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治制度改革】- 維基百科

【香港政治制度改革】-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zh-hk/香港政治制度改革

香港政治制度改革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香港政治制度改革,一般簡稱為政制改革政改,通常指香港主權移交後的香港特區政府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而制定的一系列政治制度發展的改動。

目錄 [隱藏]
1 相關法律條文
2 政改主要焦點
3 發展進程
3.1 2004年
3.2 2005年
3.3 2006年
4 香港政制發展第五號報告書內建議方案
4.1 建議方案全稱
4.2 2007年香港行政長官產生辦法建議
4.3 2008年香港立法會產生辦法
4.4 是否在2007、2008年的後一輪選舉中實現普選或雙普選
4.5 影響
4.6 爭議
4.6.1 隱藏的陷阱
4.7 各方表述
4.7.1 政府聲音
4.7.2 支持者
4.7.3 反對者
4.7.4 其他意見
4.8 表決結果
5 政制發展綠皮書
6 參考資料
7 參見
8 外部連結


相關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相關條文:

第四十五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行政長官產生的具體辦法由附件一《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規定。

第六十八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由選舉產生。

立法會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目標。立法會產生的具體辦法和法案、議案的表決程序由附件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和表決程序》規定。

附件一: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
第七條
 2007年以後各任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如需修改,須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並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批准。

附件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和表決程序
第三條
 2007年以後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和表決程序

2007年以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和法案、議案的表決程序,如需對本附件的規定進行修改,須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並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備案。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條和附件二第三條的解釋[1]

(節選)(基本法附件一、二的內容)是否需要進行修改,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應向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提出報告,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四十五條和第六十八條規定,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確定。修改行政長官產生辦法和立法會產生辦法及立法會法案、議案表決程序的法案及其修正案,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向立法會提出。


政改主要焦點

現時香港政制改革的最主要的討論為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的產生辨法。
雖然《基本法》45條已列出有關行政長官產生辨法,並於其附件內提供解釋,但是條文內的字眼較為模糊。例如,《基本法》並沒有具體解釋「香港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的意義。另外,雖然人大常委已決定於2017年才可以以普選產生行政長官,但特區政府已將討論轉移到如何修改2012年行政長官的產生辨法,令到產生方法可以循序漸進。
另一方面,《基本法》68條已列出有關立法會產生辨法,但是條文的字眼亦較為模糊。此外,是否或怎樣廢除功能組別亦具爭議性。

發展進程

2004年


1月7日
時任香港行政長官董建華宣佈成立香港政制發展專責小組,在維護一國兩制及恪守《基本法》的前提下,積極推動香港政制的發展。小組主要的工作,主要是深入研究有關政制發展的原則和程序,並徵詢各界的意見。小組先後發表數份報告書,報告草擬政制改革的進度。

1月10日
美國英國再次表態支持香港政改。香港數萬人元旦遊行支持政改。[2]

3月
李柱銘曾前往美國參議院的一個委員會,就香港民主問題作證。他回港的時候,被一些激進親共人士在機場向他示威,指責他是漢奸、走狗。

4月6日
全國人大常委會解釋《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條和附件二第三條當中的4個問題[3],包括:
「2007年以後」是否含2007年;
「如需」修改是否必須修改;
由誰確定需要修改及由誰提出修改法案;
如不修改是否繼續適用現行規定。

4月15日
香港政制發展專責小組發表了《第二號報告》。報告交代在過去兩個多月收集公眾意見後,就《基本法》中關乎香港政制發展的原則問題的看法。[4]

4月26日
人大常委會否定07、08雙普選。[2]

5月11日
香港政制發展專責小組就《基本法》中有關政制發展的法律程序問題,公布了《第三號報告》。當中羅列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產生的現行規定,並且說明可考慮予以修改的地方。[3]

6月23日
45條關注組建議政改必須以擴大選民基礎為原則。

7月25日
政協委員劉迺強認為當中央已經否決零七/零八年的雙普選後,仍然繼續要求普選等於與中央對抗。

12月15日
曾蔭權曾表示希望優先處理兩個選舉產生辦法的修改問題,但不能就普選時間表作出任何決定。他認為社會人士對此意見分歧,問題複雜,為了瞭解市民對有關問題的意見,不排除做全港民意調查。[4] 民主黨主席李永達形容政制專責小組四號報告書是「鳥籠諮詢」,民建聯卻表示支持,民主黨頓感失望。
2005年

