧卿表示該黨是否參與五區公投,要待12月13日會員大會決定。[14]

民協 - 前主席馮檢基表明不會參與辭職,因為對於原則及技術上因素,仍然存有疑慮,認為「現在的老人家對總辭方案都很了解,一百多人中沒有一個人贊成總辭方案」。但承諾會協助辭職的泛民議員參與補選。[15]
街工 - 在人網節目家豪會客室中質疑五區總辭成效,認為輸掉議席,更難向政府解釋民意取向,認為「選民不會單純看候選人政綱就投票,同樣會以是否熟悉候選人、工作表現及政治立場等作投票,結果不一定就是變相公投。」只承諾有限度支持協助辭職的泛民議員參與補選。[16][17]

其他泛民議員態度
何秀蘭 - 社民連早前曾表示,會聯絡泛民飯盒會召集人何秀蘭參與辭職,但何秀蘭表示自己沒有既定立場,只希望民主派可以團結,任何計劃都應有大部分人支持。承諾支持協助辭職的泛民議員參與補選,以及辭職議員一旦輸掉議席,要為該候選人在2012年贏回議席。[18]

李卓人 - 未表態支持或反對5區總辭,但對公民黨與社民連派員總辭及參與補選時,也表態支持會進行拉票工作,不會唱反調。[19]

辭職公投的必要性
[20] 香港並沒有公投法,所以需利用辭職補選的手段, 來製造變相公投 ( de facto referendum )的事實。

陳雲在 <<困局之內爭民主>> 中 指出:

香港的民主進程,不能總是靠英美的照顧及中共投鼠忌器式的放權,香港要離開特權的護蔭,如世上最終爭取到民主的人群一樣,自己付出努力,付出代價。
頂得住北京的威嚇、頂得住親共爪牙的辱罵,頂得住本地部分變成鷹犬的警察和特務的滋擾,要視香港為家,便要要以沉靜的、柔韌的、有時要犧牲或 支持人家犧牲抗爭。
有激進的人願意出面 承受犧牲的代價,是勞苦民眾的福氣,勞苦大眾不應背棄或 戲謔出來抗爭的義人。
五區總辭--政治說帖2009 年9月21日 社民連發表 《五區總辭.全民公決.2012年雙普選》政治說帖。[21]文中指出 :
. . . . . . 「五區總辭,全民公決」將開創香港直接民主實踐的先河。我們不必過分擔心全民公決的結果,即使結果是支持政府的民意佔上風,問題也不大;縱使民主的理想表面上落空了,雙普選的政治目標短期內不能實現,但本港社會的民主化其實向前邁進了一大步。
因為全民公決得以確立為最直接的民主政治模式,日後便可成為民主運動的利器,直接影響香港未來的政治發展。由是觀之,這至少也是民主派在政治上退一步、進兩步的妙著。
我們必需向歷史,向人民,向自己有所交待,以「五區總辭,全民公決」,將人民響亮的聲音帶給中央與特區政府

社民連 , 《五區總辭.全民公決.2012年雙普選》政治說帖


. . . . . . Q4) 「五區總辭,全民公決」是浪費公帑之舉嗎?故意以五區總辭迫出補選,是「勞民傷財、愧對選民」嗎?
「反全民公決論」論者批評「五區總辭,全民公決」浪費公帑,估計是次補選花費1億,因此必然是勞民傷財了。
這種輪調可以說是可笑的,因為照這種邏輯,民主先進國家的全民公決都是浪費!試問,參照什麼樣的特區開支浪費,可以將五區總辭形容為「浪費」?
對比政府近期的副局長和政治助理委任制度、廣深港高鐵、迪士尼擴建所花掉的公帑?搞五區總辭全民公決,難道還能比特區政府本年底已經預設答案的「2012政改諮詢」更加浪費?

社民連 , 《五區總辭.全民公決.2012年雙普選》政治說帖


. . . . . . . . .Q7) 中央政府最樂見的並非全民公決,而是民主派間的分裂。現今「五區總辭,全民公決」尚未成事,民主派的內部矛盾已不斷暴露。若繼續勉強搞下去,豈非正中「阿爺」下懷?民主運動豈不是長遠受損?
的而且確,民主派間存在內部分歧。但是,所有民主派從政者,對爭取2012 雙普選的大方向是一致。分歧只屬於技術操作的細節。而且,民主派人士一定要認識到,中央除樂見民主派分裂外,就是民主派不再搞任何抗爭行動。
而真正有效的抗爭行動,其實是任何獲取民意,動員民意的行動。基於此,民主派各黨派應就彼此的顧慮作誠懇溝通,理解市民希望民主派各黨派團結一致行動的期望,避免意氣之爭;只要就事實而作出的討論,就算是批評,也不會影響團結。

社民連 , 《五區總辭.全民公決.2012年雙普選》政治說帖


. . . . . . 現在中央又再拖延十年有多至2017年及2020年,香港人還有幾多個十年?
事實擺在眼前,若無法在爭取 2012雙普選方面有突破口,港人只會 被陰乾同化成一群順民;若無法找到突破口,香港的民主派只會遲早 被中和掉 (neutralized) ,雙普選只會不斷 被拖延戰術玩弄,香港永無普選的日子。. . . . . .

