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縣傳奇】【第二回】【初版】(上部)

【香江縣傳奇】【第二回】【初版】(上部)

【香江縣傳奇】【第二回】【初版】(上部)

作者:明叔

【注意】【本故事全屬虛構,當中人物及情節,如與現實有雷同之處,純屬巧合】

董先生當選知縣
陳司長題字惹禍

上回提到董先生因獲江貴人賞識,被各鄉紳名士共八百人,以一人一票方式,共同推選為香江縣
新任縣令。

官府文書公佈當日,各富商均聚於李首富李誠之家,各人皆面有喜色,人人各自以為得任知縣。待知新任知縣竟為牛先生時,眾人大奇,百思不得其解。人人面如死灰、如喪考妣。眾富商不顧身份,齊聲破口大罵,霎時罵聲震天。

    富商甲罵曰:「此八百名鄉紳名士,其中不少人平日與吾兄弟相稱,誓言必投票與我,原來全屬謊言!」

    富商乙大怒,曰:「吾為求取縣令此職,半載前已以黃金五千兩,疏通各鄉紳名士,令其投票與我。吾本以為勝券在握,誰知竟一敗塗地!彼等欺吾錢財,實天理不容也!吾誓必向其追討!」

    李誠長歎一聲,苦笑曰:「不瞞各位,小弟除疏通各鄉紳名士外,一年前更親自三度上京,拜會朝中各部大小官員,以求必勝,前後共耗費黃金一萬兩! 小弟向來於商場戰無不勝,今日居然慘敗,實覺顏面盡失。 錢財身外物耳,惟若不查明董先生因何取勝,則恐吾死不閉目矣!」

富商丙忽有所悟,曰:「董先生雖富,其家財未及吾等十份之一,其縱然傾家蕩產,以疏通各鄉紳名士,亦絕無盡取八百選票之理,此事必有蹊蹺矣!」

    眾富商憤憤不平,卒以李誠為首,派數十人四出打聽,卒知江貴人暗助董先生一事。眾人得知此事,目定口呆、膽戰心驚。

    良久,富商甲歎曰:「嗟乎!董先生不知有何機緣,竟獲江貴人垂青,從此彼扶搖直上,吾等望塵莫及矣!」

富商乙仰天長歎,曰:「撼山易!撼董先生難!吾等可心死矣!」

李首富苦笑曰:「唯今之計,吾等須及早與董先生交往,與其為友,方可確保吾等在本縣之地位也!」

眾富商皆點頭稱善,遂以祝賀為名,爭相送禮與董先生。 一時之間,董先生門前車水馬龍,水洩不通矣!

董先生當選為新任縣令之事,轟動全縣,莫不稱奇。有論者以為此因董先生祖先行善積德之故;有勘輿師謂董父所葬山墳,為一代風水奇穴,其子孫當出一貴人;更甚者有術士謂董先生乃天上文曲星下凡云云。街頭巷尾,眾說紛紜,唯有一事卻可確定:香江縣六百萬百姓之身家性命,自此盡操於董先生一人之手矣!

卻說官府文書公佈當日,董先生與夫人俱於家中,兩人焚香禱告天地,期望天從人願。管家路鸚鵡突怱怱而入,告知董先生已當選新任知縣。董先生聞言大喜,與夫人相擁而泣。

董先生又面北而長跪,歎曰:「生我者父母也!賞識我者江恩公也!」

當時董府上至董先生、下至眾位家丁,無不意氣風發,其中尤以路鸚鵡為最。路鸚鵡喜不自勝,對眾位家丁曰:「常言道『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吾等從此飛黃騰達矣!」一言既畢,眾人相視而笑。

路鸚鵡此人,其先祖乃春秋時代奇人公冶長。其家學淵源,善作鳥語,尤善鸚鵡學舌,因以為名。路鸚鵡自幼家貧,少年時於街頭乞食,因而偶遇董先生。董先生憐之,遂引之還家,授其管家之職。路鸚鵡在董府多年,深得先生信任,事無大小,皆先問之而後行。

董先生日夕念及老道士之言,心想『遇江而貴』四字既已應驗,則『遇陳須忌』四字自必不假,但董先生又不知『遇陳須忌』所指何事,遂終日惴惴不安、心亂如麻。

越二十日,路鸚鵡呈上名冊數十本,語董先生曰:「香江縣各大小官員共五百人之底細來歷,屬下已派人悉數查明,且已抄錄在名冊之上,請老爺過目。」

董先生問:「為首數人何如?」

路鸚鵡曰:「乃『笑面虎』陳司長,曾司長及梁司長三人,其中以陳司長居首位。」

董先生聞『笑面虎』三字,又憶及『遇陳須忌』四字,慌得魂飛魄散。

董先生呆立半晌,始問:「陳司長此人何如?」

路鸚鵡曰:「陳四萬本一小吏耳,因得前任知縣歡心,遂被破格提升,授之以高位。其人善籠絡民心,嘗對百姓謂其行事必『忠於自己』,又自稱不畏強權,處事亦絕不受朝廷制肘,自誇乃『香江縣之良心』也! 陳四萬長終日面帶笑容,實則包藏禍心,口蜜腹劍。因其生肖屬虎,人稱『笑面虎』是也!」