4月7日
曾蔭權堅持要通過國務院提請人大常委,就《基本法》53條有關新的行政長官的任期,作出解釋。[5]

4月13日
政府回應《美國-香港政策法報告》,說:「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再次確認按照《基本法》的規定,在香港根據實際情況,循序漸進地發展民主,是中央堅定不移的一貫立場。」

5月13日
政制發展專責小組就「第四號報告:社會人士對二零零七年行政長官和二零零八年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意見和建議」為期五個半月的公眾諮詢正式結束,當局共收到超過四百三十份意見書。[6]

10月19日
香港政制發展專責小組發表《香港政制發展第五號報告書》,就2007年香港行政長官產生辦法及2008年香港立法會產生辦法提出具體的建議改革方案。香港政府打算根據報告的內容,於2005年12月向香港立法會提交正式文件,爭取議會通過政改建議。

10月28日
一名署名「78歲的老伯」刊全版廣告爭取普選後,11月16日商人顧明均刊全版廣告支持政改方案,並質疑「78歲的老伯」是否真有其人。11月8日,這位無名氏以署名「信有明天的七十八歲老人」,再刊登全版廣告,內容指: 「我已盡了一己力量,比我年輕的香港人,普選的希望在你們身上」。
及後香港的民主派、一些民間組織及網站(包括A45網上報、Radio71、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網勢力、民間人權陣線、支聯會、WM6471、RebuildHK、范國威議員網站、網政廿一、Cloudless、Pinocchio、風馬牛棚、戀之谷論壇、反軍國主義新聞網站、我們要民主、香格里拉、民主黨、香港民主發展網絡、女同盟、lovehkradio、香港彩虹、HIRADIO)等各方組織積極籌劃在12月4日舉行要求普選的大遊行。

11月4日
行政長官曾蔭權擔任策略發展委員會轄下的管治及政治發展小組的主席,討論如何在符合《基本法》下實行普選。政務司司長許仕仁出席南區區議會會議,聽取區議員有關政改的意見。

11月13日
香港電台第三台所播出李卓人議員的「給香港的信」表示要求即時定出普選時間表。同日,政制事務局回應,認為這是不切實際的。

11月22日
合和實業主席胡應湘表示,若以遊行去爭取民主就是暴民政治,違反法治精神。

11月29日
李柱銘、單仲偕、陳偉業及張超雄與美國國務卿賴斯會面,討論香港政改及普選問題。

11月30日
香港行政長官曾蔭權於晚上7時30分在香港3間電視台發表預先錄影的電視講話,希望立法會議員及市民支持政改方案。 [7]

12月2日
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喬曉陽、人大法工委副主任李飛和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在深圳舉行座談會,邀請超過100位立法會議員及各界人士出席,直接聽取各黨派對政改問題的意見。被邀人士包括19名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及立法會所有委員會的正、副主席共43人。[8]

12月4日
由泛民主派籌辦的2005年爭取香港普選大遊行,由維多利亞公園遊行至政府總部。泛民主派表示逾25萬人參加。警方表示參加遊行的人數約有六萬三千人。遊行人士包含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女士。[9][10] [11][12][13][14]

12月6日
2005年爭取香港普選大遊行的主辦團體報稱遊行人數有二十五萬人,但根據港大學者及學生的兩項統計,推算出遊行人數約有七萬至九萬人,統計結果相差甚遠。[15]

12月7日
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在一二四遊行結束後,自12月5日至7日進行了民意調查。結果顯示:66%的受訪者認為政改方案應該包括雙普選時間表;49.9%的受訪者表示總體接受現政改方案(比遊行前下降8.9%),28.9%的人表示不接受(比遊行前上升了5.3%);56.3%的人反對否決現政改方案,35%的人支持否決。 [16]

12月19日
陳方安生舉行記者會,公開要求行政長官曾蔭權向中央提議,最遲2012年落實普選。[17] 行政長官曾蔭權在中午宣佈將會分階段減少區議會內委任議席。在2008年減少1/3區議會委任議席,在2012年再減一半或全數取消,至2016年取消委任議席。[18]

12月21日
立法會恢復討論政改方案。在下午5時30分,有關行政長官選舉辦法的修訂案表決,支持的有34票,反對有24票,棄權有1票,因議案得不到全體三分二議員支持,議案被否決。[19] 而2008年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議案則在晚上11時55分表決,亦有34票贊成,24票反對,1票棄權,未能取得三份二議員支持被否決。 [20] 而兩項方案的贊成票比率均為57.6%(34/59),和12月7日民意調查中反對否決的比率(56.3%)大致相同,這準確地反映了香港民意,即第5號政改方案的確沒有獲得三分之二的多數民意支持。