社民連 , 《五區總辭.全民公決.2012年雙普選》政治說帖



2009年10月30日, 社民連主席黃毓民, 在立法會會議中指出 :
. . . . . . ' 「五區總辭,全民公決」如能實施,將重挫 特區政府的合法性 (legitimacy)。五名立法會議員代表 全體民主派辭職,是在體制內的不合作運動,對特區政府 拒絕落實雙普選的嚴重控訴,其目標的正當性毋容質疑。
. . . . . .
我們斷不能坐以待斃。只有當我們敢於 作出有創意的大膽行動,敢於不怕得罪權勢,為了真理甚至敢於得罪中央,才能真正立於不敗之地,得以發出先知的有力聲音,打破歷史的規律、破除歷史的宿命,在中華民族 全體邁向真正民主政治上,走前一步,向歷史 及人民作出應有的交待. . . . . .

黃毓民 , 2009年10月30日立法會會議[22]


[编辑]
參見條目[编辑]相關人物[编辑]參考文獻
[编辑]外部連結
6# wai_hk

毓民未進議會前,長毛上屆、即04年那一屆也有提出過。所以是幾年前開始討論的議題。
【五區總辭 變相公投】之我見


【五區總辭 變相公投】的目的,就是透過單一議題,利用市民的公民投票權來向香港政府、向中央表達香港市民對普選的訴求。利用『變相公投』的方式,令香港市民有機會清楚地表示自己的意願並體驗民主,享受真正的公民權利。

而已,現有的建制內的既得利益者戀棧權位,為個人的私慾而企圖將市民權利扼殺。

這是香港的未來,為保持公眾知情權,我必須列出現時泛民中反對五區總辭的名單:

民主黨
何俊仁、李永達、李華明、涂謹申、
劉慧卿、黃成智 、鄭家富、張文光

公民黨
湯家驊

民協
馮檢基

街工
梁耀忠

(*建制派並未全面反對)

只要一次的變相公投得到成功,懾於民意!香港政府及中央以後也會有所顧忌。在日後的施政上,不得不改變以往手法順從民意。如最近的高鐵問題,也是引起極大的反對聲音。

回歸12年以來,香港政府每況愈下,人民的生活質素下降,正是因為老董時代過份偏袒李氏家族,而煲呔的管治也是『大市場 小政府』放任資本家,讓它們無限擴張。這樣的政治、經濟模式是極不健康的,香港人是必須作出對抗的。

從歷史上,我們可以見到,一個未經民意授權的政府最懼怕的,就是群眾的力量,如『八九六四』香港有一百萬人上街、03年的七一遊行,五十萬人『倒董』、又例如西藏及新疆事件等。

香港作為中國境內最自由的地方,是國際聚焦的城市,最具言論自由的社會。同樣地,也是最有機會先實行民主政制的城市。
【功能組別】之我見

另外,我想提出的是關於功能組別的問題。

現今,全世界的議會中只有香港仍然有功能組別的存在。歷史上,只有墨索里尼治下的意大利和佛朗哥治下的西班牙用過類似制度。
(即是可以說,只有法西斯政權用過這個制度-從1922年至1943年為止。)

愛爾蘭上議院有部分議席是留給專業人士的「功能」議席,但卻是由普選產生的下議院內的各政黨,按照下議院議席比例委派專業背景的代表進上議院,而且上議院只有拖延法案的權力,和香港的功能議席大不相同。

可見『功能組別』在現今世界各個民主社會中,根本是個怪圈,是封建遺毒。而且,功能組別的原意是為弱勢社群,如農民、工人、婦女等人士,也能透過選舉人表達訴求。惜香港特色的功能組別卻是為既得利益者維持他們的強勢霸權,豈非可笑?

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批評香港的功能組別選舉,以及整體的選舉制度,違反了多項《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公約》) 條文[3] ,要求採取即時有效的措施,以作改善;但是今天的政府方案卻交了白卷,並無落實有關建議,人權監察對此表示失望和遺憾。
【五區總辭 全民公決】政治說帖
http://issuu.com/wongyukman/docs/booklet
13# starter

可以的。待公社聯盟有進一步的決策,會將所有標題文字作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