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若薇: 「假普選」也不易!

余若薇: 「假普選」也不易!


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喬曉陽下達「限選令」,說明不允許「與中央對抗」的人當特首。


他說「對抗」即「互為對手,你死我活」,並舉例民主黨何俊仁2011年在《明報》三篇文章指香港民主派的對手是中共中央政府。

諷刺的是,何俊仁的文章,是為了解釋當日為何要入中聯辦談判及支持政改方案;當日的妥協,竟成為今天對抗中央的罪證!


喬亦引述《信報》一篇署名「畢醉酒」的評論文章,假設本人當特首便要抉擇繼續反對一黨專政抑或參加國慶酒會「粉飾太平」,好比「豬八戒照鏡,兩面不是人」。


本人以往因立法會議員身份,收到邀請便出席國慶升旗禮或酒會,場內碰到不少民主派朋友,從來沒感覺是在「粉飾太平」。難道喬曉陽有這感覺?怪!


要留意喬曉陽說,若不確立「不允許與中央對抗的人當特首」這前提,連諮詢也不得展開。


未選舉又如何「確立」會出現怎樣的結果?



當談判也算作「對抗」,香港人如何知道還有甚麼行為也是「對抗」?


真普選難求,假普選也不易,京官除了放話,連一個正式諮詢都不打算開始?






中共死穴: 它的合法性!
以後稱"民主黨"為"中共五毛"
中國憲法第二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 ;中共從冇獲得人民選票授權; 它是從那裏獲得合法權力來管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