12月22日
許仕仁在凌晨舉行記者會,表示政改方案被否決違背民意,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及立法會議員李柱銘要承擔所有後果,引來教徒反響。[21]

12月22日
曾蔭權說,過去數月我希望立法會議員可以送一份聖誕禮物給香港的民主發展。好可惜,我的願望落空了。他說,理性上,我知道要以平常心去面對,但感性上我難免感到遺憾和失望。遺憾的是香港平白錯失了一個向民主大步邁進的機會,失望的是今日立法會的表決,令市民對早日落實更民主、更開放的選舉的期望落空。 [22]

12月22日
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發言人發表談話表示: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有關解釋,由於特區政府的議案未能在立法會通過,2007年行政長官和2008年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將不作修改,繼續沿用現行的辦法。 [23]

12月28日
中國總理溫家寶在接見香港行政長官曾蔭權時稱,香港仍有深層次的矛盾和問題未得到根本解決。[24]

2006年

1月12日
曾蔭權在立法會回答議員提問時表示,在他剩下的任期內,都不可能提出新的政改方案。[25]

香港政制發展第五號報告書內建議方案

建議方案全稱
政制發展專責小組第五號報告:二零零七年行政長官及二零零八年立法會產生辦法建議方案

2007年香港行政長官產生辦法建議
根據香港政府建議,選舉委員會的選舉委員人數將由800人增加至1600人,增加的選舉委員包括全港十八區區議員。

2008年香港立法會產生辦法
根據香港政府建議,香港立法會議席會由60個增加至70個,其中分區直選和功能組別各增加5席。分區直選方面,五個選區將各自增加1席;功能組別方面,區議會代表將由1席增加至6席。

是否在2007、2008年的後一輪選舉中實現普選或雙普選
香港政府建議中沒有提及。

影響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建議方案配合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的決議,否決了2007年及2008年的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及香港立法會的雙普選。
此外,由於區議員會自動成為可以選出行政長官的選舉委員,加上在立法會中有近六分之一的議席,令香港區議會的重要性和權力大大提升,並由專注地區事務變成可以影響香港整體的發展。

爭議
支持政府建議的人,主要認為有關方案已經增加了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選舉的民主成份。也是符合人大決定之下的最佳方案。支持者認為,如果政改方案不能獲立法會通過而要令政改原地踏步,會令全香港市民成為輸家。普選時間表及路線圖相對上重要性不及通過政改方案所得的好處。

反對政府建議的人,主要有以下三種訴求:
1.
訂立普選時間表(即指定實現普選行政長官的年份)
2.
訂立普選路線圖(不硬性規定時間,但要求有具體走向普選的計劃)
3.
部分區議員由行政長官委任,不應該讓他們參與選舉行政長官和立法會議員,以免出現種票現像。

第三種訴求又衍生出兩種不同的反方案,包括:

只讓直選產生之區議員參與上述選舉。

取消委任區議員制度。

有些反對者堅持三項訴求都要得到實現,亦有些反對者只要求其中一項或兩項。
隱藏的陷阱

其實這一套政改方案,對泛民主派來說可算是一個陷阱。 政制事務局長林瑞麟在立法會提交草案時說:
「區議會功能界別採用何種投票制度,例如全票制或比例代表制,政府在現階段並無定案,我們已在小組委員會聽取各位議員的意見,我們樂意繼續聽取議員及公眾人士的意見,並會在處理《立法會(修訂)條例草案》時具體落實。」

憲制性文件「基本法」的修改,需要立法會三分之二多數通過(大約四十席),包括這個政改方案。但《立法會(修訂)條例草案》只需要二分之一(三十席)就可通過。政改方案中表決結果的三十四席,是親建制派的議員。

現在說明一下,何謂全票制,在香港出現全票制比較顯著的是人大代表選舉,例如應選六席,有八百人投票。這八百人之中,每人可投六票(當然只可以投一票給一位候選人,每人最多可投給六個候選人)。

所以,結果總投出來的票是 800人 × 6票 = 4800票。

以立法會現在只有一席的區議會界別選舉結果為例:
劉皇發(自由黨/親建制派):267票
鄺國全(民主派):126票
歐志遠(無黨籍):43票

如果按這個選舉結果去推算,親建制派的區議員獲得壓倒性的優勢,這主要是因為董建華在2003年時委任了102名親政府人士進入區議會,再加上身為為當然議員的數十名親政府的鄉事代表。如果這267人,全把票投給親建制派指定的六位候選人,結果這六席全都由親建制派當選。

