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縣傳奇】【第一回】【初版】 作者:明叔

【香江縣傳奇】【第一回】【初版】 作者:明叔

【香江縣傳奇】【第一回】【初版】  作者:明叔

老道士一語洩天機
董先生巧遇江貴人


*******************************************************
【注意】【本故事全屬虛構,當中人物及情節,如與現實有雷同之處,純屬巧合!】
*******************************************************

    董華,乃香江縣人,其生肖屬牛。其父董雲目不識丁,自幼以舟載貨渡江,因獲利甚豐,卒成一代船王。董華彌月之日,其父有事抱其外出,遇一老道士。

老道視先生容顏後大驚,語董父曰:「吾少好相人,相人多矣,此子之相實貴不可言。其將顯貴於暮年,一生功業,盡在『九萬五千』之數。」

董父大悅,曰:「誠如汝言,不敢忘德。」

老道又曰:「此子『遇江而貴』,『遇陳須忌』,慎之!慎之!」

董父曰:「願聞其詳。」

老道曰:「天機不可洩漏!」,大笑而去。

    董先生幼而壯,七歲能挽弓三百斤,常與狂牛角力為戲,又日啖牛肉十數斤,曾飲烈酒數升而不醉。董先生幼而聰敏,讀書破萬卷,有神童之譽,尤好《史記》及《孫吳兵法》。

董先生曾夜讀《杜甫詩》,至「安得廣廈千萬間, 庇得天下寒士盡歡顏」之句時,掩卷而嘆曰:「若吾他日顯貴,定必大興土木,年建房舍『九萬五千』,使居者皆有其屋也!」

    知縣出游,董先生與其父俱觀,董先生曰:「彼可取而代也」。其父掩其口,曰:「毋妄言。」其父以此奇董先生。 董先生曾隱於山澤巖石之間,夫人與人俱求,常得之,董先生怪問之,夫人曰:「汝所居上常有雲氣, 故從往常得汝。」董先生告其父,其父心喜之。

    董先生嘗閒從容步圯上,有一老父,衣褐,至董先生所,直墮其履圯下,顧謂董先生曰:「孺子,下取履!」董先生鄂然,欲毆之。為其老,強忍,下取履。父曰:「履我!」董先生怪之,自忖:「吾家大富,人盡皆知,其竟敢辱我,必有所恃!」忽憶張良遇黃石公之事,乃轉怒為喜,曰:「汝必黃石公之後人也,欲效先袓之行耶?亦將有《太公兵法》贈我乎?吾讀是書則可為王者師矣!汝既有此美意,可即贈書與我,毋待後五日雞鳴之時。」圯上老父,實一瘋漢耳,聞之瞠目結舌。董先生求之甚急,老父不勝其擾,大怒,毆董先生。老父狀若瘋虎,董先生雖壯,不敵,老父卒以硬物傷其首,後而遁。董先生經名醫治理半載而愈,惟其才智已大損,與前判若兩人矣。

    及董先生長,董父重金聘一儒生為董先生師。越半年,董父問師曰:「犬兒所學何如?」師面有異色,太息曰:「此子才智之奇,惟昔日之晉惠帝可比(註:晉惠帝乃歷史上的傻子皇帝!) 。董父以為董先生有帝皇之才,大悅。師又歎曰:「此子善紙上談兵,雖趙括復生亦不能過!」董父急問:「趙括何許人也?」師曰:「趙括乃古代趙國名將,於長平一役揚名天下。」(註:趙括於長平一役全軍覆沒!) 。董父撫掌大笑,曰:「吾一市井商人耳,不圖我有子若是!」即贈師白銀百兩,  師急忙拜謝而去。

