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賊嫻談貨櫃碼頭罷工 - 不能逃避談判

工賊嫻談貨櫃碼頭罷工 - 不能逃避談判


                                                                                                                        
【am730專欄】
碼頭罷工,員工提出要與資方談判,但香港國際貨櫃碼頭公司(HIT)的高層,將事件與和黃劃清界線,企圖以「公司70%是海外股東」為由,為主人開脫。
HIT的高層要明白,李氏在香港影響力十分大,其牽涉的問題,不是隨手拿一個藉口就能獨善其身!正如香港的住屋問題,單單是由內地人「炒貴」所致?抑或簡單推卸:「你買唔起係你無能」?又例如,某兩品牌奶粉缺貨,單單是源於內地人搶購,而不涉供應商的責任?今次,難道HIT真的沒有半點責任?連「中間人」的角色亦做不到?
須知道,進入談判桌是工會的責任及權利,同時亦是資方的責任及權利,資方有何難處、有何委屈、任何苦衷,都可在談判桌上一一交代。只要是道理,無論是出自工人的口、出自資方的口、出自工會代表的口,都不怕三口六面說清楚!是故我們一直爭取保障打工仔女的集體談判權,因為這個只是基本權利。
HIT如今不做談判的「中間人」,卻寧願做「箭靶」,涼薄地指:「如果成班人衝入你屋企……除咗打交之外,搵法庭幫手都好正常……的士司機都要泊埋一面,得閒食兩啖,唔止班工人係咁!」;又或者「扮」苦主:「我哋係苦主,每日蝕500萬,船公司又會追究我哋……」這些言論,除了作為各公關顧問日後的反面教材之外,實在想不到有何作用!
這數天,不斷有人問:「嫻姐,你點解唔入場幫班工人呢?」我明白,亦思考了一段長時間,當一個工會正帶領著談判,另一個工會「入場」是困難亦易於製造混亂,這是每個工會工作者都清楚明白的!然而,對於任何合理地為工人爭取權益的事,我們立場從來沒有改變!
工聯會成員任HIT管理層夾埋做戲 有份剝削勞工

碼頭工潮勞資角力不斷升級,各外判商面對工潮毫不退讓,繼續採取軟硬兼施的分化策略,圖將工人逐個擊破。外判商高寶以「永不錄用」恐嚇員工;聯榮以倍數計人工利誘復工;培記則大打「溫情牌」拉攏員工回談判桌,惟罷工工人團結一致,堅持「撐到底」。
旗下九成機手參與罷工的外判商高寶,前日起已安排主管逐個致電罷工員工,要求在昨天10時前登記復工,否則「以後唔使踏足貨櫃碼頭」。高寶眼見不得要領,昨限期屆滿後,再向個別員工施壓。任職機手的鄭先生指,昨日10時半接獲公司科文電話,對方仍然態度惡劣向他指摘,「今日唔返,以後冇得再入碼頭」,但鄭與其他工人一概以掛線作回應。
聯榮從工潮開始,即以「銀彈」利誘工人復工。機手八小時工作,每更薪金原本470元,聯榮在罷工首天已提出,在工潮「危急時期」每更人工加300元,但未能成功,昨日再加碼將每更薪金提升至1,000元。培記昨則拉攏部份老臣子重新談判,據了解,會面未有正面結果。

工聯會成員任HIT管理層
在罷工事件「隱形」的工聯會,去年曾向碼頭工人宣稱「成功爭取」加薪。參與罷工的培記機手翁先生指,過去工聯會屬下貨櫃運輸業職工總會,多次「代表」碼頭工人與HIT談判加薪,但「冇次成功」,後來工人發現有工聯會成員竟在HIT擔任管理層,有份剝削勞工,「原來佢哋夾埋做戲,工聯會廢嘅!」
和黃刻薄碼頭工人引發工潮已非首次。2007年4月,和黃的深圳鹽田港有逾700名工人罷工,抗議10年未加薪,令5萬個貨櫃延誤處理。結果罷工不足四日,深圳市政府介入派副市長調停,和黃即「跪低」向工人加薪一至兩成,結束工潮。


《蘋果》
網民改圖窒工聯潛水

【明報專訊】葵涌貨櫃碼頭工潮今日踏入第7日,資方態度強硬,似乎大家仲未搵到下台階。之前同資方談判嘅工聯會,因為無參與今次罷工,被有啲網民攻擊,網民改圖嘅速度連Emily都望塵莫及。



改圖諷刺工聯會喺呢次罷工「潛水」,其中一幅係話工聯會開咗個「潛水訓練課程」(圖),由現任立法會議員傳授潛水心得;另外一幅就將6名工聯會立法會議員幅相key咗出嚟,搞到好似為死者設靈咁,皆因網民「沉重恥笑工聯會政棍潛水窒息亡」。

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黃國健(KK)同Emily講,雖然改圖網民有充分表達意見嘅自由,但係佢哋唔多明白成件事來龍去脈。佢話,其實工聯會上年起已經同資方談判,罷工係由職工盟發起,希望網民尊重工聯會屬會都有幫工人爭取改善待遇。

黃國健:上年已同資方談判

佢認為,罷工要慎重進行,迫不得已先至會用,否則只會兩敗俱傷。至於嗰啲改圖,KK坦言有人長期對工聯會懷有敵意,早就習慣咗,唔會在意,又話時間可以證明一切,呢一刻佢哋唔會同人鬧交,否則資方仲開心咁話。
啲人搞錯咗,「工聯會」全名係「香港工賊聯誼會」。