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撑廣州話具有以多元挑戰單元的意義

蘋論:撑廣州話具有以多元挑戰單元的意義

蘋論:撑廣州話具有以多元挑戰單元的意義2010年07月28日

「撑廣州話」已發展成粵港合作的民間新項目。繼廣州萬人上街之後,兩地網民計劃在 8.1再來一次同步舉行「保護粵語大行動」。


香港部份主流媒體或不顯著報道廣州 7.25示威,或報道只有數百示威者。這些媒體主腦很可能認為「撑廣州話」只是小事一樁,無關政經社宏旨。但深層次地看這次由粵而港然後粵港合作的行動,實具有以多元文化挑戰單元文化的深刻意義。


「撑廣州話」事緣於 7月 5日廣州市政協以適應亞運、打造國際都市為由,向當局建議廣州電視台新聞及綜合頻道改播普通話,同時廣州一些中小學也在出台禁止師生說粵語。(廣州話簡稱「粵語」,當然粵係廣東省,而廣東省不止廣州話一種方言。)這一強制性行政舉措立即引發廣州人特別是「 80後」的強烈抗議。


以行政手段禁制方言並非中共一時的政策。國務院早在 1956年就設立「普通話工作委員會」,全國制定的宣傳口號,是「講普通話,做文明人」。這一句實際上是貶抑講方言為「非文明」人所為。廣電總局多次發出專項通告,整治地方廣電媒體使用方言,力求壓縮和減少地方方言節目。部份地方和城市,如有學生在校園使用方言,會被扣「操行分」。


從全國使用同一語言溝通的角度,推行普通話是應有之義。但以壓制地方方言的手段來推行普通話,就是以「一統」來扼殺多元。在過去人民的個人自主意識未抬頭的年月,不會引起爭議;隨着自由經濟的勃起,近年個人意識和地方意識也抬頭了,於是這種壓制地方方言的舉措就受到挑戰, 2009年 2月 4日上海《新民晚報》刊出一篇文章,指講「上海話是沒有文化的表現,有點像美國土著紅種人」,此語一出即在上海引起軒然大波,《新民晚報》受網友抵制聲討,最後要道歉了事。


全國通行以普通話作為人民交流工具,與尊重地方方言、地方文化其實可以並行不悖。事實上多元的、色彩豐富的方言常能補充和充實官方語言。比如粵語中的「埋單」、「靚仔靚女」這些用詞,現已在大陸台灣的官方語言世界通行。


地方方言保留了中國的古雅文化。比如上海話洗手、洗衣的「洗」,用的字是「汰」。潮州話說出外走走,用的詞是「彳亍」,稱女子漂亮說「雅哉」,都是古語的保留。


粵語文化,早年已在廣州出現了何淡如、廖鳳舒的諧趣粵語打油詩。而香港長期處於非中國政治權力所及的邊緣地方,更發展出一套輝煌的方言文化。五十年代酩酊兵丁(王季友)的粵語打油詩,小生姓高(高雄)以粵語、簡易文言、白話文三合一的「三及第」文體寫小說、怪論,都創出生動的地方文化。及至七十年代興起的粵語流行曲,黎彼得、黃霑的歌詞,更風靡港台其後更波及大陸。地方文化、邊緣文化實在比一統江山的中原文化更具神采。


1982年筆者曾與著名學者余英時作過一次訪談,他說中國的政治大一統,無形中也淹沒了許多東西。很早的統一,書同文,車同軌,人們歌頌的秦始皇的功業,把許多地方文化、地方特性都埋沒了。……比如說《後漢書》中西南夷「樂德歌」的「夷語」和《說苑》的「越歌」,原文顯然與漢文化不同。……所以荀子有「越人安越、楚人安楚。君子安雅」的說法。




據報道,有廣州官員認為,只有普通話才有利於廣東人與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而粵語是障礙,是地方主義的產物,是阻礙和諧的隱患,故要取締。


然而,物極必反。台灣從五十年代起提倡國語、壓制說台灣話,結果反而導致分離意識上升,現台灣連總統都要學着講台灣話,這是對強推國語的反彈。相反的例子是加拿大,在 1969年規定英語、法語為官方雙語,又在 1971年開始貫徹多元文化主義政策,倡導加拿大多族裔社會的各族裔文化平等,結果反而促進了社會的融和,曾主張獨立的魁北克省在多次全民公投中都以多數票否決了獨立,因無須政治獨立也保住文化獨立。


因此,以為壓制方言就能統一全國意志與實現和諧,實是專權政治的一廂情願想法。而撑廣州話,即是撑多元文化,並以之對抗單元的中原文化,則具有豐富中華文化並最終導致不同方言的人民不會相互排斥的意義。
周一至周六刊出





(李怡)

陳偉業 Youtube 頻道
www.youtube.com/chanwaiyipalbert
陳偉業 Youtube 頻道 (可能會被重點河蟹!)
www.youtube.com/chanwaiyipalbert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