董先生聞之,憂心忡忡,不發一言。

路鸚鵡又曰:「陳四萬極工於心計、暗中植黨營私,組成所謂『手袋黨』,意圖不軌;兼膽大包天,竟妄想與老爺爭縣令之位,實大逆不道也!螢火蟲焉能與日月爭光,彼誠不自量力也!幸天祐善人,老爺終接任縣令,其陰謀未能得逞。此人位高權重、野心勃勃,老爺須防其懷恨於心,宜早日防範之。」

董先生正色曰:「吾平素以仁義待人,彼縱居心叵測,吾亦必以仁義感化之。」

路鸚鵡讚曰:「老爺仁義過人,屬下難及萬一也!」

董先生再問:「曾司長及梁司長兩人何如?」

路鸚鵡曰:「曾權掌管財政,其人不學無術,卻又自視甚高,常稱他人為『二流分析員』。惟其『忠』字當頭,對朝廷丹心一片。」

董先生大喜,曰:「此等人才,吾當重用之。」

路鸚鵡又曰:「梁詩乃狀師出身,素喜攀附權貴。其愛國不遺餘力,處事必先考慮『公共利益』,其定能助老爺治理本縣也。」

董先生喜曰:「此亦難得之人才也。」

路鸚鵡曰:「老爺,香江縣尚有三人之言行舉止,值得留意。」

董先生問曰:「何許人也?」

路鸚鵡曰:「乃徐大炮,梁長毛及司徒學究三人。 其中徐大炮為傑出『愛國之士』,而梁長毛及司徒學究二人則為著名異見人士,綽號『逢朝廷必反』!」

董先生曰:「何不招攬三人,為朝廷效力?若能令梁長毛及司徒學究二人為我所用,更可顯我董某人氣量。」

路鸚鵡歎曰:「招攬徐大炮之事,極為容易,只需授其一官半職即可。司徒學究其人則頗具傲骨,極難將其招攬,而梁長毛更屬『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之士也!」

董先生笑曰:「何不施行美人計?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也。」

忽有家丁回報董先生,謂陳司長送來禮物乙份,祝賀董先生榮任知縣之喜。

董先生視其禮物,乃一山水畫耳。畫中只見一牛在樹林中吃草,又有一虎於其後。

畫中另有題字曰:「虎虎生威,駕風雲於萬里;牛角崢嶸,異日必為天下宰!」

董先生見圖大喜,愛不釋手,曰:「『萬里』兩字,乃賀吾前程萬里之意;『宰』字即主宰,『異日必為天下宰』七字,乃謂我仕途得意也! 陳司長為人尚識大體,遂贈我厚禮。吾等錯怪好人矣!」

路鸚鵡搖首曰:「非也!非也!陳四萬為人城府極深,其中必然有詐。」

路鸚鵡沈吟良久,忽驚呼曰:「彼用心險惡,老爺切勿被其愚弄也。」

董先生不明所以,曰:「汝何出此言?吾等切莫錯怪好人!」

路鸚鵡歎曰:「老爺生肖屬牛,而陳司長生肖屬虎。老爺見畫中老虎張牙舞爪乎?此乃『餓虎擒牛』之局也!

彼爭縣令之位而不得,乃懷恨於心,故以此畫諷老爺。 其心實可誅也!」

董先生半信半疑,曰:「然則題字又作何解?」

路鸚鵡曰:「陳司長生肖屬虎,『虎虎生威,駕風雲於萬里』,乃自誇其能,非賀老爺也。『宰』字非主宰也,實乃宰殺之意!近日『瘋牛症』流行各國,鄰國遂殺牛十萬頭。老爺生肖屬牛,『異日必為天下宰』七字,乃譏諷老爺日後將如瘋牛般,為天下人所宰殺也!」

董先生怒極,拍案而起曰:「賤婦欺我耶!吾即日奏請朝廷,解其職務,貶其為民可也!」

路鸚鵡搖首曰:「老爺勿怒!老爺尚未正式上任,人心未定,不宜輕舉妄動。陳司長為官尚無大過,且其民望極高,老爺若貿然貶其職位,恐難服百姓之心。小不忍則亂大謀,望老爺能忍一時之氣,以大局為重。」

董先生趨前,執路鸚鵡之手曰:「彼實逼人太甚,吾平素待汝不薄,今吾寢食難安,汝可有良策,為我分憂?」

路鸚鵡即下拜,曰:「老爺待我恩重如山,屬下粉身難報。屬下縱不眠不休,亦必早圖良策,為主分憂。」

(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