    及董父歿,董先生不善家業,家道日衰。又憶老道之言,自忖「遇江而貴」四字,必與江水有關,遂於江邊建一草蘆居住,以捕魚維生。董先生無所事事,朝夕仰望白雲,俯視流水,雖烈日當空,雷雨敝天而不改,一心以待鴻鵠之將至。  香江縣人,皆視董先生為傻子。 時光流逝, 董先生日漸衰老,早生華髮。但董先生知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智,勞其筋骨,倒也無悔,只盼有生之年可解心中疑惑。董先生居外十年,只歸家三次,家中生計,全仗董夫人及管家路鸚鵡張羅。

    江邊平素人跡罕見,一日正午,岸上忽現數十黑衣人。董先生奇而視之,卻見為首者面目清奇、不怒自威、且龍行虎步,為平生所未見,其隨從皆氣派非凡。董先生大驚,上前問為首者姓名,答曰:「姓江。」董先生想起「遇江而貴」四字,心頭大震,忙邀其返家一聚。客曰:「諾。」
乃歸,董先生親煮佳餚,舉酒屬客。客意氣極豪,旁若無人,其隨從皆肅立如木像。酒過三巡,客突喝退左右,耳語董先生曰:「吾有要事與汝共商,宜進地下密室詳談。」

董先生驚問:「此密室乃先父當年為收藏珠寶而建,其事甚秘,雖吾妻亦不知曉,敢問兄台何以得知?」。

客笑而不答,董先生懼之,急偕客入密室之內,伏地便拜。

客南面而坐,曰:「吾與賢弟有緣相識,談笑甚歡,誠天意也。吾常游歷天下各國,觀人無數,所見諸官吏言行舉止皆輕浮無行,they are 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ïve! 未若賢弟這般老成持重。賢弟如若為官,必可造福百姓。賢弟若有心晉身仕途,以光大門楣,江某可稍盡綿力。」

    董先生如在夢中,曰:「兄台美意,在下銘記於心。惟吾天性疏懶,無意於仕途,實有負江兄厚望。」

    客目光灼灼以視董先生,曰:「汝實不知自愛!大丈夫生當建功立業,死而名揚後世,豈能與草木同
腐!」

    董先生沈思良久,曰:「兄台句句金石良言,發人深省。奈何吾縱有心為官,亦恨無緣晉身耳。」

    客問:「本地知縣即將離任,賢弟何不圖之?」

    董先生歎曰:「縣令之位,位高而權重,人人虎視耽耽,我只一介布衣,實難作非份之想。」

    客笑曰:「此小事耳,何足掛齒!江某可一力承擔。」

    董先生長歎一聲,曰:「香江縣知縣之職,必須由八百名本地鄉紳名士,以一人一票方式,共同推選而成,此事縱耗財千萬,亦極難辦到,恐兄台亦有心無力矣!」

    客愀然變色,仰天狂笑曰:「天下萬事, 我江某人皆可一言而決!」

    董先生俯伏於地,嗚咽曰:「恩公勿怒!吾實不知恩公具如此神通。吾無才無德,竟能獲恩公器重,親自欽點縣令此職,實感榮幸。」

    客怒髮沖冠﹐趨前指董先生曰:「汝職乃本地鄉紳名士八百人共同推選,絕非吾所欽點!」

    董先生心膽俱裂,汗出如漿,俯伏不敢發聲。

    客面色稍霽,正色曰:「汝之不才,吾所深知也!吾喜汝堅忍不二,獨居江邊十年而不改其志,非常人可及。亦知汝若受人恩惠,定思圖報,此為忠臣之表率也。汝雖愚昧,唯吾能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定可化腐朽為神奇!」

    董先生再拜,曰:「恩公之風,山高水長;恩公之德,永世不忘。吾當結草啣環以報。」

    須臾,客匆匆辭行,董先生冒風雨相送五十里,始含淚拜別。 越半年,朝廷廣發官府文書示眾。各富商皆喜,人人各自以為得任香江縣知縣,待知新任知縣竟為董先生時,一縣皆驚。

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下回預告】
董先生當選知縣
陳司長題字惹禍

【明叔忠告百姓】:『官場如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