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希望人民力量團結一致貢獻民主運動

蕭若元:希望人民力量團結一致貢獻民主運動

本帖最後由 ywfung9 於 28-3-2013 15:33 編輯



最近喬曉陽所攤出來牌是令到所有民主派的人都覺得未來一年多是最後一戰。而我認為唯一的出路是非暴力積極的公民抗命運動,這也是李怡所主張的。而這是要最多人參加,用最大的公約數去團結所有的人。我相信在毓民和大舊領導之下,人民力量是會團結,返回這條路線上,繼續以前對民主運動的貢獻,像五區公投,對抗政改,票債票償和拉布。人民力量如果能夠團結一致,就會對香港的民主進程,再作出重大貢獻。

                                       
1

評分次數

lalalalalalalalalala
Buy when there's blood in the streets, even if the blood is your own
Do not fear an attack, Prepare for it.
珍惜生命,不打飛機
講舊史就食屎
停戰未????

人民力量沒有再分裂的本錢

我希望「人人熱」風波能盡快過去,平伏沒可能,但求盡快有新定案或發展方針 (如還有得發展的話),總好過每日廝殺。

但我有一些事,認為有必要提出來,當然是我個人意見,相信不少人也有類同睇法。首先,一個政團,即使強調「我地唔係一個黨」,也要管理,缺乏管理意識,必然導致混亂,尤其在缺乏財力要靠無償義工幫忙的情況下,適當的管理是必須,「我地唔係黨嚟嘅」不應視為慣例,可以心照不宣,但不宜太張揚,說得多,人人入腦,於是習慣了無王管狀態,結果導致內亂。管理不同「管治」,要分清楚,適當的人事管理、事務管理,小至舖頭仔也要管理的,很平常。

其二,「耳語政治」、「朋情謠言」註定是致命傷,來自缺乏管理。義工幫忙,要善待感謝,但不能讓義工太過超越本位,例如義工變相成為政團核心人物半個代言人、私下磋商大局、洽談政治事務等等,如可這樣,一就是把相關義工提升為政團執委、或相應部門人員,要有政治職銜,不能萬事和稀泥,「大家心照」不適用於政團管理,做事要軍真,指令要明確,立場要清晰。此為政黨營運三大原則。

以上說的,也存在矛盾,缺乏財力,很難對義工多要求,人手不足做不成事,加上激進派政團八面受敵,現在的做法是不會硬鬥,而是滲透,義工是最佳的渠道。臥底大體分三種:長期有償、以報料計酬勞的兼職,及其他政黨未必有酬勞的偽裝支持者。還有第四種,既不是臥底,但衰八掛,純粹八婆八公喜歡耳語傳是非,頭一類有償臥底,數量通常不多,第二類也未必多,第三類較多,第四類最多。

加上現在流行玩 facebook ,智能手機有助耳語更快傳遞,配合「贊 LIKE」和應,令謠言增加傳遞動力,也容易煽動人們的情緒。當一個政團沒錢請人做事,就更要著重管理義工團隊,遇上有人造謠,必須硬下心腸,一刀切踢走。和稀泥只顧核心人物風光,但內部運作一團糟,最後又是散檔。

人民力量已沒有再分裂的本錢,因為本體上還不是政黨,不存在「重組」與「分裂」,一是繼續,一就是瓦解。即使立志一息尚存,繼續緊守旗幟,也要著重管理,不能再和稀泥。
美國想停就可以停la.伊拉克現在沒有人能抵擋 ,伊拉克非常合作, 美國please give us peace
Buy when there's blood in the streets, even if the blood is your own
Do not fear an attack, Prepare for it.
珍惜生命,不打飛機
講舊史就食屎
陳大文在臉書說的怎麼不太一樣?
陳大文在臉書說的怎麼不太一樣?
littleguy 發表於 28-3-2013 15:36
佢收風比你早!
本帖最後由 ywfung9 於 28-3-2013 15:46 編輯



陳偉業
甄生所講的Peter是我職員。當時他從加拿大回港不久,對政情欠了解,容易受人誤導,大家不須深責。從事政治,往往從錯中學習,逐步成長。

Peter的問題,當年已作出處理。就今日的問題,會再聽今晚節目及必會採取合適措施。本人從不容許職員作出損害辦事處及其所屬組織的行為。
其實蕭生口是心非, 話就話唔再支持人力, 但用辛苦經營既人網,
去幫人力掃除障礙, 或者有人會質疑蕭生指斥人力背後既動機,
係咪人力唔聽佢話, 所以要懲罰人力, 但佢為左澄清自己沒有得益,
寧願結束人網令好事之徒找不到攻擊既理由, 咁佢就可以旁觀者身份去
幫人力捉鬼, 再搜集証據,  力數黃洋達,
就係要令毓民不能再迴避, 否則人力只會繼續和稀泥,
蕭生和毓民咁熟, 如此猛招用心良苦
相信蕭生已經知道去得太盡,星期五重頭戲一哭、二鬧之三上吊會取消,改打溫情牌,說自己這幾天的悲情心路歷程,騙取同情。
東方日報,走狗角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