把地區選舉的五席,以民主派得到三席,親建制派得到兩席計算,那立法會的生態就會變成:民主派27席、親建制派42席,這就會大幅拉遠了席次差距。

在這個政改方案中,親建制派已經覺得自己權利受損,在政改方案通過前夕,政務司長許仕仁已經提出,如通過政改,將會在下屆區議會開始,慢慢削減區議會委任議席。

如果現在通過了這個政改,那麼政府就會毫無制約,當年二十三條如果不是激起五十萬人上街,恐怕當時的董建華政府仍會作少量修改,強渡關山通過。當年的二十三條國安法立法,只是本地立法,而非憲制性文件,只需要三十席就可通過了。而二零零三年的立法會中親建制派的席次,比現在至少多數席。

所以到時政府為安撫親建制派,制定選舉制度為全票制,那麼就算社會輿論以及民主派如何抗議也阻止不了政府。

各方表述

]政府聲音
曾蔭權:「香港發展民主政制已經走到十字路口。若立法會通過政改方案,香港的政制就可以朝向普選前進一大步。若立法會不幸否決政改方案,零七、零八年的政制將停滯不前。」「方案得來不易,特區政府已盡了最大努力」,呼籲議員「從香港政制的整體及長遠的發展着想,以民意為重,不會因他們個別黨派的執著,被迫整個政制發展要原地踏步。」 並在回應12月4日萬人大遊行時表示,會儘量完善政改方案,相信在有生之年定能見到香港普選。[26]

林瑞麟(十二月二日):我們依然維持第五號報告書裏關於○七/○八兩個選舉方案的建議。我們一直都說,因為要平衡各界別、各政黨的訴求,我們可以修訂的空間確實是很窄的。[27]

許仕仁:「我們就此議題已討論了一年多……正因方案充分反映民意,到目前為止,我們不認為有更改的需要。」[28]

支持者
鄭耀棠
曾鈺成
曾憲梓
汪明荃:她在為支持政府的廣告中講了這句對白:「雖然《我的野蠻奶奶》很受歡迎,但民意卻一定要聽。」,暗指反對者推動普選的行為是不聽民意的「野蠻」行為。

反對者
劉慧卿表示,「我們在普選目標上立場堅定。若普選不能在2007-08年舉行,我們唯一可以接受是2012年。其他替代方案都是空話。」 [29]

楊森說:「根本沒有妥協的餘地。這是政府對民主訴求採取的拖延政策,所以全部9位民主黨議員將會投反對票。」 [30]

李柱銘:(政改方案)「帶我們繞圈子」,並不是前進。[31]
李永達:方案的每一個內容未能滿足民主黨的要求,故民主黨會堅決反對方案。[32]
余若薇:……(政改方案)「原地踏步」……[33]

其他意見
胡錦濤對曾蔭權曾表示:香港的政治改革要在「穩步、扎實、有序」的基礎上進行。[34]

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鄭宇碩:假如總是拒絕給一個確定的普選時間表,只是不斷地說,最終有一天會允許香港普選的,這說明中央政府沒有誠意。

表決結果
2005年12月21日,2007年行政長官和2008年立法會產生辦法建議方案,因得不到香港立法會全體三分二議員支持,均在立法會上被否決。
政制發展綠皮書

主條目:政制發展綠皮書

2007年7月11日,政府發表《政制發展綠皮書》,就普選行政長官的普選模式、立法會的普選模式、普選行政長官及普選立法會的路線圖及時間表等,分別提出多個方案諮詢市民。諮詢期將於2007年10月10日結束。[5]同年12月11日,行政長官曾蔭權發表長達三分鐘的電視錄影講話,表示已經把《政制發展綠皮書》的報告呈交了給中央人民政府;根據新華社在12月17日發表的新聞稿表示人大常委會會在12月23日至29日會就《政制發展綠皮書》的報告作出討論。人大常委會在12月29日發表聲明,指出:

1. 2012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將不會由普選產生
2. 2017年行政長官可以先由普選產生,之後立法會全體議席就可以由普選產生
3. 2012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選舉辦法可以修改,但立法會選舉中,功能組別和地區直選的比例不會改變

此舉引起泛民主派不滿,發動過多次遊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